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传奇兵王在都市在线阅读第1章

2021/7/22 14:30:10 作者:晃尾巴的狼 来源:纵横中文网
传奇兵王在都市
传奇兵王在都市
作者:晃尾巴的狼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代兵王负伤回归都市,来到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城市时,他会怎么做?且看他玩转与这都市之中,任何美女,萝莉,辣妹……手到擒来,成就一代传奇之路!

狭小寂静的空间之内,一张雪白的极简桌子,一张地铺,一个朴素的箱子。

从柔软的被褥中伸出一只洁白的手臂,将被褥往下拉了拉,露出了其中睡眼迷蒙的双眼。

在白日的光线下那人白到透明,淡粉色的眼角有几滴困倦的水痕:“管家,信息。”

电子管家的声音响在空荡荡的空间内。

“尊敬的宋知浔主人,您的辞职申请已经11月29日晚7点正式通过,您现在是无职业者。”

“啊……头疼。”好听的如同清泉的声音却拖着疲惫的长腔,“就不能有什么好消息?”

“尊敬的宋知浔主人,您的祖母于纪元164年11月30日晨22点37分死亡,按照遗嘱您所继承的遗产已经归纳在箱内,请您查收。”

谁死了?

宋知浔躺在床上半天才回想起自己还有一个祖母,那个抛弃了家庭五十年的老太太。

那是一个异常自由的女人,他见过几次,每次伴随着争吵。

他对那个女人最深的印象只有一次,女人踩着高跟鞋站在他的面前,蹲下来,染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抓着他的头发让孩童的他高高的抬起头:“看看这张漂亮可爱的小脸蛋?将来被压在身下肆意玩弄的表情,肯定会很可爱吧?”

他记得当时他的父亲愤怒的拉开了那个女人狠狠推了出去,父亲怒吼的‘滚’这个词。

“是什么遗产?”宋知浔坐起身,揉了揉松软的短发,在光线下泛着淡淡的光。

“遗产已经为您签收。”电子管家推过来了一个箱子。

“这种东西丢掉就行了,没必要专门摆在我面前。”宋知浔一脸嫌弃的看着脏兮兮的箱子,现在快递发达不可能会有这种破损,只能说这箱子都算得上是古董。

“纸信?”箱子上放着一张贴合的信封。

“我的后代,你面前有两个箱子,我需要你做的第一件事,验证旁边的密码箱,你若没有成功验证,证明箱子不属于你,你必须为箱子找到属于它的主人,为了你成功寻找箱子主人而不浪费时间,在可开箱子的内侧有一张通用卡,你每月可以提取一定金额保证日常生活。”

这是什么家传宝物吗?还需要专门找主人?宋知浔嫌弃的触碰了一下在旁边的看起来略显干净的白色箱子。

“验证成功。”

意想不到的声音突然响起,白色的箱子自动打开,从里面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在宋知浔的视野之中,有什么东西从箱子里面钻了出来,绕过他的身体,抓住了他的手臂,他被仿佛实质化的光芒完整的拥抱,那道光,好像幻化成了人形。

那‘人’双手于他十指紧扣,一阵湿润的亲吻落在了他的脖颈处,他衣领被翻开,露出了掩藏在其中的大片雪白的肌肤。

“找到您了,尊贵的神后殿下。”

陌生的声音在空间中回荡,宋知浔立刻站起身:“谁?什么人?滚出来!”

然而在空荡荡的室内怎么可能会有藏身的地方?但是刚才的声音清晰的如同就在耳边。

脖子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似乎是冰凉铁质的物品,立刻走向卫生间,看着镜子,在敞开的衣领内,黑色的项圈禁锢在他的脖子上,宋知浔一惊,伸手四处摸索却没有找到接合处,这是什么东西?

“……见了鬼了……”

宋知浔抓住了圆环企图用蛮力直接掰下来,然而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了在镜子中的另外一个景象,在他身后,出现了一个人!

宋知浔瞪大了眼睛,身体忍不住冒出虚汗,什么东西?鬼缠身?

镜子里的身后的人,身形似乎极大,白色金属制的面具牢牢的遮住了他的每一寸可以露出来的皮肤,冰冷的光芒在镜子里反射,如同一个人形的铠甲,但是宋知浔却仿佛能够从完全看不见脸的面具上,看到在面具后面的那个人的双眼正在紧紧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这是做梦……

宋知浔自欺欺人的闭上了双眼,转身摸着墙壁躺在了床上,是错觉,绝对是错觉。

“神后殿下。”如同冷金属敲击的机械音从空荡荡的室内直接传入他的耳膜,“我是拉斯特锐宮神木林的使者,圣殿骑士,我来接您回家。”

“啊啊啊啊啊——”宋知浔被吓了一跳,脚下突然踩到了被褥直接向前去,却被一只粗壮的手臂勾住了腰。

好软……骑士本能的放松了力道,让宋知浔能够更轻摔在被褥上,骑士不敢拥有过多的动作,神后殿下的身体太过柔软娇弱,他完全无法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力道,似乎只要稍有不慎就可能直接取消了神后殿下的性命。

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有一道阴影笼罩了宋知浔,金属质的手套发出咔哒咔哒摩擦的声音,手轻轻的拂开他身上笼罩的轻衫,指尖缠绕着温柔的温度,略过他锁骨的弧度,轻慢的俯下身来……骑士的吻落在了他脖颈的项圈上。

宋知浔僵硬着身体坐在床上,宽大的睡衣露出了半边肩头,往上窜的睡裤下一小节漂亮白皙的脚踝,秀气的双脚盘在雪白的床单上,他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写着害怕。

这是什么东西?人形机甲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里?他想要做什么?宋知浔的大脑一片混乱。

“神殿骑士-骑士长为您献上最高的忠诚,您的指令是骑士唯一前进的方向,尊贵的神后殿下,请允许卑微的属下服侍在您的身旁,拉斯特锐宮全体已经准备好迎接神后殿下的归来。”

神殿骑士?拉斯特锐宫?那是什么东西?等等,拉斯特锐宫,他对这个名字有印象。

“拉斯特锐宮国际极珍神木林?”宋知浔似乎反应过来什么。

骑士点了点头,半跪在宋知浔的面前,全身无害,没有任何要伤害到他的危险之感。

突然门被敲响,宋知浔立刻抬起头,迅速的跑向门边打开了门,站在门口的,是他的发小圆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象之眼之养花人失踪事件(10)

    大明的右手被喷出的丝线缠住了。那些丝线很细,围着手臂粘了一圈,割断一个点也没法揭下来。大明再用试图用易形术收回,失败了。两人很快达成了共识,这个吐丝的技能不怎么可控。之后在赶路过程中,大明的右手又多了几个抽出丝线的点,丝线不受大明控制的长出,把他的手包成了椭圆形的白球。在这时白球就被马自立割掉了几层

  • 虚境大陆在线阅读富贵险中求

    “胖子,别再绕圈子了,已经三圈了,基本都一样!”我看着城市中道路上几十只丧尸,心里越发的不安起来,才五天的时间,已经那么多的人被感染,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很快就已经剩下不多的人类,很快也会形成尸潮!“老唐,你看这五天,我们的积分已经快100了,要不你在车里,我杀上100你立马进化?”“来不及的,上次

  • 我不可能做个NPC第8章在线阅读

    地铁站内人潮拥挤,冰冷的女声伴着二人的步伐响起:“时代广场站到了……”程清昀拎着那把小碎花伞,寸步不离地跟着陈清鱼。地铁这东西,他几乎是没有坐过的。记忆里有一次与家里人赌气,没上晚自习直接坐地铁走人,结果赶上晚高峰,在人挤人中被车里的汗味体味香水味熏了一脸,后面就对这种交通工具敬而远之了。每天家与学

  • 1937,等等我可好?在线阅读第七章

    “小心啊……”“太危险了……”“天啊……”……惊呼声此起彼伏,游人大惊,有人甚至冲动得想要飞奔过去救人,却被如剧烈滚动的暴风雪骇住。这阵风雪太大了!“这小丫头挺本事的,才多大年纪,了不起,了不起,这回好了,上不上,下不下,这可好玩了,暴风雪要是持久一点,她今天准没命!老四,她比你那时候还大胆!”说话

  • 装在口袋里的爸爸超人学院在线阅读第8章

    “对啊对啊,要你操什么心?”宁和音伸出双手,牢牢抱住他的腰。别的不说,啧……这狗太监的腰可真细。他的发丝拂过她的脸上,还有点痒。为了更逼真点,宁和音抓过狗太监的另一只手,仔细看了看,骨节分明且根根修长,呈现玉一样的白色,好看。而且他的指甲,不像其他太监一样留得很长,而是裁剪得圆圆润润,看上去也干干净

  • 【综文豪野犬】来一个春卷吗?之改变(2)

    萧霜知道,萧老爷现在虽然还只是中书侍郎,但不久后的将来,将会升至中书令。她就是在萧家升官后,才得以进宫,结识皇子还有公主。而季国公...一直都是皇亲国戚,她现在的身份,和季骅还是有天差地别,更别说她还是个不受宠的庶女。萧霜又翻了个身,前世那三年,在绥州城的日子历历在目,季骅不是常常过来看她,但每逢初

  • 青玄之主第三章

    梁波恼羞成怒,大声道:“你是什么人?关你什么事?”“我啊?看不惯欺负女人的人,”她捏捏拳头,扭了扭脖子,问:“想打一架吗?”“我不打女人,你走开!”闻言,叶珂轻笑出声,像是看笑话一样看着他,示意他看看周围:“哎,你看看,你在我们律所撒野,为什么这群男的围着不上来?你以为是他们不想帮忙?”一个年轻男人

  • 放开男神让我来在线阅读第五节

    柳文鹄笑得呛住,差点直接背过去。陆星迈恼羞成怒,整个脸涨得通红。柳文鹄缓过来以后不忘调戏陆星迈:“敢问陆真人,我这种的是情蛊还是母子蛊啊?”柳文鹄武侠小说没看过几本,唯一知道的都拿来挖苦陆星迈了。陆星迈黑着脸说:“你要不信,不妨去医院查,免得我对牛弹琴,比牛还笨。”柳文鹄噘着嘴,只当他开玩笑:“那劳

  • 综漫之景飒之战阴龙(10)

    刘琉看着阴凤的脸,越看越觉得十分违和,并将锁头的那只手,轻轻一弯,对着阴凤的脸,猛地一扯。阴凤的脸皮就这样被直接扯下来了,随后刘琉发现这竟然是一张用人皮做成的假脸,而阴凤真实的面孔就是四十多岁面容普通的妇女。碰巧刘琉眼睛的余光扫到了不远处的梳妆台上,发现上面竟然有数十张用人皮假脸,看到这些的刘琉内心

  • 与将为夫在线阅读第九章

    君兮睁眼时天刚亮,从窗外望出去,紫金校区的运动场上晨光微熹,但早已有了跑步的人。外外整夜没有回来,君兮打了好几个电话过去都没有人接,一直等到半夜她才把电话拨回来,听着语气,酒是醒了。她不耐烦的说:“文君兮说你不懂事你还真是不懂事上瘾了。春宵一刻值千金知道不?”春宵一刻?原来那位系草纯良的表情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