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焱天录之刺客惊魂(3)

2021/7/22 6:25:41 作者:白狮 来源:纵横中文网
焱天录
焱天录
作者:白狮来源:纵横中文网
须菩提曾经问过猴子,这天地间少了什么?猴子只说了两个字,“自由”。西行之路结束了,那个曾经不屈的灵魂终究败给了诸神写下的命运。天地不仁,欺我万千生灵命途。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我们会看见新的火种在傲来山巅萌芽,重新点燃这世间不服天命的烈火,带领它们,燃尽灵霄!

穆修寒无法形容那一剑,剑锋未及,寒芒将至,握剑之人必定是个风华绝代的顶级剑客,想到这里,他又有些遗憾,以后可能再也无法见到如此惊艳决绝的剑了。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穆修寒叹息般地说道,面上却是波澜不惊,丝毫不担忧自己会命丧黄泉。他相信逸轩的剑术能护他周全,同样相信逸轩的剑术无人能敌。

可惜,这一次可能要让他失望了。藏在面罩下的唇角微翘,苏珊加快了速度,飞身袭去。

皇帝她见多了,这一次换个冷清冷心的绝世剑客也不错。

身边的喧闹声似乎逐渐远去,只有剑劈开空气的轻响,穆修寒只能看到刺客的暴露在外面的眼睛,冷冽至极,似千年寒冰,坚不可摧。

身后一道让人无法忽视的剑势袭来,苏珊没有减缓攻势,左手迅速地抽出腰间的软件,手腕轻转,反手破解了致命的剑招,动作行云流水,右手的剑划过穆修寒的脖颈,留下一道极浅的血痕。

感觉到脖颈一痛,穆修寒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当今世上,竟还有人的剑法在逸轩之上。

眼睛却骤然一亮,有这样的人存在,逸轩就不会觉得寂寞了吧。

待到刺客停下,面罩才慢慢落下,看清刺客的真面目,穆修寒心中大震,身体一阵战栗,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沈逸轩不喜背后伤人,无奈刺客身形太快,执意要置皇上于死地,他只能拼尽全力刺出那一剑,本想着能将刺客当场毙命,谁曾想自己全力一搏,竟被对方轻描淡写的一招化解了,用的还是左手。剑刃一偏,却只划破了刺客的面罩。

高手对决,机会瞬间即逝,沈逸轩仓促地再刺一剑,不过削掉了刺客的几根头发。

眼睁睁看着剑刃贴着血肉,从皇上的脖颈擦过,沈逸轩心神动荡,竟吐出一口鲜血,“皇上。”声音凄厉,还带着悔恨。

喂喂,人设崩了吧。你不是冷清冷心的绝世剑客咩。

苏珊反手把剑收回剑鞘,捂住双唇,猩红的血液顺着指尖慢慢滑下,真是大意了,顶级剑客的剑势也不是那么好化解的,这身体不给力啊。

看到刺客似乎已经重伤,周围的侍卫面面相觑,还是握紧武器慢慢朝刺客收拢,长矛上的尖锐闪着寒光。看到他们那副害怕却又不得围上来的模样,不知为啥,苏珊竟然有点想笑。

苏珊也确实笑了,温润如玉的俊颜浮现出一抹微笑,温柔缱绻,似二月花开,犹如翩翩少年郎,而不是凶神恶煞的刺客,配着嘴角残留的血迹,竟显得有些妖异。一旁尖叫哭喊的嫔妃们都迷了眼,忘记了刚才的担心害怕,痴痴地看着苏珊的脸。

剩下的刺客都被抓拿归案,收拾完其他小喽啰,阎西身上难免沾染了血腥之气,刚毅的脸上,一道刀疤从额角蔓延到嘴角,破坏了原本的俊朗的面容,徒增几分狠厉血腥,现在这般浑身缠绕着杀气的模样,像是从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

阎西没有被苏珊的外表迷惑,铁戟一扫,毫不留情地往她身上的致命之处招呼过去。

如果说沈逸轩的剑法是制敌的剑法,虽威力惊人却不致命,那阎西的招式却是经过拼杀得来的,招招致命,大繁至简。此时阎西以刁钻的角度斜刺过来,苏珊纵身一跃,跳出包围圈,开始和阎西缠斗起来,双剑耍的流畅无比,竟稳稳地压制住阎西的攻势。

阎西内心冷静无比,并没有因为自己处于颓势就自乱阵脚,反而在对方出杀招之时,避开要害,只是身上难免带了伤,阎西加重了力气,将刺客右手的剑压下,不管剩余的剑会刺穿自己的右胸,欺身而上,擒住对方的肩膀,咔哒一声卸了对方的手。

苏珊的脸色一白,冷汗直冒,疼痛感直达神经,左手握不住软剑,手一松,软剑便留在阎西的身体上。

苏珊往后退了几步,嘴角的弧度却越来越大,声音清亮温和,宛如情人般的呢喃,“真有趣。”

阎西不为所动,只身体却撑不住,倒了下来,他撑着铁戟,半跪在地上,看起来就像是臣服在苏珊脚下。

趁着阎西将军牵制住刺客,沈逸轩连忙查看皇上的情况。虽然脖子被剑伤了一道口子,但并不致命,似乎也没有中毒。沈逸轩有些疑惑不解,刺客身手强悍,应该不会失手,只是为何最后却又手下留情呢?刺客刚刚会吐血,恐怕是强行收敛剑势,导致真气逆流,伤及经脉的结果。

沈逸轩没有想到是自己残留的剑势伤到了对方,毕竟刺客能如此轻描淡写地接住他全力一剑,武功必然在他之上,却不可能想到,刺客本身的实力其实并不如沈逸轩强悍,只是苏珊经验丰富,用了巧劲化解罢了。

穆修寒看着继续缠斗着的两人,目光却追逐着那张熟悉的俊颜,他垂下眼睑,低声道,“皇兄。”

沈逸轩瞳孔微缩,眉头紧锁,他询问似得看着穆修寒,可穆修寒此时却在正愣愣地看着那刺客,根本收不到他的眼神示意,他只能小声地问道,“皇上,你确定那就是清苑皇子?”可清苑皇子不是死在流放的路上了吗?难道是对先帝怀恨在心,继而迁怒于皇上?

“是他,一定是他。”穆修寒鼻尖一酸,眼泪却流了下来。

“修寒,往后,你若当了天下之主,一定要勤政爱民,护住这大好河山。”皇兄临行前的话语还回荡在耳边,皇兄依然那般温润如玉,贵气逼人,纵然被奸臣所害,流放荒野,身穿囚服,却掩不住满身光华。

那日,他偷偷地去送皇兄离开,皇兄回过头,语气温和,说的话却带着肃杀之气,“如果你以后像父皇那般,我会亲手杀了你。”皇兄眼底满是认真,他知道,皇兄说的都是真的。

当听到皇兄遇害的消息,他震惊,不敢置信,那般风华绝代的皇兄怎么会就这样死了?就这样屈辱地死在奸臣手上?再也不会有人温柔地抚摸他的头顶,再也不会有人耐心地教导他,再也不会有人在他被欺负时挺身而出。仇恨在心里扎根,他暗中蛰伏,积攒实力,终于推翻了父皇的统治,把当初害了皇兄的奸臣碎尸万段。

可是这又怎样呢?他的皇兄,再也不会回来了。每当他坐在高高在上的皇位上,受万臣朝拜,心里想的却是,皇兄如果还在,又是怎样的一番场景呢?他不想做皇帝,他只想做皇兄的左膀右臂。只是,皇兄不在了,要这江山又有何用呢?

如果你以后像父皇那般,我会亲手杀了你。

午夜梦回,他总是想起皇兄,想起皇兄教导他要为国为民,想起皇兄当年的期盼,想起皇兄最后说的那句话。

是不是像父皇那样,你就会出现了呢?

不理朝政,沉迷美色,宠信宦官,伤痕累累的皇朝岌岌可危,连逸轩都对他失望至极,阎西也自请戍守边疆,没了皇兄,他过的一团糟,可皇兄为什么还不出现呢?

皇兄怎么还不来杀他呢?

皇兄不是最关心黎民百姓,天下苍生了吗?

皇兄,你真的死了吗?

最终,他还是等到了。

看到皇兄被阎西所伤,穆修寒心中一痛,不管不顾地跑下皇座,“皇兄。”他眼里只有那道身影,周围的侍卫不明所以,却也不敢拦着,只能守护在周围,伺机而动。

沈逸轩若有所思,难道皇上做了那么多荒唐事,竟是为了引清苑皇子出现?

穆修寒像是不怕死一样,直冲着剑刃过来,吓得苏珊赶紧将剑背在身后,就被抱了满怀,穆修寒依恋地抱着苏珊。

温热的身体表明,这一切都不是幻觉,皇兄还活着,皇兄回来了。

“皇兄,皇兄,皇兄......”穆修寒一遍遍地喊着,像是害怕他会消失,喉咙却哽咽了。

眼泪忍不住流下来,太好了,皇兄还在,太好了。

苏珊犹豫了一下,丢掉了右手的剑,拍了拍穆修寒的头,声音温柔,说的话却冰冷刺骨,“如果有一天,你变得和父皇一样,我真的会亲手杀了你,绝不留情。”

穆修寒紧紧地抱着苏珊,把头埋在苏珊的胸前,“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勤政爱民,我一定会变成皇兄期望的那般。皇兄不要讨厌我好不好,不要离开我。”声音带着祈求,他紧紧抱着苏珊的腰,勒的她都要喘不过气来。

只有皇兄存在的国家,才有存在的意义。

我猜中开头,却没猜中结尾。苏珊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苏珊用点内力,震开黏糊糊的皇帝,无视他控诉受伤的眼神,转眼看着撑着一口气执意不倒的阎西,有些无奈,“再不救治,你的大将军就要死了。”

唉,怎么每次到古代都会因为这个那个意外,由短期变成长期任务啊。

苏珊看着身边拉着自己袖子不松开的皇帝,顶着沈逸轩诡异的目光,双手抱着阎西,身后拖着皇帝,浩浩荡荡地朝太医院奔去。

所以说,她就是和古代八字不合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限之巅峰毒士在线阅读第8章

    汪温别抬头看着摸着自己头发的男子,这个男子就是撞到自己买黄片的人。暗淡的灯光下,男人穿着一身正装,大长腿无疑,衬衫的最上面的三个扣子解开,禁欲里面又带些放荡不羁,寸头很利索,眉毛很浓,单眼皮,还有高高的鼻梁,妥妥一个电视里面霸道总裁的样子。电话响了,男子从口袋里面拿出手机,笑着说了句这里。姜末是跑过

  • 玄幻:每周一个新身份 我的妈妈

    国家经济发展迅速,我们的生活好了起来,我们一家人,在新屋村这个村庄过上来不错的生活。我们不再在过,用大米换一个包子,连吃猪肉都是奢侈事情的生活。那时,我们一家人每天一聚在吃饭,吃妈妈做的菜。虽然不好吃,但妈妈也会很用心做,她在做菜方面操了很多心。她总无奈地说,“做菜给你们,你们总说不好吃,我总不能找

  • 归道记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二天一早,林天起床吃完早餐就要出门去学校了,这时候林傲天也起来了,看着儿子就要出去了,连忙说:“等等,我有件事要和你商量!”商量?你什么事和我商量过?不都是你说了算吗?“什么事啊?”林天弱弱的问道。林天其实也隐隐的想到是关于昨天和老妈说的去京都上学的事情了。其实林天挺怕他老爸林傲天的,很难想像无法

  • 穿越诸天万界在线阅读第十节

    一路上陪她又吃又喝的,到了晚饭自然吃不下了。可还是被拖走了,据说是方明浩带李惜文和大家见面。不知道是谁的时候还好,现在一听到是教官和连长,吓我的直后退,林暖暖使出吃奶的劲都拉不动我。“都小海,有点出息好不好,你已经毕业了。方俊哲都已经退伍了,在他自己家公司管着事的。别说你不记得他了,恐怕他压根就没记

  • 可以实现愿望的药剂店在线阅读第7章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刚拂晓,南北两团队的队员都各自陆续起床洗漱,准备了早点,时间定格于早上的6点半。虽然行程很累,但没有谁愿留恋于梦中,再说整个后半夜谁都没能睡得着,包括两队队长孟存禾和柯言良,耳边总觉得有一种怪异的声音一直在大脑中响作萦绕。一旦闭上了眼睛,整个脑海里浮现的全部是一种从未出现过的可怕幻

  • 洪荒之石尊第十章

    夏日自然是赏荷盛会了。信王爷在由水河边有一家先帝赏赐的观荷别苑。六月之时,两岸垂柳,十里荷花,如烟如霞,荷亭亭如盖,柳依依挽风。信王爷之女,是一位十五岁的郡主。她身穿如霞的粉色纱衣,上面绣着大朵的山水牡丹,手臂上挽一条浅蓝色绣花鸟的纱帛,头上戴着华贵的宝珠丹凤冠,脚上穿一双镂花衔珠飞凤鞋。她的脸上还

  • 做条闲鱼很难吗!在线阅读第6节

    夜幕笼罩着大地。一个名叫【龙隐酒吧】内却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甚至比周围十几家酒吧的生意加起来都要好。其余酒吧的掌管者也不敢多言,谁让这个【龙隐酒吧】的背后是S市二级势力隐龙阁呢。之前确实有人背地里请人去闹事,但无一例外都被压着打,最重的一次甚至直接将人打杀了,久而久之,周围酒吧自然不敢再去背地里闹事,

  • 非主流宫斗在线阅读第六节

    被缠得没办法。两人便来到花园右侧那间,被蔷薇花架缠绕着的透明玻璃花房内说话。林衍眼神淡淡,面无波澜地靠在旁边木架边上,手里还随意拈了朵开得犹如烈焰般的蔷薇把玩。沈晴也没什么好拘束的,惬意地坐在铺了软坐垫的藤椅秋千上晃着,并不着急和眼前的男人说些什么。仿佛是在比谁的耐性更好,气氛突然微妙起来。时间一点

  • 帝羡在线阅读塑像的秘密

    七七愣愣的看着窜出去的达无悔又灰头土脸的窜回来,他说的很快,但这也太快了。“这玩意砍不动竹子。”达无悔举举手中的小铲子无奈的说。七七回过神,立即捂着肚子笑的花枝乱颤。“无悔哥哥,你太可爱了。”达无悔苦笑一下,我和可爱沾边吗?七七笑够以后,从须弥戒指中拿出一把断剑。断剑漆黑如墨,剑柄之上只有三寸多长的

  • 落樱三小姐复仇在线阅读第9节

    就在此时,秦王偏头,两人视线不期然撞在一起。苏瑾:“……”他微微朝秦王颔首,算是打了招呼。秦王注视片刻,见有点面善,一时想不起是谁,很快转开目光,继续向前。苏瑾以为这事就这么过了,殊不知,一离开茶楼范围,秦王便吩咐底下人:“去查查那人是谁。”“是,殿下。”队伍中当即有人出列,转眼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