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重回六零大战开始

2021/7/22 18:53:38 作者:梦之草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回六零
重回六零
作者:梦之草来源:晋江文学城
谢天一死了,和难兄难弟沐天松一起,被养父母抢走救命粮,活活饿死。死后他没升天,也没入地,跟沐天松一同降生在平行时空九十年代地球,在那里生活了三十年。谁料一场意外,他跟沐天松又回到前世,一睁眼面对的就是那对黑心养父母……PS:1.主攻,1VS1,HE2.架空,跟现实不相干,同性婚姻合法3.有金手指已完结的文:《当攻穿成农家媳》已完结的文:《逍遥农家子》入V公告:本文将于12月27日入V,入V当天更新一万,感谢大家一路支持。

浮虹剑山上空,啸震天面目凶狠手持大刀,背悬一对鱼鳍样的透明翅膀,熠熠生辉折光百射看上去极为耀眼!

俯视其下,浮虹剑山门台处,几位长老以及众多弟子拔剑摆势傲视而立。

早在半个时辰前,根据探子所得到的消息,浮虹剑山下远方人群遍布来势汹汹,因此面对眼前突然到来的啸震天,众长老心里早就有所准备,但现在是杨望夫妻二人封印神子的关键时刻,能不动手就尽量不动手,所以几位长老打算先看看情况,再做应对。

见浮虹剑山人群之中没有杨望的身影,啸震天眉头微皱,嚣张跋扈的率先喊道:

“传闻浮虹剑山有神子降临,而我龙海阁和你们浮虹剑山交集甚多情谊深厚,因此今日我特意亲自前来贺喜,难道说几位长老就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吗?”

“呵呵,啸老弟,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呀,只可惜门主正在闭关修炼不便见客,而且你这不请自来,可是鼠辈之所为呀!”

听闻大长老杨明的刻意嘲讽,啸震天不怒反笑道:

“哈哈哈,杨长老,你可别忘了我们可是师出同门,我若是鼠辈,那你们岂不是连鼠辈都不如?这般自嘲可真是贴切呀。”

“哼!少在那里装模作样,你龙海阁曾三番五次越俎代庖扰我浮虹剑山清宁,但门主心胸阔海不想于你计较,没想到今日你又倾巢而出图谋不轨,真是天理难容,不过来的正好,今天就让我们新仇旧恨一块算!”

面对啸震天戏谑的语气,杨明老怒火中烧,不再于其废话撕破脸皮立刻反驳道。

啸震天心里清楚,现在杨望肯定是在封印神子,但只要将几名长老引出浮虹剑山将其击杀,到时杨望定会出现,因此啸震天也不在与几位长老废话。

只见啸震天手握巨刀盘于腰间,双眼微闭嘴里念着咒语,片刻后,浑身白色蒸汽环绕,体硕也随之巨增,气势愈发猛烈!

看到天空之上,正在蓄势待发的啸震天,其中一位长老,眼光一亮连忙惊呼道:

“这是,啸震天的龙水决!若是等他咒语完成,力量将会提高数倍!到时恐怕我们会难以抵挡呀!”

“虽然我们早有防备,但是没想到啸震天上来两句话不说就拼尽全力,看来他是想把我们引出去,说明这其中必定有诈呀!”

“但门主及夫人现如今正在封印神子,万万不能分心受到打扰,不管啸震天有多强横也是只身一人,而他麾下武士再多也只能在山下干瞪眼而已,我等几人联手而上,定能将其击败!”

几位长老见啸震天并非儿戏,随后拔剑而出准备前往迎敌,道。

听闻几位长老所言,杨明拔剑一挥,对众人信誓旦旦道:

“众人听令!稍后我们无论是生是死,你们都不可踏出浮虹剑山一步!同样有任何敢踏进我浮虹剑山一步者,格杀勿论!”

“我等誓死守护浮虹剑山!”

听闻众武士豪情壮志声如洪钟道,几位长老纵身一跃御剑而行,向着啸震天疾驰而去!

就在几位长老刚飞出结界时,啸震天嘴角微微上扬,双眼突然怒睁声低吼道:

“哼,果然上钩了,水之形,奔海九龙啸!”

啸震天将手中巨刀对着几名长老横空一劈,瞬间头顶之上出现九条,张牙舞爪口漏寒气的水状蛟龙!随继在他周围盘旋数圈后,朝向几位长老呼啸而去!

“不好,快闪开!砰……!”

几位长老见状措手不及连忙躲闪而过,随着一声巨响,九条蛟龙同时撞到了浮虹剑山顶上,瞬间数道巨大的白色光圈向四周飞速波散开来,随着光圈散去,山顶呈现出一个圆形的隐藏结界将浮虹剑山紧紧包围。

“极皇中期!居然能将光极之力化为实体,错不了,但前段时间还是极皇初期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突破了,如此一来恐怕整个东帝国除了门主,没人能是其对手了!”

五种属性会根据人的修行提高至四种境界分别为力,形,极,神每种境界都会使武功性质产生极大的变化。

见自己几乎全力一击,也没能打破浮虹剑山的结界,啸震天狂妄道:

“浮虹剑山的结界之术果然名不虚传,但待我将你们几个老头全部除掉,我到要看看浮虹剑山的结界还能撑多久!”

见啸震天成长如此迅猛,杨明面部僵硬心中杀油然而生,语气坚定道:

“看来今日必须要把他除掉了!不然他日后必会成为我浮虹剑山巨患,但是正面争斗我们现在恐怕不是他的对手,这样,你们几个联手攻击,我在一旁找其破绽,在关键时刻给予致命一击!”

几位长老应声点头,随后一字排开对着远处的啸震天叫嚣道:

“今天我们就活动一下筋骨,顺便好好陪你这鼠辈玩上一玩,等会若是被打的满地找牙,可不要说我们人多欺负晚辈呀。”

闻言,啸震天笑的浑身乱颤,一阵鄙视的话语从喉咙深处发出:

“真是笑话,一会要是闪了骨头,可不要说晚辈下手不知轻重就好!”

“是嘛,那就各凭本事说话,先接我等一招!”

“雷之力,万剑归宗!”

只见几名长老剑指一方,一道环绕着雷电的金色光线,犹如焦炭炸裂噼啪作响,从剑尖朝向啸震天,爆射而去!

“这是!如此密集的光极之力,万万不可强接!”

面对五位长老合击射过来的雷电,啸震天一眼便看出威力不容小觑,惊慌之际连忙振动双翼,向高处猛窜躲避。

咻……砰!

就在啸震天躲闪之际,只见擦肩飞过的金色光线瞬间射穿远处的一座山头,啸震天不禁心声寒意冷汗狂流,然而就在啸震天心惊之际,突然杨明身形一闪出现在啸震天身后,向着啸震天一剑刺去!

“雕虫小技!”

只见啸震天将手中巨刀转身一挥,将杨明的偷袭轻松挡下!随继一声怒吼:

“水之形,苍龙逐日!”

随着啸震天左手往前一伸,一条数十米的水龙顺臂而出,向着杨明扑面而去!

杨明也随之身形疾退,但速度却远不及水龙,眼见水龙将要扑向杨明之时,杨明向着远处早已准备好的几位长老大喊道:

“就是现在!”

啸震天惊声回头一看,只见一道与先前一样的雷电,正朝自己穿射而来!啸震天连忙收手侧身躲避。

然而就在啸震天慌忙躲避过后,杨明立即将剑一横,把射过来的雷电反弹了回去!

噗呲……

只见耀眼的雷电对着啸震天的肩膀一穿而过,瞬间血水四溅!

几位长老看到啸震天受伤,立刻御剑疾行将其包围起来,不想给其丝毫喘气的机会。

五人围绕啸震天飞速移动,速度之快产生众多残影,啸震天看着周围快速环绕模糊不清的人影,一时之间眼花缭乱难以分出虚实,就在啸震天惊慌之际,五人再次齐声喊道:

“雷之力,万剑归宗!”

只见一道闪电突然从一方爆射出来,当雷光射到对面之时,再一次被对面用剑反弹过来,一时间雷光在五人之间纵横交错,形成五角星一样的图案。

啸震天面对剑阵左顾右盼应接不暇,眼见雷光即将射向自己,慌忙振翼一跃一声怒吼道:

“水之形,万海天牢!”

只见啸震天用双手苦苦支撑住一个将自己全身包裹住的水球,来挡住从周围各处射来的雷光,几位长老也是手推长剑拼尽全力想让雷光穿透水球,就这样双方你攻我挡,雷光始终无法将水球击穿!

看着双方僵持不下,浮虹剑山上下众人心惊胆颤目瞪口呆。

“这,这也太强了吧!没想到这五个老头的合击绝技居然能和我们阁主打成平手!”

“长老在前方舍生忘死,而我等人却在这结界里苟活,我不甘心啊!”

“冷静下来!大长老吩咐过,不许任何人出山,而且这种等级的战斗,我们就算前去也没有任何用处,反而会让长老们担心,成为他们的累赘。”

“但是现在长老就差一股劲,只要我们出去助长老们一臂之力,定能击败啸震天啊!”

就在浮虹剑山门徒激烈的争吵的时候,天空中几位长老咬牙切齿面目狰狞,不断颤抖的身体逐渐开始体力不支,片刻后,终于难以维持被迫退散开来。

“咳咳,没想到这水球之术如此牢固,没有趁他受伤将其击杀实在可惜,不过他已经受伤实力大不如从前了,再过几个回合,我们定能将他击败!”

啸震天见几名长老被散开来的能量波动弹退十几步后,单膝跪剑气喘吁吁,还在那里大放厥词,也连忙放下手来解除水牢,看着自己浑身破烂不堪的衣杉,和那疼痛难忍流血不止的肩膀,啸震天青筋暴露怒火中烧,对着杨明几人愤怒咆哮道:

“就凭你们这群老不死的混蛋还想杀我?今天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实力!水之行,苍龙缠绕!”

一阵嘶吼过后啸震天头将手中巨刀对着几人全力一挥,只见几条水龙向几人逐个猛扑而去,几名长老见状立刻御剑飞行聚集到一起,随后五人背靠背形成一个圆圈,将手中利剑指着前方扑面而来的水龙,几人相互一视齐声叫道:

“雷之力,八方剑阵!”

瞬间无数长剑以五明长老为中心,对着周围的水龙飞刺而去,但是当剑刺到水龙的时候却穿插而过,丝毫不能阻止水龙猛扑而来!

几位长老见势立刻御剑向上逃脱,但啸震天手臂对着几人一阵挥舞,控制着巨龙紧紧追随,随着啸震天手掌猛然一握!

几条水龙已将几人重重缠绕一起,任其凭拼命挣扎也丝毫动弹不得!

见几名长老终于被擒,啸震天也随之长呼一口气缓缓道:

“你们能将剑术配合达到极致,实在难得,而且还知道利用速度的优势来攻击我,只可惜在力量方面却还欠把火候,杨明,念在我们师出同门的份上,只要你说出神子的下落,我可以考虑饶你不死。”

“哈哈哈……,我杨明一生光明磊落坦荡四方,没想到最后居然会落到你这畜生手里,但我可不会像你一样认贼作父不知廉耻,要杀要剐尽管动手吧!”

“你找死!”

面对杨明的嘲讽,啸震天气的青筋暴起,单手遽然一握,随之水龙开始逐渐收缩,从杨明身上不断传出被嘞的骨裂声,吐血声,场面之血腥惨烈,让人发指不敢直视!

“师父……!”

“杨晓,冷静下来,现在去只能白白送死,只要我们坚守阵地,等门主出关,日后定会杀了啸震天这畜生替杨长老报仇!”

杨晓,舞勺之年,是大长老杨明之徒,因年幼之时被杨明从深山带回抚养,所以才逃过一劫。

看着师父口吐鲜血命悬一线,杨晓发疯般的大喊道,在师兄们拼命的阻拦下,杨晓逐渐耗尽体力瘫软的跪在地上,表情极度绝望的仰天长啸道:

“门主大人,你在哪啊!”

“雷之形,天剑流云舞!!!”

就在杨晓话音刚落之时,只听见一股沉闷浑厚的声音从浮虹剑山深处震撼传出!

(本章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侍奉文学社第5章在线阅读

    入夜,秦岷一个人回了租住的小房子。原身交际圈狭窄,设定还是个父母双亡的孤儿;而秦岷一个初来乍到的穿越者,本身性格也不善于社交,所以这几天都是独来独往。好在前世在医院的时间,让他耐得住性子,能够花时间努力提升自己。秦岷不太会做饭,但是也不能乱花原身的钱。他已经决定把原身的存款,全部捐给原身长大的福利院

  • 万象之眼之养花人失踪事件(10)

    大明的右手被喷出的丝线缠住了。那些丝线很细,围着手臂粘了一圈,割断一个点也没法揭下来。大明再用试图用易形术收回,失败了。两人很快达成了共识,这个吐丝的技能不怎么可控。之后在赶路过程中,大明的右手又多了几个抽出丝线的点,丝线不受大明控制的长出,把他的手包成了椭圆形的白球。在这时白球就被马自立割掉了几层

  • 虚境大陆在线阅读富贵险中求

    “胖子,别再绕圈子了,已经三圈了,基本都一样!”我看着城市中道路上几十只丧尸,心里越发的不安起来,才五天的时间,已经那么多的人被感染,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很快就已经剩下不多的人类,很快也会形成尸潮!“老唐,你看这五天,我们的积分已经快100了,要不你在车里,我杀上100你立马进化?”“来不及的,上次

  • 我不可能做个NPC第8章在线阅读

    地铁站内人潮拥挤,冰冷的女声伴着二人的步伐响起:“时代广场站到了……”程清昀拎着那把小碎花伞,寸步不离地跟着陈清鱼。地铁这东西,他几乎是没有坐过的。记忆里有一次与家里人赌气,没上晚自习直接坐地铁走人,结果赶上晚高峰,在人挤人中被车里的汗味体味香水味熏了一脸,后面就对这种交通工具敬而远之了。每天家与学

  • 1937,等等我可好?在线阅读第七章

    “小心啊……”“太危险了……”“天啊……”……惊呼声此起彼伏,游人大惊,有人甚至冲动得想要飞奔过去救人,却被如剧烈滚动的暴风雪骇住。这阵风雪太大了!“这小丫头挺本事的,才多大年纪,了不起,了不起,这回好了,上不上,下不下,这可好玩了,暴风雪要是持久一点,她今天准没命!老四,她比你那时候还大胆!”说话

  • 装在口袋里的爸爸超人学院在线阅读第8章

    “对啊对啊,要你操什么心?”宁和音伸出双手,牢牢抱住他的腰。别的不说,啧……这狗太监的腰可真细。他的发丝拂过她的脸上,还有点痒。为了更逼真点,宁和音抓过狗太监的另一只手,仔细看了看,骨节分明且根根修长,呈现玉一样的白色,好看。而且他的指甲,不像其他太监一样留得很长,而是裁剪得圆圆润润,看上去也干干净

  • 【综文豪野犬】来一个春卷吗?之改变(2)

    萧霜知道,萧老爷现在虽然还只是中书侍郎,但不久后的将来,将会升至中书令。她就是在萧家升官后,才得以进宫,结识皇子还有公主。而季国公...一直都是皇亲国戚,她现在的身份,和季骅还是有天差地别,更别说她还是个不受宠的庶女。萧霜又翻了个身,前世那三年,在绥州城的日子历历在目,季骅不是常常过来看她,但每逢初

  • 青玄之主第三章

    梁波恼羞成怒,大声道:“你是什么人?关你什么事?”“我啊?看不惯欺负女人的人,”她捏捏拳头,扭了扭脖子,问:“想打一架吗?”“我不打女人,你走开!”闻言,叶珂轻笑出声,像是看笑话一样看着他,示意他看看周围:“哎,你看看,你在我们律所撒野,为什么这群男的围着不上来?你以为是他们不想帮忙?”一个年轻男人

  • 放开男神让我来在线阅读第五节

    柳文鹄笑得呛住,差点直接背过去。陆星迈恼羞成怒,整个脸涨得通红。柳文鹄缓过来以后不忘调戏陆星迈:“敢问陆真人,我这种的是情蛊还是母子蛊啊?”柳文鹄武侠小说没看过几本,唯一知道的都拿来挖苦陆星迈了。陆星迈黑着脸说:“你要不信,不妨去医院查,免得我对牛弹琴,比牛还笨。”柳文鹄噘着嘴,只当他开玩笑:“那劳

  • 综漫之景飒之战阴龙(10)

    刘琉看着阴凤的脸,越看越觉得十分违和,并将锁头的那只手,轻轻一弯,对着阴凤的脸,猛地一扯。阴凤的脸皮就这样被直接扯下来了,随后刘琉发现这竟然是一张用人皮做成的假脸,而阴凤真实的面孔就是四十多岁面容普通的妇女。碰巧刘琉眼睛的余光扫到了不远处的梳妆台上,发现上面竟然有数十张用人皮假脸,看到这些的刘琉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