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网王]随风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7/22 6:13:02 作者:鸢繇 来源:晋江文学城
[网王]随风
[网王]随风
作者:鸢繇来源:晋江文学城
森未汐知道手冢国光是在国一开学不久,青梅竹马的乾贞治告诉她,那个人网球很厉害。手冢国光,她有点印象,好像是学生会的?后来他们经常在学生会的办公室遇见,那个人做事一丝不苟,看起来十分沉稳可靠,不可否认,她对手冢很有好感。真正熟悉起来是在国二下学期社团换届,国三的前辈退下来,手冢国光担任学生会会长和网球部部长,她才猛地意识到,她经常在网球部不远处等乾训练结束,手冢都会在那里。偶尔他们结束迟了,天色稍微暗下来,她就放下书,看着网球部的大门发呆,自从手冢担任部长,他有时站在大门处看其他部员训练,未汐就感

如果说女人心是海底针,那么一个合格帝王的心也许就是海底的头发丝儿,别说看不清,是根本看不着。

走出养心殿后,弘历扬起头瞧了瞧已经升起来的太阳,心里终于有了一丝暖意。其实大局早就已经十分明朗,这大清的天下终有一日会由他来掌舵,太和殿里的那把龙椅也会归他所有。可是听到弘时被削除宗籍的消息,他心里还是凉了一下。

“李玉。”

跟在弘历身后的李玉快步跟了上来:“主子有吩咐?”

弘历道:“今儿个不去练火器了,爷带着你出宫去找些吃食。”

李玉笑道:“那还是照旧,奴才想法子帮主子约玉竹格格出来?”

弘历瞟了李玉一眼:“真是越来越长进了,看来苏培盛没少教你?”

“苏公公也是希望奴才能伺候好四阿哥。”李玉快步跟着弘历往乾西二所走,一边走一边恭维,“奴才看主子昨日穿的那件湖水绿袍子很好看。”

“你的意思是,让爷两日穿同一件衣裳?”弘历语气中流露出明显的不满。

李玉扯了扯嘴角:“主子错怪奴才了,奴才心里不是这个意思。”

弘历翻了个白眼:“少跟苏培盛学这些乱七八糟的恭维说话,尽心办差,爷这儿少不了你的好处。”

“奴才明白。”李玉躬了躬身子,乖乖跟在弘历身后。

圣祖爷在位时多方征战,虽然平定了天下,终归还是劳民伤财之举。胤禛继位后,宵衣旰食,百姓的日子渐渐好了起来,就连京城里卖果子干的大娘脸上都常常挂着笑容。

弘历坐在卖豆腐脑的摊位上,要了两碗豆腐脑,两个烧饼,示意李玉也一起坐下来用早饭。

李玉原本还要推辞,见弘历脸上露出了不悦的神色,赶忙坐了下来。

卖豆腐脑的大婶儿见到这情形,笑着说:“这位公子爷一看就是好相与的,待下人应该很好。”

李玉笑道:“这话老板娘说的不错,我家公子人品是这个。”他竖起了大拇指,“待下人也很好。”

弘历搅着豆腐脑,默默翻了个白眼,心里其实很受用。自夸不算夸,由旁人说出口的赞扬话才是真的夸。

老板娘将手上的油擦到围裙上,又去给另一桌的客人盛豆腐脑。弘历见到了,眉心一皱,却继续喝他碗里的豆腐脑、吃他手里抓着的烧饼。

李玉付过银子后,跟着弘历往远处的玉器店走,笑着说:“奴才还以为主子吃不下那碗豆腐脑了。”

那你是没见过防腐剂、注水肉、大辣条好么。弘历在心里OS,嘴上却说:“大家伙儿都能吃得下,我又怎么会吃不下。”

“主子好样的。”李玉发自内心感叹着,远远看到富察玉竹带着她的小丫鬟走了过来,他便有意放慢脚步。富察玉竹的小丫鬟自然也很有眼力价,十分自觉地站到李玉身边,乖乖将自家小姐交给四阿哥。

玉器店里的老板与弘历很熟,看到弘历带着富察玉竹进门,亲自迎了出来,笑着说:“艾爷今儿个想看些什么?”

“你这儿还有些什么?”弘历不答反问,带着富察玉竹往老板专门给贵客准备的雅间走。

伙计给弘历和富察玉竹上了好茶,老板道:“我这儿好货多得很,就看艾爷你想不想带走。”

“还是老规矩,上好的和田玉都给爷留下,银子爷会先付一部分。”弘历右手指头一下一下敲击着五福捧寿檀木大方桌,瞧了富察玉竹一眼,而后道,“今儿个主要是想给这位姑娘挑一支上好的玉簪。”

“这容易,艾爷稍等。”老板转身走出雅间,还不忘将雅间的门给弘历和富察玉竹关上。

不算大的空间里只剩下弘历和富察玉竹两人,富察玉竹颇有些不自在。

弘历笑道:“我又不是老虎,不会吃了你。”

“四……”富察玉竹还想叫弘历‘四阿哥’,可是又觉得,在这种场合叫四阿哥不太合适。

弘历眼睑一垂,嘴角轻挑,道:“不如叫四哥吧。”

富察玉竹犹豫了一下,红着脸低声问道:“老板几时会回来?”

“快了。”有了上一次在景山脚下的大胆动作,弘历这次自然而然碰了一下富察玉竹的手。见她很快便将手收了回去,一脸不自在的样子,弘历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就连我五弟都知道咱们两个的事情了,你避无可避了。”

富察玉竹轻轻咬着下唇,就算她心底再思慕弘历,她毕竟是富察家的格格,是名门闺秀,举止上不能越半分壁垒。

弘历道:“好了,我不再逗你。在你正式成为我妻子之前,我们都守着规矩。等到成婚那日,看我如何收拾你。”

“四……四哥,这是在外面。”

“可这儿就只有我们两个啊。”

话音刚落,敲门声便传了进来,老板在门外面问:“艾爷,我方便进去?”

富察玉竹狠狠瞪了弘历一眼,弘历心情越发的好,他甚至觉得自己在富察玉竹面前有受虐倾向,话语中都带着畅快:“进来吧。”

老板小心翼翼将托盘放在桌上,双手掀开盖在托盘上的红布,笑道:“这几支玉簪可是我店里的宝贝,今日若非艾爷开口,我是绝不会将它们请出来的。”

弘历点了下头,第一眼便瞧中了一支雕着竹子图案的白玉簪,右手拇指、食指将那支簪子捏了起来,插在富察玉竹发间,眼睛一亮,便道:“就是它!”

“艾爷真是好眼光。”老板拍了下手,小伙计躬身走了进来,将玉簪子请出雅间。老板又道:“我这几支玉簪里,数艾爷看中的这支最名贵。不论从质地还是从做工上讲,它都是一流的。”

弘历哼了一声:“原来老板是有意要看我眼力如何。”

老板索性撩起袍子坐了下来:“我也不瞒艾爷,做我们玉器这一行的,没有个十几二十年的功力,都不敢开一间像模像样的玉器店。艾爷应该还不到二十岁吧?有如此眼力,实在难得。”

这老头儿该不会是想拉人入伙吧?弘历打开折扇,缓缓扇着:“我也不瞒老板,家中长辈喜爱玉器。我自幼年时,便能分得清哪块玉是和田玉,成色究竟如何。”

老板点了下头:“银子艾爷看着给。”他眼角余光瞟了富察玉竹一眼,笑道,“就当是我提前恭喜艾爷和这位小姐了。”

“老板要多少,我就给多少。”弘历站起身来,将双手负在身后,“连同和田玉的银子,我那小厮会一并付了。”

当着外人的面,富察玉竹自然不能驳了弘历的面子。两人刚一走进什刹海旁边的凉亭,富察玉竹便拔下了头上的玉簪,还给弘历:“送人礼物好像没有四阿哥这样送的。”

弘历把玩着玉簪,垂首笑道:“我倒是觉得,你很喜欢这支簪子。玉竹格格不止名字里有个‘竹’字,更喜欢绿竹。我说的对不对?”

富察玉竹没承认,却也没有否认。

弘历又将那支簪子递了过去:“你今日若是不收,以后也许就没机会了。”

“我不收,四阿哥预备怎样?”

预备怎样?最俗也是最有效的方式,不就是‘扔’了么。可是富察玉竹真的会像那些凡俗姑娘一样嗔怪他逗自己么?恐怕是真的不会。

弘历故意皱起眉头:“你不收,就是不喜欢我。除了我,就剩下五弟弘昼了。我就只能将这支簪子转送给五弟,让他再送到你手上。”

富察玉竹樱唇轻抿,从弘历手中捏过那支玉簪,看着上面精雕细琢的竹叶形状:“东西的确是好东西,就是太贵重了些。”

“定情信物若是送的轻了,你不会不舒服么?”弘历抱起双臂,笑着坐了下来。

富察玉竹也笑了,索性坐到弘历身边:“四阿哥既然这样说,这支玉簪我就收下了。”

“这样的话,你就欠了我一样东西。”弘历从富察玉竹手里捏起那根玉簪,重新插进她发间,“还有几个月的时间,足够你为我准备一份大礼。”

“原来四阿哥是这样的。”富察玉竹脸上露出调皮神色,“送人礼物是为了要人家的回赠。”

“不回赠也行啊。”弘历认真瞧着富察玉竹的眼睛,学着他前世见过的‘情圣’模样,说道,“我就只当你是那份礼了。”

富察玉竹却不像那些姑娘们一样,含羞带笑的,她反倒翻了个白眼:“那我还是为四阿哥准备一份礼物吧,只是恐怕不如这玉簪贵重。”

戏份演到这儿,难道不是应该男女主动情搂在一处么?怎么他这位准福晋这么不按套路出牌,还真要送他什么礼物。弘历勉强扯了扯嘴角:“贵不贵重其实不太重要。”

富察玉竹抿嘴浅笑,朝什刹海远处望去。

弘历也笑了:“你啊,真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姑娘。”

“四阿哥也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皇阿哥。”富察玉竹想起放在她自己枕边的那副小相。若是她当真能嫁给四阿哥,做他的福晋,那副小相就当作她为弘历准备的礼物,是不是也很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幕后Boss之创意爆炸在线阅读第2章

    等到许诺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眼前一座撑天的大门,大门古朴玄奥,仔细地看了半响,许诺觉得有些眼熟,最后才猛地一拍脑袋,这不就是自家那个祖上传下来的一个大门吊坠么,自己当时不就是看这个古朴才戴在身上的么。毫无疑问,眼前的大门就是自己身上的那个大门吊坠,这就应该是许诺穿越所带

  • 孤意第8章在线阅读

    对于慕卿苏在现代靠死宅在家看电视看小说的宅女来说没有什么比别人给了你一大堆空闲时间,但你却无聊的想自杀来的更煎熬了。她倒了一杯今早狱卒刚给换的上好的普洱,据说是齐王爷吩咐下来的,只静静的看着却并不喝。慕卿苏在心里愤恨地想着:管他谁吩咐下来的,总之一句话:不喝!打死也不喝!谁知道你们有没有人在里面下毒

  • 回到最初在线阅读第4节

    少将军?楚羽嘉摇头苦笑,抬手拍了拍廖浩的肩膀,轻声说道:“你的少将军早就已经死了,我如今只是一介白丁,甚至可以用乞丐二字来形容,不值得你这一跪。”廖浩虽然没有什么正规官职,但他毕竟位列丹阳郡主三大亲兵统领之一,就单凭这一点就不是常人能比得上的了。但他骨子里那份忠心却是永远不会变的。只不过,他忠心的对

  • 余正杨之男人之野狼(1)

    “他从黑暗中来,踏着白骨与荆棘,犹如恶魔的呢喃让你沉迷,你将长眠于妖种怀中。”“啪。”黑发青年用力合上一本破旧厚重的书,却被弥漫出来的灰尘给呛了一下。“这写的都是什么鬼,妖种哪里有那么夸张……”黑发青年嘀咕着,被旁边路过的图书管理员老大爷听见了。“小伙子,一看你就是涉世未深,妖种就是这样啊。”老大爷

  • 我在万界捡属性在线阅读第三章

    “你又送鱼来了,都说让你自己吃喽!你身体弱,又一个人住不补补身体怎么行。”大爷爷有些生气,家乐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老实了。好在李家村的人对家乐也好,有谁欺负他只要高声一呼大小李村的人都会蜂拥而上。“大爷爷,我身体没事。我自己就是大夫,还不知道啊!”家乐才不听呢,老人家凡是有什么好吃的都紧着自己。固然

  • 天命长生之第一关卡了

    哇,没想到龙云飞死在了十八大清血滴子手中,满血复活,这时候清华大学战队的龙小小妹妹点击下电脑,重新开始新的任务吧,去唐代。这游戏没法玩了,都玩这么多关了,竟然在这被打掉这么多血,倒霉。旁边北京大学战队的说,妹妹龙侠战纪有那么容易玩吗,我的龙展生都一路顺利,现在一滴血也没损失啊,哈哈啊。看来这游戏还是

  • 我的天命守护者在线阅读第7节

    在一路马车颠簸中,秦林感觉整个人都快死了一样,这是心里还想着要是有一辆汽车就好了不管什么车都比这好。而在对面的秦倾城因为修炼的缘故,觉得这并没有什么?_?突然想到自己的皇表弟,因为从小经脉塞闭而且还不能洗髓阀脉,药浴什么的都没有用。生在帝皇家不能修炼,这对于三皇子秦林来说这是最大的痛苦,所以每天只能

  • 领主与封印之石之混沌道基(新书求鲜花求票求打赏!)(2)

    葬帝谷之中的弟子,错愕地抬着头看向祭天台方向。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完全不给人反应的机会,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台上的祭品便是换了一个人。本应该被祭天的圣子,一转攻势。将那咄咄逼人的圣女,瞬间镇压,送了祭天台。就连圣女的护道人刘长老,都是没有反应过来。苏墨高站于祭天台,双眸之

  • [综]暗黑本丸里的白莲花无极‘七剑’

    “剑诀?”苏云微思,突然想到什么,连忙将怀里的那张皮纸掏出。却见皮纸上的图案骤然泛起阵阵璀璨金光,上头的妖魔猛兽图案竟重新排列起来,各自重组。有的凶兽图案自行分解,化为剑柄,有的妖魔图案分解,化为剑身,不断生成,自行排列,场面神奇玄奥,惊人无比。眨眼间的功夫,七把造型独特的剑之图案生出!他瞪大了眼睛

  • 网王:职业传说货郎

    踏在结实平整的碎石大道上,吕大整了整衣襟,扭头看了看后面前者四头牛的大儿子和小儿子,笑着说道:“孩子们,再往前走二里路就能到王村了,呆会到了王村不管看到什么你们没见过的或没听过的,以后都不可以说出去。为父这几个月来,能让咱们吕家可以这么快的发达的秘密全在这个村落里面,切记、切记。”“孩儿知道了。“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