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丘荒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7/23 6:54:25 作者:规约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丘荒
丘荒
作者:规约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是一个吃人的时代,纷争频繁,.主角谢言,谢家独子,在经历磨难下,为了守护心中的意志,奋起反抗的故事.有欢声,也有笑语,更有真情,亦有悲伤.希望这是一个能令你流泪的故事.如果有人在看,请加QQ群:457767890。其实,写书,应该是把这本书当成了一个孩子,我期望它能变好,我需要支持,精神上的支持,所谓精神上的支持,那就是我希望有人在读。

“为什么?与我无关之事,结果却要我独自承受?为什么?为什么!”祝英台的粉拳,一次比一次更加有力的砸到身下梁山伯的身上。

眼眶之中,全然无神,视梁山伯为无物,口中念念有词,存粹发泄心中的怨气。

“姑娘,虽不知你经历了何种遭遇,但有什么事我们都可以好好说的。你先从我身上挪开好不好?毕竟,男女有别。”

梁山伯一边苦口婆心的劝着,一边把自己的身子尽量贴近地面,减少与身后姑娘的接触。可他想错了,他身子伏得越低,姑娘缠得越紧。到最后他整个人都埋在了地上。

其实他本可以翻身而上,借此脱离“魔爪”。但身后之人,不仅是一名姑娘,更是一名新娘,不能碰。于情于理都不适合这样做。

梁山伯心里苦啊!

“咳咳,虽然你们既不是孤男,也不是寡女。但是姑娘你这样压在陌生男子身上,不太好吧?”王砚余光扫了一眼两人,将在角落里拾到的稻草铺在刚刚束在一起的木棍垛上。尤其是两堆木棍垛上中间架着的那一横木棍,稻草铺得最为厚实。

|

整个月老庙以此被分为两个部分,一左一右,互不影响。

那旁的祝英台不依不饶,手下不停,继续在梁山伯身上发泄着。原本不想插手此事的王兰都看不下去了。王砚袖口一紧,一扭头,自家大姐正扯着自己衣袖,不停的朝着庙口俩人的方向使着眼色。

原老早就想插|上一手的王砚,此时此刻好比得到了buff ,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到两人面前,一把扯起祝英台的胳膊,往上一带。梁山伯身上一轻,愣了片刻,手脚并用撑地而起。抱着自己的包袱躲得远远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来,向解救他的王砚投去感谢的目光。

“姑娘,做人做事还是不要太过分。何必要把自己的不开心发泄在他人身上?”在王砚提起祝英台的过程,祝英台仍然在挥动手臂挣扎。为了防止误伤到自己,误伤到大姐,王砚故意把她提到稍远的地方,这才松开手,开口说了她一两句。

“过分?我又如何过分了?”祝英台眼神飘忽不定,不敢对上王砚的目光,四处躲闪着,偏过头望着庙外,“不过是情绪太激动了,沉浸其中无法自拔,未曾发觉自己捶打的不是地面。”

声音越说越小,越没底气。

王兰伸手理了理王砚稍有凌乱的衣衫,那是刚刚被祝英台扯乱揉皱的。眉头凑在一起,倏而又松开,“姑娘未必有些太过自我了吧!”

“自我”二字咬字发音格外着重。

“我妹妹起先好言提醒,姑娘如今却道未曾发觉。我看,未曾发觉是假,故意不想听才是真的。”

这话说出口,刺得祝英台抬不起头,双颊通红。她气愤上头的时候,真巧撞上了梁山伯,借机泄恨。现如今情绪去了,人也冷静了下来,心里头也知晓自个儿做得不对,嘴上仍不服输:“天下男人一般黑,打他也是应该的。”

八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玉姐姐的前心上人卑鄙无耻下流;眼前这个男人虽说现在看不出来有什么坏苗头,保不准以后就有了,先打一顿,以作警示。

“好了,三位姑娘就不要再为在下起争执了。这位姑娘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若是打我一顿能让她舒心一些,那这顿打,我挨得也算是值了。”梁山伯缓过劲来,双袖福在一起,当起了和事佬。

听到这话,王砚脸色一变,所有的话吞回肚里。望向大姐,果不其然,两姐妹脸上表情一致。得了,人家二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反倒是自己二人白费了不少口舌。

王砚牵着王兰的手,坐到火堆旁,驱散着因下雨带来的潮气,火星噼里啪啦溅起,在安静的庙内听得异常清晰。

庙内无人再说话,气氛比之先前更为尴尬,降到了冰点。梁山伯木讷的挠挠头,稍许反应了过来。他这一句话,把两位好心帮自己的姑娘都给得罪了。

喉咙上下滚了滚,却不敢再多说半句话,多说多错,少说少错。梁山伯生硬的嘿嘿两声,自觉的坐在庙内的另一边。

“你这书生真是有意思,明明是我有错在先,你却说挨打也是值得的。老实和善好说话,是个好人。刚才的事是我错了,请公子见谅。”祝英台拍了拍梁山伯的肩膀,熟络的坐在他身旁。

梁山伯半眯着眼,似在回忆,半晌傻笑开口:“我娘常,说出门在外,以和为贵。姑娘心中难受,打我几下出出气也是无妨的。”

“切,我娘还说山下的女人是母老虎,看见都要避着走!”稻草的另一边传来了一声奚笑,不知是两姐妹中的谁接了话。而后“啪”的一声,再无声响。

祝英台收敛起笑容,转头看向稻草隔断的另一方,停顿几秒,转身走向庙口。

“姑娘,外面还在下雨,你等雨停了再离去也不迟啊!”

“不用了。”祝英台半掀盖头,露出一张樱桃小口,“谢谢公子的好意,但是这里似乎不太欢迎我,我留在这儿大家都不开心。”

脚步行至庙口,一百八十度急转弯,祝英台又杀回庙内,东翻西找:“这有什么地方可以藏人吗?”

剧情正常的进行着,祝家大哥带着人已经搜到了月老庙这一片,祝英台用着被恶霸逼婚的老套借口,激得梁山伯正义大发,拍着胸脯保证引开这群人。

刚把祝英台塞进案台之下,祝家大哥领着人迈进了庙内。

王砚刹那间睁开双眼,反手还没搂住王兰的腰,就被对方先给塞进怀里,警惕的盯着庙口。祝家大哥见庙内只有两位姑娘和一名书生,先是对着王砚姐妹俩做了一揖,“叨扰了,二位姑娘,烦请见谅。”

接下来的话是对着三人一起说的,“请问三位,有没有看见一位身着嫁衣的姑娘经过此地?”

王兰迟疑了一会,抓紧王砚的手,“未曾看见。我两姐妹起先正在小憩,不曾留心注意。”

趁祝家大哥望向梁山伯之际,王兰贴在王砚耳边,轻声道:“闲事莫理,事不关已。”

王砚拍拍她的手示意,知晓。

“见过见过。”梁山伯恍然大悟,“刚才那姑娘进来躲雨,见到里面已有人在,她转身就走了。”

祝家大哥笑容凝在嘴角,空欢喜一场。随后重重的叹了口气:“哎,公子若是能再遇见她,请帮我们转达,不管怎样,终归是一家人。身为女子孤身在外家里很是担心,早日归家吧。”

“这位大哥,稍等。”梁山伯叫住即将离开月老庙的祝家大哥,“恕我无礼,一家人是什么意思?”

那位姑娘不是说被恶霸逼婚吗?这追来之人不是恶霸的打手,居然是自家亲人?

“哎……这事儿……”祝家大哥又叹一口气,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本是家丑不可外扬,所幸事情解决了,告诉你也无妨,今日乃是我家八弟的大喜之日,谁能料到我家九妹撺掇起新娘逃婚,她自己扮作新娘的模样大闹喜堂,又带着新娘一路逃至渡口。”

“那后来呢?”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的王砚忍不住发问,惹得腰上一掐,又痒又疼。

祝家大哥干笑几声,继续往下说道:“岂料那新娘并无逃婚的想法,一路被我九妹赶鸭子上架,终于我八弟追了上去,这一对苦命鸳鸯团聚了。两人刚刚乘马回去拜堂成亲了,好在没错过吉时。可我那九妹却负气跑开了。我这不就到此处寻她来了。”

拍了拍梁山伯的肩膀,祝家大哥再次嘱咐道:“公子若见到她,定要劝她回家。有什么事不可以回家再说……这孩子啊……”摇着脑袋,领着一众人离去。

走到庙口,他忽然回头看了看庙内的泥塑,“咦,这里原来是月老庙?天作之合,喜结良缘?灵验,还真是灵验!”

声音越来越远,直至听不见。祝英台大叫着从案台下窜了出来:“有耗子啊!”

梁山伯却是定在原地,打量着这位鲜红嫁衣的姑娘一遍又一遍。

王砚见那耗子受惊转头向她跑来,一把把王兰护在身后。眼疾手快,掏出手绢捉住耗子的尾巴,提至半空三百六十度旋转扔出庙外。收工,搞定!

“大姐,听了这么久的故事,我们该歇息了,明日还要赶路。”王砚故意大声嚷给旁边立着的二人听,手下自顾自的铺着稻草。

王兰没有像往常一样呵斥王砚,默默的打开包袱从里面寻出不常用的布料铺在稻草上,搂着自家妹子躺了上去。双眼没有阖上,眼珠一直转啊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叮咚~王兰对祝英台好感度:-5,暂对主线无影响,静待后效。叮咚~王兰对梁山伯好感度:-5,成功开启兰荀分线。恭喜女王大人,再接再厉哟!早日开启所有分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我坑过的师弟回来了[重生]第5章在线阅读

    在平凡离开不久,洞口的那颗常青树渐渐枯萎,变成了一颗枯木。深夜,平凡飞到了城市边缘的一个小村庄,盛夏后的秋蝉有气无力的鸣叫着,化成人形偷偷的从一人家的阳台下的衣架上拿了一件宽大的衬衣扣子也不扣就这么敞开着还看得到圆鼓鼓的小肚子,伸伸手奇怪的看着袖子,长袖由于太长套住了两只小手,一条穿上去不往下掉的裤

  • [琅琊榜]琅琊新榜第1章在线阅读

    刚到春日时,宫里的柳树枝条总会先显出绿色来。宫里的人看到这一点绿总会心里痛快好一段日子。在宫里待满五年的宫女们盼着等春天出宫的日子,心里想着和家人团聚。还没到轮到出宫的宫女们,也想着又过了一年,宫里的日子也快到头了。各宫的主子更是想着等天再暖一点,就又可以去御花园盼着皇帝了。但宫里有个地方总是冬天,

  • 我的机器人男友(零零一)之醒来(1)

    黑暗中,先是一道光,这道光,将陆玄的意识从虚无中唤醒。“数据检测…第三次重启。”“排异性…通过。”“神能注入…灵魂融合。”“灵魂融合度…54.23%,融合失败。”“备用方案启用…人工辅助芯片植入。”“芯片排异性…62.5%,植入失败。”又过了许久,陆玄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那是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

  • 黑执事之生死相随在线阅读第九节

    就在他们刚离开几分钟后,一辆黑色桑塔纳驶入这间废弃的地下车库,车灯惨白的光线照在地上的几具尸体上。李云磊蹲在地上,伸手轻抚过几人带着余温的面庞,替他们合上双眼,“目标不在这里,他们死了,抹脖子,杀人的是个老手。”旁边一人紧紧攥着遮阳帽,眼眶里泪水打转,颤抖着嘴唇,声音哽咽:“死了,就因为我们晚来一步

  • 全职高手bg花色衣魔刀出鞘

    昆仑山下,此时一qun武林中人正在与明教五行旗对抗、明教五行旗也是不弱,五大副旗主具是一流高手,但是这一qun乌合之众也却有几分本事。毕竟没有三分本事,岂敢上他们明教光明顶撒野。而且云剑也不知道是谁给她们这么大的胆子,毕竟他们一qun高手仅仅只是闭关而已,又不是死亡,这么上开无疑就是送死而已。“谁敢

  • 家有娇夫在线阅读第10章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眼20年过去了,我离开我的家乡20年了!今天难得有空,我准备回我的家乡看一下。在列车上,我脑海中浮现出20年前家乡的面貌:路上的车疏疏朗朗,人也很少,一点儿也不热闹。在路上除了去上课的学生之外,就只能见到一些闲杂人等在街上漫不经心地游着。偶尔看见两三辆车从路上驶过,接着便是一片

  • 超能学院:小姨要把我切片研究第五章

    “父亲大人,我……”进了屋子之后,宇智波斑有些迟疑地张了张口,但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闭上了眼睛。“斑,怎么……?!”宇智波田岛原先有些不解,但是却突然看见宇智波斑眼里的殷红,三勾玉飞速地旋转着合成一个新的图形,是万花筒写轮眼。宇智波田岛大吃一惊,他强压下内心的惊讶,表面上平淡地对宇智波斑说:“斑

  • 最强农女之首辅夫人在线阅读穿林涉水

    天气晚来秋,初雨白天方下过一场,接近傍晚才停歇。幽暗的松林中,潮湿的空气,浓郁的松香与泥土的清新交织在一起。如果换作白天,玉琼大可以在广阔的松林中随意游荡玩耍,因为时间足够充裕。可眼下漆黑一片,星光暗淡,早已过了平常人家用晚饭的时间。她一想到茅屋家中还有母亲与一众兄妹,此刻饥肠辘辘,不免心慌起来。“

  • [万花]青岩枝上杏在线阅读第4章

    “终于出来了”夜无情仰天一叫,很多路人看到他就和看到白痴一样。“咳咳,我还是去转悠转悠吧”夜无情抵挡不住路人的眼睛,逃一样的跑去转悠了。在街上逛了一会后,夜无情感到肚子有些饿,便走到路边的小吃摊上,买了两个油饼,边吃边走。走了没两步,夜无情无意间瞥见路边一个小乞丐紧紧地盯着自己手中的油饼看。乞丐并没

  • 偏执男主总误以为我暗恋他[末世]天轮

    莫晗以为他死了,却没有感受到死亡的痛苦与恐惧。他身处在一个灰色的空间里面,仰头望去,四周都是灰色的墙壁,一颗金色的珠子,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将整个空间照亮。“玲珑塔。”三个烫金大字,在金色的珠子上面浮现出来,龙飞凤舞,壮志凌云,仿佛要将天给捅一个窟窿出来。光芒渐渐散去,塔壁变的透明,莫晗看见玲珑塔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