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网游:我能融合一切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7/22 19:55:26 作者:左手倒车 来源:飞卢小说网
网游:我能融合一切
网游:我能融合一切
作者:左手倒车来源:飞卢小说网
重回三年前,开局获得超神血统与超神天赋!真龙血统(超神):提升30%攻击力,20%法术暴击,30%移动速度,生命值提升100%,职业成长度12星!削弱周围150*150范围内敌对目标20%所有属性,对龙属怪物具有额外的**效果,伤害加深50%!【天赋——超神融合:能够融合一切物品,100%成功率将道具、装备、技能、宝石……等等进行融合,两件同等级物品或技能融合后,至少能够提升一个等阶,20%的几率提升两个等阶。冷却时间:24小时。】别人还是一身**装备和**技能时,韩枫已经融合出了满身神装和神级

孟翔回到家时已经是半夜,在家门口先是朝着他母亲房间的方向瞅了一眼,发现并没有亮灯,都已经半夜了,心想老妈肯定睡着了。

轻轻推开大门,只听大门发出“嘎吱”的声音,孟翔顿时感觉额头、后背隐隐生出冷汗,喃喃道:“下次一定要好好修修这个破门。”

在门口稍微站了一会,听到周边只有蟋蟀跟微风吹过树木的声音,并未听到里面传来声音,这才松了口气。

孟翔小心翼翼推开门,先把车子推进去,然后转身刚把门关好,刚准备要进自己的房间,只听背后传来一个犹如南极的寒冰一般的声音,“孟翔,怎么才回来?”

“完了,完了……”孟翔心中咯噔一下,摆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转过身,看到母亲手握着笤帚噶哒,一脸怒气的正盯着自己,心想完了完了。

“妈,我……去同学家了。”孟翔低下头,眼皮时不时的抬一下,样子就是个犯错的孩子。

“什么同学?”唐倩语气变得更加冰冷,语气更加愤怒:“今天你要是不说清楚,你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妈,我马上就成年了,不用什么事都向你汇报吧。”孟翔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然敢反驳他的母亲。

唐倩一愣,显然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会反驳她,在她的印象中,儿子虽然平时顽皮一些,但从来不敢跟自己顶嘴,一向在自己面前都很乖巧的。

愣一下也不过几秒的时间,反应过来,立刻举起笤帚向着孟翔打去,“小兔崽子,你是不是翅膀硬了,还敢顶嘴了。”

“妈,我错了,我错了,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孟翔一边跑,一边喊,院子里的空间又不是很大,还是有几下打到他身上。

一个追一个跑,一个打一个东躲西躲,足足打了半个多小时,唐倩这才把笤帚扔在地上,看着蹲在一角,一副楚楚可怜模样的儿子,心中也有些不忍,说道:“快滚回去睡觉。”

孟翔站起来,先是朝着他母亲看了两眼,背依靠着墙边,朝着自己的房间跑去。

“唉!”

坐在床上的孟翔听到他母亲从院子里传来的叹气声。

孟翔也是哑巴吃黄连,总不能直接说他是镇魂人吧,若是说了,那母亲能相信?若是信了,岂不担心的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相比之下,还是让母亲打一顿比较好,毕竟打完了气消了,再过个几天,这事也就过去了。

孟翔静静地坐在床边,透过窗户看到母亲回到了房间,这才放心的躺在床上。

翌日,接近中午时分。

孟翔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毕竟昨晚实在是太累了,能睡到现在也属正常。

还没缓过神来,电话便响起来了。

“喂,哪位?”孟翔打了个哈欠。

“孟翔,昨晚怎么回事,黄河三鬼是怎么被灭的,快把昨晚的事一字不漏的说一遍。”电话那边传来急切,且带着不容置疑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这可是冥界第七区镇魂人首领牛城的声音,这怎么敢怠慢。

孟翔赶紧从床边的水杯里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说道:“报告牛局,我昨晚在巡逻时……”

昨晚睡觉前孟翔便想好了说辞,以前听同事们谈起过,天界中仙人经常在人界巡逻,寻找那些从冥河逃出来,藏在人间的大妖。也会灭掉那些从冥界逃出来的恶鬼,一些小事也无需跟天界汇报,更别说冥界,所以就算查也无从查起,把事情推到他们身上,跟死无对证没什么区别。

“你说的可是真的?”牛城半信半疑的问道。

“真的,比真金还真。”孟翔一口咬定,若是出现一丝破绽,那等待他的,可就是牛城的“一条龙”服务。

“能三招灭掉黄河三鬼,至少有上仙的实力。”牛城自顾自的喃喃道,沉默了一会,又问道:“你当真没有看清那位上仙的样子?他也没有跟你说过什么话?”

“我只记得他穿着一身金色盔甲,拿着金色长矛,站在高空,长矛发出三道金光,分别打在三鬼身上,然后他们就灰飞烟灭了。”孟翔回答道:“再然后他就飞走了,也没给我说什么。”

“好,我知道了。”说完,牛城便挂了电话。

牛城身边站着一个身穿奇异服装,额头上长着一只角的马脸大汉。马脸大汉看着面露做思索之色的牛城,沉声道:“牛哥,要不要把他抓来,查查他的脑海。”

“不用,他只不过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娃娃,经历了这么大的事,谅他也不敢说慌。”牛城笑了笑,点燃了一根香烟,深吸了一口,吐了一个烟圈,看向了额头长着一只角的大汉,笑着道:“查人脑海,危险性多高你又不是不知道,若是一不小心把他弄成白痴了,让旁人知道了岂不又在上面参我们一本。”

“是我的疏忽,牛哥。”大汉道。

牛城弹了弹烟灰,继续笑着道:“老马啊,咱俩认识都多少钱了,我都快记不清了,你这个谨慎的性子也该改改了。”

大汉没再说什么,两只乒乓球大小的眼睛转来转去,略有思索之色,牛城看了他一眼,也没在说什么,毕竟都认识了几百年了,早习惯了。

“真没想到出手的竟是天界最厉害的金羽军。”牛城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朝着门外走去,“老马,我跟上面报告一下,你要没什么事就早点回家吧,陪老婆重要。”

自始至终,他们两人都没有为孟翔的安全考虑,反而一直考虑如果这么做了,对自己能带来什么,毕竟像孟翔这种小镇魂人,在冥界不计其数,每年都会死一大堆,死了就换一个,反正后被人多得是。

……

……

孟翔走出房门,就看到老妈正坐在一个有些不合适马扎上,洗着一把芹菜。

“妈,需不需要帮忙啊。”孟翔拿起身前的一个马扎,笑眯眯的走到他母亲的身旁。

“昨晚干什么去了。”唐倩语气依旧冷冰冰的,甚至头也懒得抬。

孟翔知道继续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对自己不利,赶紧转移话题,“妈,我今下午就要回学校了,你给我准备了什么好吃的啊。”

“赶紧说。”唐倩一把将芹菜扔入盆中,重重呵斥一声。

孟翔撇撇嘴,怯怯说道:“妈,我昨晚跟小虎去烤地瓜了。”

唐倩“哦”了一声,继续开始手头的工作。

“小虎啊,原谅哥,这是最后一次了,大不了下次请你上网,实在不行给你买个皮肤,你可一定要帮我圆过这次谎。”孟翔心中暗暗祈祷。

远在省里上学的小虎突然打了个喷嚏,摸了摸鼻子,喃喃道:“是不是有人在骂我?”

他看着电脑前的屏幕,赶紧拿好鼠标跟键盘,嚷道:“团,团啊,先杀了这个ADC。”

......

“妈,你不会生气了吧。”孟翔小心翼翼的问道。

唐倩把洗好的菜放到盆里,起身朝着屋里走去,“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我气的是你既然做了,却不敢说出来。”

孟翔脸上露出笑容,赶紧跟了上去。

吃过午饭,孟翔收拾下行李,准备出发。

从村里走到小镇坐公交车,再乘公交车坐到汽车总站,然后乘坐大巴去省汽车总站,最后从省会汽车总站坐公交才能到学校。

来来回回的换车,折腾下来,到了学校,已经是傍晚。

孟翔在校门口随便吃了点饭,便直接来到宿舍,刚推开宿舍的门,看着空荡荡的宿舍,便直接躺在自己的床上,撇嘴无奈道:“肯定又组团上网去了。”

宿舍里一共六个人,其中一个忙着谈恋爱,没时间打游戏,正好剩下五人,所以一般他们都开五黑。

别看孟翔平时一直玩玩闹闹,但他的学习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而且更是考入了省里最好的一本大学,华东大学。

一半是孟翔有些天赋,另一半则是他的父亲从小便告诉他一段话,“儿子,都说穷不过三代,你爷爷做了一辈子的老农民,没什么大的作为,到了老子我这,也没啥出息,如今能指望的也就只有你了。儿子,你可别给老子丢脸啊,必须把穷不过三代这句话到你这终止了,好好让咱们得列祖列宗看看,咱老孟家的后人也是有出息的。”

孟翔躺在床上也没什么事情要干,便把《御天决》从书包中拿了出来。

本是打算挑个黄道吉日再去看书,那样显得隆重一些,想想却觉得没必要,先不说耽误时间,就算挑的是黄道吉日,跟看书学习有什么关系呢,又不是让你挑个好日子结婚,那么正式干嘛。

孟翔整理了一下床铺,背依靠着被子,翻开了第一页。

“靠……我靠。”

“这特么什么玩意,能看得懂?一个个长得跟蛆似的,叶姐姐不会逗我的吧。”

孟翔看着树上蝌蚪般的文字,脸都快委屈成一团了,赶紧翻了两页,发现还是如此,又翻了几页,还是这样……

这就好比太监上青楼,在你对面站着一群肤若凝脂般,娇滴滴的小娘子,除了留着口水干着急,啥都干不了。

“算了算了,不看了。”孟翔把书放到枕头下面,拿出手机看起电影,没一会儿便打起盹来,不知不觉间便睡了过去。

“这是什么地方?我这是在哪?”

孟翔再次睁开眼时,发现周围皆是金色,不说地上的花草树木,不远处的小溪,就连天空都是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孟翔捡起地上的一块小石子,用牙咬了咬,然后大惊,“我去,竟然是金子。”

“如果说石子是金子做成,那么不远处的的小溪里面流淌着的是什么?”一想到这,孟翔赶紧跑到小溪边,伸出手一捞,竟然是金沙。

“会流动的金沙,难道金沙下面是暗流?”

“还有这树,这花,这草……”

这里的一切都颠覆了孟翔对土豪的认知。

骤然间,小溪的对岸出现了一个身披金色盔甲,头戴金色头盔,腰间挂着金色宝剑的怪人。

“喂,大哥,这是哪啊?”孟翔朝着金色怪人大喊。

那人没有回应他,只是放下手中的宝剑,开始演练一套拳法。

动作时快时慢,时攻时守,与平时所见到的拳法大不相同,给人的感觉仿佛一会是一座直耸天际的高山,大气磅礴,一会又成了汹涌不绝的大江,一泻千里。

孟翔也不急着出去,反正左右无事,干脆跟着比划起来。

足足跟着那怪人学习了几十遍,招式虽然没记全吧,但也记了个大概。

孟翔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穿着粗气,对着还在练拳的金色怪人喊道:“大哥,先别练了,等会你有时间吗,咱们出去喝点,兄弟请你。”

说真的,跟那人学了这么长时间,若是不请他喝顿酒,还真有些过意不去。

那怪人还是接着演练,仿佛没听到孟翔的话般。

隔开两人的小溪只两个篮球大小,孟翔迈开腿,便走了过去,来到那人身旁,刚要去拍一下他的肩膀,手指刚触碰到那怪人的肩膀时,竟然穿了过去。

“这……这……这……”孟翔大惊,看着自己的手,连着说了三个这后,说不出话来。

片刻后,孟翔回过神来,打算去看看他长什么样子,走到怪人面前,竟被吓的往后跳了出去,那金色怪人居然没有脸……

“算了,这地方充满了怪异,还是先走为妙。”孟翔从地上捡起几块形状还算好看的石头,朝着外面跑去。

好不容易跑出这块金色小树林,可发现四周竟是一片漫无边际的金色沙漠。

“老天爷,你这是在玩我吗,我不要金子了还不行吗,我想回家。”孟翔把口袋里的金子往沙漠一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欲哭无泪的观望着四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人血书求我娘一点?在线阅读第四章

    许瀚伟从沙发上坐起来,迈着步子向几人走来。看着相携着的两人,他先是有些吃惊,而后目光径自落到穿着白裙的秦飒身上,眼里翻涌着复杂的情绪。像,太像了。秦飒分明就是年轻的莫子臻——那个他这一生一直都在错过的女人。他这辈子做过的决定有好有坏。唯一能让他后悔终生的决定便是当初没有勇敢地剔除掉身上绑缚着的婚约,

  • 此情可待之森林惊魂(8)

    藤川香终于安安分分的重新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没再走过去听墙脚。但是像她这样的,真要安分下来也不是太可能的,这不,看到花瓶里插着的鲜花,藤川香又动起了其他的心思。既然是要告白,没有情书有情可原,毕竟她没时间找漂亮的信封和信纸,实在是不好意思拿包包里的普通笔记本充数,但鲜花还是要有的,不然得有多寒酸!这

  • 无限之巅峰毒士在线阅读第8章

    汪温别抬头看着摸着自己头发的男子,这个男子就是撞到自己买黄片的人。暗淡的灯光下,男人穿着一身正装,大长腿无疑,衬衫的最上面的三个扣子解开,禁欲里面又带些放荡不羁,寸头很利索,眉毛很浓,单眼皮,还有高高的鼻梁,妥妥一个电视里面霸道总裁的样子。电话响了,男子从口袋里面拿出手机,笑着说了句这里。姜末是跑过

  • 玄幻:每周一个新身份 我的妈妈

    国家经济发展迅速,我们的生活好了起来,我们一家人,在新屋村这个村庄过上来不错的生活。我们不再在过,用大米换一个包子,连吃猪肉都是奢侈事情的生活。那时,我们一家人每天一聚在吃饭,吃妈妈做的菜。虽然不好吃,但妈妈也会很用心做,她在做菜方面操了很多心。她总无奈地说,“做菜给你们,你们总说不好吃,我总不能找

  • 归道记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二天一早,林天起床吃完早餐就要出门去学校了,这时候林傲天也起来了,看着儿子就要出去了,连忙说:“等等,我有件事要和你商量!”商量?你什么事和我商量过?不都是你说了算吗?“什么事啊?”林天弱弱的问道。林天其实也隐隐的想到是关于昨天和老妈说的去京都上学的事情了。其实林天挺怕他老爸林傲天的,很难想像无法

  • 穿越诸天万界在线阅读第十节

    一路上陪她又吃又喝的,到了晚饭自然吃不下了。可还是被拖走了,据说是方明浩带李惜文和大家见面。不知道是谁的时候还好,现在一听到是教官和连长,吓我的直后退,林暖暖使出吃奶的劲都拉不动我。“都小海,有点出息好不好,你已经毕业了。方俊哲都已经退伍了,在他自己家公司管着事的。别说你不记得他了,恐怕他压根就没记

  • 可以实现愿望的药剂店在线阅读第7章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刚拂晓,南北两团队的队员都各自陆续起床洗漱,准备了早点,时间定格于早上的6点半。虽然行程很累,但没有谁愿留恋于梦中,再说整个后半夜谁都没能睡得着,包括两队队长孟存禾和柯言良,耳边总觉得有一种怪异的声音一直在大脑中响作萦绕。一旦闭上了眼睛,整个脑海里浮现的全部是一种从未出现过的可怕幻

  • 洪荒之石尊第十章

    夏日自然是赏荷盛会了。信王爷在由水河边有一家先帝赏赐的观荷别苑。六月之时,两岸垂柳,十里荷花,如烟如霞,荷亭亭如盖,柳依依挽风。信王爷之女,是一位十五岁的郡主。她身穿如霞的粉色纱衣,上面绣着大朵的山水牡丹,手臂上挽一条浅蓝色绣花鸟的纱帛,头上戴着华贵的宝珠丹凤冠,脚上穿一双镂花衔珠飞凤鞋。她的脸上还

  • 做条闲鱼很难吗!在线阅读第6节

    夜幕笼罩着大地。一个名叫【龙隐酒吧】内却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甚至比周围十几家酒吧的生意加起来都要好。其余酒吧的掌管者也不敢多言,谁让这个【龙隐酒吧】的背后是S市二级势力隐龙阁呢。之前确实有人背地里请人去闹事,但无一例外都被压着打,最重的一次甚至直接将人打杀了,久而久之,周围酒吧自然不敢再去背地里闹事,

  • 非主流宫斗在线阅读第六节

    被缠得没办法。两人便来到花园右侧那间,被蔷薇花架缠绕着的透明玻璃花房内说话。林衍眼神淡淡,面无波澜地靠在旁边木架边上,手里还随意拈了朵开得犹如烈焰般的蔷薇把玩。沈晴也没什么好拘束的,惬意地坐在铺了软坐垫的藤椅秋千上晃着,并不着急和眼前的男人说些什么。仿佛是在比谁的耐性更好,气氛突然微妙起来。时间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