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重生毒后:腹黑王爷宠上天在线阅读第5节

2021/7/23 4:46:26 作者:燕兮时 来源:掌阅小说网
重生毒后:腹黑王爷宠上天
重生毒后:腹黑王爷宠上天
作者:燕兮时来源:掌阅小说网
赵清影死都不愿相信,自己被凤凰男做成人彘,取悦小三!重活一世,且看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渣男、白莲婊她要统统剁碎喂狗!上辈子机关算尽都没到手的后位,她要躬亲摘得!至于夫君是谁,她才不在意……“咳咳……夫人在说什么?”某个腹黑男捞起她的细腰朝芙蓉床榻走去!“你个短命鬼,滚远些!”一只绣花鞋被蹬飞……后来才知,天下唯独她能对战神四王爷呼来喝去!请认准男主——顾临城!

“你怎么回来了?”夏迁问。

温临站在门口,指了指还摆在桌上的公文包和电脑,显得有点尴尬,“东西忘拿了。”

话是这么说,温临拿了包之后却没有马上就走,而是又磨磨蹭蹭地到了床边,满脸纠结地看着夏迁,“夏总……你真的还好吗?”

他未必听清了夏迁刚才所说的那个“疼”字,只是直觉上感到有些不对。

夏迁眉头微皱,没有吭声。

“我昨晚、昨晚,”温临有些急了,“是不是真的、真的,挺过分的?”

夏迁笑了,“你想知道啊?”

温临咬紧齿门,用力点了点头。

夏迁便伸出手指,笑着朝着自己这边勾了勾,“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温临一张脸羞得通红通红的,一小步一小步地蹭了过去。

等他终于蹭到夏迁眼前了,正在犹豫亲个脸能不能行的时候,夏迁又笑着补充一句,“亲嘴。”

温临羞恼地看了他一眼,快速地将脑袋探了过去,嘴唇对着嘴唇轻轻碰了一下,然后连忙就想要后撤。

“再来一次。”夏迁却又说。

“你……”温临耳根发烫,“非得亲好几次不可吗,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喜欢啊。”夏迁笑。

温临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得又更快了。他看着他这笑脸,就像是受到了蛊惑似的,再一次轻轻地碰到了那柔软的嘴唇,甚至忍不住偷偷含了一下。

夏迁眯起了眼,像只惬意的猫,“再来一次。”

这一次,温临就忍不住更用力了一点。

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夏迁将双手搂在了他的脖子上。

温临的呼吸乱了。

他情动了,已经被撩拨了个彻底。

不需要夏迁再特意要求,两人就这么亲吻了一次又一次。

昨晚的记忆渐渐从温临的脑子里窜了出来,虽然画面不甚清晰,但那种瘙痒难耐的感觉已经爬满了他的心底,就像是有人正拿着羽毛不断地挠。

他握住了夏迁的双肩,手有些抖,将身体也靠了过去,他想……

夏迁突然将他给一把推开了。

“好了,”夏迁说,“你可以回去了。”

温临站在床边,双手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整个人都傻了。

夏迁没再搭理他,打了个呵欠就回到了被子里。

温临站在那儿又懵了好一会儿。

直到夏迁问他,“你怎么还在这里?难道你有什么不满意吗?”

“不是,夏总,”温临觉得这事一定要讲讲清楚,“我,那个,夏总,我们……”

“如果你没有什么不满意,”夏迁扯着嘴角,笑得阴风阵阵的,“那就请你快些离开吧。”

“……”

温临没有办法,只好回头拎上自己的公文包,再次走出房门,委屈唧唧的。

他确信了,一定有什么不对。虽然夏总嘴上说着不介意,表现得好像昨晚还挺爽的一样,但内心深处显然不爽得很。

难道昨晚真的发生了什么非常过分的事情吗?温临实在记不清了,难受得很。

他在路上郁闷了好一会,最后叹了口气,拿出自己的手机,查看了之前挂断的那个电话,发现竟然是他的家人打来的,连忙回了回去。

“喂,妈,是我……抱歉,刚才有点事……嗯,今年这边有些事情挺麻烦的,可能要耽搁些时间才能回去,日子还不能确定……不是什么大事,放心,过年一定能回家的。”

然后他还收到一条短信,是导师发来的,说今天心情好,放假一天,让他们自主学习。

于是温临就去了公司。

进公司的时候,这儿比他三天前来的时候还清净,所有屋子里加起来只有李艺生一个人。

“他们呢?”

“派出去了。”李艺生推了推眼镜,“两人一组,正在磨我们的债主。”

温临抽了抽嘴角,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默默坐在了角落。

“但如果最大的债主搞不定,别的再怎么都是白费心思。”李艺生回头问他,“所以博远集团那边究竟怎样了?”

提到博远集团就想到夏总,想到夏总温临就心情复杂,“已经在谈了。”

“谈成什么样了?”

温临坐在那儿想了想应该怎么说,想着想着就把自己的脸给想得通红。

李艺生又问了几句,见温临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便走了过去,冲着温临的耳朵猛地打了个响指。

温临现在满脑子都是夏迁,被这响指给吓得一下子蹦了起来,惊惶无比地看了李艺生好一会儿,然后松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夏总呢。”

“你今早去找夏迁了?”李艺生流露出探究的目光。

准确来说是昨晚……温临默默地点了点头,“我和他,谈、谈了一些事情。但是他这个人有点奇奇怪怪的,我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我觉得他好像在玩我……”

“玩你?”李艺生皱紧眉头,“他玩你什么了?你不会被他给上了吧?”

“没、没有,你怎么会这么想?”温临咽了口唾沫,又忍不住补了一句,“真没有。”

“没有就好。”李艺生松了口气,“或许是我最近搞基文学看多了,看你这副样子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温临眨了眨眼,“你……搞基文学……看多了?”

“不是上次那个小吴写过吗?”李艺生回答,“我跟你讲,我偷偷把她笔名给搜出来了,顺着看了不少。别说,写得还真有点意思,看着笑死了,调节心情很好的。”

“……”温临莫名有些同情那姑娘。

李艺生还拿起了温临面前的鼠标,在屏幕上点了几下,“我找出来给你看看。”

“会不会有点过分啊?”

“我这是正经追文,还给她订阅增加收入了,怎么会过分呢?”李艺生说着已经找出了一个奇怪的浅绿色的网站,翻出一排文章目录,然后点出正在连载中的这本,“看,就这本,写得可好玩了。”

温临无言以对,又有些忍不住好奇心,便稍微看了两眼。

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个十分单纯的大学生,性别男,经历非常坎坷。在两年之前刚入校门的时候,主角深深爱上了另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却是个人渣,对主角始乱终弃。主角终日以泪洗面,最后终于看开想要忘记这个人渣,却发现自己已经怀上了人渣的孩子。

“……”温临:等等,孩子?

这个情节太可怕了,温临忍不住继续看了下去。

文中写着,因为男主是个善良柔软的人,所以他最终将孩子生了下来,并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了。但人渣的阴影并没有散去,人渣在外面欠下了巨额的赌债,又得知自己有个孩子,竟跑过来将孩子抢走,要卖儿还债。男主痛彻心扉,为了孩子去恳求债主,竟被债主一眼看上,要求他用身体来偿还这笔债务。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温临竟觉得这段可怕的剧情有种莫名的眼熟之感。

之后的剧情就非常简单了,债主花了一整晚的时间将男主煎来煎去,煎来煎去,煎来煎去,煎得遍体鳞伤,第二天疼得都起不来床了。

这章底下有读者在嘤嘤地心疼,“男主真是太可怜了,居然一连遇到两个人渣!我本来还以为债主会是什么好攻,结果居然弄疼男主,这技术也太烂了,根本不配为攻!”

“……”

温临觉得自己的膝盖中了一箭。不,两箭。他的膝盖从不同的方向中了两箭。

最后温临说,“我觉得,上班写小说的行为果然不可以原谅,我果然还是应该开除小吴。”

“别啊,至于吗?”李艺生求情,“看在她写得这么好笑的份上,就原谅她吧。”

温临呵呵冷笑。

“而且她这几天也没有再犯了,工作起来还是兢兢业业的。”李艺生又说,“今天她不还在外面忙活吗,和小杨一起去了海蒂公司,说不定就能为公司摆平这个债主了,那可是大功一件。”

温临这才没再说什么,债务的问题毕竟是生死攸关的大问题。

当然,等小吴回来之后,他觉得还是应该好好和她谈谈。

可是等到了下午,派出去的员工都陆陆续续地回来了,带来了或好或坏的消息,小吴和小杨这两个姑娘却依然还在外面。

不仅下午没有回来,甚至就连到了下班的时候,她们居然还没有回来。

温临看着时间,感觉似乎有点不对,“都该吃晚饭了,海蒂那边也早就下班了吧,她们怎么还没回来,该不会出事了吧?毕竟是两个姑娘。”

“就是因为怕出事,我才让她们两个人一起的。”李艺生也皱起了眉,“我给她们打个电话……”

结果话音没落,李艺生的电话就响了。

李艺生看了一眼,松了口气,“正巧,小吴打来了。”

但等李艺生接了这电话,说了没有两句,他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了。

“怎么了?”温临赶紧也瞅了过去。

刚一靠近听筒,他就听到小吴带着哭腔的声音,“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好害怕……”

“冷静点,”李艺生问,“出什么事了?”

“海蒂的老板说要请我们吃饭,留着不让我们走。”小吴哭着说,“然后他带我们到了酒楼,月明酒楼,我们现在就在这里。他给我们灌酒,说我们如果不喝,债务的事情就免谈。他边灌酒还边动手动脚,在一个包厢里面,我说要上厕所才躲出来的,小杨姐还在那儿陪着……”

温临听到这里,脑子里嗡地一响,顾不上说话,冲出去就拦了辆计程车,“去月明酒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黄帝:我统一了大华夏在线阅读第六章

    自从发生了被劫那件事以后,余年的父母便连续来接她接了几天,一次两次还好,但是时间久了,别人还没说什么,余年心里开始变的别扭。她要是十七八岁的小孩,经历了那么一件事恐怕就落下心理阴影了,可实际上她都已经三十七岁了,让父母接送就产生了罪恶感。所以在这天的晚上,余年坐在车里郑重其事的告诉自己的母亲:“妈,

  • 捡个师父叫地藏之宋家发难

    转眼陈存斌授术到至今已有三年,云阳宋家修仙者的名头在大家看来也不是那么可怕了。期间最开心的,要数沐余。沐余已是志学之年,十之有五。虽然在沐余十岁那年,寨中儿时玩伴如蒋申之子蒋武仁,沐敬云之女沐秀玲都长沐余好几岁,沐余十岁那年,豆蔻之年的沐秀玲嫁于蒋武仁为妻。那一年蒋武仁刚刚步入舞象之年,蒋武仁随其父

  • 大唐皇帝在线阅读第一节

    周意被困住了。“周郎,要纸吗?”一只半透明的手从卫生间底缝递过来一张纸。周意看着那张渗血的卫生纸,“......”“不了,谢谢,小姐,能矜持一下吗,这里是男厕。”周意心里想:我今天就是不擦屁股也不会从一只鬼手里接卫生纸。“原来周郎喜欢保守的女孩子,我知道了。”那声音带着几分窃喜,“我到外面去等你。”

  • 娱乐:深夜食堂在线阅读第4节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今天已是九月初十了,百花凋败,枯叶飘零。一派凄凉之景!话说关山岳,武德两人乘了两匹快马赶往嵩山少林寺。这汴京离少林寺不足四百里,也就是一天的路程。两人天亮出发,一路马不停蹄。直到申时,经过一客栈,名曰“客来客栈”。两人已是饥肠辘辘。武德向前指了指,说道:“这里离少林不

  • 独占疯情有钱就是任性

    从苏家别墅的大厅中出来,姜辰跟着苏雨落回到家里。一路上苏雨落都有些魂不守舍,她和所有的少女一样,幻想着自己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会审批五彩战袍,脚踏祥云前来接她。可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心中那处美好的梦会破碎的如此之快,她不仅没有等到自己的盖世英雄。到最后就连她的结婚对象都不是一个她喜欢的人,而

  • 不干不水瓦塞尔大森林

    今天天气寒冷、吹微风。“艾斯、你就穿这么点衣服就行了?”搓了搓自己的手掌,威廉今天可是会做了不少,夜观天星,发现天气变色,连忙买了几件大衣回来。一件给艾斯、一件给自己,一件给艾斯的娘亲汇心。三件大衣的价钱都是威廉付的,这些艾斯都是记在了心里,等自己有钱了一定得还。“威廉大叔、这地方真的有哥布林出没吗

  • 凤家鼬妻之双拌方破饼

    众人看见公子纠走了进来,面色都不一样,公孙隰朋是打量,高子和国子是不屑,鲍叔牙和管夷吾是尽量冷静,而召忽则是一脸关切。坐在上首的齐侯将众人的脸色纷纷看在眼中,只是轻笑一声,并没有多说话,抬了抬黑色的袖袍,摆出一副很和蔼的表情,说:“二哥请起。”他说着,又朗声说:“给二哥设席。”齐侯的话音一落,好几个

  • 海内奇谈在线阅读第九节

    齐玉白跳下树,就要向山猪走去。忽然仿佛挨了定身咒,浑身肌肉紧绷一动不动。在他的正前方可以看到山猪眼睛血红,正在死死盯着他。齐玉白的大脑顿时一阵空白,怎么会?怎么会?明明已经射中了它,明明射中的位置是心脏的位置。怎么会这样?正在愣神的空带着箭伤的山猪已经冲了过来。电花火石之间,齐玉白向旁边一扑。母山猪

  • 遇见穿越女在线阅读第6节

    周末,风和日丽,我带女友游湖,没想到遇上了一件很倒霉的事情——有人跳湖了!游湖的心情瞬间就没有了,女友很害怕,说要赶紧离开,而我被“热闹”吸引,非要拉着女友去看看。那人跳下去没多久,就有人跳下去救他,但被救上来的却是一具尸体。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有说那么短时间人怎么就死了,有说这水底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 被乌云看上后[娱乐圈]在线阅读第八章

    开着小汽车,慢悠悠的到了超级市场前。又是一片破败的景象。成堆的大包小包,扔在地上。塑料袋内的面包、肉松早已变了质。购物车把超市大门堵得严实。里边到处都是被洗劫的迹象。楚夏阳将自己之前的柯尔特递给零。“我俩去找些生活物资。你在车上,小心些。”零,点了点头。二人一进门,一股腥臭气味扑面而来。水兰弯腰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