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HP+无限 如果爱,请深爱在线阅读第8节

2021/7/22 6:40:44 作者:呆呆的一天 来源:晋江文学城
HP+无限 如果爱,请深爱
HP+无限 如果爱,请深爱
作者:呆呆的一天来源:晋江文学城
当穿越遇到穿越,是双方金手指全开,霸气侧漏,直接把对方灭掉?还是步步为营,遵照剧情,下副本,合力把boss推到?被穿越的铂金大美人,正忧郁的望着园子里严肃着小表情,挥着一把木剑舞的虎虎生风的铂金小包子,一边计划着把在英国魔法界的资产偷偷转到麻瓜界,一边估计着小包子能不能收自己为徒!剧情?别傻了,那注定把马尔福家族炮灰掉的坑爹剧情,谁鸟它啊!!!

“婆婆,我不行了,快救救我,我觉得我要死了。”

一名麻衣少年,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嘴角处流淌出白沫,抽搐的双手紧紧住腹部大声哀嚎道。

面前站了个拄着拐杖的老婆婆,笑容慈祥的看着他,也不言语。

旁边的两人听闻哀嚎声,只是淡淡瞥了一眼,就继续看书的看书,练剑的练剑,对眼前发生的一幕视而不见。

躺在地上的麻衣少年,正是两年前被顾四海带上瑶山之巅的许召南,而眼前站着的老婆婆便是说过要教其识字学毒的孙婆婆了。

春去秋来,匆匆两年间,正是长身体的许召南,渐渐有了些半大小子该有的模样,个子长高了不少,肩膀也变得宽阔了些许,那麻衣遮盖下的臂膀更是有了很多沟壑般的起伏。

这两年,许召南每天清晨醒来,就跟着顾四海练些拳脚功夫强身壮体,到了中午,顾四海总会变戏法般弄来各类山中野味给他补身子,所以,渐渐的许召南有了同龄人该有的体魄,甚至更有过之。

可是每当到了午后,孙婆婆先是用上一个多时辰来教许召南看毒经识字,识完字后,许召南的噩梦便开始了。

孙婆婆也不知是从哪里收集来的各类毒药,什么断肠草、马钱子之类的剧毒之物,轮番在许召南身上试了个遍。有时他正静静地翻看毒经,突然之间,倒在地上口吐鲜血,四肢抽搐,眼中看不见眼仁,就在他马上要毒发身亡、命丧黄泉之际,再用相克之物救回他一命。

美其名曰,让许召南品毒药之味,悟毒发之感,察下毒之机。

早先时候,问听动静的白初见和顾四海二人,还会紧张地跑来问询一二,久而久之,便对许召南不闻不问了。

只是,不知从何时起,每到晚间时分,白初见就会亲自下厨,给许召南专门煲上一锅用多种药材熬制的排骨汤,再温上一壶百花酿让他喝——这便是一天之中最令许召南期待的时刻了。

晚饭过后,就是许召南独自一人的自习时间了。白初见早已将白溪风所创心法《凝神决》传授于他,此心法乃是白溪风专为自己幼女所创,以作筑基之用的上等功法,将此心法传授于许召南,是想让他先一步步扩宽自身经脉,为日后真气流通打下坚实基础。

只因许召南身子骨实在太弱,若是直接就修行高深功法,怕是立刻就会经脉寸断而亡,所以,许召南只能每晚苦练这《凝神决》。

每当许召南修习这《凝神决》时,便觉得浑身经脉内,如同万马奔腾般,沿着经脉之路浩浩荡荡地在体内奔跑,循环。所到之处,经脉渐渐由窄变宽,扩宽经脉的疼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但是,许召南凭借着顽强的毅力坚持了下来。

修习之后,孙婆婆又会在他睡觉之前,将他强行按在用各种药草浸泡着的浴桶内,说是为了排解白日里在体内残留的毒素。

日复一日,风雨无阻间,两年时光就这样过去了。

“好了好了,既然没中毒就快些起来,少给老身在那里装腔作势。”

孙婆婆手握拐杖在地上顿了顿,轻喝道:“把衣服弄脏了,还得麻烦少主给你洗,真是胡闹。”

躺在地上打滚的许召南闻言,知道自己假装中毒之事已被识破,嘻嘻一笑,一招鲤鱼打挺就跳了起来,急忙对孙婆婆问道:“婆婆,你是怎么知道我没中毒的?”

孙婆婆微微一笑,又露出每次把许召南毒翻之后,看着许召南在地上满地打滚时才会露出的慈祥笑容,也是许召南这两年中最害怕的噩梦般的笑容。

孙婆婆并没有解释,只是微笑着问道:“给老身说说看,你今日所种何毒,乃是几种毒药所混,又是何时中毒?”

“殒命红,加上夺魂散……”许召南摸着下巴,来回走了两步后,笑嘻嘻道:“还得混入三滴五毒液,嗯……五毒液用的是,西域蛇毒、曼陀罗花、马钱子、乌头草和封喉木调配而成,对不对?”

“嗯,不错,正是殒命红、夺魂散和五毒液。”孙婆婆欣慰地点了点头,继续道:“那你再说说,这毒下在何处,你是何时中毒,又是何时解毒。”

许召南得到孙婆婆的肯定,脸上露出些许得意的神情。这两年来,孙婆婆每天都用不同的手法下毒,加起来竟然施展了数百种下毒手法,可谓是千变万化,光是时刻防备就已经让许召南应接不暇,还要在中毒之后细细体会自己所中何毒,然后根据孙婆婆往日所传授的各种毒理,在被毒死之前自己找寻解药。

可往往都是解药还没找到,自己就已经是被毒的不能自理,差点一命呜呼。而随着许召南中过的各类毒药越来越多,身体逐渐对毒药产生了抗性,也慢慢熟悉了孙婆婆下毒的手法,所以,孙婆婆所用之毒也越来越可怖,各种混合毒药和压箱底的下毒手法都用上了,直把许召南毒得苦不堪言。

当然,成果也是斐然,区区两年的时间,许召南进步神速,已经是能够洞察孙婆婆的下毒之机,从而作出防范。

“殒命红有色、五毒液有味,但是加上夺魄散一中和,立刻就变成了无色无味的剧毒之物。婆婆应该是先于昨日把调配好的毒药抹在书页上,又存放一晚让纸张晾干,一来可使其不引人察觉,二来又让毒性不至于生效太快,待我今日翻看毒经,用手指触碰到书页之时,便会身中剧毒,只是不会立刻毒发,可惜……”许召南举起双手,将手指对着孙婆婆眼前晃了晃,得意道:“我今日起床之时,就将手指上涂满了蜜胶,阻挡和毒物的接触,自然不会中毒,就更不用解毒了。”

孙婆婆笑着点点头,赞许一声:“倒是有些小聪明。”

许召南嘿嘿一笑,又请教道:“这毒药经过一夜挥发,毒性有少许减弱,所以不至于立刻口吐鲜血,中毒之症明明就是先四肢抽搐,过后再口吐白沫加上腹痛难忍,婆婆怎么会察觉出来我没有中毒的?”

孙婆婆脸上还是挂着那般慈祥的笑容,伸出手指点了点许召南嘴角上的白沫,笑着道:“皂角沫,有味道。”

闻言,许召南恍然大悟,拍了拍脑门,没想到问题居然出在了这里。

孙婆婆转过身去,背对着许召南说道:“好,今日起,你便出师了。”

眼底里闪过一丝欣慰之色,想必是为了自己这身衣钵终于有了传人而感到高兴。

“真的吗?”许召南有些惊讶道。

心中却是想着,这噩梦般的日子终于要结束了?终于不用每日都活在提心吊胆中了吗?

“不错,老身能教你的也就这么多了,虽说你还未曾习武,但是单靠这一身毒术,天下之大,也是无人敢欺的。”孙婆婆傲然道,说话间手中拐杖用力在地上顿了顿。

毕竟是那传言中与万毒宗主都不相上下的的毒术大家,教出来的弟子,哪怕是不会武艺也可叱咤一方。

“婆婆……”

许召南犹豫了片刻,然后满脸堆笑地说道:“召南有一事想问。”

“说吧。”

“婆婆这一身毒术,顾大叔和师姐可会?”许召南笑嘻嘻地问道,心中确是恶趣味地想象二人练毒时,是否也像自己这样痛不欲生。

“不曾教过。”

“那是为何?”

孙婆婆似是知道许召南心中所想,转过身来笑着点了点他的脑门,说道:“顾四海本就武艺高强,又有剑气护体,寻常毒物根本近不得身,况且他若是想杀人,直接出剑便是,可看不上老身这些旁门左道。”

“那……师姐现在应该没有顾大叔那么厉害吧……为何……”许召南问道。

“少主她一心修炼剑道便好,反正有你在身旁时刻护着,她学不学都一样。”孙婆婆理所应当地说道。

“啊?”许召南张大了嘴,这原由让他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微风刮过,一旁端坐在石凳上静静看书的白初见,朱玉般的耳垂微微动了动,淡淡向这边瞥了一眼,轻柔的风带起耳畔几缕发丝,两颊有些发红。

孙婆婆微不可查地向着白初见所在的方向斜了一眼,说道:“好了,去把身上收拾干净,今日你自己把衣服给洗了,别总是让少主费心。”

这番话说得许召南顿时红了脸,平日里白初见虽然不苟言笑,但是对待许召南,确是真的好,不仅每日亲手替他煲汤,还把他每日换下来的脏衣服都一起拿去洗了。

起初,许召南自然是不好意思,但是每当对上白初见那双清澈的眸子,拒绝的话总是说不出口。

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师姐对自己的好,只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一定要报答师姐,这世界上若是有人敢对师姐不敬,自己必然第一个不会放过。

这一切,孙婆婆和顾四海自然是看在眼里,今日突然被孙婆婆点破,顿时把许召南闹了个大脸红,真真是比中了剧毒还要命。

“召南知道了……”

话音未落,许召南已是快步向山下跑去。

山间有座瀑布,瀑布下面是个深不见底的水潭,许召南便时常会跑去潭中清洗,脱光衣物将自己置身于水潭之中,疲惫之感立即消除不少,也算是他偶尔的放松方式。

等到许召南走后,孙婆婆缓缓走到白初见近前,低头看了眼白初见正在看的书——《混元剑诀》,赫然便是五百年前,混元剑宗所创的功法,也许是当年白溪风的收藏,现在被白初见拿来细读品悟。

剑诀摊于膝上,左侧只翻了三页纸——这一上午的时间,白初见居然只看了三页纸张,不知是功法隐晦难懂,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孙婆婆见状,只是嘴角向上勾了勾,并没有说什么。

白初见看到孙婆婆走近,低头看了眼自己放于膝上的剑诀,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不动声色地把书轻轻合上,抬手将被风吹乱的发丝捋向耳后,静静看着孙婆婆,微笑道:“婆婆,召南他这便算是出师了吗?”

孙婆婆正色道:“嗯,出师了。老身以后再也毒不倒他了,少主也可以放心了。”

白初见撇过头,像是看着许召南离去的方向,却把左侧微微发红的耳垂避过孙婆婆的视线,轻声感叹道:“真是学得好快,初见本以为还要再学上个三五年呢。”

“真要是再学上个三五年的,老身……怕是要心疼坏喽。”孙婆婆低着头,用手轻轻抚摸着拐杖,不经意地说道。

白初见却是听出话外之音,嗔道:“婆婆……”

“少主勿恼,老身可没说什么……呵呵……”孙婆婆笑呵呵地说道,说罢,拄着拐杖一步一晃地向茅屋走去。

“婆婆,召南是初见的师弟,初见自当是要照顾一二的……”

白初见站起身来,轻声解释了一句,也不知孙婆婆有没有听见。

“锵……”

顾四海结束了今早的修炼,还剑入鞘,向着山下走去,不知今日又会是哪只林中野物惨遭横祸。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独占疯情有钱就是任性

    从苏家别墅的大厅中出来,姜辰跟着苏雨落回到家里。一路上苏雨落都有些魂不守舍,她和所有的少女一样,幻想着自己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会审批五彩战袍,脚踏祥云前来接她。可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心中那处美好的梦会破碎的如此之快,她不仅没有等到自己的盖世英雄。到最后就连她的结婚对象都不是一个她喜欢的人,而

  • 不干不水瓦塞尔大森林

    今天天气寒冷、吹微风。“艾斯、你就穿这么点衣服就行了?”搓了搓自己的手掌,威廉今天可是会做了不少,夜观天星,发现天气变色,连忙买了几件大衣回来。一件给艾斯、一件给自己,一件给艾斯的娘亲汇心。三件大衣的价钱都是威廉付的,这些艾斯都是记在了心里,等自己有钱了一定得还。“威廉大叔、这地方真的有哥布林出没吗

  • 凤家鼬妻之双拌方破饼

    众人看见公子纠走了进来,面色都不一样,公孙隰朋是打量,高子和国子是不屑,鲍叔牙和管夷吾是尽量冷静,而召忽则是一脸关切。坐在上首的齐侯将众人的脸色纷纷看在眼中,只是轻笑一声,并没有多说话,抬了抬黑色的袖袍,摆出一副很和蔼的表情,说:“二哥请起。”他说着,又朗声说:“给二哥设席。”齐侯的话音一落,好几个

  • 海内奇谈在线阅读第九节

    齐玉白跳下树,就要向山猪走去。忽然仿佛挨了定身咒,浑身肌肉紧绷一动不动。在他的正前方可以看到山猪眼睛血红,正在死死盯着他。齐玉白的大脑顿时一阵空白,怎么会?怎么会?明明已经射中了它,明明射中的位置是心脏的位置。怎么会这样?正在愣神的空带着箭伤的山猪已经冲了过来。电花火石之间,齐玉白向旁边一扑。母山猪

  • 遇见穿越女在线阅读第6节

    周末,风和日丽,我带女友游湖,没想到遇上了一件很倒霉的事情——有人跳湖了!游湖的心情瞬间就没有了,女友很害怕,说要赶紧离开,而我被“热闹”吸引,非要拉着女友去看看。那人跳下去没多久,就有人跳下去救他,但被救上来的却是一具尸体。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有说那么短时间人怎么就死了,有说这水底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 被乌云看上后[娱乐圈]在线阅读第八章

    开着小汽车,慢悠悠的到了超级市场前。又是一片破败的景象。成堆的大包小包,扔在地上。塑料袋内的面包、肉松早已变了质。购物车把超市大门堵得严实。里边到处都是被洗劫的迹象。楚夏阳将自己之前的柯尔特递给零。“我俩去找些生活物资。你在车上,小心些。”零,点了点头。二人一进门,一股腥臭气味扑面而来。水兰弯腰作呕

  • 我对扶弟魔零容忍之天台

    夏凌是全班最受欢迎的女生,长相上略显甜美,成绩也好,家庭条件好,她喜欢林一凡是人尽皆知的事。而且夏凌还是一个极其有号召力的人,所以为什么白悠悠不敢送情书给林一凡,这就是赤/裸/裸的和夏凌作对,不想在夏凌的小团体里混了。而毕语因着地理位置“幸而”得到了这个任务,还被白悠悠威胁不准告诉其他人,若是夏凌知

  • 重生之我是文媚儿在线阅读第7节

    就算定律又如何!还有万分之一不是!那就有可能不发生!可,自己又到底到了一个什么地方!想不出,想不到别的理由来告诉自己!天柔不停地抑制心中的不安,强制的镇定!自己必须镇定!现在必须镇定!天柔克制起迷茫的眼神最后徘徊在了白发女子以及她身后的众人身上!仔细打量起眼前的这些人!不得不说,眼前这个女人虽然她的

  • 娘子高高在上第7章在线阅读

    宴好小尾巴一样跟着江暮行,一路跟出医院。江暮行的伤口处理了,药也已经拿了,那他就没理由再黏着了。日头很烈,阳光刺得人眼睛睁不开。宴好的步子迈得大了点,虚虚地挨着江暮行后背,藏在他挡下的阴影里,觉得他们很亲密。“班长,晚上的课就不上了吧。”前面的江暮行脚步一停。宴好没刹住车,脑袋撞上去,鼻尖隔着衣物蹭

  • 白鹿原在线阅读第九章

    孙浩坐在洛时旁边,“你怎么不去帮他?”“老师不需要我啊,我觉得他更担心你。”“那男的,什么情况?”“诈骗、融资了几千万,金融头条都盯着呢。”“那不一定有罪?不就输了?”“在法庭上没有正义的一方,只有自认为正确的一方。”洛时根本没有听懂,只是本能的点了点头,庭审期间,洛时第一次感觉到了上课的时候那种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