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战凯在线阅读第7章

2021/7/23 6:24:08 作者:道者凡心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战凯
战凯
作者:道者凡心来源:纵横中文网
灵凯大陆战国时代天下混乱不堪,因为各种巧合的原因聚集在一起的四个人崛起于微末,纵横于世间。他们对理想道路的阐述相同而又不同,但对于和平的愿望却与世界绝大部分人的野心却又十分相似。和平的渴望?野心的追求?没人知道,只知道当几人成长起来世界已然变了模样。

很快,海乔就进了剧组,而率先开始拍摄的,不是都市情景那部分,而是程颢和沈清漪初次相遇时的戏份。

海乔虽之前没有拍过戚导的戏,但是戚导导戏的习惯和脾性,海乔还是有听到一二的。据说,戚导拍戏不爱将所有相似场景的戏放在一起拍,而是一直按照剧情的发展顺序来拍。承然,这样会使制作成本大大增加,可是无疑,这样的效果也是很好的。

一个演员,即便是演技再丰富,再优秀,可是让一对之前从未相识的人来演相爱已久的情侣,他们之间也是缺少某些化学反应的。那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戚导深有体会。

即便周围做导演的朋友说他穷讲究,他也坚持了下来。做导演,总还是要有点儿自己的坚持的。

出演女主角沈清漪一角儿的是新生代小花旦,出演了多部大火的偶像剧的赵晨妍。简单来说,因为用了徐海乔这个不是那么出名的“十八线”小演员,那么,女主角势必要找能够扛得起收视率的人来担当。因此,有名气,演技又还不错的赵晨妍自然是成了最好的选择。

丽江,这个艳遇之都,程颢和沈清漪的初次相遇,就是在这里。

是谁在回眸转瞬间,发梢勾住了我的衣扣?你惊慌失措的神情走进的我的内心。客栈的偶然相遇,大概是上天赐下的缘分。你知晓我的兴趣,懂我的言行,我们像是灵魂伴侣,徜徉漫步在这青瓦石阶。你说的每一句话,字里行间,都是美好。

下了戏,海乔和赵晨妍都躲在树荫下避阳。

尽管现在封景是海乔的经纪人,可是因为厉睿的不看好,所以压着下面的人,并没有给徐海乔配备助理,而封景因为有别的事在忙,所以也没能够到场。

第一次帮海乔接到一部大制作的剧,他却没能在开幕的时候到场,封景其实内心是有愧疚的。可是他此时要做的事情太过重要,关系到徐海乔接下来的发展,因此,封景只能两者之间舍其轻。

徐海乔对于封景的不在场倒是没有什么可在意的。当然,还是有点失望的,毕竟,这对他来说,也是人生中一个重要的时刻,他还是希望能够和封景一起分享的。

但若说不自在,倒是完全没有。好歹,他也是在各个剧组辗转混过数十年的人了!杀得了仇敌,耍的了□□,唱的了戏曲,把的了妹子。

他并没有那么注重于外在的环境是否舒适,因为内心的愉悦可以让他忘却外界的不开心。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满足。

只是,他坐在小板凳上,一只手拿着小电风扇一只手低头玩手机,身边也没有一个人照料的场景落到不远处赵晨妍的眼里,就没有那么平常了。

赵晨妍示意着自己的助理,给海乔送去一杯冰咖啡。

海乔感谢的接过,是他爱喝的摩卡。

同一剧组的女演员主动向你示好,你自然不能不给面子的甩到一边。更何况,海乔本身,就是很贴心的,很温暖的一个人。

他搬着自己的小马扎,坐到了赵晨妍的身旁,举了举自己手中的杯子,“谢谢你的咖啡。”

虽才四月,可是午后的阳光已然有些灼人。赵晨妍用手挡了挡刺眼的阳光,微笑说:“不用谢。”

海乔将自己头上反扣着的帽子递给她,“用这个挡挡吧!”赵晨妍的助理在刚刚徐海乔走过来的时候就很有眼色的走到了一边,留给两人说话的空间。

赵晨妍迟疑了一下,接过。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帽檐。忽然莞尔一笑,有些感叹的说:“你还是这样,一点儿没变。”

徐海乔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不理解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以前,在横店拍戏的时候,你也送过我一顶帽子,可能,你已经不记得了。”赵晨妍的神情有些恍惚,忆起了从前。

这个世界上,从没有一步登天的成功。你所看到的那些功成名就、衣锦还乡的人,在无人见到的背后,究竟付出了多少,你永远也没有办法知道。那些心酸和苦楚,最终也只有自己能咽下。

娱乐圈,有多少演员的梦想在这里绽放,又有多少人的梦想在这里迷失?

赵晨妍也是走了多少龙套,才有了出头之日。为了梦想,为了其他的那些不可捉摸的东西,她被落水,被掌掴,被误解,甚至很多时候,连自己身边的人都无法理解她的选择。她经历过许多的谩骂,也承受过太多的不认可。可一步步走来,终是走到了今天。

坚持到今天,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那个雨夜,来自于徐海乔的那一顶带着温暖的帽子。

那时,他们在同一个剧组。她是不知名的只有几句台词的小丫鬟,又兼与女主角的体型想象,所以还做了女主角的替身。许多落水、被殴打的戏份都需要她来承担。若只是如此,那么再艰苦困难,她都会咬牙坚持下去。

可是,人心到底有多险恶呢?同在圈子里的男朋友为了自己的前程和发展,竟然狠心的将她送到了制片人的床上。她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心神俱疲,精神崩溃。那个在横店的雨夜里,因为无处可去,所以只能一步一步的在街头晃。可是即便是走在人群里,她也依然觉得,好冷。她呀,怕是要沦落地狱了。

忽然之间,仿佛雨小了。赵晨妍缓缓的抬头,就看到了一双满是澄澈的眸子,“你还好吗?”那天籁般的声音旋绕在她的脑海里,那时,她仿佛看到了天使。

他的背后,发着光。

“女孩子,半夜就不要一个人在外面乱晃了,不安全。”因为自己也是淋着雨没有带伞,于是他便将自己的帽子不失轻柔的扣在了赵晨妍的头上。

许是看出了她的难过和失魂落魄,知晓她大抵遇到了人生的难关。徐海乔柔声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坷,你要相信自己足够优秀,足以战胜一切黑暗。”说完微微一笑,将手插进口袋,顶着雨回了宾馆。

徐海乔自是不知道,赵晨妍失神的看着他渐渐消失在雨幕中的身影,看了多久……

赵晨妍微微晃了晃脑袋,将那些往事甩出。笑道:“要不要对台词?”说着,拿起放在一边小桌子上的剧本晃了晃。

徐海乔喝了一口手中的咖啡,回复:“好啊!”

那端,封景已乘坐了飞往帝都的航班。

远于市中心的郊外别墅,封景坐在柔软的沙发上,静静的等着主人的到来。此刻的封景,敛去了所有的张扬,收起了自身的气势,不再是那个身居高位、手握大权的ESE艺人总监,而像是一个毕恭毕敬的拜访着自己所尊敬的老师的学生。

不知等了多久,也许只是一分钟,也许是一个小时,别墅那复古的旋转楼梯,缓缓下来了一个身穿唐装,头发花白却身体依然坚朗的老人。

封景听到稳健的脚步声,立马起身,走到老人的身边,低声唤了一声:“孟老。”

孟老挥挥手,“封小景,我可有阵子没看到你了啊!今儿个,你应该不是纯粹来探望我老人家的吧!”

封景微笑:“孟老说笑了,封景自是关心孟老的。”

孟老收起手上的纸扇,带着笑意的说:“我还不知道你?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圈子里说的消息是真的。”

封景剑眉微微跳动,没有想到,孟老会直接将这个消息透露给他。“《乱世》果真要搬上荧幕了?”

孟老点点头,十多年前就在筹备的项目,如今终于要启动了。想起故人,他心中有愧疚,也有些释怀,就让此片,作为对他的纪念吧!

孟老招呼着封景坐下,提起茶壶为他倒了一杯,“尝尝,有人刚给我送过来的武夷大红袍。”

封景双手接过,因为还在惦记着《乱世》的消息,封景的味觉似乎也品尝不出大红袍的风味。

孟老多么通达呀,见此情景,不由得摇了摇头。随后,似回忆般,有些惘然的叹了一口气:“当年,如果《乱世》能够顺利的开拍,甚至上映,你的演艺生涯也不至于……”

“都过去了。”封景的神色凛冽,打断了孟老的回忆。

“是啊,都过去了,拍完这部电影,我大概也就可以完全退出这个圈子,专心养老咯!”

封景摩挲着茶杯,孟老现今一直处于半隐退的状态,已经有两三年没有拍过任何片子了。再加上年事已高,又是中国电影文化史上的奠基人和开拓者,所以稍微一点点关于他新片的消息都能在圈子里掀起惊涛骇浪。

而《乱世》,是孟老的心结,同时,也是封景的。

“怎么样,要不要来演个角色?”孟老很欣赏封景,他一直觉得,封景身上,有一种魅惑的气息,像是偷偷跑来人间的狐狸,诱惑着众人。

当年《乱世》筹拍之际,选择的男主角,就是封景。甚至为了他,而改变了角色的某些属性,使其形象更为丰满。可惜,乱世因为意外而停止,而封景,在那之后不久,也隐居幕后,放弃了台前的万丈荣光。

孟老为此可惜了很久。他一向喜欢提携小辈,封景有外表有实力,明明可以达到更高的地步的。

封景摇了摇头,没有将孟老的话当真。他已经十几年不演戏了,十几年,这是多少个日日夜夜呢?他早就没有那样的果敢和勇气了。从台前隐于幕后容易,可是要想从台后,走到台前,这不是努力就可以达到的,否则圈子里也不会有那么多籍籍无名的人了。

既然当初选择了放弃,就断然没有现在回归的道理。

他是封景,是杀伐果决、雷霆万钧的ESE艺人总监,不再是十年前那个妖冶的当红偶像。

“角色,我怕是演不好。可是我想,有个人,您可以见一见。”封景看着孟老的那张遍满皱纹却依然慈祥的脸,眸色满是恳求:“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人。”

孟老露出了惊讶的神情,能得骄傲如斯的封景这般夸赞,他倒是好奇了:“能得你如此夸奖的人可不多啊!”想了想,孟老问:“刚出道的?”

封景笑而不语。只是将早已准备好的资料,拿给了孟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应是水中月第二章

    吃完面条,躺在奶奶的床上,看着墙上贴着的老旧相框里的各种照片。感觉温馨异常。奶奶虽然八十多岁了,可是还是有着那种年轻时的风采,奶奶小时侯家庭成分不好,用现在的话说,就地主家的小姐,虽说做不到琴棋书画,但是书画却是极好,我的毛笔字就是奶奶教的.....奶奶年轻时很有学问,高中毕业后学校推荐奶奶去上海教

  • 无敌擎天之瑟瑟发抖的社畜(1)

    从公元2世纪张赛两次出使西域,打通亚欧大陆通道,北路西下黑海,中路西向经过波斯,到底地中海、罗马,南路到达阿富汗、伊朗、印度,这一历史足迹,延续千年,如今依然有人想要重现这浓墨重彩的繁华。丝绸之路这条伟大且魔幻的路,它像塞壬,前仆后继无数人为之癫狂,而今天要讲的故事对千年历史洪流中它如尘沙不过是众多

  • 盛世贵女之王牌学神之第十章(10)

    三日后,沉渊只身杀上九嶷山,一个人包围了天道宗整个宗门,将天道宗上上下下打得哭爹喊娘。天道宗原以为自己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九嶷山主场优势,护山大阵是当年神级大能留下来的神级阵法,申虚子掌门已经化神期大圆满,距离大乘已是一步之遥,八大峰主均是元婴强者,八人合力练就的诛仙大阵在九州大陆也是威名赫赫,不

  • 华夏義校在线阅读明教小公子

    “杨哥哥!”张无忌昏迷中伸出手在空中胡乱抓着,嘴里还喊着杨逍的名字。“无忌。”杨逍握住他的乱挥手放在胸前细细的哄着,“无忌,杨哥哥在这里。”“不要怕,已经没事了。”杨逍拿手帕擦擦他额头上的冷汗,殷天正在一边放下茶水想让他休息一下,杨逍现在早失了往日的书生形象,“杨逍要不你先去休息一会吧,你看你现在的

  • 快穿硬核女神在线阅读第2章

    齐塔瑞手里的枪开始蓄力了,枪头微微泛蓝。“好吧。你执意找死的话,我也没办法。”帕迪叹了口气,原本什么都没有的右手上突然闪过一连串物品,最后停留在一把泛着蓝紫色光辉的剑上。他抓着钻石剑,直接冲了出去。在那个齐塔瑞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锋利的剑刃就已经砍碎了他的头颅。尸体直直的倒了下去,同时也爆出了许多

  • 说好的男配上位呢数学体育并肩飞

    “136班的体育健儿们,正奔跑在跑道上,迎着朝阳健步如飞!加油!136班的体育健儿们,挥洒着你们的汗水,向着胜利的终点,奋力拼搏...”丘好问上穿白背心,下穿镶白条边的蓝色运动短裤,蹬着一双“双星”牌跑鞋,站在操场边上,双手叉着腰,听着大喇叭里传出来的声情并茂的朗读声,沐浴着明媚的阳光,脸上拂过徐徐

  • 满清头号通缉犯第8章在线阅读

    一见这个陈汝南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想要去阻拦。却被老里长拦住了:“三丫头我们可是有言在先的,这地窖自然也是要搜的。”所以陈家人没有办法,只能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去搜地窖了。而陈刚虽然气势汹汹,但是下午被小花吓怕了。即便到了地窖口,也不敢下去,只能趴在哪儿拿火把看。而地窖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他自然什么都看不到

  • 师傅是我哒在线阅读第十节

    秋蓉来到楚家大厅。王逸潇等人人见秋蓉到来,急忙弯腰行礼:“见过高人。”“高人?”秋蓉一脸迷茫。见秋蓉一脸疑惑,王逸潇急忙解释:“是啊,当日在楚家别院,老朽几人眼拙,不知道姑娘修为深厚,如今既然知道了,自然得称姑娘为高人。”“原来如此,不过不必称我为高人,这样显得我很老。”秋蓉调笑道。“姑娘真是幽默。

  • 风华绝代之我家男主是反派宁州锦园

    大周长安四年,四月初一傍晚,一辆宽敞的马车缓缓驶进宁州城西的停风巷,停在巷子里唯一的一户朱漆大门前。车夫老杨还没把马车停稳,大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出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翁。他那头稀疏花白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拿布条束着。身上穿着一套洗得发白的粗布短打,脚下的布鞋倒是新做的,针脚细密。“哎呦,老远就听见

  • 我真不想当女主啊之神魂的力量

    荁烟顿时无语,对于刚才还对自己实力信心满满现在只能狼狈逃命的赵极……“还太子呢没想到实力这么差…”荁烟不禁嘀咕道“你行你上啊!”赵极不满的道,毕竟那也是五品源兽足以抗衡气府境的时力……不过赵极还算理智并没有和后者再多纠缠直接拔腿就跑不过荁烟立马就拉住了他“不是你跑什么呀?你不是自诩实力很强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