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包青天之断案阴司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7/22 12:57:33 作者:大教主 来源:飞卢小说网
包青天之断案阴司
包青天之断案阴司
作者:大教主来源:飞卢小说网
开启天眼,遍观阴阳。元神出窍,勇闯地府,拯救冤魂。三口铡刀,铡尽恶人恶鬼。人间正道,谁来捍卫?(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陈总,我电梯到了,再见。”施含笑飞快的跑出了电梯,心肝子吓得一颤一颤的。

别人的剧本里都是霸道总裁爱上我,她的剧本怎么变成了霸道总裁要给她介绍他弟?

施含笑是办公室里所有人中年龄最小的那一个,再加上她长得可爱,性格活泼外向,办公室里的人都喜欢她,平日里也都叫她笑笑。

她每天到了办公室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和办公室里来了的人挨个打招呼。

今天也和往常一样,不同的是她正准备问好的时候,办公室里仅有的两个人就把她拉到了一边:“笑笑,你知道总裁的未婚妻要转来我们部门了吗?”

“为什么?”

“听说她在销售部待着不舒服,你又不知道不知道销售部那些人天天整些幺蛾子,烦得不得了。”

施含笑点头:“好像有道理。”随即她眼睛一亮,有些兴奋的开口,“那个保镖小姐姐也要过来了诶,我可以去勾搭她了,我好喜欢她。”

……

女人轻轻的推了一下施含笑,一脸嫌弃的看着她:“怎么傻乎乎的,不想着勾搭男人,偏要去勾搭女人,你看看你二十五了,还没谈个男朋友。”

施含笑也不生气,又突然想到了耳东的话,笑着开口:“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我就会有男朋友了。”毕竟系统分配嘛。

这句话成功的把两个聊得火热的女人成功吸引了过来,两人围着施含笑问她到底是哪个男人,是不是公司的,是做什么的。

施含笑有些招架不住,什么男人,她连影子都没有见着过,她只是单纯的相信耳东而已。好在没一会儿经理就来了,三言两语把她们各自凶回了自己的座位。

中午的时候,传说中总裁的未婚妻,和未婚妻的保镖真的搬了过来,还是销售部的经理亲自送过来的。

总裁的未婚妻叫郑瑶,瓜子脸,大眼睛,樱桃嘴,画了淡淡的妆,穿着白色的长大衣,配了一双白色的短靴,就是每个男人心目中初恋的样子。

她的保镖叫桑榆,比郑瑶略微高一些,比郑瑶要黑一点儿,长相温和,却面无表情,看起来凶凶的。她扎着一个高高的马尾辫,穿着一件很薄的黑色短羽绒服,下身是一条运动裤,配上一双黑色运动鞋。

主要是能打架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施含笑都崇拜得不得了,所以从桑榆一进屋,她就悄悄地打量她。

桑榆也注意到了施含笑,准确地来说不是今天,是她刚到公司的那天就注意到了。

那天的施含笑头上戴着两个小草发夹,应该是被别人作弄了,出来看热闹被陈子声抓了包。

重点不是她长得多漂亮,毕竟郑瑶就是一个大美人,重点是她笑起来很灿烂,很阳光,桑榆很喜欢她的笑容。

“笑笑,你把你旁边的桌子收拾一下,给桑小姐坐。”

女神要坐在自己旁边,施含笑觉得美滋滋。

桑榆早就猜想到了施含笑是一个话痨,但是没想到她这么话痨。

好在她的话题怎么也不会让人觉得无趣,两人没一会儿就熟透了,桑榆本来话不多,但是也感觉和施含笑有说不完的话。

临近下午下班的时间,经理让施含笑带郑瑶和桑榆去逛一下公司。

这么轻松好玩的事情,施含笑自然是满心欢喜的答应了下来。

虽然施含笑年龄不大,但是她大四那年就在这里实习,再加上毕业之后直接过来,到现在算起来也有四年了,所以对公司的各个角落也是熟悉得不得了。

一路上她就像是一个导游一样,不停的给她们介绍每个地方是做什么的,每个办公室都是些什么部门,还会说一些公司里的八卦,比如谁和谁有矛盾,谁性格不太好,谁品行不太好。

毕竟,女人之间的友谊就是建立在一起八卦之上的。

“笑笑,你能带我去子声办公室看看吗?”

嗯?总裁未婚妻,没有去过总裁办公室?施含笑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大秘密。

看到施含笑脸上略微惊讶的表情,郑瑶也不觉得尴尬,她抿唇笑了笑:“其实我和子声是口头婚约,他……好像一直都不太愿意,我们两个也不是很亲近。”

施含笑觉得自己应该安慰一下郑瑶,可是郑瑶看上去也没有多伤心,所以又把想好了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那走吧。”

到了门口,施含笑本来想和桑榆先离开的,结果话还没有说出来,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陈子声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笑笑?你怎么上来了。”陈子声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施含笑,眼睛里带着笑意,语气听起来也是十分的开心。

看到郑瑶和桑榆的目光,施含笑有些担心她们误会,但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总不能说:我们不熟,他只是想给我介绍他弟弟。

好在陈子声终于看到了郑瑶和桑榆二人,自己又开了口:“瑶瑶,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陈子声的话音刚落,郑瑶的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说话的声音也更加软糯。

施含笑觉得周遭都冒起了粉红色的泡泡,伸手拉过桑榆就离开了。

到家之后,施含笑瘫软在沙发,按照惯例打开微博。

这是她的小号,关注的都是自己喜欢的人,平日里就用来评论或者转发爱豆的微博,没什么粉丝,也鲜少会有消息。

所以当她看到消息那个地方有红圈圈的时候,惊讶得立马坐起了身子。

她中奖了,居然中奖了。

施含笑高兴得有些手足无措,连忙坐起身子,绞尽脑汁想着发了自己地址和联系方式之后还可以借着感谢的话多说点什么。

可是她想了好久,打了无数的字,每次只差一个发送的时候她又觉得这么说不太好,又全都删掉了。

所以纠结了接近一个小时,最后只有一句话。

飞在天上的小肥猪:谢谢南木大大,我是真的粉丝。

发完了消息之后,施含笑想把自己拍死,她怎么就觉着这么一强调了之后反倒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深夜食堂在线阅读第4节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今天已是九月初十了,百花凋败,枯叶飘零。一派凄凉之景!话说关山岳,武德两人乘了两匹快马赶往嵩山少林寺。这汴京离少林寺不足四百里,也就是一天的路程。两人天亮出发,一路马不停蹄。直到申时,经过一客栈,名曰“客来客栈”。两人已是饥肠辘辘。武德向前指了指,说道:“这里离少林不

  • 独占疯情有钱就是任性

    从苏家别墅的大厅中出来,姜辰跟着苏雨落回到家里。一路上苏雨落都有些魂不守舍,她和所有的少女一样,幻想着自己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会审批五彩战袍,脚踏祥云前来接她。可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心中那处美好的梦会破碎的如此之快,她不仅没有等到自己的盖世英雄。到最后就连她的结婚对象都不是一个她喜欢的人,而

  • 不干不水瓦塞尔大森林

    今天天气寒冷、吹微风。“艾斯、你就穿这么点衣服就行了?”搓了搓自己的手掌,威廉今天可是会做了不少,夜观天星,发现天气变色,连忙买了几件大衣回来。一件给艾斯、一件给自己,一件给艾斯的娘亲汇心。三件大衣的价钱都是威廉付的,这些艾斯都是记在了心里,等自己有钱了一定得还。“威廉大叔、这地方真的有哥布林出没吗

  • 凤家鼬妻之双拌方破饼

    众人看见公子纠走了进来,面色都不一样,公孙隰朋是打量,高子和国子是不屑,鲍叔牙和管夷吾是尽量冷静,而召忽则是一脸关切。坐在上首的齐侯将众人的脸色纷纷看在眼中,只是轻笑一声,并没有多说话,抬了抬黑色的袖袍,摆出一副很和蔼的表情,说:“二哥请起。”他说着,又朗声说:“给二哥设席。”齐侯的话音一落,好几个

  • 海内奇谈在线阅读第九节

    齐玉白跳下树,就要向山猪走去。忽然仿佛挨了定身咒,浑身肌肉紧绷一动不动。在他的正前方可以看到山猪眼睛血红,正在死死盯着他。齐玉白的大脑顿时一阵空白,怎么会?怎么会?明明已经射中了它,明明射中的位置是心脏的位置。怎么会这样?正在愣神的空带着箭伤的山猪已经冲了过来。电花火石之间,齐玉白向旁边一扑。母山猪

  • 遇见穿越女在线阅读第6节

    周末,风和日丽,我带女友游湖,没想到遇上了一件很倒霉的事情——有人跳湖了!游湖的心情瞬间就没有了,女友很害怕,说要赶紧离开,而我被“热闹”吸引,非要拉着女友去看看。那人跳下去没多久,就有人跳下去救他,但被救上来的却是一具尸体。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有说那么短时间人怎么就死了,有说这水底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 被乌云看上后[娱乐圈]在线阅读第八章

    开着小汽车,慢悠悠的到了超级市场前。又是一片破败的景象。成堆的大包小包,扔在地上。塑料袋内的面包、肉松早已变了质。购物车把超市大门堵得严实。里边到处都是被洗劫的迹象。楚夏阳将自己之前的柯尔特递给零。“我俩去找些生活物资。你在车上,小心些。”零,点了点头。二人一进门,一股腥臭气味扑面而来。水兰弯腰作呕

  • 我对扶弟魔零容忍之天台

    夏凌是全班最受欢迎的女生,长相上略显甜美,成绩也好,家庭条件好,她喜欢林一凡是人尽皆知的事。而且夏凌还是一个极其有号召力的人,所以为什么白悠悠不敢送情书给林一凡,这就是赤/裸/裸的和夏凌作对,不想在夏凌的小团体里混了。而毕语因着地理位置“幸而”得到了这个任务,还被白悠悠威胁不准告诉其他人,若是夏凌知

  • 重生之我是文媚儿在线阅读第7节

    就算定律又如何!还有万分之一不是!那就有可能不发生!可,自己又到底到了一个什么地方!想不出,想不到别的理由来告诉自己!天柔不停地抑制心中的不安,强制的镇定!自己必须镇定!现在必须镇定!天柔克制起迷茫的眼神最后徘徊在了白发女子以及她身后的众人身上!仔细打量起眼前的这些人!不得不说,眼前这个女人虽然她的

  • 娘子高高在上第7章在线阅读

    宴好小尾巴一样跟着江暮行,一路跟出医院。江暮行的伤口处理了,药也已经拿了,那他就没理由再黏着了。日头很烈,阳光刺得人眼睛睁不开。宴好的步子迈得大了点,虚虚地挨着江暮行后背,藏在他挡下的阴影里,觉得他们很亲密。“班长,晚上的课就不上了吧。”前面的江暮行脚步一停。宴好没刹住车,脑袋撞上去,鼻尖隔着衣物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