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死对头说喜欢我之第三章(3)

2021/7/22 5:35:59 作者:拾77 来源:晋江文学城
死对头说喜欢我
死对头说喜欢我
作者:拾77来源:晋江文学城
陈卓然有个死对头叫秦煜,他记恨了死对头十几年,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他居然跟这老狗谈起了恋爱。

“港口黑手党异能力者名单、关于‘书’的记录、横滨势力分布……全部收集完成。”

在港口黑手党内,一名外表看起来是一个随处可见的墨镜黑超的三十岁寸头男正在整理手中的一大摞资料。

而且是那种普通成员绝对没有资格接触的资料。

自不用说,这位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港黑路人黑超,而是伪装成了一名随处可见的港黑路人黑超的罗曼·罗兰。

曾经依靠【名人传】潜入渗透了无数组织的罗曼·罗兰在这一次U.N到达全新地点之后再一次重操旧业,跑去本地组织里边翻找资料。

按照以往的经验,为了防止打草惊蛇罗曼·罗兰先去的是纯官方组织的异能特察科、其次是和官方为合作关系的武装侦探社,最后才是纯自由组织的港口黑手党。

按照常理来讲,以及从反应速度和消息保密等级来看这都是比较合理的分配,结果……

异能特察科随随便便变了一个外貌就混了进去,待在资料库翻了一个下午不得不承认并不是特察科的资料藏得深而是就真的只有那么点,而且直到罗曼·罗兰施施然的从异能特察科的资料库里边拿着一沓资料走出来都没有人管他……

在武装侦探社有些轻视的随便变了一个外貌结果当场被认了出来,而且武装侦探社的资料库好像提前预料到会有人过来一样弄得乱七八糟的,搞得他只弄到了一点点无足轻重的小资料。

到是港口黑手党的内部暗号、人员情况还有训练习惯和干部让他准备了好长时间才混进来……

而现在,在港口黑手党找到的这一摞比异能特察科和武装侦探社加起来还要齐全的资料让罗曼·罗兰这种老江湖都忍不住吐槽的欲望了。

这地方的官方势力和自由组织是反着来的吗?

“港口黑手党关于势力分布的资料竟然比异能特察科这种官方组织还要全面齐全,这种奇葩地方我真是第一次见……”

以前混进去的地方,但凡还有稳定的政府存在那么政府内的正式资料绝对手要比一些自由组织齐全的,自由组织撑死小道消息流通迅速,而这里……

“不愧是控制横滨夜晚的组织,这种地下势力分布图已经是按照军事等级来画的吧……”

莫名其妙的三分构想,真搞不懂这里是怎么稳定下来的。

也可能是租界特有的生存之道

还是想不明白。

反看着手中的资料图,另一只手在一大张白纸上边不断的绘画着,直接凭借空手画出了和纸上军事等级图纸差不多的画面。

“不过从异能特察科的内部资料来看他们好像只是表面,内部还有一个隐藏部门负责重要事件……麻烦,这种地方最难渗透了。”

把临摹的图纸卷成一个纸筒和之前的资料一起放进背包里,罗曼·罗兰带着满意的表情把周围散乱的资料全部按照之前拿下来的顺序放了回去。

“这地方到是还不错。”

说着一半的话,罗曼·罗兰突然的被飞沙笼罩,几乎一瞬间就变成了一名身着经典地质科考制服的二十岁青年,然后半个身子沉入地面之中,躲过了从他头顶擦过的飞踢。

“除了警备力量太烦人之外。”

半个身子沉在地里没有上来的罗曼·罗兰看了眼站在对面和他对峙的那个人,几乎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对面的身份。

港口黑手党干部之一,中原中也。

和照片一摸一样,连帽子都一样。

“我们这里的警备力量还没有差到连混进来都小虫子都发现不了的地步。”

带着黑色礼帽和黑色手套,肩上还披着一件夹克的少年——绝对是少年,罗曼·罗兰觉得看面相对面应该是17~18岁左右,脸上到是一种和年纪不符的嚣张气焰。

也许相符,那些高中生混混不也是整天一脸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吗?

“不过你是哪里来的?能力还算不错……”

看着半个身子在土里的罗曼·罗兰,在想想刚刚一阵飞沙之后直接变换的外貌,中原中也晓有兴致的揉了揉下巴。

“是操控泥土的能力吗?”

看着真心带着奇异表情的中原中也,罗曼·罗兰再一次被这个神奇的地方刷新了世界观。

“……你都不看资料吗?”

刚才他自己都找到他的资料了还不好。

这地方干部难道是能打就能当的吗?这什么三流黑社会既视感。

“看这反应,你还挺有名的。”

只看过本地异能力者资料的中原中也毫不在意罗曼·罗兰的惊讶和看莽夫的表情,而是随意的扭了扭脖子。

“那么,你的身价应该也不低了。”

一个猛的遁地,对峙被打破的罗曼·罗兰瞬间头也不会的遁入地面,朝着建筑外围跑去。

而在罗曼·罗兰本来所处位置的后面,四个深深的弹孔清晰可见的冒着白烟。

——就在刚刚,中原中也甩手丢出了四枚如同刚刚出膛的子弹,一瞬间进行了一次攻击。

看着一瞬间跑走的罗曼·罗兰,中原中也有些不是的咂了一下舌。

“溜得到挺快。”

另一边,正在不断遁地逃跑的罗曼·罗兰也在疯狂吐槽这个不合理的地方。

“这个中原中到底是重力操控还是力学操控啊!一脚可以踢出重武器的效果、甩手还能把子弹打出去,这算哪门子的操控重力啊,这就是力学操控吧我说!”

——其实是操控重力的方向和大小来着。

在地下疯狂逃窜——其实速度也就是正常人跑步速度的两倍——的同时,罗曼·罗兰深深的感到了这个地方的不靠谱。

还没等他感慨完,一阵突如其来的危机感让他想也不想的侧身漂移,远远的避开了原本所前行的路线。

下一秒,一股巨力从地面之上传来,巨大的力量将一大块的地面打成了坑陷,还把周围的一圈石头打飞了出来。

——其中就包括罗曼·罗兰待着的这部分

飞出地面,罗曼·罗兰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踩在坑洞正中心露出张狂笑容的中原中也。

看着惊讶的飞在半空之中的罗曼·罗兰,中原中也俊朗的面孔上露出了与之气质莫名匹配的残忍笑容。

“现在到第二回合了,白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战云霄在线阅读第4章

    在导演的带领下,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进了火锅店。由于,今天赞助商的到来,导演大气的包下了整间店,所以位于市中心排队都得等上一等的“尽飨火锅”难得无人。我与楚影和导演几个比较重要的人坐在一桌,当然这之中也包括了黎希正。他和导演在谈这部戏的上映时间和制作经费,虽然依旧是以前在学校那副干部交代作业公事公办的口

  • [JOJO]身为中国人的我如何在异国他乡生存在线阅读第9节

    陆惟真知道自己说到点上了。“就当壁虎什么的,是我极端恐惧之下的幻觉吧……可是,他害了三个女孩,我是第四个,这是向月恒亲口告诉我的,不然我怎么会知道呢?他昨晚真的袭击了我。如果不是我机灵,把他……赶走,现在我也失踪了。你们为什么不去查查他昨晚的不在场证明?查查那几个女孩失踪日期,他的行踪?他就是真凶!

  • 双面之清醒的发疯着(5)

    我渐渐察觉到太宰治开始有意与我不动声色地保持距离。这个人从最初频繁地接触我,然后变成只在即将吐花的时候把我喊过去,到现在却是……似乎在刻意回避与我有任何肢体接触。这样的话,烦恼的可是我啊。我的积分要怎么办?于是我开始想方设法创造各种机会接近触摸这只叫做太宰治的老母鸡,比如端茶递水时指尖不经意地划过对

  • 撒旦总裁晚上见有单子

    “行,你放在这吧。下午我给你把账结了。”“好。”杨茂彦放下后,就走出郑姐所在的店,刚才郑家的店有客人,估计是新人,就是不知道什么日子。杨茂彦没有坐公交以及地铁,而是打的过去,赶时间,早点买了,然后就去五楼的二手市场把机器卖。科目电脑城,共分六层,一楼自然是手机和笔记本,二楼是台式,三楼是其它的产品,

  • 三公子传第9章在线阅读

    “什么东西啊?”我好奇道。她笑着从袖中掏出一只小锦盒递给我,里头是一对精致的白玉耳坠,哪怕是现在阴暗的天空下,也绽放着异样的光彩。“好看!”我忍不住伸手接了过来,捧在掌心,爱不释手,随口问道,“这该不会也是你亲手做的吧?”陈良娣点了点头,低眉浅笑,“姐姐,我来给你戴上吧……”“好啊好啊!那就有劳良娣

  • 我当宿管那些年在线阅读第三节

    来到食堂里,穿着校服的学生们打了饭坐在饭桌边,当齐烊他们这些游戏玩家走进去的时候,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盯了过来,连带着窗口里打饭的食堂人员也纷纷用一种饥饿许久看美味佳肴的目光贪婪地凝视着玩家们。不少玩家被吓得瑟瑟发抖,别说往食堂里走,恨不得多长两条腿然后好撒丫子狂奔,有学生裂开嘴笑起来,无声地笑,牙齿

  • 霸道总裁萝莉妻第三章

    (三)“这人是谁?”绿间真太郎望着班级门口的陌生少年,面色有些不善。黑子哲也小声提醒道:“就是前几天我向你说起过的青峰君。”“他来找你做什么?”他当即就做出了决定,“我跟你去。”“没关系的,绿间君,我自己去就好。”黑子哲也鲜少会拒绝绿间真太郎的陪同,但这一次,他还是想自己去会会青峰大辉。绿间真太郎不

  • 飞鱼传说在线阅读陌生夫妻

    翌日清晨,天朦朦亮,如墨般的天空,已染上淡淡的光,印着火红的朝霞。睡得不安稳的夏小优惺松的睁开眼眸,清醒了。想要伸展四肢,顿时觉得身体僵硬无比。如若换作是在她家的大床,她肯定无所顾忌的滚来滚去,不用像昨晚那样睡得如此痛苦。眼角不小心看到了床上的还躺着另一个人,这才想起她的“丈夫”的存在。呆望着置于天

  • 名门童养媳第六章在线阅读

    周四开运动会的消息一经某个消息灵通的同学传播后,在六班里引起了极大的轰动。程沐妃看着周遭的同学和围在中间的郝怡涵,低头埋进了书里。“郝怡涵,你说的是真的啊?那后天不用上课了?”前排的胖子王一转身。郝怡涵没开口,一群同学已经抢在她之前发言了。“谁知道呢,我们学校非要什么都瞒着。”“我总感觉不靠谱,上次

  • 寒天长明第四章

    裴然心脏漏跳了一拍,窘迫感铺天盖地的将她覆盖。她脚尖轻轻向后踢了一下,攥紧的手松了松,硬着头皮从牙缝挤出一句话:“那您还挺显年轻。”没等穆柏衍说话,她把手里的袋子举到跟前,“一点心意。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有事。”穆柏衍没接,他脚跟抵着半开的门,向外跨了一步。两个人距离瞬间拉进,他身上的水汽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