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妖怪大佬失忆后见面

2021/7/23 3:18:22 作者:红豆豆酥 来源:晋江文学城
妖怪大佬失忆后
妖怪大佬失忆后
作者:红豆豆酥来源:晋江文学城
失忆妖怪攻×半吊子逗比道士受欢迎康康预收文毕业回趟家,师父神神秘秘的送来两份大礼:一个男人和十万的负债。看着男人帅气而又迷茫的脸,张锦然哀嚎:“师父,不带这么买一送一!”*论一个长相英俊,身材完美的男人当你的小跟班是什么感受?张锦然:谢邀,刚下床。摸起来手感不错,就是他昨晚吃的恶鬼,亲起来味道有点酸。当大佬找回记忆——张锦然泪眼汪汪的看着他:“你到底是谁?”男人金色的眼瞳看着他满是深情:“你老公。”*又名《为了还债,我降妖捉怪》、《从零开始进阶玄学达人》、《我与妖怪大佬纠缠那些年》*沙雕灵异捉鬼

丁卓晚上九点收到一条短信。

说来很巧:

他八点才下班,回住处冲了个澡,倒头就睡,睡得迷迷糊糊,口渴醒了。

转头一看,窗帘没拉,从玻璃窗里露出一点发亮的天色,近处远处的楼房灯火影影绰绰。

他一时分不清是深夜还是凌晨,伸手把柜子上手机摸过来。

刚解锁,一条消息就蹦了出来。

丁卓看完,才想起来中午丁妈妈同他打过招呼,说是孟遥要替他把移动硬盘捎过来。他下午跟着导师做了一台手术,忙完就回家睡觉,完全忘了这茬。

丁卓直接回了个电话,那边很快接起。

丁卓从床上坐起来,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同孟遥打了声招呼。

孟遥问他:“你现在方便吗?我住在中心公园附近这儿,如果方便的话……”

丁卓当即说方便。

人家千里迢迢来旦城,没道理还让人再转一趟地铁专程给他送东西。

丁卓起床洗了把脸,换了身干净衣服,出门乘地铁。

到中心公园站,二号口出去,一眼便看见孟遥站在前方路灯底下。

她穿一间宽松的白色衬衫,下摆扎在牛仔裤裤腰里,脚上是一双白色帆布鞋。

丁卓喊了她名字。

孟遥转过头来,看了一秒,向他招了招手。

丁卓走到近前,孟遥弯腰去提搁在地上的两个环保袋,“硬盘在袋子里,阿姨还给你准备了一点腊肠和干货。”

丁卓忙伸出手去,“我来提。”

两只袋子拎起来掂了掂,还挺沉。

丁卓看了她一眼,这才发现她满头的汗,“才到?”

“嗯。”

“那你吃晚饭了吗?”

“给你发短信那会儿刚在酒店办了入住,还没吃。”

丁卓直截道:“走,请你吃宵夜。”

孟遥犹豫。

丁卓便说:“我妈做事有时候不过脑子,这么重的东西还让你带过来,一路上麻烦你了。”

孟遥笑了笑,“没事,我放在箱子里的,也没多重。”

“那走吧,前面有家面馆味道还行,11点打烊。”

丁卓将两只袋子提在一只手里,走去前面,孟遥跟在他身后。

旦城夏天热,尤甚于邹城。到晚上,水泥地上的热气也还没散尽,一阵阵往人脸上扑。

丁卓穿的灰色T恤,后背让汗给浸湿了。

孟遥从包里摸出一张纸,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

走出去三四百米,到了面馆。

丁卓推开门撑着,让孟遥先进去。

店面不大,收拾得很干净,这个点,只有他们两个人。

店员递上菜单,孟遥扫了扫,问丁卓:“什么比较好吃?”

“豌杂面还行。”

“那来一碗豌杂面,”孟遥正要把菜单递给一旁的服务员,又顿了一下,问丁卓,“你吃过了吗?”

丁卓摇头,“两碗豌杂面——喝什么?”

孟遥低头看菜单,“酸梅汤,行吗?”

“行。”

下完单,服务员很快把一扎冰镇酸梅汤端上来。

孟遥倒了两杯,把其中一杯推到丁卓跟前,自己端起另一杯咕噜咕噜喝了大半。

静了一会儿,丁卓开口:“听我妈说,你来旦城面试。”

“嗯。”

“不考公务员了?”

孟遥很淡地笑了一下,“可能还是大城市工资高一点。”

“什么工作。”

“一个策划公司,做文案。”

“我记得你以前是当记者的。”

孟遥顿了一下,“……嗯,换个工作试试吧。”

一时又安静下来。

孟遥低头喝了口酸梅汁,过了片刻,问:“上回你说的画展……”

话题不可避免的,总要回到曼真身上。

丁卓微垂着头,不大能看清眼里的情绪,声音听着倒是很平淡:“冯老师说下个月筹备好。”

孟遥点点头,心里有点涩,没说出话来。

一会儿,两碗豌杂面端上来。

红汤里卧着碱面,豌豆和牛肉做配料,撒了点儿香菜末子,红红绿绿的,看着很有食欲。

孟遥取了双筷子,挑了点儿面尝了一口,有点辣,但味道很不错。

她晚饭在车上没吃,本来是饿过劲儿了,但现在又被挑起食欲。

丁卓同样。

两个人都没说话,埋头吃面。

没一会儿,孟遥吃完了,丁卓也放了筷子,问她:“吃饱了吗?要不要再吃点别的?”

孟遥点点头。

丁卓抬腕看了看手表。

孟遥也往他腕上那儿看了一眼,“那走吧?”

丁卓点头,起身去结账。

推开门,外面濡染的空气扑面而来。

丁卓放眼,向着不远处的车流看了看,“你住哪儿?”

孟遥伸手指了指,“前面的快捷酒店。”

丁卓便要送她过去。

孟遥忙说,“不用送了,很近,你直接去坐地铁吧,免得错过末班车。”

丁卓却很坚持,“来得及——走吧。”

旦城是大城市,这个时间,热闹不退反增。

两个人走在人行道里面,不断有车从身旁机动车道里飞速略过,留下急促的一声。

在一个路口等红灯时,孟遥侧头看了丁卓一眼。

他微拧着眉,夜色混合灯光映在他眼中,显得他心事重重。

孟遥微叹了一声气。

很快红灯变成了绿灯,两人过了斑马线,孟遥住的酒店转眼就到了。

孟遥停下脚步,“谢谢,就送到这儿吧。”

丁卓点了点头,“面试是明天?”

“明天上午九点。”

“那祝你面试成功。”

孟遥笑了一下,道了声谢。

丁卓没有立刻就走,看着她,有些犹豫。

片刻,两人同时开口。

孟遥忙说:“你先说吧。”

“你说。”

孟遥看向他手里提的袋子上,“阿姨说腊肠是用真空包装封好了的,不过现在天气热容易坏,让你放在冰箱里。”

丁卓点头,“好——那你早点上去休息。”

孟遥目光在他脸上停了片刻,等了一下,点了点头。

丁卓上了地铁,坐下以后,拿出手机,才发现有个未接来电,是朋友方竞航打的。

他回了个电话。

方竞航嘻嘻哈道,“哪儿鬼混去了?”

丁卓没什么心思跟他开玩笑,直接问道:“什么事?”

“哦,就跟你说一声,我今儿搬进去了。”

丁卓在旦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上班,现在博士在读。学校跟医院离得近,他一般就住在博士楼里,下班过去走路不过五分钟。

前几个月,他整租了一套房子,六七十平米,预备和苏曼真一起搬进去,休息的时候可以过去住。

现在,这套房子对他而言派不上用途了,恰好方竞航与大学刚毕业的妹妹准备合租,丁卓就把房子转租给了他们。

丁卓“嗯”了一声。

“你的车,我给你开回学校?”

“行。”

方竞航听出他情绪不大好,“怎么了?今儿做手术被你导骂了?”

“没什么事,我挂了……”

方竞航忙说:“等等——你在学校?要不我过来陪你喝会儿酒。”

“喝个屁,你明天早上不是有台手术?”

方竞航笑了,“你怎么对我的行程比我自己还清楚。”

丁卓懒得和他扯,直接挂了电话。

出了地铁站,丁卓停了一会儿,摸了摸口袋,才发现自己没带着烟。

他去旁边小超市里买了包新的,又把缺的沐浴露、牙膏这些东西一并补齐了——这一阵,日子过得混混沌沌,只是多年下来养成的习惯,推着他继续往前走。

学校医院两点一线的生活是条固定好的铁轨,他凭着惯性,还不至于脱离轨道。

回到宿舍,丁卓坐在桌子前,静静抽着烟。

隔壁宿舍传来喁喁人声,除此之外,只有空调嗡嗡运行的声响。

一支烟抽完,他又去冲了个凉,出来准备睡觉,看见放在桌子上的袋子了,走过去把腊肠拿出来,塞进平常被他拿来冰啤酒的老旧冰箱里。

东西都收拾好了,丁卓去床上躺下。

他这一阵累得够呛,睡觉都得争分夺秒。

今天好不容易不用值夜班,这会儿却睡不着了。

干躺了一会儿,他翻身起床,去冰箱里拿了罐啤酒,又点了一支烟,把移动硬盘插上去。

前几天笔记本硬盘崩了,修好以后,还得重新回传备份资料。

他在椅上坐着,慢慢喝着酒,盯着文件拷贝的进度条。

那进度条半天蹿一小点,酒浸得喉咙发苦,夜沉沉,还很长。

第二天到医院,正从值班室出来,走廊里窜出来一个人,将他肩膀一搂,“今天什么时候下班,去我那儿吃个饭?我妹妹久仰你的大名,一直想见你一面。这丫头片子没别的什么优点,就做饭还行。”

丁卓把白大褂扣子扣好,翻了翻领子,“说不准。”

方竞航就这么挂在自己身上,丁卓走出去两步,伸肘将他一撞,“你他妈骨头发软?自己站不稳?”

方竞航笑嘻嘻,“我软不软,你还不知道?”

一旁刚来医院的实习小护士发出吸气声,惊恐地望着他俩。

方竞航笑着瞅了小护士一眼,站好,整了整衣服,“我回去了。”

丁卓顿了一下,“我下班了给你打电话。”

方竞航笑了笑,摆手往回走,走出去几步,转身,“等等。”

丁卓停下脚步。

方竞航从口袋里摸出车钥匙扔给他,“差点忘了。”

丁卓稳稳接住,揣进上衣口袋里,转身往病房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皇帝在线阅读第一节

    周意被困住了。“周郎,要纸吗?”一只半透明的手从卫生间底缝递过来一张纸。周意看着那张渗血的卫生纸,“......”“不了,谢谢,小姐,能矜持一下吗,这里是男厕。”周意心里想:我今天就是不擦屁股也不会从一只鬼手里接卫生纸。“原来周郎喜欢保守的女孩子,我知道了。”那声音带着几分窃喜,“我到外面去等你。”

  • 娱乐:深夜食堂在线阅读第4节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今天已是九月初十了,百花凋败,枯叶飘零。一派凄凉之景!话说关山岳,武德两人乘了两匹快马赶往嵩山少林寺。这汴京离少林寺不足四百里,也就是一天的路程。两人天亮出发,一路马不停蹄。直到申时,经过一客栈,名曰“客来客栈”。两人已是饥肠辘辘。武德向前指了指,说道:“这里离少林不

  • 独占疯情有钱就是任性

    从苏家别墅的大厅中出来,姜辰跟着苏雨落回到家里。一路上苏雨落都有些魂不守舍,她和所有的少女一样,幻想着自己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会审批五彩战袍,脚踏祥云前来接她。可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心中那处美好的梦会破碎的如此之快,她不仅没有等到自己的盖世英雄。到最后就连她的结婚对象都不是一个她喜欢的人,而

  • 不干不水瓦塞尔大森林

    今天天气寒冷、吹微风。“艾斯、你就穿这么点衣服就行了?”搓了搓自己的手掌,威廉今天可是会做了不少,夜观天星,发现天气变色,连忙买了几件大衣回来。一件给艾斯、一件给自己,一件给艾斯的娘亲汇心。三件大衣的价钱都是威廉付的,这些艾斯都是记在了心里,等自己有钱了一定得还。“威廉大叔、这地方真的有哥布林出没吗

  • 凤家鼬妻之双拌方破饼

    众人看见公子纠走了进来,面色都不一样,公孙隰朋是打量,高子和国子是不屑,鲍叔牙和管夷吾是尽量冷静,而召忽则是一脸关切。坐在上首的齐侯将众人的脸色纷纷看在眼中,只是轻笑一声,并没有多说话,抬了抬黑色的袖袍,摆出一副很和蔼的表情,说:“二哥请起。”他说着,又朗声说:“给二哥设席。”齐侯的话音一落,好几个

  • 海内奇谈在线阅读第九节

    齐玉白跳下树,就要向山猪走去。忽然仿佛挨了定身咒,浑身肌肉紧绷一动不动。在他的正前方可以看到山猪眼睛血红,正在死死盯着他。齐玉白的大脑顿时一阵空白,怎么会?怎么会?明明已经射中了它,明明射中的位置是心脏的位置。怎么会这样?正在愣神的空带着箭伤的山猪已经冲了过来。电花火石之间,齐玉白向旁边一扑。母山猪

  • 遇见穿越女在线阅读第6节

    周末,风和日丽,我带女友游湖,没想到遇上了一件很倒霉的事情——有人跳湖了!游湖的心情瞬间就没有了,女友很害怕,说要赶紧离开,而我被“热闹”吸引,非要拉着女友去看看。那人跳下去没多久,就有人跳下去救他,但被救上来的却是一具尸体。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有说那么短时间人怎么就死了,有说这水底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 被乌云看上后[娱乐圈]在线阅读第八章

    开着小汽车,慢悠悠的到了超级市场前。又是一片破败的景象。成堆的大包小包,扔在地上。塑料袋内的面包、肉松早已变了质。购物车把超市大门堵得严实。里边到处都是被洗劫的迹象。楚夏阳将自己之前的柯尔特递给零。“我俩去找些生活物资。你在车上,小心些。”零,点了点头。二人一进门,一股腥臭气味扑面而来。水兰弯腰作呕

  • 我对扶弟魔零容忍之天台

    夏凌是全班最受欢迎的女生,长相上略显甜美,成绩也好,家庭条件好,她喜欢林一凡是人尽皆知的事。而且夏凌还是一个极其有号召力的人,所以为什么白悠悠不敢送情书给林一凡,这就是赤/裸/裸的和夏凌作对,不想在夏凌的小团体里混了。而毕语因着地理位置“幸而”得到了这个任务,还被白悠悠威胁不准告诉其他人,若是夏凌知

  • 重生之我是文媚儿在线阅读第7节

    就算定律又如何!还有万分之一不是!那就有可能不发生!可,自己又到底到了一个什么地方!想不出,想不到别的理由来告诉自己!天柔不停地抑制心中的不安,强制的镇定!自己必须镇定!现在必须镇定!天柔克制起迷茫的眼神最后徘徊在了白发女子以及她身后的众人身上!仔细打量起眼前的这些人!不得不说,眼前这个女人虽然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