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尸门赘弟第七章在线阅读

2021/7/23 6:52:43 作者:花繁灼酒 来源:17K小说网
尸门赘弟
尸门赘弟
作者:花繁灼酒来源:17K小说网
陈尘、李凡本为兄弟,却因一场意外双双毙命,结伴穿越。两人虽保持前世记忆,却都变为孩童,李凡更成为尸门李府千金,两人为克服重重凶险不得不做出决定,结为表面夫妻,联手上演一出啼笑皆非的好戏。

秦渊平日里闲来无事便习惯待在书房,这日本该沉浸在书中的他不知是何原因,心思全然不在书上,而是频频望向窗外,确切的说是一串风铃

这串风铃样式简单且极其普通,与周遭的富丽堂皇与雕梁画栋格格不入,显得尤为显眼。若有俗人在场必定嫌弃其材质,只因这海中贝壳并非稀罕物,哪有金银来得亮眼。若你当真认为此物普通,那你便错了,你仔细留意去便会发现,微风吹过风铃,随风摇曳彼此相磨,竟是声色全无,暗暗令人惊诧不已

瞧着风铃一直无动静,秦渊愈发没了看书的兴致,干脆放下书简,定定地看着掌间的发簪,思绪不由飘远

今日是秦渊的生辰,父皇为他行了冠礼后,他便在这里等着解忧。解忧一向守时守约,每年生辰便会早早出现为他过生辰,可是今日也不知出了何差错,眼看日落西山却迟迟不见她来,心下便不知不觉焦躁起来

正想着,一人急冲冲地推门而至,风风火火的模样,全然没身为皇家人的自觉,更是没将皇家的规矩与礼仪放在心上

不动声色地将玉簪收入袖中,秦渊这才抬眼看向秦羽,对于他这个九弟的作风,他已是见怪不怪,于是颇感无奈道:“九弟,你这性子还是收敛些为好,冷不丁让父皇瞧见了指不定又要如何罚你”

秦羽不在意地摆手,嬉皮笑脸地坐在大哥面前道:“知道,我已然收敛了不少,再说了我也只在几个熟悉的兄弟面前才敢这样,倘若运气不佳被父亲撞见,这不还有大哥你保我,之后铁定没事”

“你这性子到底不适合皇家,做平民百姓或许更为适合你”秦渊取出空盏为秦羽沏上茶,不禁摇头调侃

“可惜出身没的选”,秦羽支着脑袋甚是苦恼,接着打着商量道,“倘若大哥有一日登基,可否将我外放成一闲散王爷?”

“然后你便可如那脱缰的野马一去不回?这等话你也敢说”,秦渊没好气地用书简轻敲九弟的头,无奈他的口无遮拦,“对了,你这会子过来说浑话,想必是惹了父皇,说吧,到底出了何事?”

“大哥,这会子你可冤枉我了,我平日里有这般不着调吗?”秦羽当即炸毛,张口就是一通抱怨,却被大哥的眼光一扫,讪讪地摸着鼻尖直发虚

“好吧,我认了”他确实不着调,且是整个皇室公认的事实,秦羽本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坦然承认,随后想到他此次来的目的,顿时兴奋地摩拳擦掌,半强迫半磨地将大哥带出了王府

秦渊不由扶额,对这为达目的犹如狗皮膏药般的九弟深感无语,想着速去速回也无妨,于是叹息着与九弟去往城中的闹市

待二人走后,窗间的风铃无风自动,摇曳间发出清脆悦耳的铃声

望江楼,有不少男女集聚在二楼,不管男女都难掩内心的萌动,不时探出头去瞧楼下那攒动的人群,只不过比之男子,女子素来脸皮薄,更为收敛些

秦渊到时见到便是这样的场景,联想到今日正值佳节,略微思索间便猜到了九弟此行的用意,顿感无趣,转身便要走

“欸,大哥你既然来了,凑个热闹也无妨”秦羽见大哥要走,赶紧嬉皮笑脸地将大哥扯了回来

“此处皆是祈求姻缘之人,你我皆无心何必凑这些热闹,徒惹些是非”秦渊停下脚步,蹙眉睇了他一眼

“大哥你生在七夕,却怎的这般不懂风情”,秦羽摊手,摇头状似感叹,“这可是咱们大晋国七夕佳节的风俗与传统”

秦渊自是知晓本国七夕的风俗与传统,他们大晋国素来民风开放,于婚嫁一事上不管男女皆有一定的自主,若是在七夕佳节瞧中一人,便可将随身之物掷入那人怀中,倘若男女双方于身份上无碍,且情投意合便可请冰人成其好事

“左不过是你贪玩寻了风俗与传统做借口罢了”秦渊瞪视一眼,戳穿道

秦羽脸皮甚厚,一点也没有戳穿后的尴尬,而是默默在心里嘀咕,他家大哥素来板正严谨,从不沾风月之事,更遑论女色,这次好不容易将大哥诓出来见“世面”,怎能这般容易将他放过去

“你看下边姹紫嫣红,或清丽可人,或秀美婉约,怎可辜负了这大好春光”秦羽探出头品鉴美人,嘴上不时啧啧,那神情颇似一浪荡公子

秦渊默然,瞧着九弟的不着调,联想到宫中的父皇,不由哑然失笑,莫名理解父皇的恨铁不成钢,心累二字已不足以表达父皇的心情

“咦,这女子不错,容貌不俗,这等气质也是风采极佳”秦羽不经意一瞥,眼光瞬间一亮,指着不远处的女子发出惊叹

瞧着那蓝衣女子灵巧地穿梭在人流中,晶亮地眼神不时新奇地打量着周遭,纯美的笑靥全然一副天真烂漫,秦羽心念莫名一动,转念间顺手将腰间的坠子掷了出去,惹得蓝衣女子一声讶异

“哪来的玉坠?”,想容打量着怀中忽然而至的物件,不禁发出疑问,抬首间望见望江楼一华服公子对着她痞笑,当即皱眉露出不喜,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登徒子”

“登徒子?”头戴斗笠的女子闻言牵马而来,眼神微眯,莫名凌厉,想着哪个不长眼的敢调戏她家徒儿

“对,那可不就一登徒子”想容将手中坠子递给师尊看,又指着望江楼二楼

瞧着那坠子晶莹水润,料子是极好的羊脂白玉,联想到今日七夕佳节,解忧不禁莞尔,取笑道:“这是大晋国风俗,不知不觉丫头已到了适婚的年纪,年华正好惹得少年郎心生思慕,你此时只怕被哪位贵公子看中了眼,也怪为师平日里只顾教你医术与修炼,并未让你接触些风土人情”

“师父,您取笑我,我这年岁与您一比只怕连零头都算不上,师父想将我嫁出去也且等五六万年后吧”,想容扯着自家师尊的衣袖撒娇,余光瞥见二楼那华服公子对着她风流一笑,全然一副浪荡模样,嘴一撅告状道,“师父,您看,我从未见过如此无耻之人”

撩开轻纱,随着想容的指尖看去,只见一俊美的华服男子含笑直直瞅着这处,眼底带着一丝自个儿也没曾发觉的炽烈,解忧暗自掐指一算,心下大致了然,随即便想收回眼光,却瞥见那华服男子身侧还有一人,目光倏然一顿,看着那人熟悉的眉眼,不觉柔柔一笑,轻唤道:“阿渊”

只一眼,秦渊便认出了那头戴斗笠的女子,瞬间扰乱了一池静湖,名为思念的情感在心头滚动,熨烫着他的胸膛

美人轻纱遮面,本就让人想一探芳容,正当人想入非非之际,美人轻纱微掀,刹那间显露绝色风华,引得旁人阵阵惊叹

未施粉黛,胜过细心雕琢,容颜艳丽,却是气质如雪,不笑时七分冷三分艳,宛若冬日红梅,笑时冰雪消融,犹如那春日暖阳,瞬间令天地黯然失色

秦渊自认不是着相于美色之人,却唯独对解忧的容颜难以自持,瞧着那双似水美眸,不自觉地沉溺在汪泉之中,当解忧轻唤他时,满腔的思念霎时破涌而出,致使他不觉间做出与平日里不符的举动,飞身而下

“我以为你今日不会来了”秦渊欣喜地看着解忧,克制着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

“路上有事耽搁了许久,错过了你的及冠之礼”,解忧带着歉然,欣慰地抚上他的脸颊,一如从前一般,叹息道,“阿渊,真正长大了”

“及冠之礼并不重要,阿姐你能来便好”含笑将抚在他脸上的手自然地攥在怀中,秦渊心头充斥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

秦渊随即又注意到解忧不同往日的着装,诧异道:“阿姐素来不用斗笠遮面,今日怎的戴起了斗笠?”

解忧收回手,将斗笠取下,顺便睇了眼身旁的想容道:“你且问她去”

怀中的手骤然离去,心头一阵空落,敛下心中的失落,秦渊这才望向想容道:“丫头?”

“可不是我嘛,阿渊哥,你看我师父如此貌美,可不能让那些个登徒子看了去”只要有师父在身侧,阿渊哥必然会将她忽略,想容表示多年来已然习惯

轻戳了想容的额头,解忧佯装没好气地啐道:“当时我想着敛去容貌,你偏生又不让,这又是何道理?”

捂住额头,想容噘嘴嘟囔道:“敛去容貌,那我岂不是看不到师父的美色了”

“所以你便折中让阿姐戴斗笠?”解忧倒是顺着想容,养得她越发娇憨,秦渊有时也很是歆羡想容能在解忧膝下长大

“对啊,我师父可美了,不能便宜了他人,但也不能亏待自个儿”想容说这话时调皮地对着自家师父吐吐舌

“不过是一副骸骨披上皮相罢了”,作为曾经的伤残人士尝过世间冷暖,解忧并不觉得容颜有多重要,只要四肢健全便是好事,就因为有这样一段经历的存在,以至于让她对自个儿的容颜并无自觉

随即解忧又想到此行的目的,将手中的缰绳交到秦渊手上:“这是送予你的生辰礼物,你可喜欢?”

秦渊这才注意到解忧身旁的骏马,只见它毛色极好,通体黝黑发亮,身量不光修长,四肢更是粗壮有力,比之皇家御马更为高大威猛,不由赞道:“倘若不说,瞧着倒似一匹天马在眼前”

“你若当真要天马也并非不可,左不过上一趟九重天”解忧勾唇一笑,对她来说上九重天要一匹天马并非难事

“阿渊哥,有了这野马王你便知足吧,师父给你置办生辰贺礼专程跑了趟塞外去捉了这野马王,这一来一回耽搁了许久,才会错过了你的及冠之礼”此时的想容完全会错了意,她一向护师尊,以为秦渊挑剔,便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说出了自家师父的良苦用心

虽被误解,但秦渊并未着急喊屈,而是想着其中竟会有这样一段插曲,不由心间一暖,感动于解忧的良苦用心道:“怎会,我要那天马有何用,只要是阿姐送的,我便喜欢,阿姐有心了”

“别听丫头胡说,我不过想着你会喜欢,也用的上罢了”解忧睇了想容一眼,至于她为何会想到去塞外捉马王,她的心思倒是极为简单,从古至今哪有几个男儿不爱宝马的,秦渊正值年少,更是尚武,想来也不会例外

“那阿姐也是花了不少时间与精力的”秦渊笑了,解忧的心思虽用的不巧,但肯花下力气去做这些,就足以令他感动

楼下久别重逢其乐融融,楼上的秦羽倍感萧瑟,深感被自家大哥“抛弃”了,于是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中的折扇,默默打量着大哥眉眼的笑意,随即挑眉玩味一笑,表示啧啧称奇

他家大哥本就极为出色,更因着面容俊朗,引得众多女子对他心生爱慕,但大哥一向对她们视若无物。秦渊曾以为大哥木讷,于情爱上一窍不通,如今才知大哥的情爱都给了这个女子,只不过稍稍惋惜的是那女子是个妇人

不过转念一想,也并非大事,他们大晋民风素来开放,乃至皇家也是如此,倘若那妇人是寡妇,改嫁入皇家也非稀奇事,倘若那妇人的夫主尚在,最多不过用皇权稍施压力使其和离再纳入皇家,以上两点在他们皇家也是有诸多先例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深夜食堂在线阅读第4节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今天已是九月初十了,百花凋败,枯叶飘零。一派凄凉之景!话说关山岳,武德两人乘了两匹快马赶往嵩山少林寺。这汴京离少林寺不足四百里,也就是一天的路程。两人天亮出发,一路马不停蹄。直到申时,经过一客栈,名曰“客来客栈”。两人已是饥肠辘辘。武德向前指了指,说道:“这里离少林不

  • 独占疯情有钱就是任性

    从苏家别墅的大厅中出来,姜辰跟着苏雨落回到家里。一路上苏雨落都有些魂不守舍,她和所有的少女一样,幻想着自己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会审批五彩战袍,脚踏祥云前来接她。可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心中那处美好的梦会破碎的如此之快,她不仅没有等到自己的盖世英雄。到最后就连她的结婚对象都不是一个她喜欢的人,而

  • 不干不水瓦塞尔大森林

    今天天气寒冷、吹微风。“艾斯、你就穿这么点衣服就行了?”搓了搓自己的手掌,威廉今天可是会做了不少,夜观天星,发现天气变色,连忙买了几件大衣回来。一件给艾斯、一件给自己,一件给艾斯的娘亲汇心。三件大衣的价钱都是威廉付的,这些艾斯都是记在了心里,等自己有钱了一定得还。“威廉大叔、这地方真的有哥布林出没吗

  • 凤家鼬妻之双拌方破饼

    众人看见公子纠走了进来,面色都不一样,公孙隰朋是打量,高子和国子是不屑,鲍叔牙和管夷吾是尽量冷静,而召忽则是一脸关切。坐在上首的齐侯将众人的脸色纷纷看在眼中,只是轻笑一声,并没有多说话,抬了抬黑色的袖袍,摆出一副很和蔼的表情,说:“二哥请起。”他说着,又朗声说:“给二哥设席。”齐侯的话音一落,好几个

  • 海内奇谈在线阅读第九节

    齐玉白跳下树,就要向山猪走去。忽然仿佛挨了定身咒,浑身肌肉紧绷一动不动。在他的正前方可以看到山猪眼睛血红,正在死死盯着他。齐玉白的大脑顿时一阵空白,怎么会?怎么会?明明已经射中了它,明明射中的位置是心脏的位置。怎么会这样?正在愣神的空带着箭伤的山猪已经冲了过来。电花火石之间,齐玉白向旁边一扑。母山猪

  • 遇见穿越女在线阅读第6节

    周末,风和日丽,我带女友游湖,没想到遇上了一件很倒霉的事情——有人跳湖了!游湖的心情瞬间就没有了,女友很害怕,说要赶紧离开,而我被“热闹”吸引,非要拉着女友去看看。那人跳下去没多久,就有人跳下去救他,但被救上来的却是一具尸体。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有说那么短时间人怎么就死了,有说这水底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 被乌云看上后[娱乐圈]在线阅读第八章

    开着小汽车,慢悠悠的到了超级市场前。又是一片破败的景象。成堆的大包小包,扔在地上。塑料袋内的面包、肉松早已变了质。购物车把超市大门堵得严实。里边到处都是被洗劫的迹象。楚夏阳将自己之前的柯尔特递给零。“我俩去找些生活物资。你在车上,小心些。”零,点了点头。二人一进门,一股腥臭气味扑面而来。水兰弯腰作呕

  • 我对扶弟魔零容忍之天台

    夏凌是全班最受欢迎的女生,长相上略显甜美,成绩也好,家庭条件好,她喜欢林一凡是人尽皆知的事。而且夏凌还是一个极其有号召力的人,所以为什么白悠悠不敢送情书给林一凡,这就是赤/裸/裸的和夏凌作对,不想在夏凌的小团体里混了。而毕语因着地理位置“幸而”得到了这个任务,还被白悠悠威胁不准告诉其他人,若是夏凌知

  • 重生之我是文媚儿在线阅读第7节

    就算定律又如何!还有万分之一不是!那就有可能不发生!可,自己又到底到了一个什么地方!想不出,想不到别的理由来告诉自己!天柔不停地抑制心中的不安,强制的镇定!自己必须镇定!现在必须镇定!天柔克制起迷茫的眼神最后徘徊在了白发女子以及她身后的众人身上!仔细打量起眼前的这些人!不得不说,眼前这个女人虽然她的

  • 娘子高高在上第7章在线阅读

    宴好小尾巴一样跟着江暮行,一路跟出医院。江暮行的伤口处理了,药也已经拿了,那他就没理由再黏着了。日头很烈,阳光刺得人眼睛睁不开。宴好的步子迈得大了点,虚虚地挨着江暮行后背,藏在他挡下的阴影里,觉得他们很亲密。“班长,晚上的课就不上了吧。”前面的江暮行脚步一停。宴好没刹住车,脑袋撞上去,鼻尖隔着衣物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