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综英美〗生而为王国难当头应有责,却是商贾也难辞

2021/7/22 11:59:58 作者:春秋笔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英美〗生而为王
〖综英美〗生而为王
作者:春秋笔来源:晋江文学城
劳菲死了,劳菲又活了。重来一次你能干什么?劳菲答:改变我不喜欢的结局。重来一次你改变了什么?劳菲:既定的死亡结局。阅读指南:1、短篇,为爱发电。2、劳菲和法布提是灵魂伴侣。3、文笔不好,会角色崩坏,请轻拍。看了一篇排雷文章,深觉自己的错误,一切不了解都敢提笔。庆幸有机会知道自己的错误,不会再犯,以后再为爱提笔,也要深思熟虑。

通往天星帝国帝都天星城的小道上,一个商队缓缓前进着。

在商队的最前面,兄弟四人骑着马前行,谈笑风生。

“对了,大哥,你是要去帝都经商吗?”烈修文问道。

“不,我这是将大本营搬到帝都去。现在这是最后一批了。”墨逐流笑着答道。

“!!!!”

现在天星帝国内忧外患,四面楚歌。天星帝国处于大陆中部,被其他帝国环绕,天元、南海、青源,以及暂时构不成威胁的北疆草原狼庭一直虎视眈眈。就算是年轻的一代天星明君夜未央也一直为此感到头疼,若是连年战争打下去,也不知道天星能坚持多久。

因为战争打的,就是钱啊。

而那些势利的商人一看天星式微,纷纷有了其他念头,更不用说投资了。这几年,靠的都是皇室控制下的几个商会,以及几个大官支撑,才没有让国库彻底亏空。现在,不是怕没钱,而是怕自己这里啥也没有,而有人又趁机大发战争财,而自己又不得不买。

如今,墨逐流说将大本营搬到帝都去,那不就意味着......

“大哥,谢谢。”烈修文叹了口气。

“不用谢我,三弟,我只是在做好我作为一个商人的本职罢了。因为,商人,赚的不应该只是钱,而是情义!”

“三弟,你觉得,若是有一天天星真的亡了,哪种人会活得最好呢?”

“这......应该是叛臣吧。毕竟,控制这么大的一个帝国,需要哪些原本就熟悉事务的人。”烈修文犹豫道。

“不。”墨逐流摇了摇头,“就算是那些叛臣,也只能活一世,不能活一世。因为,新帝容不下他们,就算他们献城有功,但是,这些人身上,早就被烙下了乱臣贼子的烙印。一日是叛臣,一辈子是叛臣。就算能够一直活下去,但也再难得到重用了,因为皇帝不相信他们。”

“要说活得最好的,就是我们商人了。三弟,我再问你,你可知道为何古代帝王大都实行抑商政策?不仅是因为,商业巨大的利润,诱使农民弃农经商,使务农劳动力减少,而且,商人活动于帝国各阶层,与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都有交集。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使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如鱼得水。在我们之中,尤以大富豪大财阀为甚,因为他们单凭财力就能与皇室抗衡,动摇一国经济根基。”

“所以,不管战争胜负,商人仍会存在,因为统治者需要!”接话的是烈修文。

听了这些,烈修文眉头紧锁,是啊,天星帝国能坚持多久?就算有大哥全力支持,能坚持五年,还是十年?

未来?不,一定能赢的!

而此时,月沧澜、步追风二人也是在沉思。

墨逐流看着几位兄弟,道:“我之所以这么做,那是因为,我不仅是个商人,也是天星帝国的一份子。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我是个商人没错,但是,你们不要忘了,我活动的基础,就是天星帝国。天星是我们墨家的发源地,是我的根,若是多少年后,天星不在了,我们的子孙问起我们的发源地,问我们当初做过了什么,你说,我们该怎么回答?难道我们要告诉他们,我们什么也没干,一分钱都没出,甚至置身事外,眼睁睁地看着它沦亡吗?我......做不到。”

有些商人在帝国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正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国难当头,身为帝国的一份子,他们也该有义务贡献自己的力量;就算不是因为义务,帝国能让他们有一席之地来经商,于情于理,都应该贡献自己的力量。商人重利是没错,但是,人不能一味索取而不付出。这不仅是经商之道,更是为人之道。

“国难当头应有责,却是商贾也难辞;不为名利遮望眼,只持本心立天地。”墨逐流叹道。

“只持本心立天地......是啊,人生在世,诱惑太多,不管是商人也好,掌权者也罢,一旦被诱惑,就会做出有违本心的事。但是,我希望,我能够秉持本心,无愧自身,傲立天地!”说话的是月沧澜。

“是了,从十五岁那年起,我就一直坚持着用我的方式来报效这个国家。这就是我的心。我去做过,我去战过,哪怕我最后失败,我也不后悔,因为我一直在坚持我的本心!”烈修文道。

“好!”步追风激动地一握拳,“几位哥哥说得有道理,我也觉得,不管是商人也好,还是其他人也罢。总之就一句话,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只要有朋自远方来,虽远必诛!”

本来听了这家伙的话,三人还大感欣慰:这家伙原来也是有个正形的。可是听到最后一句话,三人满脸黑线,明明不应该是“犯我天星者,虽远必诛!”之类的吗?怎么到这家伙嘴里就变味了。

墨逐流以手扶额,不忍直视。

烈修文斜视着那家伙,竟无语良久。

月沧澜抬头望天:哦,我的天呐,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兄弟?

“咋嘞,我有说错什么吗?”而那二货看着几人的表现,一边挠头,一脸懵逼。

可怕,真的很可怕!这是几人此时心里共同的想法。

......

商队缓缓行驶,不久,就到了天星城下。

“三弟,我们就在此暂时分别吧,新的墨府还没有完全建成。我暂时住在城东的逍遥酒楼,那里是我的一处产业。若有需要,贤弟你大可来找我。”墨逐流说着,便驾马往城里走去。

“告辞。”这是月沧澜。

“三哥,就此别过,逍遥酒楼,等你来喝酒!驾!”步追风哈哈一笑,驭马赶了上去。

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烈修文露出微笑。下了马,走到马车旁,轻声道:“宁儿,我们到天星城了。”

“啊?”车帘被拉开,穆宁走了出来,看着烈修文,道,“到了吗?那我们先去陛下那,还是先回家?”

“当然是先回家啦,走吧。”烈修文微笑道。

“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求你让我狗带行不行?第三章在线阅读

    最近高烧低烧不断,昨天早上撑不住又去医院复查,确诊是急性肺炎,这种状态没办法写东西了。挂两天水休息一下,先停两天。高潮后差不多就要收尾了,大家过两天再来看吧,这篇文开坑以来就没停更过,可惜了,本来想每天保持更新到完结呢,奈何身体实在不给力,有个好身体太重要了。22号恢复更新。

  • 魔界遥鹏思在线阅读黑色曼陀罗

    雨淅沥浙沥的下,砸玻璃窗上顺流而下如泪水滑过脸颊,砸在地面上溅起一朵水花晶莹且转瞬即逝,砸在这座城市似拉下水帘。林芷捧着白色的瓷杯,望向巨大落地窗外的风景,突兀的闯进回忆的梦境。当冒着热气的咖啡渐渐凉,只留指尖残存的温度。那一年也是这般的雨季,女孩穿着父母新买的白色绣有莲花的连衣裙。偷偷瞒着父母让自

  • 权倾天下:至尊战妃宠上天一招秒杀!!

    李长生怒了,孙百战的话好似一把尖刀插在他的心脏,什么癞蛤蟆吃天鹅肉?什么孙家惹不起?长生不愿主动招惹别人,对来自外界的侮辱与嘲讽却也不会忍气吐生。孙百战有错在先,既然犯错,那就必须道歉。长生的话,掷地有声,有如来自深渊地死亡召唤之音,令人畏惧,想不到小小年纪竟有着如此可怕的气势。让所有人都惊呆了,连

  • 冰心不言坚且婉第四章

    宋棠棠懵逼过后很快反应过来,她的目光在顾西川和萧世然两人之间来回转。顾西川的长相过于精致,没有一点瑕疵,是个女生都会选择他。虽然萧世然的长相也不错,但没有顾西川那般让人痴迷。萧世然是顾西川的好友,也是唯一的好友,关系匪浅。他是属于那种爱凑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她看着他玩味的神色,总觉得他是故意的。但是他

  • 终极进化第8章在线阅读

    就在谢慈火冒三丈之时,逍遥山断风崖也并不平静。元风被关在此处已经有十天了,整整十天,刺骨的狂风不断鞭打着他的身体,没有躲避的地方,躺在石头上,闭上眼睛就会被风刮醒。他的衣服已成了一缕一缕的形状,脸上更是冒出了大块的死皮,望着自己的双手,他咬紧了牙齿,几乎是要咒骂起来。以往他犯了错,禁闭的时间不过三五

  • 夫人她总爱跑之第四章

    Chapter4雪中送炭赵青抱着小狗进了门,来不及换鞋,先找来废弃的纸盒子铺上一块旧毯子给小狗做了个临时小窝,看它乖乖躺在里面才终于叉着腰呼出了一口大气。她摘下围巾、脱掉外套、甩掉了黑皮靴,走到客厅的桌子跟前,拧开桶装矿泉水的瓶子举起来仰着脖子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干渴的嗓子舒服了一些。又从墙角拎过来一

  • 历史的痴妄在线阅读第4章

    头疼欲裂,似乎有陌生的东西在灵识中搅动翻腾。南茗未睁开眼睛,鼻尖先闻到甜腻馥郁的花香。异香入鼻,似桂花香般甜腻,浓郁又沉醉,似是勾引凡人吸血食肉的妖精,又像豆蔻处子的体香,魅惑至极,撩拨心田。少年的声音响起:“师姐,如何?”“没用。这铺天盖地的妖气如何也消散不了。”“连你的青霓扇都不行吗?”少女轻叹

  • 木星之战在线阅读第3章

    待汤碗见底,温子衿收拾碗碟起身放至外门旁的食盒,便自会有侍人来取走。女子仍旧专注看着那厚重的竹卷,因着汤喝的太多,腹部微微有些涨,温子衿便起身在室内散步。当初也顾忌到日常作息的安排,因这处室内的某些设计尤为方便,自外门入内室各有两道垂帘,入眼的便是书房和起居室,这两处虽并在一处,可仍旧是安排的井然有

  • 异世幻尊在线阅读第十章

    鱼安眨了眨眼,掩耳盗铃地收了手,嘴里凶巴巴道:“可以停下了!”离蒙倒是没注意到自己某部位受到了拍打,他全身心都忙着害怕,全身都紧紧绷着,那个部位自然也不例外。鱼安那点力气他根本感受不到。“可……可以了吗?”离蒙语气怀疑问道,脚步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说不定后面阿飘在追我们呢?”鱼安想了想,刚刚他叫得那

  • 溺爱在线阅读第8节

    “哗啦…”陶碗清脆的破碎声在屋内响起,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也让沈老太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屋内霎时一片寂静。“咳咳咳…”看到沈老太消停了,沈碧沁才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沁儿,你怎么样了?”看到沈碧沁剧烈的咳嗽,沈守义几人全都一脸关切围到了沈碧沁的身边,一脸焦急的询问。“咳咳,娘…我…没事。”终于将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