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仙门问道之倒霉孩子(8)

2021/7/22 20:26:21 作者:司南行 来源:纵横中文网
仙门问道
仙门问道
作者:司南行来源:纵横中文网
漫漫修仙路,成者独一,落者无数。世人为成仙而扰,尔虞我诈,是问,何为正道,何为迷途,百年轮回,看斑驳路影,我只随心,定大道朝天。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问题,陈湮怕引起怀疑,没敢问别人,抓了个孩子打听清楚了,那个姓顾的女人叫顾柳,是两年前搬来村里的。

这时另一个孩子光着脚丫子飞奔而来,冲到他面前气喘吁吁说:“顾姐姐让我来告诉你,林少侠醒了。”

陈湮愣了一瞬,立马撒丫子跑回顾柳家,冲进门的时候看见林疋已经坐起来,靠在枕头上,手里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药,顾柳坐在一边。

“你醒了!”陈湮虽然极力克制,但脸上的激动和欣喜仍然遮掩不住。

这样的表情让顾柳一时有些失神,随即眼神复杂地望向林疋,对他和陈湮之间的关系更加好奇。

陈湮看了一眼顾柳,顾柳立刻会意,起身道:“我还有几服药没有抓完,你们先聊。”

顾柳刚走,林疋手一颤,汤碗差点端不住。

陈湮忙上前用双手捧住,这才发觉汤碗烫手,赶快放到一边的桌子上,道:“这么烫,你也不说一声。”

林疋却问道:“这位姑娘是……”

陈湮往门外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除了关于他自己很有可能参与到刘峰的死亡计划中的事之外,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和一些猜测都说了出来,里面自然少不了一些为了填补漏洞瞎编的话。

林疋听完,两根眉毛都拧在一起:“这件事牵涉甚广,里面的水比我想象的要深得多。再查下去会十分危险,既然那位姑娘认识你,不如你就留在这里。等我找到解药,一定给你送过来。”

陈湮在心里叹了一声:我倒是想撒手不管,可那些人也是冲我来的,我想躲也躲不掉啊。留在一个弱女子身边,不是等着别人来杀我吗?

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说道:“那怎么行,你几次三番救我,我怎么能在这种时候弃你于不顾。你把我陈湮当什么人了,我一定会陪你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的。”

林疋颇有些动容,但他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没有拒绝。不知怎的,陈湮提出这个要求时,他就是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这件事起于烟雨楼,沉烟身上或许有关键性的线索,把他带在身边有利无害,林疋在心里对自己解释道。

“还有顾姑娘提到的陈家,你怎么看?”陈湮问。

林疋想了想道:“我能想到的陈家就只有金川陈家,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看来只有到了金川之后才能知晓了。这位顾姑娘既然知道一些内情,这段时间就麻烦你多打听打听了。”

陈湮冲他挤挤眼,比了个OK的手势。

林疋看着这个怪异的手势,正要发问,陈湮却捂着胸口嘶嘶吸凉气。

“怎么了?”

陈湮的声音显得有些痛苦,道:“不知道,胸口疼。”

“难道是毒又发作了?药在我外袍的兜袋里……”

他话还没说完,陈湮已经滚到地上,蜷紧了身体,紧咬牙关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只有不住颤抖的身体显示出他正在经受着巨大的痛苦。

林疋下床去把他扶起来,发现他满头冷汗,面色苍白如纸,嘴唇却显乌青,这和之前毒发的症状完全不一样。

“沉烟,你怎么了?”

陈湮努力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疼……”

“哪儿疼?”

“全身……都疼……”

陈湮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如同一道闪电蓦然在身体里撕扯而过,疼痛从全身各处席卷而来直往心口钻,身体的每一处皮肤都像是被带着利齿的虫子噬咬着。

他想要挣扎,摆脱这样的感觉,但四肢却没有一点力气,只能硬生生承受着。

林疋心下顿时慌了,忙喊道:“顾姑娘,顾姑娘!”

顾柳很快跑进来,看见陈湮的样子也是大惊,忙把他扶到床上,又跑出门去,过了一会儿手里攥着个小瓶子跑回来,从里面倒出两粒丸药给他喂了下去。

林疋看她虽然担心但并不十分慌张,且她没有把脉,只看了两眼便知拿药来,想来是对陈湮的病症早就了解,不由得好奇她和沉烟之间的关系。

“他这是怎么了?”等到陈湮症状缓解,昏睡过去,林疋才开口问道。

顾柳没有看他,用着冷漠疏离的语气答道:“没什么,老毛病了。”

这话里的意思是在刻意把林疋排除在二人之外,表明这是他们之间的事。

林疋察言观色不再多问,忽又想起来一件事,道:“在下听闻姑娘医术精湛,既然你知晓沉烟的病症,还劳烦你替他看看身上的毒可能解?”

他原本用了十分诚恳的语气请求,不料顾柳竟突然爆发,对他怒目而视:“他不叫沉烟,他有自己的名字!”

林疋愣了片刻后反应过来,“沉烟”二字必定是他在烟雨楼的化名。

“那不知他原来的名字是?”

顾柳却不回答,反问道:“你刚才说他身上的毒,什么毒?”

说完也不等林疋回答,伸手去替陈湮把脉。林疋在一边解释道:“他是在烟雨楼的时候被人下了毒,我问了一些大夫,据说并非中原之物,一般大夫都没有解药。”

顾柳翠眉深蹙,嘴里喃喃道:“之前把脉时我以为是……没想到竟又中了毒。”关键的话她并没有说出来,转头咬牙问林疋,“是谁下的毒。”

“据沉……据他自己说的,似是那个叫廖大金的六指男人。”林疋仔细观察着顾柳的神色变化。

但见她眼中泛起仇恨,目光如刀,恨恨道:“我就猜到是他,难不成他都知道了?”

林疋好奇顾柳口中的“知道”是指什么,但凭顾柳对他的态度,他也不敢多问,且心知问了也无用,只好期盼着等陈湮醒了能从他口中得到答案。

好在顾柳的药倒是有奇效,陈湮在傍晚时分悠悠醒转,醒来时只有顾柳守在床边。

见他醒过来,忙先问他中毒的事。

陈湮猜测自己哄林疋的那一套在顾柳面前非得露馅不可,于是只语焉不详道:“我不知道毒是下在哪里,大概是吃食里吧。因为当天只看见过廖大金,猜想应该是他。至于是什么毒却不知道。”

顾柳叹了口气道:“你昏睡时我问了林少侠,根据他所说的刘峰毒发的症状来看,这毒本是立时可以毙命的剧毒,但被你身体内的蛊虫吸收了不少,反救了你一条性命,这毒性也延缓了你蛊毒发作的时间。”

陈湮正嗯嗯一边听一边点头,听到后面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毒药的事还没弄清楚呢,什么时候又出来个蛊虫。我他妈又不是培养皿,怎么什么鬼东西都往我身上招呼。呵呵呵,想起老爸以前老说我是个倒霉孩子,没想到一语成谶啊!

不过听顾柳的语气,似乎这蛊虫早就在他身体里了。

见陈湮脸色不好,顾柳目光转而变得怨恨,道:“那些人加诸在我们身上的痛苦,迟早有一天会数倍报应在他们身上。”

陈湮暗暗心惊,这里面看来还有隐情。

眼看一个如花少女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她心里装的那个人也早就死在了烟雨楼里,不禁起了怜悯之心,温声道:“你放心,恶有恶报,为了那些人生气,不值得。”

顾柳似乎对这话很是吃惊,眼中闪过狐疑之色。

陈湮正担心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露了馅,顾柳却突然俯下身来抱住他,头靠在他胸膛,柔声道:“子玉,还好你还在。你身上的毒和蛊虫我一定会替你解了的。我已经取了你的一点血,送去了师父那里。他肯定能想出法子来。”

“你师父?”陈湮好奇道。

顾柳以为他是担心师父力有不逮,无法替他解毒,忙宽慰道:“师父一生钻研医术,能活死人,生白骨,你的毒,他一定有办法。”

哇咔咔,传说中的江湖大佬,圣手神医,竟然被他遇上。

陈湮简直想要仰天大笑,天不亡我也!

察觉到陈湮的激动,顾柳放开他,眼里也带了几分笑意道:“折腾了这一番,想必你也饿了,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陈湮突然发觉顾柳自始至终都带着面纱,她的喜怒哀乐只能从眼中分辨,忍不住脱口道:“你为何不解下面纱?”

顾柳眼里的笑意瞬间褪去,微微垂首,用了极轻的声音道:“我这副样子,怕吓着你。”

说完匆匆转身离去,陈湮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心中不免感慨,想来她也是个苦命人,之所以计划杀死刘峰,莫不是有什么苦衷。

顾柳刚走,林疋就闪身进来。

陈湮看见他,莫名有点心虚,问道:“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林疋径直走到床边坐下,道:“刚来,你怎么样,好点了吗?”

“好多了,你呢?”

“我没事,养了一天的精神,恢复了不少。”林疋嘴里这么说着,脸色还是苍白。

“哦。”陈湮应了一声,两个人各怀心事,心里都与许多疑问,却因为各种顾虑而不好直接说出口。

屋子里一阵静默,桌上的油灯轻轻爆了一声响,林疋才终于又开口,道:“沉烟不是你的真名吧,顾姑娘似乎不是很喜欢这个名字。介意告诉我你的本名吗?如果不方便透漏就罢了,我只是不想得罪顾姑娘,她毕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放下一个妳在线阅读第3节

    辰千墨微微勾起了唇角,没有想到,从来不近女色、洁身自好的自己,竟然也有如此饕餮的胃口。他弯腰,在言倾若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才转身,大步离开。唇角上勾起一个自嘲的笑容,事情紧急,他竟然还被她吸引了,和她在一起呆了大半夜。这真是从来想不到的事情,想不到竟然有女人让自己如此着迷。他转身离开,将门关好。清晨的

  • 不做软饭男在线阅读第十章

    当当的一个同门师兄,给当当,讲了他的师父,最开始师兄的师父,对师兄百依百顺,师兄说什么,他师父都会听,而且,还会带师兄打副本,认大佬,结果,三天不到,师兄再去找他师父时,他师父又收了一个徒弟,他师父告诉他,要师兄照顾师弟,要师兄自己玩,他要带小徒弟,然而是可以带师兄玩的…师兄被他师父抛弃了?!也不能

  • 离天五公里在线阅读第八节

    林墨准备包扎,突然病人的生命体征下降,虽然及时抢救,但是当机器上显示的生命线成为直线的一刹那,一个生命就此陨落。林墨眼神有些呆滞,手指微微抽搐,他低下头,打开手术室的门,病人的家属在外守候,看见医生出来,就赶紧询问孩子的情况,林墨看着病人家属满是期待的表情,林墨张两张嘴,“对不起”,只见病人家属失神

  • 永镇乾坤在线阅读第4章

    其实看爱在泉城的时候没有特别高兴,反而心里都是满满的心酸。关扬和小新有那么多愉快的回忆,而我和小枫,呵,没有开始,哪里来的经过,更不要谈什么结果了。原来单相思一厢情愿的感觉是如此难受呢。我写小说大约也有一段时间了。看过的小说也不少了。对于某些情感上的套路似乎是特别熟悉的。例如霸道总裁爱上傻白甜啊高冷

  • 洪荒时代:提前登陆第8章在线阅读

    楚云羲淡淡道:“都起来吧!”楚云羲并不再看地上的丫鬟们一眼,转眸望着旁边的端嬷嬷一眼:“接送我的马车在那里。”端嬷嬷听闻她的话,毕恭毕敬回应道:“回禀大小姐,就在府外那里候着。”随即抬手让身后的仆从丫鬟们跟随上来,替楚云羲带路。........东楚皇都,定远候府。定远候府在皇都城最繁华的地段,在距离

  • 齐木楠雄 这白痴有毒第四章

    原来此人便是曹统?!原来那小童竟是曹家之人?!桓崇一时愕然,他不敢置信地抬头,向榻上那男子望去。曹文盈大名,天下间谁人不识?!身为当世名士,曹统名头之大,如雷贯耳。都道是曹文盈人品俊逸,少有才名,拒官不做,拒爵不受,颇有当年竹林先贤的风气;而其家世更是显赫,身为先魏主曹家血脉,再尚了那身世颇为传奇的

  • 峡谷相逢坑者胜在线阅读第7章

    闻言,谢言晚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好一会儿才磨牙道:“多少钱您尽管开价,反正我没钱。”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昨晚上她为了演好这场戏,已经被凤栖止敲诈勒索的写了上千两银子的借条了,如今他又开始加价,谢言晚已经无力吐槽了。她这幅气鼓鼓的模样格外可爱,凤栖止睨了一眼,唇角微勾,淡淡道:“无妨,钱债肉偿,

  • 济公异世传第10章在线阅读

    三夫人挥手,春燕和冰月一起退下,花厅中只余下两人,她微笑地凝着不悔,“不悔,我今天找你来,想说你的婚事。”云不悔错愕,微有惊讶。她刚被退婚,风波不退,又是程佑天不要的女人,这凤城谁敢要她?凤城之内,无人敢得罪宣王府,退一步而言,她也不想嫁人。脑海里闪过程佑天英俊冷酷的脸,云不悔蹙眉,他下了誓言一定要

  • 贾赦今天也在努力成为太后!(红楼)第九章在线阅读

    司慕承完成杀神传承后,告别了剩下的七供奉,就立即带着黎月初去了星斗大森林,准备完成森林神九考。一进星斗大森林,迎面走来了八个人,司慕承和黎月初有了先前的经验,便知道了眼前的八人是森林神殿的八大供奉。八个人全部身着绿袍,头发的颜色也完全是青色或者绿色,只不过颜色深浅不同罢了。为首的一人身高超过两米,三

  • 伏魔道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在日常生活中,父亲没有过多的话语,却总在回家时,为子女们做很多美食。母上大人负责家里的外交工作。大哥尉迟钊宁,R大顺利毕业,从政,40岁,二级劳动英模,很大的实权领导干部。二哥尉迟浩宁,B大顺利毕业,29岁,国际制药巨头大中华区副总裁。小妹,尉迟舒宁,B大的毕业困难户,22岁,无业。终于,在母上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