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被时光滋养的眷恋第七章

2021/7/22 14:54:26 作者:蔚至 来源:飞卢小说网
被时光滋养的眷恋
被时光滋养的眷恋
作者:蔚至来源:飞卢小说网
他找到她了,在五年后,他们都长大后。那天夏夜,她抱着他,想着窗外鲜血淋漓的一具身体,瑟瑟发抖。虽是盛夏,心犹寒凉。他被家族安排出国深造,代替他入狱的那个人,是谁?他找到她了,在五年后,他们都长大后。那时,他拉住她的手——如果可以重来,我宁愿自己进去,用五年自由,换你待我依旧。她说,没有如果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我看着手中的客户方案书和项目可行性报告,眉头直皱:“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配置。”

项目经理边打量我,边小心翼翼开口:“程经理,由于客户需求苛刻,对手公司那边也颇下一番功夫……”

我刚要开口,突然有声音横插进来:“程经理,我方项目团队已经跟进项目半年多,协调客户关系,摸清竞争对手底细,不劳程经理操心。”

我面无表情道:“施总经理,你看过方案书没有,你手下的团队兵出险招。”

施凡抱着胳膊,冲我抬抬下颌,“程经理,该项目争抢者众多,程氏在价格上并不占优势。对手公司为拿到该单,定价上做出巨大妥协,程氏为压下价位不得不降低机型配置,采用田忌赛马的策略,或许能有一线生机。”

我冷冷地,“所以拿出这种奇葩方案,让业内看笑话。”

“如果能拿下订单,就不是笑话。”

我冷笑一声,“你总有理由,然后我们被对手公司玩死。”

施凡顿时拉下脸。

围观员工大概没想到情势转折如此之快,顷刻刀光剑影金鼓齐鸣,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我仍在口沫横飞提反对意见,驴唇不对马嘴。

施凡终于忍无可忍,额头青筋直冒,强行将我拽离现场。

重重关上私人办公室的门。

“小简,项目至今,你可有去拜访过客户?”

怎么可能,我连客户公司大门开在哪里都不晓得。

“下午你去项目现场看一下,和两个团队经理一起。”半晌长叹一声,认命地,“算了,还是我亲自带你去看。”

我不怪他,实在是我的业务能力令人放心不下。

开车抵达客户厂房,尘土飞扬。

施凡把安全帽递给我,自己也将帽子戴上,转过身提醒:“注意脚下的电线。”

“客户的生产线会安排在这里”,施凡用手大概划出一片区域,“传送带的各个节点都需实现加速,下端会有分流,两边需要装安全制动装置,防止操作人员发生意外时机器无法停下。”

我咂舌:“这么复杂。”

施凡瞪我一眼,“你以为呢。”

我指指头顶上方的红黑色贴标,问:“那个什么意思?”

“那个是有毒工业原料的图标”,施凡解释,“国际标准,可以看出是何种化学原料,发生灾害时能够立即处置。”

我点点头:“原来如此。”

施凡继续道:“如果原料不慎洒出,千万别碰触任何受污染的表面,如果衣服也沾上有毒物质,立即脱下放入特殊容器内,并标注感染性废弃物。”

我抚掌感叹:“竟这样讲究。”

从厂房出来,脱下安全帽,若有所思。

施凡看看我,神情有些好笑:“在想什么?”

我实话实说:“下次想去食品加工厂。”

施凡忍不住挖苦:“程经理,食品生产线只能实现加工和灌装,并不能现场吃东西。”

我叹道:“看看也好。”

施凡默默翻个白眼。

他飞鸿羽翼,胸怀负鼎之愿,而我冥顽不灵,败坏门风。

回到停车场,刚要上车,只见旁边停放的一辆高级轿车里下来一人。那人明显也瞧见我和施凡,略微诧异,但仍跨来,朗声地:“没想到在此处遇见程氏企业的施总经理,何其有幸。”

施凡立于原地,声音波澜不惊:“人生何处不相逢。”

那人将目光看过来,“这位是……”

施凡略微一顿,侧身介绍道:“这是程氏企业的客户经理,姓程,单名一个简字。”

那人闻言一怔,迅速反应过来:“原来是程家二公子,幸会幸会。”

我将手伸出,“程某德薄才疏,承蒙谬赞。”

施凡道:“程简初入商场,尚在业内修习,若有莽撞之处还望沈先生海涵,不要为难新人。”

那人颇为玩味看我一眼,又将目光对准施凡,道:“那是自然。”

互相寒暄几句,我和施凡入了车内,开出工厂厂区。

我打量外面风景,半晌将目光转回,开口问:“那人是谁?”

施凡目光直视前方,缓缓回答:“那人是维德实业的实权人物,姓沈,单名一个源字。维德实业在行业内声名显赫,是程氏最大竞争对手。维德数次从程氏手中夺下重要订单,都是他在背后运筹,不得不防。”

我略微思量:“他今日来,想必也是跟进项目。”

施凡道:“维德近期颇有异动,似乎想要挖走和程氏长期合作关系良好的客户,种种举动,不免令人多想。”

我摸摸下巴:“他似乎晓得我。”

施凡长长打量我一眼,道:“小简,你声名在外,拦都拦不住。”

我挑起眉,“怎么可能,程某素来养在深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施凡凉凉瞧我一眼,不再多作争辩。

车行驶到一家餐厅前,缓缓刹住,施凡自车上下来,走到另一边,拉开车门。

等待半晌,皱眉:“怎么不下车?”

我抱住椅背,“有不好的预感。”

施凡挑眉:“你都不知这家是不是素餐厅。”

我打量店门前“永和居”三字,都怪它名字起得过于隐晦,如果叫永素居,我立马二话不说逃离现场。

在施凡威严目光的注视下,磨磨蹭蹭下了车,垂首跟在后面。

在内厅入了座,侍应生递上菜单。

施凡道:“你不是一直抱怨吃素强人所难,所以这次找了将素斋做出肉味的店家,不至于难以下咽。”定下几道菜,粉蒸芋头,香茶素鸡,鱼香豆腐,素东坡肉,蝉衣素菜卷。

我扯扯嘴角,凉道:“施总经理真是体贴。”

施凡一抬下颌,“谬赞。”

菜品依次端上,我夹起一块粉蒸芋头,送入口中,抬眼细细打量对面的男人。

第一次见到施凡是多久以前?

那时他还不像如今这般讨厌。

在父亲手下做事,恭恭敬敬,股肱腹心,瞧见我在程氏胡作非为,也只俯首道一句:“程公子。”

不过几年时光,花开依旧人不复。

忍不住息叹。

施凡觉得好笑,“在想什么?”

我曾趴在父亲办公室的沙发上,虔诚地手捧一盒提拉米苏,如同世界上一切孩子,对甜食报以真挚而热烈的爱。

那时的施凡言笑晏晏,看我将海绵蛋糕,连同其上醇厚的马斯卡彭芝士,咖啡,可可粉一同塞入口中。

节同时异,物是人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港黑一枝花[综/主文豪野犬]在线阅读第5节

    看他傻傻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陆绍霖忍不住催促他,“快点。”“脱……脱衣服?”沈煜超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男男授受不亲,我们可是签过婚前协议的。”昨天晚上他看过婚前协议了,协议里写明了他们只是形婚,双方不必履行夫夫义务。陆绍霖觉得莫名其妙,“让你帮我脱衣服擦药,关婚前协议什么事?”“啊哈,原来是这

  • 拖住!我偷塔之觉醒(10)

    凌洛回到住处已经是深夜11点了。白修文把他送出了检查的关卡。他自己溜溜达达的走回来了。“呼,撑死了,从来没吃的这么饱过,不行了,今天吃太多了。”凌洛自言自语“溜达了这么远,竟然还撑得慌,以后吃肉也不能这么吃了,原来吃太饱也会这么痛苦。”“石头,你在吗”凌洛心里默念一句。“我在,请问宿主准备好要进阶了

  • 报告摄政王:公公有喜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到达渔村之后,在警方的帮助之下,他们很快就确定这并非是一起简单的自杀事件。从警方提供的现场照片来看,这十八名死者是围成一大一小的的同心圆自杀的,内圆八人,外圆十人,并且在他们围成的圈子的正中心的地板上还刻着一个很奇怪的图案,他们割开手腕之后,便手牵着手,让鲜血通过事先剔好的沟槽流入这图案之中。“这…

  • 落叶归根,你归我第六章

    转天下楼的时候,千夏眼看着一个棕色半长发蓄着胡子着西装的中年人*1跟着科尔夫人从院长室走出来,科尔夫人的脸上是一种接近解脱的笑容——刺头儿千夏终于要离开孤儿院了,她每天的纸工艺品任务从来没有完成过,不过唯一的好处是她吃的很少,这么想着她看到了楼梯旁边的千夏,可以称得上和蔼地对她招了招手:“孩子,我想

  • 终极逆战第2章在线阅读

    真理暂时落脚的地方是个废弃的楼房。在外面看上去破旧的有些危险,但是一直也没人动工去扒掉它,也没有人看管,后来就被这条街上的一个小型混混组织作为了集会地。真理刚刚霸占这里时,把里面存放着的酒都拿去卖掉了,手头赚了点生活费。小孩子胃口也比较小,里面放着的速食品也够她吃上几天,暂时就处于了不愁吃喝的状态。

  • 我有后悔药,你吃吗第二章在线阅读

    看到陆从心的时候,她躁动起来。虽然,她现在真的很想要去上前搭话。昨天呆呆又出现给林媣解释了这个虚拟空间的一个功能。是才解锁的。【为了保证实验者的体验,强制的不止是任务,而且对待被强制对象的时候,感情会一点一点的加强,最后就好似药物一般,让人欲罢不能。】林媣虽然现在觉得是因为酒吧灯光的原因,让陆从心这

  • 跳级去追你第二章在线阅读

    寒冷的夜晚将要过去,温暖和煦的春风将要吹满中华大地,但正应了那就老话儿——黎明前的黑暗最为寒冷!1978年,秦戈刚从警校毕业,被分配到了一个名为蓝田的小县城警察局。蓝田县不大,只是一个人口十几万小县城,位于山东省境内。秦戈当时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血气方刚,又经警校教育多年,一心想着报效国家,为

  • 合欢如醉之第八章(8)

    方念远瘫在沙发上无所事事的发呆,都怪那突如其来的电话,心情都搞差了。漫无目的的换着频道,如今的电视剧一个比一个狗血,没有什么看头,午饭时间也还早,方念远决定写写试卷,解解闷。这间房子一个客厅,一个厨房,一个带淋浴间的主卧,一个稍微小一些的侧卧,一个独立卫生间,她把侧卧直接改成了书房,在家具店里定做了

  • 快乐小区一号楼在线阅读洛诗婧遭欺辱

    “救救我......”草丛中钻出了一个长相清纯的小子,他的衣服早已经破烂不堪,短裤下露出的长腿已经鲜血淋漓,见到我们之后直接躺在了地上。我和洛诗婧急忙过去将他扶了起来,果真是江文昊。这小子是此次出行拍摄专栏的男主角,家中是搞房地产的,他的老爸为了他儿子以后好歹有点出息,就花巨资将他投进了影视圈。圈儿

  • 你挡我输出了[末世]第3章在线阅读

    李云儿最后一个离开工作室,她走到门口回头关灯与她的黑暗之魂告别:“拜拜啦。”明天三线过气女明星就要把它带走了。关灯后衣服依旧在哪里闪着微光。人台安静的立着,那完美的腰身衬着窗外的夜色,玻璃的反光,有一种孤独清冷的美感,突然觉得这件礼服真的是在黑暗之中才有灵魂呢!李云儿忍不住停下来多看了二眼,才关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