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照着你的微光第1章在线阅读

2021/7/22 20:33:16 作者:齐雨诺 来源:晋江文学城
照着你的微光
照着你的微光
作者:齐雨诺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一直不敢相信,她一个孤女有什么资本吸引那些天之骄子,虽然事实证明她身边出现的追求者都是上品,但他们来来去去,结果还是什么也没留下。是了,她一无所有,他没有这么无聊的拿婚姻来跟她开玩笑,如果要联姻,她也不应该在候选名单上,因为他可以很明白,从她的身上他根本就不可能得到什么。原本以为一片灰霾,原来只是被乌云遮住了,那片微光,其实一直都在。

“小楚,为师最近总觉心神不定,且最近城中闹得厉害,觉是有大事发生。”一女子缓缓说道,偌大的宫堂传着她空灵的回声。

宫堂为古木拼接,不动一根铁丝或是钉子。室内弥漫着沉沉的木香,微微的,淡淡的,让人舒心。堂中只摆着几张木椅、木桌和一个大架子。椅桌只是微微打磨,全然是古木自然的长势。架上也只是放着寥寥几柄长剑,锃亮的光泽与这古木殿堂沉沉的气息十分不和。

女子一身素衣,宽松的袍衣遮住了曼妙的身材。狭长微弯的睫毛衬着闪着磷光地双眼,似含情脉脉,自然地泄出一些媚意。白嫩的脸庞丝毫不见纹理,与少女般无二。食指与拇指捏着玉杯沿边,纤长地中指托着杯底,只是举着茶杯,茶水却未减少。

“师傅何以见得?我顺国大治,虽有些纷乱,但之前不也是镇压了吗?这次也是一样的吧!”椅边扫地的少年问着。

他也与师傅一般,只是一身素衣。头发整齐地分在脸的两边,头上盘着一个髻子,用素布裹着。动作洒脱,使人感到豪放,只是因为长期的磨炼而变得铜色,整个人显得有些粗糙。

师傅看着杯中浮在水上的几片红茶花,绕有兴趣地说:“肮脏粪土上的花才开得更鲜艳,但粪土多了,也便肮脏了。”

“嗯?师傅,徒儿难知其意。”

“女人的直觉罢了……”

将军府中,一群人正围在一屋前,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双手放在后背,低着头,在屋前踱来踱去。头上豆粒大的汗珠缓缓流下,后而被浓密乌黑的鬓毛刮碎。身上布满金缕的绸衣显得他更加威严,头上的金丝发冠象征着他的地位,让人不敢窥视。生硬的脸庞似被削出来的一般,棱角分明,但隐隐可以看出他年轻时的英俊。

屋中传来阵阵痛嚎:“啊,啊——啊啊!”

那名中年男子听到,下齿紧紧咬唇,微微渗出鲜红的血滴,冲上台阶,便要开门。

旁边的侍女赶忙拦下,说:”老爷,再等一下吧,我知道您与夫人感情颇好,但此时可万万不能去啊,不能让夫人失了神啊。”

男子只得恨恨地跺脚,微微泄出的气力将石制的台阶震得满是裂缝。

屋中嚎叫声渐渐削弱,屋中顿时震出一片黑气,下人们都随之一颤。黑气化为缕缕,在房中冲撞,欲破门冲出。将军手指微微聚力,使隔空之击震散了房中黑气,这是不可见人的!随后房中传来一股芳香,沁人心脾,让人神魂不禁被吸引。

中年男子面带喜悦而心藏忧愁地冲向门前。他知道,修行有天赋者,出生会带有异像,但这天赋也有可能是送命符……

产婆慢慢抱出孩子,欣喜地说:“大人,是男孩!”产婆心中也是十分高兴,给将军家接生,定会赏不少银子!

中年男子忙说:“给我,让我好好看看这好小子。”

男子看着自己怀中哇哇大哭的小宝宝,平日在军中紧缩的眉心渐渐舒展。

周围的人皆是他的好友、门客、手下,他们都双手做辑,齐声恭贺:“恭贺大将军喜迎贵子!”

将军微微点头:“谢谢诸位,今日摆宴,各位可来捧捧场。”

人群也立刻答应:“定来,定来。”大将军发话了,必须要去啊,不求加点好印象,只求不得罪便好了。

随后将军欣喜地走入房中。床上躺着一女子,柳眉凤眼,玉肤纤指,绝代芳华。将军坐在床边,轻轻地将绝世女子凌乱的湿发拂到两边,望着她笑着说:“梦儿,他终于来了!咱们的孩子来了!”

女子胸口缓缓起伏,嗔着娇气,僵硬地一笑,轻轻说:“是啊,他可……是来了。”

将军也笑笑说:“嘿嘿……辛苦你了,你先在这好好调养一下,我早已叫后厨替你熬了阴补汤,好好躺着。”

将军笑容退去,忧愁起来:“他这黑气冲荡,恐是魔气……”

女子灿灿笑笑:“纵是魔气又如何……抛去世人……眼色,便是天资……”

“可惜这是……没有法律规定有魔气的人就必须被排挤,践踏。但是人的认知比起法律更加恐怖……”

女子颤颤的说:“要知……道,不被立为规矩……的规矩,才是最规矩的。但有我们在,守护他,又有何妨……”

女子也知道,这也只是她一厢情愿罢了,终是守不了一生。孩子不成为大能,终是遭人鄙夷,甚至残害。

将军微微侧头,看向孩子,说:“不想乱心事了,你看看他叫什么好呢?”

女子微微一笑,伸出玉手,用纤指轻轻抚着孩子的头,淡淡地说:“他……来得不易,我愿……永生不离不弃……便叫莫离吧……”

将军也轻轻摸着孩子,愉悦的说:“好啊!”

这孩子的确来的不易。他们两个已30多了才有此一子,和他们一辈的人,有的孩子早已习武了!他们也曾有过一个孩子,但因病早早夭折,留下来了心结。

但此时心结已开,迎接的是新生的喜悦!

两人也不再言语,只是深情凝望着彼此……两情不在朝朝暮暮,又在哪里呢?

莫离渐渐长大,也是越来越俊俏,比当时称为“十大美男”的爹爹还要帅上几分只是却带有女人的几分姿色。

身在一个将门世家,父亲莫轻乃是东北大将军,母亲赵晓梦也是浮云宫记名大长老,都是当代数得上的人物。而他们的儿子,莫离,竟有女人的姿色,岂不让人看笑话?

莫轻工作繁忙,为不耽搁莫离修行,便早早让莫离拜他的好友王道为师,王道也有70岁了,经验也丰富。莫轻也跟王道说过这个事情。

王道只是说:”啧啧,难办,这是他先天带的,但魔气绝无此等症状,应是他的潜质,应也有些好处……但要强行去除,只怕伤了他根基。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你应该懂吧?”

莫轻当然懂了,只要修行天赋高,修行的越厉害,活的便越久。活得久才可做更多事情。

所以莫轻就保持原状,对莫离说:“不要在意他人眼光,至于我的,我自己来破……”

莫离从此天天跟着王道练武,但却又从不曾教他术与法。术是指行招时的姿势,技法。法是指行招时会运用的法力。

莫离也是不解,便问王叔叔,他只答:“先学好这些就不错了!我这是在为你打基础,你底子没打好,上盘不会稳的。你基础不会,何来技法。”

王叔叔喝了一口茶,继续说着:“再者,你知道你适合什么吗?不清楚,那便先掌握好基本的。对了,你找到合适的武器了吗?还是你想徒手?”

莫离双指点着,悻悻地说:“还没,我也不习惯徒手打。那一仓库的兵器试完了,没合适的……”

王叔叔放下茶杯,惊讶地说:“你要求好高啊……不急啊,慢慢来。”

算数课上,莫离背着老师,偷偷翻出一把尺,来回翻弄,还用手指转着消磨时间。

老师猛一回头,看见小莫在摆弄尺子,喝到:“莫离,你在干嘛,是想让你父母知道吗?”

莫离赶忙收起尺子,瞪着水汪汪的大眼,一脸诚恳的样子,说着:“老师,我再也不敢了。”这要让他那个看似温柔体贴,实则凶恶甚虎的妈知道了,他就要先在床上待几天了。

“这都几遍了,我一定……”

莫离又将眼瞪大了几分,死死盯着老师的眼,一副你不同意我就不停止卖萌的样子。

“哎,好吧……”老师看他那呆萌的样子,也便绕了他。谁让这个学生这么可爱,我也没办法啊!

课后,莫离兴冲冲地跑向王道的房间,撞开门,手中挥着那把尺子,喊着:“王先生,我知道我想用什么武器了!”

王道坐着藤椅,侧过头来问:“哦?是什么?”随后又嘬了一口茶水。

莫离指着尺子说:“我要用尺子!”

“噗嗤”王道一口茶水喷出,地上顿时被射了几个洞。

王道用手拍了拍喷在斑白胡子上的水,满脸疑问:“啥?尺子?”

王道赶忙用手摸了摸莫离的头。

莫离赶紧摇头摆脱王道的魔爪,问:“干什么啊?”

王道一脸正经的样子说:“我这是看看你是不是发烧烧坏了脑子。”

莫离喊着:“你脑子才烧坏了!”

王道悠悠地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嘿,古来多少武功大师,但从没有用尺子的,无锋,无力,换个吧!”

莫离一脸傲娇:“哼!那我来当那第一个使尺的大师!”

王道鄙夷的看着他,不屑地说:“那你的气力练的怎么样了?你若到了真气期,你爱学哪个武器都随你!”

这个世界修行有好多种类型,如练心神,练功法,练法功……但最最基本的就是要有强大的气力。气力大了,招数威力便大。虽说专练心神的与气力无关系。但只有一个强健的体魄才可以支持强大的心神,所以气力异常重要。

气力又分好几个阶段。入气期,正是成为武者;炼气期,提升气力 气力开始升华;真气期,气化真气,威力大增。所以基本上来说只是气化真气的过程,但气力大小,多少是不分阶段的。所以也不存在那阶就一定比这阶厉害的事实。

莫离脸“刷”地红了,尴尬地说:“差一点,就差一点,就化为真气了。”

虽说真气为最高阶,但不难达到。许多学院招生便直接规定:非化真气者,恕不接受。

王道哈哈大笑:“哈哈,不行了吧!快去练功吧!”王道拿起茶杯又惬意地喝了一口。

“嘿嘿!”莫离离开房屋,躲到旁边,暗暗想:这鬼老头,此时心中绝无防备,该整治整治他了!”

莫离手中凝出一把真气小尺,挥手扔去。原来他早已达到真气期,只是王道疏忽没检查一番!

王道拿起茶杯再小酌一口,“啊,好茶,噗嗤——”椅腿被尺打裂,“咔嚓”王道便倒了,口中的茶水也一口喷出。

莫离探头做了个鬼脸:“我演的好不好?”

王道指着莫离骂着:“莫离,你个无耻小儿,看为师如何收拾你,哎呀!”王道腰间一阵酸痛。

“哼,今日便放过你了,待我下次再治治你!”王道恨恨地说。

莫离笑笑,说:“既然这样,那我以后就可以学尺了啊!“

王道心里暗暗苦笑:这家伙修炼真是个变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皇帝在线阅读第一节

    周意被困住了。“周郎,要纸吗?”一只半透明的手从卫生间底缝递过来一张纸。周意看着那张渗血的卫生纸,“......”“不了,谢谢,小姐,能矜持一下吗,这里是男厕。”周意心里想:我今天就是不擦屁股也不会从一只鬼手里接卫生纸。“原来周郎喜欢保守的女孩子,我知道了。”那声音带着几分窃喜,“我到外面去等你。”

  • 娱乐:深夜食堂在线阅读第4节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今天已是九月初十了,百花凋败,枯叶飘零。一派凄凉之景!话说关山岳,武德两人乘了两匹快马赶往嵩山少林寺。这汴京离少林寺不足四百里,也就是一天的路程。两人天亮出发,一路马不停蹄。直到申时,经过一客栈,名曰“客来客栈”。两人已是饥肠辘辘。武德向前指了指,说道:“这里离少林不

  • 独占疯情有钱就是任性

    从苏家别墅的大厅中出来,姜辰跟着苏雨落回到家里。一路上苏雨落都有些魂不守舍,她和所有的少女一样,幻想着自己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会审批五彩战袍,脚踏祥云前来接她。可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心中那处美好的梦会破碎的如此之快,她不仅没有等到自己的盖世英雄。到最后就连她的结婚对象都不是一个她喜欢的人,而

  • 不干不水瓦塞尔大森林

    今天天气寒冷、吹微风。“艾斯、你就穿这么点衣服就行了?”搓了搓自己的手掌,威廉今天可是会做了不少,夜观天星,发现天气变色,连忙买了几件大衣回来。一件给艾斯、一件给自己,一件给艾斯的娘亲汇心。三件大衣的价钱都是威廉付的,这些艾斯都是记在了心里,等自己有钱了一定得还。“威廉大叔、这地方真的有哥布林出没吗

  • 凤家鼬妻之双拌方破饼

    众人看见公子纠走了进来,面色都不一样,公孙隰朋是打量,高子和国子是不屑,鲍叔牙和管夷吾是尽量冷静,而召忽则是一脸关切。坐在上首的齐侯将众人的脸色纷纷看在眼中,只是轻笑一声,并没有多说话,抬了抬黑色的袖袍,摆出一副很和蔼的表情,说:“二哥请起。”他说着,又朗声说:“给二哥设席。”齐侯的话音一落,好几个

  • 海内奇谈在线阅读第九节

    齐玉白跳下树,就要向山猪走去。忽然仿佛挨了定身咒,浑身肌肉紧绷一动不动。在他的正前方可以看到山猪眼睛血红,正在死死盯着他。齐玉白的大脑顿时一阵空白,怎么会?怎么会?明明已经射中了它,明明射中的位置是心脏的位置。怎么会这样?正在愣神的空带着箭伤的山猪已经冲了过来。电花火石之间,齐玉白向旁边一扑。母山猪

  • 遇见穿越女在线阅读第6节

    周末,风和日丽,我带女友游湖,没想到遇上了一件很倒霉的事情——有人跳湖了!游湖的心情瞬间就没有了,女友很害怕,说要赶紧离开,而我被“热闹”吸引,非要拉着女友去看看。那人跳下去没多久,就有人跳下去救他,但被救上来的却是一具尸体。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有说那么短时间人怎么就死了,有说这水底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 被乌云看上后[娱乐圈]在线阅读第八章

    开着小汽车,慢悠悠的到了超级市场前。又是一片破败的景象。成堆的大包小包,扔在地上。塑料袋内的面包、肉松早已变了质。购物车把超市大门堵得严实。里边到处都是被洗劫的迹象。楚夏阳将自己之前的柯尔特递给零。“我俩去找些生活物资。你在车上,小心些。”零,点了点头。二人一进门,一股腥臭气味扑面而来。水兰弯腰作呕

  • 我对扶弟魔零容忍之天台

    夏凌是全班最受欢迎的女生,长相上略显甜美,成绩也好,家庭条件好,她喜欢林一凡是人尽皆知的事。而且夏凌还是一个极其有号召力的人,所以为什么白悠悠不敢送情书给林一凡,这就是赤/裸/裸的和夏凌作对,不想在夏凌的小团体里混了。而毕语因着地理位置“幸而”得到了这个任务,还被白悠悠威胁不准告诉其他人,若是夏凌知

  • 重生之我是文媚儿在线阅读第7节

    就算定律又如何!还有万分之一不是!那就有可能不发生!可,自己又到底到了一个什么地方!想不出,想不到别的理由来告诉自己!天柔不停地抑制心中的不安,强制的镇定!自己必须镇定!现在必须镇定!天柔克制起迷茫的眼神最后徘徊在了白发女子以及她身后的众人身上!仔细打量起眼前的这些人!不得不说,眼前这个女人虽然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