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剑来斩仙赛博格男爵(三)

2021/7/22 13:41:58 作者:帅得低调 来源:纵横中文网
剑来斩仙
剑来斩仙
作者:帅得低调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身份迷离的孤儿,无意间踏上修仙路。少年经过无数挫折,不断成长,却发现一切冥冥之中似乎都在别人的掌握之中。看少年如何打破命运,主宰乾坤。

第三章 赛博格男爵(三)

小象般大小的黑色狼灵血量惊人,赛博格男爵精疲力尽地躺在它的尸体上,远远望去,好像钢铁骑士躺在一滩血湖之中。

义铠中,赛博格男爵两眼空空地望着被繁密枝叶遮蔽的天空,就像他平常那般地专注出神。

管家法莱尔看到男爵的这一幕,总以为他在思念远方的儿子或者怀念昔日战场上建功立业的辉煌时刻,但实际上,赛博格男爵根本没有在想这两件事,他的思绪回到了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他拿着巨剑站在熊熊燃烧的火海中,四周都是燃烧倒塌的房屋和散落在地的物品,模模糊糊的人影在他眼前来来去去,滔天的火光照亮了漆黑如墨的天空。

除了房屋物品燃烧发出毕毕剥剥的声音外,他的耳边还充斥着悲惨痛苦的哀嚎和撕心裂肺的哭泣,其中还夹杂着布帛撕裂般的清脆响声.......

眼前模糊的人影逐渐清晰起来,都是他熟悉的人—那些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们,他们穿着强大坚固的义铠,拿着锋利狰狞的武器四处追杀着仓皇逃窜的人们。

锋利狰狞的武器刺入人体后发出布帛撕裂般的清脆声;喷薄而出的血液在火蛇肆虐的半空中飞溅如雨。

年轻的赛博格男爵穿着灰青色的青铜义铠,拿着沉重巨大的阔剑站在火海中央,却如同身处修罗场中,身边魔神般的身影在肆意收割着生命。

赛博格男爵的阔剑上也淌着鲜血,艳红的血液像小蛇一般顺着剑身缓缓流下。

那一刻,年轻的赛博格男爵对多年信奉的教义产生了质疑,对曾经要誓死捍卫国家的信念也产生了动摇。这如修罗炼狱般的景象便是教皇和神灵们要看到的吗?斩下了全部士兵的头颅还不够么,还要屠戮平民来满足自己杀戮的欲望吗?

这时,年轻的赛博格男爵看到了他的长官—圣堂骑士团团长菲利普·罗德里克,他手持着黄金长剑,漠然地走到一个跪地痛哭的年轻女子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

那女子衣衫凌乱、披头散发地跪在地上,手中抱着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一边不停地用头磕地,一边不断地哀求着,泪水混着泥土顺着她姣好的面庞留下。

可圣堂骑士团团长菲利普·罗德里克大人并没有被眼前这个苦苦哀求的女子打动。身穿赤金义铠的他真的像一个冰冷无情的钢铁怪物那般可怖,他冷冷地观看着眼前的这场“闹剧”,片刻后,他举起黄金利剑,猛地劈了下去……

年轻的赛博格男爵只觉得眼前都是那一片飞洒的鲜红色,它是那么的鲜艳、妖治,似乎能将漆黑的夜空染成血液的颜色。

滔天火光中的这幕景象,给年轻的赛博格男爵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印象,同时也给他的内心世界造成了巨大冲击。他无力地跪坐在地上,痛苦地双手抱头,锋利巨大的阔剑被他丢弃在地上。

下一瞬,这个威武雄壮的灰青色钢铁骑士忽然像个孩子般的嚎啕大哭起来;他哭得那么伤心,就像一个男孩珍爱万分的玩具被人蛮横地夺走,然后被狠狠地摔碎在地上。

圣堂骑士团团长和他的部下们都被赛博格男爵的这一举动惊异到了,那些重甲保护着的脸上都露出了困惑不解的神色。

“该死的骑士信仰,见鬼的圣堂骑士,肮脏的正义使者……”年轻的赛博格男爵大声地咒骂着,泪水顺着他瘦削的脸庞流下。

这个年轻的男人一直坚守着心中的信仰,以身为圣堂骑士为荣,随时准备为国家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可如今他发现圣堂骑士是这么一个残忍嗜血的肮脏玩意儿,他愿意奉献生命的国家是这么一个唯利是图的虎狼之国,甚至平时脸上带着平和笑容的战友也变得仿佛陌生人一般的冷酷无情......而敌人们,却并非是教皇国宣称的那般十恶不赦、自私残暴……这个国家和他一直以为的“神之国”大相径庭!他们不是一直在为正义而战,替主神们清洗这世间的罪恶吗?

圣堂骑士团团长的那一剑,不仅夺去了两个人的生命,也劈碎了这个年轻男人心中幼稚的幻想。他开始见到这个国家真实的一面,这让他痛苦不堪,甚至有种莫名地被欺骗的感觉。这就好像他是一个站在舞台上的小丑,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拼命挣扎;舞台就是他的世界,而处于这个世界之外的人们不屑地看着他,无声地露出嘲讽的笑容。

年轻的赛博格男爵跪坐在火海中,身边是与他一起出生入死、亲密无间的战友,可他却孤独地好像是一个被所有人孤立起来的男孩,于是他痛彻心扉地哭泣着:说到底他还只是一个善良的、有点幼稚的大男孩,他对这个世界抱有期待和善意,在这之前他一直沐浴在主神们的圣光下,何曾见过这个国家阴森丑陋的暗面。

他的战友们都聚集了过来,茫然不解地相互对视。没有人知道这个平日里阳光果敢、前途无限的圣堂骑士赛博格为什么突然间大哭,还哭得如今伤心。

“停止你的哭泣,赛博格·坎列骑士!”圣堂骑士团团长走了过来,“你现在所做的事,对于一个骑士而言是莫大的耻辱!”

年轻的赛博格男爵强行止住了哭泣,他缓缓抬起憔悴不堪的脸庞,目光与圣堂骑士团团长投来的冰冷眼神交织在一起。

“站起来!你这个懦夫!”圣堂骑士团团长厉声呵斥道,“赛博格·坎列,你不配当一个圣堂骑士!”

年轻的赛博格男爵闻言,大脑嗡嗡作响,身体也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起来。

他抓起丢在地上的巨剑,失魂落魄地站了起来。

“回到曼马后,我就让你滚出我的队伍!”圣堂骑士团团长说完后便愤怒地走开了。

年轻的赛博格男爵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幼稚可笑的梦,如今梦醒了,可他却好像进入了另一个噩梦中。

公元1227年春,圣堂骑士团奉教皇之命出征蒙元国,这只由神血铠甲武装起来的队伍被教皇称之为—主神之剑:意为替主神们斩除世间罪恶的正义之师。

数日后,蒙元国中的汗青部落被灭族,首领忽都真汗被长矛钉死在墙壁上,“主神之剑”胜利凯旋。

同月,圣堂骑士赛博格·坎列因缺乏骑士精神被圣伦法院取消了圣堂骑士的身份。

自此,年轻的赛博格男爵便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后来去了哪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幕后Boss之创意爆炸在线阅读第2章

    等到许诺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眼前一座撑天的大门,大门古朴玄奥,仔细地看了半响,许诺觉得有些眼熟,最后才猛地一拍脑袋,这不就是自家那个祖上传下来的一个大门吊坠么,自己当时不就是看这个古朴才戴在身上的么。毫无疑问,眼前的大门就是自己身上的那个大门吊坠,这就应该是许诺穿越所带

  • 孤意第8章在线阅读

    对于慕卿苏在现代靠死宅在家看电视看小说的宅女来说没有什么比别人给了你一大堆空闲时间,但你却无聊的想自杀来的更煎熬了。她倒了一杯今早狱卒刚给换的上好的普洱,据说是齐王爷吩咐下来的,只静静的看着却并不喝。慕卿苏在心里愤恨地想着:管他谁吩咐下来的,总之一句话:不喝!打死也不喝!谁知道你们有没有人在里面下毒

  • 回到最初在线阅读第4节

    少将军?楚羽嘉摇头苦笑,抬手拍了拍廖浩的肩膀,轻声说道:“你的少将军早就已经死了,我如今只是一介白丁,甚至可以用乞丐二字来形容,不值得你这一跪。”廖浩虽然没有什么正规官职,但他毕竟位列丹阳郡主三大亲兵统领之一,就单凭这一点就不是常人能比得上的了。但他骨子里那份忠心却是永远不会变的。只不过,他忠心的对

  • 余正杨之男人之野狼(1)

    “他从黑暗中来,踏着白骨与荆棘,犹如恶魔的呢喃让你沉迷,你将长眠于妖种怀中。”“啪。”黑发青年用力合上一本破旧厚重的书,却被弥漫出来的灰尘给呛了一下。“这写的都是什么鬼,妖种哪里有那么夸张……”黑发青年嘀咕着,被旁边路过的图书管理员老大爷听见了。“小伙子,一看你就是涉世未深,妖种就是这样啊。”老大爷

  • 我在万界捡属性在线阅读第三章

    “你又送鱼来了,都说让你自己吃喽!你身体弱,又一个人住不补补身体怎么行。”大爷爷有些生气,家乐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老实了。好在李家村的人对家乐也好,有谁欺负他只要高声一呼大小李村的人都会蜂拥而上。“大爷爷,我身体没事。我自己就是大夫,还不知道啊!”家乐才不听呢,老人家凡是有什么好吃的都紧着自己。固然

  • 天命长生之第一关卡了

    哇,没想到龙云飞死在了十八大清血滴子手中,满血复活,这时候清华大学战队的龙小小妹妹点击下电脑,重新开始新的任务吧,去唐代。这游戏没法玩了,都玩这么多关了,竟然在这被打掉这么多血,倒霉。旁边北京大学战队的说,妹妹龙侠战纪有那么容易玩吗,我的龙展生都一路顺利,现在一滴血也没损失啊,哈哈啊。看来这游戏还是

  • 我的天命守护者在线阅读第7节

    在一路马车颠簸中,秦林感觉整个人都快死了一样,这是心里还想着要是有一辆汽车就好了不管什么车都比这好。而在对面的秦倾城因为修炼的缘故,觉得这并没有什么?_?突然想到自己的皇表弟,因为从小经脉塞闭而且还不能洗髓阀脉,药浴什么的都没有用。生在帝皇家不能修炼,这对于三皇子秦林来说这是最大的痛苦,所以每天只能

  • 领主与封印之石之混沌道基(新书求鲜花求票求打赏!)(2)

    葬帝谷之中的弟子,错愕地抬着头看向祭天台方向。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完全不给人反应的机会,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台上的祭品便是换了一个人。本应该被祭天的圣子,一转攻势。将那咄咄逼人的圣女,瞬间镇压,送了祭天台。就连圣女的护道人刘长老,都是没有反应过来。苏墨高站于祭天台,双眸之

  • [综]暗黑本丸里的白莲花无极‘七剑’

    “剑诀?”苏云微思,突然想到什么,连忙将怀里的那张皮纸掏出。却见皮纸上的图案骤然泛起阵阵璀璨金光,上头的妖魔猛兽图案竟重新排列起来,各自重组。有的凶兽图案自行分解,化为剑柄,有的妖魔图案分解,化为剑身,不断生成,自行排列,场面神奇玄奥,惊人无比。眨眼间的功夫,七把造型独特的剑之图案生出!他瞪大了眼睛

  • 网王:职业传说货郎

    踏在结实平整的碎石大道上,吕大整了整衣襟,扭头看了看后面前者四头牛的大儿子和小儿子,笑着说道:“孩子们,再往前走二里路就能到王村了,呆会到了王村不管看到什么你们没见过的或没听过的,以后都不可以说出去。为父这几个月来,能让咱们吕家可以这么快的发达的秘密全在这个村落里面,切记、切记。”“孩儿知道了。“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