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我的大靠山督主 [参赛作品]第1章在线阅读

2021/7/22 4:50:51 作者:露舒寒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的大靠山督主 [参赛作品]
我的大靠山督主 [参赛作品]
作者:露舒寒来源:晋江文学城
【可能会有不定期番外】文案1第一次见面他问“不知姑娘芳名?”她答“乳名福宝。”他噗的喷出一口茶来。第二次见面他问“你可愿入我东厂?”她说“督主您要阉了我?”他噗的又喷出一口茶来。第三次见面他直接道“你上闭嘴,这账我慢慢跟你算。”她“......”一个女扮男装瑟瑟发抖的小锦衣卫,面对权势滔天的东厂督主。该怎么办?表示只能认怂啊!文案2一桩滔天的“东宫案”让她全家招来灭族之祸,自此她成了孤儿女扮男装在锦衣卫中一呆就是十年。这心底最深的伤疤她选择性的遗忘,不敢触碰不敢回想,本以为这一生都会这么度过。可

“百万年前,修仙者遍及世界,挥手星晨落反手毁山河。。。。”

“师傅为什么现在没有这样的神仙呢?”一个四五岁的男孩双手撑着下巴瞪大明亮的眼睛好奇的问道。“魂儿,这个为师也不知道,可能死了,也可能离开了吧。好了不讲这个时间差不多了,你该泡药浴了。”

少年脱光了一下跳到药桶里,溅的师傅一身水,师傅道“调皮。”孩子“呵呵”笑了笑。

十年后。。。

一个俊朗的长发少年背着竹萝拿着药铲回到了竹屋,开学的笑道“师傅我回来啦!”师傅淡然一笑,问道“魂儿过来坐下师傅我有话和你说”“好啊!”少年开心的盘腿坐下。

“魂儿如今你多大了”“师傅魂儿十五了”中年人感叹道“是啊!都十五年了,你也张大了!”少年感到不对,马上哭了起来“师傅魂儿还小师父不要赶我走,师傅魂儿以后一定好好听话再也不顽皮了,师傅不要不要魂儿。”师傅叹了口气道“哎,魂儿为师怎么会不要你呢!好了不哭了!”“那么师傅为什么问魂儿这些?”师傅惨笑道“为师寿缘将近,陪不了你多久了。”

少年慌了“魂儿不要师傅死,师傅还年轻怎么会死呢!魂儿要师傅一直陪着魂儿。”“魂儿你不要打岔静静听为师道来”少年摸了一把眼泪点了点头。“魂儿,为师早年收得一徒,齐天赋奇佳,学了为师半成,就自大的无法无天,后又判出师门,同魔道浴加害为师,被为师亲手杀之,后我心灰意冷归隐山林,途中遇到你,看你几岁便被抛弃,便不忍,带你一起归隐,为师没有交你是怕你日后乱来所以只交你医术,现在看你心性善良怕你日后闯荡遇到危险,现在为师寿缘将尽,你要仔细听我为你将解。武林中以上官、唐、姜、帝几家最为强大,遇到不可与之恶交,武术修为分为分为先天与后天每层十重,一般后天五重足以闯荡江湖,后天八重已经算是高手,先天高手聊聊无几,然而先天后寿命会增加到两百容颜不老,为师穷尽一生也只是先天七重,江湖少有敌手,归隐后以医圣自称,看病者不敢找麻烦就是被为师打杀怕了。武功招式为师时间不多就不交你了!这本惊雷掌和无影步你好生修炼”少年一边流泪一边点头;

“魂儿把手给我”“好!”帝殒魂感到一股热流在像他流去很好奇抬头看师傅俊秀的容颜变的苍老,马上哭道“师傅怎么会这样”“呵呵,魂儿我毕生功力已经传给你了,你拿着这只玉箫和玉佩下山吧!对了为师名为帝灵尘,若是日后帝家遇到危险能帮就帮一下吧!这只玉箫是我红颜知己给我的定情之物,你日后若遇到他就还与她,告诉他我愧对与”话没说完人已经没有了生机,殒魂泪流满面大声嘶喊道“师傅”。

由于哭喊时间很长嗓子沙哑了,坐在师傅坟前守了三个月,决定下山,收好东西来的师傅坟前道“师傅魂儿会回来看你的。”而后转身不舍的离开。

离开竹屋向山外走去由于从小就在山里长大,也不知道怎么离开;开始在山林间乱走,过了半天,走的累了。想来也不知道怎么离开山林,索性坐下想办法;忽然传来一声虎啸,随后起身运用轻功向这声音的方向走去。

殒魂站在树尖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一只和大虫一般大小的白狼与大虫正在厮咬,白狼华丽异常似乎毫不惧怕大虫。

忽然大虫一个猛扑,向白狼扑去;白狼以灵活的身躯向旁边闪开,没有与大虫撕咬似乎是发现了帝殒魂的存在,过了一会儿,发现帝殒魂没有动静确认不会被帝殒魂攻击,一声“吼。。。”震慑山林吓的百鸟乱飞;在躲开大虫爪子后一口咬在大虫脖子上。大虫挣扎了一会,体力不支死在了巨狼的口下;

白狼准备托着大虫离开时发现帝殒魂靠近,马上向殒魂吼道,似乎在叫他不准靠近。帝殒魂看白狼雪白的毛发被伤口的血染红了大片,准备给他包扎,可是看他不友好的样子,只能看着他离开。

走在山林间不久,他便发现了一条小路,沿着走了一个时辰看到了人家,这时路边遇到的打猎回家的猎户,猎户看到了帝殒魂走近拍了拍他的肩头说道“小兄弟,哪里来的?”殒魂把自己要下山的事告知了猎户;猎户道“下山啊,沿着那边的山路走两个时辰就可有看到金临城,那是我们这最繁华的地方,我们打来的野味也是拿到哪里卖点银两过日子,先到我家住几日再走也不迟。”

“那就多谢大哥了!还不知道大哥怎么称呼?”帝殒魂看到这些猎户善良老实民风淳朴,便打算住几日。“噢,俺叫大牛,我比你大几岁叫安牛哥吧,走走走俺家吃饭去,俺媳妇等着俺回家呢!”不一会儿就到了家,“大牛,这位小兄弟是?”女人看着也还算漂亮娴熟。“这是俺刚认识的朋友,叫殒魂;殒魂这是俺媳妇。”这时一个婴儿哭声引起了殒魂的注意,一瞬间想起自己和师傅的过往,忍不住流泪可不想被人看到,便立刻擦了眼泪。女人说道“大牛啊你和小兄弟先吃,我哄哄孩子再吃吧。”殒魂也是应声“哪嫂子我们先吃了!”吃完后便在床上开始练功了!

第二天,“小兄弟醒了!我们正要去打猎呢要不要一起去。”大牛摸着脑袋问道;

帝殒魂应声“也好,在这也无趣,便与牛大哥你前去吧。”说着就向山里走去。不一会儿就发现了目标,那是一只鹿,猎人们躲在草丛中拉起满弓准备射杀时,殒魂道“牛大哥为什么么我们要躲起来”忽然鹿听到人声立刻奔走。

其他猎户生气道“你这傻小子,害我们猎物跑了,本来这鹿够我们吃半月了,卖出去也是高价钱,现在被你搅黄了!”听了这殒魂有些欠意。立刻运起无影步向鹿追去,见到鹿后捡起一颗石子以内力向鹿射去,鹿躲闪不开被石子射穿脑袋倒地;

赶来的猎人震撼不已,这是武林高手的本事,擦了头上的汗言道“大侠刚才多有得罪,请不要怪罪我们。”殒魂懵了连忙罢了罢手说,笑道“没事没事。”忽然草从晃动,引起了帝殒魂的注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巨变第10章在线阅读

    韩生威的心往下沉,他知道生死攸关的时候到了。尽管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危险在哪里,危险是什么,但这种感知已经使他有了这样的感觉。而这时,小可的意念也向他传递过来:“有些不对劲啊,好像我们周围的树枝在动,树叶也在动,我们脚下的土里也有什么东西在动……”。不等韩生威搭话,周遭突来的短暂的寂静被“呼呼”声打破,

  • NPC开眼看世界第一人(GL)在线阅读第六节

    周六一大早,邢司司带着课本上了邢爱国的车。街边路上都是挎着篮子买菜的,自行车叮铃铃的从车子旁飞过。大大小小的胡同里熙熙攘攘的人流,枯树干还有下一群围着晒太阳的老人家。这里到处都是生活的气息。这个时代明显要落后许多,但是每个人都洋溢着朝气与干劲。邢爱国将车子停在一边,顺道从附近的副产品市场里买点菜。邢

  • 修真界依然有我的传说之第八章(8)

    金钱的力量很强大,有了钱,百分之九十九的困难能解决。可是柚柚没有钱。不仅没有钱。还欠着系统巨额债务。要想早点还清债,就要早早地提供好的生长条件让小树苗们长成摇钱树。田柚柚现在就在解决最重要的一个生长条件——一个全能老师。花楹阁已经陪着她站在大树下二十分钟了,“小柚子,你花花哥哥累了。”田柚柚从小侄子

  • 文明起源在线阅读第三章

    两姐妹八年了,只能通过电话和视频来联系,不是没有假期,而是安然的假期只能在打工中度过,况且回国的机票那么贵,够安然一个月的吃喝了,回国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安然和叶舒儿开心的聊着天,点了很多以前喜欢吃的食物,还破天荒的喝了几瓶啤酒。酒喝多了安然不禁有些难过,居然落起泪珠来。叶舒儿见状着实下了一跳,从

  • 今天十代目又吓到谁了?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五章林清霄最怕女人撒娇,虽然心中抗拒,就是拉不下脸,去驳她们的面子,只得先坐下。这里的女人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人精,早看出林清霄还是个雏儿。还是个长得这么好看的少年,简直百年难得一遇,就是让她们倒贴,她们也乐意啊!左边这个姿色还算中等,穿着藕粉色抹胸长裙,上围丰满。紧紧贴着林清霄的臂膀挑/逗,“公子

  • 师弟总想和我成亲在线阅读第1章

    第一章帝世轮回山峰之巅上一名衣着华丽的男子负手傲立,仰望着天空。眼神之中略带迷离。″这世界,困了本座数千年了。究竟何为超脱之路?”男子喃喃自语。″法则.....拦不住本座!”男子眼中闪过坚定之色。下一秒,他周身气势暴涌,隐隐间,周遭空间有破碎的迹象,但很快被修复,又破碎,再修复.....周而复始。。

  • 三国:开局护龙山庄在线阅读第三节

    桑腾对桑奶奶一直有个心结,因为其一直否定他的成功,他不过是想要得到她的承认而已,却反被骂。这个结就像是雪球,越滚越大,对桑奶奶的厌恶不可避免的蔓延到了这个陪在她身边的女儿身上。桑腾丝毫没觉的自己包养小三有错,按照桑奶奶骂他的话:家里的饭菜再香,外面的屎没有吃过他都觉得新鲜。桑奶奶骂人狠,导致了桑腾的

  • 孤独者从未孤独第一章在线阅读

    九霄天外之上,一白袍老者缓缓坐在一石凳之上,周围的环境,像是他们在九霄之上开辟出一个天地,老者缓缓拂袖,看着这九霄天外,云彩一块一块的在周遭飘落着一红衣男子似带着气息而来,一身古朴诡异之力,冲九霄开辟出的天空径直而来男子一身红衣,身上不带丝毫灰尘,就算是漂浮的云雾也会在身边散开老者扶须一笑,眼眸一亮

  • 国民男狗[综]寻音木

    “所以说,你会做饭?”萧竹陵和邵晚秋两个小鬼站在厨房门前,面面相觑。邵晚秋满脸骄傲道:“你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萧竹陵:“……”所以说你到底在骄傲什么?现在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间,日落西山,天色渐晚,月牙已经隐隐攀上枝头,却掩映在层层云朵之下,看不分明。邵晚秋跑进厨房里,点亮了屋里的灯,暖色的光线

  • 星动辰墟之黄氏宗庙清明祭(10)

    唐太宗贞观三年二月二十一,甲子五行壁上土,辰时为黄道明堂之吉时,黄仁元与诸位结义兄弟出得邸店,带上一百匹绢帛往皇城朱雀门行去,众人入得兵部官衙自是一番打点,又奉上吿身朱胶绫轴钱领得官员吿身军牌,及深青绢帛,交角幞头,八銙躞蹀红铜带,乌皮靴,这便是八品武官公服,黄仁元结过军牌只见以精铁制成宽一寸长两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