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如果早知道他们都是O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7/22 15:04:09 作者:异梦人 来源:晋江文学城
如果早知道他们都是O
如果早知道他们都是O
作者:异梦人来源:晋江文学城
老福特同步更新女A男O向全员满好感开局,修罗场预定中,欢迎购股***我是五十岚,现在是武装侦探社的一员我想过正常的上/下班生活,但是一直不能如愿没办法,谁让我是社长的狂热粉,不忍心看爱豆辛苦改文件,其他同僚剩下来的工作我都主动接收了今天也本该是疯狂改文件的一天但是我的养母让我去相亲,对象是——港黑干部中原中也?!

一望无际的雪原,坚冰覆盖着的曲折蜿蜒的海岸线,其间出没着寂寞的北极熊,还有祖祖辈辈坚守在这里的北极土著人,这里是比漠北皇庭还要遥远的苦寒之地,被中原人称为‘莽荒北戎’的极北之地。

——人类文明的禁区,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创作被保留的最原始的一块地方。

这里有着如此多不为人知的现象,如此奇异的生物群落,如此丰富的能源储藏,等待着人们去探索……

在极北雪原的最深处,有一座缥缈峰。

缥缈峰自古便以险要而闻名于天下。

当漠北皇庭被淮阳铁骑赶出中原后,是此地收留了他们这些‘流浪者’。

缥缈峰自此便被漠北皇庭称为支持帝国最后一息的‘天柱山’。

——天柱山之陡险位居天下山峰险地之首。

常言道“自古缥缈一条路”。

自乃蛮铁军败退漠北,成立漠北皇庭以来,一个远离中原的势力由极北之地兴起——寒霜谷剑宫于缥缈峰开宗立派已有三十多年。

过极北雪原,入缥缈峰,继而进寒霜谷,一路行过,必经寒冰栈道、冰桥、万丈峡、老君犁沟、上天梯、缈云岭等绝险要道。

这其中不仅要忍受凛冽的寒风如同刺骨的钢刀刮着皮肤上的疼痛,还要随时注意出没于极北之地的猛兽、怪禽,中原从未出现过的野人……

一个几乎以被白雪完全覆盖的木板斜插在地面,一排红色大字标注在上面‘极北之地,人类禁区!危险!危险!危险!’

不仅如此,单单地理构造就堪比四川蜀道之剑门。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极北之地,亦复如是……峻岭、怪石、云海、冰瀑、古迹遍布缥缈峰,其间更不乏凌空架设的一条天然形成的寒冰栈道与冻绝三面临空的冰桥这两处绝世天险。

还有‘万丈深渊入绝境,天仙止步慑元神’的万丈峡。

……苍龙岭、老君犁沟、上天梯等多个绝险狭隘,令人无不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与极北之地波澜壮阔之余的危险之境。

正所谓“无限冰寒在险峰”。

缥缈峰虽美不胜收,风光清冷,山谷白雪皑皑,流泉垂挂如冰链,景色在整个天下也独树一帜,只可远观,令人心潮澎湃之际,也只有澎湃了。

毕竟,能够登上缥缈峰的人,不是想死就是不想活了。

但……饶是如此,这样的人放眼整个天下,也绝对不会少。

登临缥缈峰,小视天下,云行足间,化为冰雕,融身心于自然之中,方感缥缈峰之博大,叹万物之精妙。也难免要大喝一声“好他妈的冷!”话说一半,恐怕呼出的热气就以冻成冰块掉下去,而说出去的话止在口中,再也说不出去了。

行至“苍龙岭”,路与名字相对应的是大自然鬼斧神工般修建在陡峭、窄小的山尖上,仿佛用天然工具凿出的路,酷似一条神气的苍龙停在山岭上,故而得名“苍龙岭”。

关于苍龙岭还有一个传说,宋武帝刘裕刚即帝位,于第二年改国号‘长兴’,刘裕尊崇‘说书人’欧阳扶风的‘天下论’建议,推行‘新政’,设立‘九品中正制’为后世选官做出巨大贡献。后世称大宋王朝长兴元年‘新政’为‘长兴之治’。当时相传,宋武帝刘裕推行新政的第二天,极北之地一条山岭有苍龙卧于岭上,刘裕大悦,认为这是延续帝国千秋万载的吉兆,况且苍龙卧岭,岂不正说明他皇位正统,是真正的龙子,因而赐名山岭为‘苍龙岭’,并将自己封为‘苍龙皇帝’。

行至苍龙岭上,只见山岭从中断折,更像一把巨斧劈开一条小缝的痕迹。

倘若真如传言所说,‘苍龙卧岭’也未必是吉兆。但君臣之下,龙颜大悦,又有谁敢违逆?

走上‘苍龙岭’,向下望去,便是极北最大的门派,五百里寒霜谷。

下方五百里寒霜谷的景致相对怡人,全不似山岭中寒冷刺骨。

只见下方云雾缭绕之际,看不清寒霜谷全境,只能以‘绝美壮观’四字形容。

走完‘苍龙岭’,向后望去,只见远处的‘苍龙岭’完全被云雾给淹没了,也正因为这样,前端的‘苍龙’就更像是一架从天而降的天梯。更奇特的是远处的一些山峰大半以被云雾吞蚀,只留下浅浅的被冰霜覆盖的山尖,更让人有种走进仙境之感,看到了飘浮在云雾上空的仙岛的错觉。

寒霜谷,冰雪覆盖纵横千里。

初晨,一抹浅淡阳光穿透云层,照射大地,为终年积雪的寒霜谷带来温暖。

一处被冰雪覆盖的绝顶白峰之巅,有座逍遥宫。

这逍遥宫是寒霜谷单独分出来的一座宫殿,终年积雪,冬冷夏凉,位置虽偏,却利于寒霜谷气候不断变化的修行模式。

逍遥宫便是寒霜谷剑宫一处重要的修炼宫殿。

用江辰的话来说,逍遥宫就是他的洞天福地,本派擅长内外兼修的功法,其中内功《绝冥天罗》与心法《冰雪心境》必须于苦寒之地不断一次又一次磨砺与静心,方才可成。因此,这寒冷的逍遥宫自然是众弟子修炼的不二之选。

寒霜谷虽然弟子不多,但放眼江湖,出师弟子即便初出茅庐入江湖,也必然位列武林一二流行列,只不过,寒霜谷剑宫地理较偏,大多中原武林乃至江南武林都不习惯寒霜谷多变天气,况且寒霜谷位于漠北皇庭与中原武林少有交集,中原武林更称其为“漠北蛮教”纵然掌教赵尘霄平生所愿缓和中原武林与寒霜谷的关系,但到目前为止,仍然不被中原武林承认。

所愿寒霜谷弟子想入中原武林者众多,然而,一入江湖,生不由己,况且寒霜谷武学另辟蹊径,即便谎称是它派弟子,也很容易让人看出武学的不同。

由此引发,近些年新晋加入寒霜谷的弟子已经逐年减少了。更有甚者,在几年前的中原招收弟子的活动中,寒霜谷原定名额一百人,最后却只加入了九人。这无疑是对赵尘霄的一次打击。

江辰曾不只一次劝过师傅何不在漠北皇庭选择弟子。

却皆被赵尘霄否定,兴许是执念作怪,兴许是其他原因。用赵尘霄的话来说:寒霜谷只属于中原,在他有生之年,誓要被中原武林所认可;况且,漠北多蛮,这话并不假,虽说近些年,漠北皇庭出了个军事天才,阿吉那王。但面对中原朝廷依旧有些力不从心,毕竟中原朝廷历时千年,虽然改朝换代无数次,但根基始终在,而一次又一次的改朝换代正如蜕去旧壳,破茧为蝶,蜕变是显而易见的。倘若寒霜谷能够顺利成为中原武林的一部分,必定会集各家之所长,甚至在中原本土建立新门派也无不可。

毕竟,赵尘霄可不想在听别人说他寒霜谷是蛮教了。

这“蛮”字最让他心痛。

江辰是谁?

江辰是一个人。

这个人姓江名辰,无字。

他是近些年江湖中横空出世的豪杰,他成名速度之快,前无古人,后之来者恐怕也不会有。

任何人在成名之前,都会因为做了某件惊天动地的事才被人所知,然而,江辰却不同。

江湖中但凡听到他这名字的人,总会习惯性的竖起大拇指,说一声“江辰?嘿!这真是个好名字!”

但事实证明,他之所以名扬天下并不是因为他叫江辰,而是因为他这个人。

——他是一个英雄。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英雄”总是高大伟岸,仗义疏财的。然而,江辰却不同。

他虽然是个英雄,却与很多人印象中的传统英雄背道而驰。

江辰这一生,经历过很多“传奇”的故事。

江辰这一生结交过很多“传奇”的朋友。

江湖上但凡知道江辰这号人的,总难免要说他是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大豪杰。

然而,真正让江辰难忘的人或事却很少。

他这一生只认识两个朋友,爱过一个人,去过无数次青楼,最终只选择那家最破最烂,没有美女,但酒却很好喝的鸣凤阁。

只因他爱喝酒。

江辰,是个嗜酒如命的人。

除了嗜酒如命,他还有什么特点呢?

在江湖的传闻中,江辰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在世人的印象中,江辰心怀天下,为国为民。

在官府的记忆中,江辰是个不折不扣,为恶不涉的混蛋。

在黑道土匪的思维中,江辰是个唯利是图,狂妄傲慢的狗屎。

然而,真正了解江辰的人却说他是个孤独寂寞,只与酒为伴的浪子。

这句话,是个名叫秦九的人说的。

秦九,就是江辰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兄弟之一。

秦九同样是个奇怪的人,似乎只有奇人才能结交奇友。

江辰喜欢酒,无酒不欢。

江辰喜欢旅游,一个月时间可以将整个江南玩个通透。

江辰爱美女。特别是那些上了年纪但风韵犹存的女人是江辰最喜欢的。

他痛恨为富不仁的人,他时常将这些人看做社会上的臭虫,虽然这其中也有不少善良的人,可他却通通省略了。

他有很多敌人,但他的朋友也不少,几乎五湖四海的江湖好汉都与他有很好的交情。但这都不过是那些人心中的想法。事实上,真正被江辰视为朋友的人却很少。

他不是大侠,虽然有很多人想将他当做大侠,可江辰自己却不喜欢。他更愿意自称为‘君子’,他总认为,“君子”二字听上去更加有深度,有文化。因此,认识他的人通通都叫他“江君子”,不熟悉他的人称呼他为“江大侠”,面对这两种称呼,江辰都一笑而过,甚至在听到‘大侠’二字时,江辰会习惯的动手打人,因为他认为这个称呼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只有他的老朋友秦九,才会调侃似的叫他“伪君子”或是“老流氓”。

江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这一生中虽然没有大富大贵,却很充实完整;虽然并不多姿多彩却充满了传奇。

当然,江辰还有另一个重要的身份。

他是寒霜谷现任掌教“虞痴上人”赵尘霄的亲传弟子。

当然,在江辰得到这一系列称号还是很久之后的事。如果单说他这人如何如何,我们恐怕还得从江辰的最初说起。这段传说,就连他妈的野史都不敢这么写……

此刻,寒霜谷之顶。

逍遥宫

江辰的身躯顺着剑光倒去,却又在着地那一刻随即转身,一个纵跃,勾上房梁,绕着大殿如天仙般的环绕在白虹剑光中,只在一瞬,瞅准一片被剑势吹散的落叶,长袖扯下,作飞仙状,随即把手中的剑虹甩出,正中落叶,携叶跃下地来。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剑止!风停!人静!叶落!

江辰站立许久,忽然又抬剑朝前一凛,剑气激荡起三尺气墙,只听见前方凭空轰然炸响,几乎刺破耳膜。

天地间忽然云雾弥漫,紫气升腾,云雾凝结中,似乎自天边伸出一颗巨大头颅,那头颅,剑灵震动,怒目张须!

紫气东来!江辰就在云雾中,云雾渐散,一道身影如彗星流萤自云雾中飞出,只看到白光一闪,却不见人,隐约间似有一柄细长神剑自白光中乍现而出,宛如蛟龙般纵横扫荡,人未至剑已到:纵横江湖二十年,三千气剑序墨间。白虹激起几尺浪?挑灯夜看化江泉。

江辰痴痴望去,只看到笛中剑通体晶莹如玉,他双眼光华流转,如似一袭白袍,一柄剑破万法。

江辰这才猛然惊觉“《三千气剑》原是此意!”

《三千气剑》为寒霜谷一脉镇派剑法,此剑法的精妙在于以气运剑。

《三千气剑》开篇序言,竟就是剑法最高的精妙之语,若境界不到,反而看不出其中奥妙,江辰练剑十年,如今的剑法堪比师尊虞痴上人的《剑气劲》——有剑仙蕴剑灵,仙剑出窍,御剑而来!

云散日出,一抹孤影飞跃坐于屋顶,独视着整座寒霜谷剑宫的美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如梦春山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一个察觉到宇智波斑的变化的人是宇智波泉奈,并不是他刻意去观察了对方的什么,他只是非常自然地意识到了对方的变化。他发现他的兄长似乎在不知不觉间沉浸在了巨大的喜悦之中,每当对方离开族地又回来的时候,他都能感觉得到对方的兴奋和满足。他不知道外面有什么人或者物在吸引着对方,但他知道自己极其在乎这件事。这天

  • 我玩游戏就会变强第七章在线阅读

    【求花花,求评价】乌江。冰冷的一处浅滩上。咻!!!一道虹光划破天际,直接飞落了下来。“这是......”“御剑飞行?”项凡眼睛一瞪,第一次感受到贯穿天上地下的感觉。这种御剑飞行,纵横天地间的姿态,太妙了。“殿下,到了。”紫衣青年微微一笑,只见他招手,飞剑瞬间消失,化作了一缕光,没入了身体中。“斌叔,

  • 网游:我,超级莽夫在线阅读祭坛

    一道灰色的洪流从远方滚滚袭来,血色的尘土一片片的扬起,像海里的大浪一样向周边拍打,大地在震颤,一声声嘶吼声越来越近,声如雷霆,云霆被这种音波震得口鼻都流出了鲜血。烟尘离云霆越来越近,灰色的洪流原来是由上百头只有一只脚,奔跑确奇快的灰色怪牛组成。“夔牛?,不对,夔牛不是上古时期别人杜撰出来的凶兽吗?难

  • [娱乐圈BTS]组合解散后我成了大黑制作人在线阅读第9章

    第二天早起,战狼就对林野说道:小子,昨天的理论也跟你说了,现在该告诉你实践了,身上背傅铅条,每天每个地方增加一块,直到所有的口袋全是铅条,只有这么练你才能快速的掌握力度,另外你去猎狼和鬼狼哪里也不用把装备脱掉,现在我在跟你说说如何发力。练习八极拳的发力技术,首先要正确掌握要领,而最基本的要领就是八极

  • 她的哭包小朋友在线阅读第六章

    林总最近又出差了,我倒不用刻意躲避,只是到了下班时间又恢复到游魂模样。赶上晚高峰的地铁,歪靠在屏蔽门边看周围陌生的人群,女子的妆容不如早晨那般精致光彩,男子的发型也不如早上一般纹丝不乱。一张张表情挤满了疲惫,冷漠,隐忍,生无可恋。这世上,谁又知道谁的心酸。回到家,又是我一个人。兰兰如今正处在热恋期,

  • 阁下乃主角在线阅读第九节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鸿峰连续完成10次打倒村外捣乱的野狗的任务,额外获得经验100点,铜币50枚,小红两瓶做为特殊奖励。”“系统提示:恭喜玩家鸿峰连续完成10次野狗皮收集任务额外获得经验50点,铜币100枚做为特殊奖励。”“系统提示:恭喜玩家鸿峰连续完成10次野狗牙收集任务额外获得经验50点,铜币1

  • 那年青春下的星空在线阅读第七节

    与许宣分开后,玉青想到了捕蛇村中有父母的遗物,就打算回捕蛇村里。“蛇母,国师带了大队兵马来到了捕蛇村。”蛇族探子说。“一定是那叛徒说出了我们的藏身之处,既然那老儿如此处处逼人,我们就和他决一死战。”蛇母脸上有些怒气的说。其他蛇妖也不满东躲西藏,纷纷叫嚣:“给那国师一个好看的。”“杀死他,我们日后就不

  • 春归第八章在线阅读

    铁牛狂热的朝着犬王走去,脚底下风化的白骨被踩的时不时发出咔咔的响声。他颤抖着迈进这处白骨地狱,小心翼翼的拿起一根白骨,仔仔细细的翻看了不下四五遍。白骨上的血肉一点都不剩,血迹也已经干涸的发黑,不过上面的牙印清晰可见。杂乱无章像是野兽的牙印。两行热泪从眼眶中落下,他跪倒在离犬王十米远的地方,又从地上捡

  • 冰山公主的青春在线阅读第1节

    这一日清晨,施武山中。一帮好汉保护着从深山采药而归的大夫往驿馆回走。正沿着山岭间林草繁多的小道走到一个出山的隘口桥时,遇到一伙来者不善的匪徒截在山路间:“面前各位好汉,多有得罪,恕在下冒犯了。敢问为首的尊驾,可是马家的马青永镖头?”双方相去数丈。说话这人是个壮汉,名叫伍弄,是人多势众的长阳会安排在此

  • 六零年代小夫妻第四章

    “啊……你……”“你好,我是毕岭烨。”“我……”“你怎么称呼?”“我是……纪扬。”纪扬呆愣愣地望着面前那张脸,每一根线条都那么特别,极致张扬中带着点点柔和,组合起来,似乎正印证了他心底那个关于完美的模糊定义。浓黑的眉毛扬起,“完美”本人问:“你好像很吃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上界的人?”他说着张开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