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天碑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1/7/23 5:14:21 作者:天界小兵 来源:3G小说网
天碑
天碑
作者:天界小兵来源:3G小说网
古老的传说,天碑者、稳轮回、定六道!苍茫的天道,隐藏了无数的历史,茫茫的宇宙之中,埋藏了多少的传说。佛曰:佛度世人,普化众生,可佛不容他!道曰:道为善,万物之本,收留世间一切悲苦!可道不留他!天曰:“我造万物!”可天却要灭他!

清晨的阳光洒落,天地万物都恢复了活跃。

“嘶!”龙逸尘刚模糊的睁开眼睛便被这明媚的阳光闪的眼睛一疼,适应了一会儿龙逸尘再次睁开双眼。

“呜!这是……过了多久……”一双如剑一般的眉毛紧皱着,

龙逸尘有些艰难的站起身,感觉背后火辣辣的痛,在他背后有着一道道指甲划痕,触目惊心、血肉模糊,原本一尘不染的白衣此刻也变得破烂不堪。

咻!

一个身影如鬼魅一般出现在龙逸尘身前,扬起拳头向龙逸尘的头颅砸去。

“放肆!”龙逸尘立刻察觉,同样一拳轰出,两拳撞在一起。

砰!

一声闷哼,身影被连连震退,她的脸色变得无比苍白,摇摇欲坠,一副随时倒地的样子。

她虽无比虚弱,但那双如同九天星辰般的眸子里却流露出浓郁的杀意。

看着这个女子,龙逸尘古井无波的眸子不禁荡起了一丝波澜。

女子身着一袭白色长裙,只是长裙却破烂不堪,好像是被人强行扯烂的,露出处处诱人的春光。

看着“战场”上那梅花般血迹,又看了看面露杀机的女子,龙逸尘颇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昨天,沉睡了整整十万年的他苏醒了,但却不是在他所布置的大阵中,而是在这荒野之中。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他阴阳神魔体失衡,情火焚身!

可就在这时,天空上竟然掉落下来一个即便以他的眼光来看也绝对美丽的女子,龙逸尘也顾不上那么多直接占有了她。

“你!去死!”绝美女子厉声喊道,摇摇欲坠的身体冲向龙逸尘,却忽然昏迷倒地。

“哎!这算是怎么回事!”龙逸尘感觉有些头疼,“罢了!谁让你是这十万年第一个与我有过夫妻之实的女子。”龙逸尘将女子横抱了起来向一处小溪走去。

“你既与本帝有了夫妻之实那便是本帝的女人,无论你出身如何都无法改变!”龙逸尘自语道,同时直接将女子身上的衣服都剥干净,望着那完美诱人的身体龙逸尘嘴角微微翘起。

“你这身体倒是本帝见过最完美的之一了,也不枉本帝亲自为你沐浴。”龙逸尘笑道,用溪水仔细的清洗着女子的每一寸肌肤。

之后随手从手上的戒指里拿出一件他的衣服为女子穿上,虽然不太合身但也比之前破烂的裙子要好上许多。

接着龙逸尘自己又清洗了一番换上了一件衣服,坐在一旁的岩石上感受着自己的身体。

“诶!看来这十万年休养除了让我的神念恢复了一些其他的是一点都没有好转。不过我是如何出现在这大阵之外的,还有灵儿那个小丫头干什么去了,居然没有守护在我身旁。”龙逸尘眉毛都快皱成一团了。

“我这次征讨失败恐怕这十万年来都没有人敢在踏上征途了吧!我的道仍然不是无敌,无论是什么特殊体质恐怕都有极限,很难达到那个程度,唯有兼容万道方有一线生机啊!这兼容性恐怕便是这芸芸苍生都具有的凡体,这一世便由凡体始!”龙逸尘双目一凝一黑一白两道光团从他的身体里剥离了出来,随后用剩余的不足原来亿万分之一神念包裹住两个光团。

“凝!”龙逸尘低喝一声,两个光团瞬间变凝成一个半黑半白的阴阳鱼印。

又探查了自己的身体一下,龙逸尘不禁自嘲的笑了笑,“将这阴阳神魔体剥离出来,我的这具身体更加脆弱了,甚至都比不上一个普通人。”

将阴阳印收了起来龙逸尘看了看自己戒指中的物品,除了几件仙料便是一堆功法和一些日常物品,其余的什么都没有。龙逸尘五万年前曾经苏醒过一次,他的那些天材地宝便是全都被他服用或是布置大阵了,所以现在他是一穷二白。

抬头看着天空,龙逸尘微微握紧双拳,“这一世我定会战到最后,横扫那里!”

“也不知道她们七个怎么样了!”龙逸尘叹气道,

龙逸尘一生惊才绝艳,不足百岁时与诸天骄争夺天命,力压群雄成功问鼎仙帝并强势破灭帝劫,号无尘仙帝。之后他进入仙神界,一路鏖战,三千年成就十二劫仙帝为诸天最强者之一。座下七女帝皆为九劫仙帝,实力强大。横压仙神界,无人为敌。

最终聚集了一批仙帝、武帝踏上征途,最终失败,散尽修为方保下最亲近的七个女帝神魂而他自己则落入故乡大荒界。

沉睡五万年才苏醒,将七女帝神魂投入轮回,而他自己则又陷入沉睡,整整五万年才再次苏醒。

“这大荒界发生了什么,怎么灵气变得如此稀薄,还有这大道为何如此疏远,天命也难以孕育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龙逸尘吸收了一些灵气顿时惊讶起来。

“以如今这个天地恐怕根本就没有办法诞生仙帝。”龙逸尘心道,“我的帝墓应该离这里不算太远,那里的气息我仍然能够感受的到,先去看看。”

龙逸尘抱起女子顺着感应向帝他帝墓的方向走去。

…………

龙逸尘站在他的帝墓前,双目中透露出无比森然的杀意,“是谁!究竟是谁!竟然在本帝沉睡之时攻打本帝的帝墓!”

看着面前这一片荒凉,寸草不生,就连土地都是漆黑无比还混杂着无数裂痕。

“嗯!这是天命的气息,原来是这样,真是该死啊!”龙逸尘紧紧的握着双拳,

“一个刚刚承载天命的仙帝居然敢攻打本帝的帝墓,甚至不惜打破禁忌在这下界使用天命的力量,导致这方天地大道被抽离。”龙逸尘冷声道,

“如果灵儿出了事,不管你是何仙帝,都要灭族!”龙逸尘眸子中的滔天杀意丝毫未减。

用仅存的一点神念不断的扫视着这个帝墓却没有找到心中想要找到的人。

龙逸尘脸色阴沉了下来,“灵儿,你绝对不能有事!你等着,本帝一定很快找到你!”

看了一眼以经被打的沉下去了的帝墓,笼罩着的帝阵仍然运转着,龙逸尘叹了一口气抱起女子离开了这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深夜食堂在线阅读第4节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今天已是九月初十了,百花凋败,枯叶飘零。一派凄凉之景!话说关山岳,武德两人乘了两匹快马赶往嵩山少林寺。这汴京离少林寺不足四百里,也就是一天的路程。两人天亮出发,一路马不停蹄。直到申时,经过一客栈,名曰“客来客栈”。两人已是饥肠辘辘。武德向前指了指,说道:“这里离少林不

  • 独占疯情有钱就是任性

    从苏家别墅的大厅中出来,姜辰跟着苏雨落回到家里。一路上苏雨落都有些魂不守舍,她和所有的少女一样,幻想着自己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会审批五彩战袍,脚踏祥云前来接她。可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心中那处美好的梦会破碎的如此之快,她不仅没有等到自己的盖世英雄。到最后就连她的结婚对象都不是一个她喜欢的人,而

  • 不干不水瓦塞尔大森林

    今天天气寒冷、吹微风。“艾斯、你就穿这么点衣服就行了?”搓了搓自己的手掌,威廉今天可是会做了不少,夜观天星,发现天气变色,连忙买了几件大衣回来。一件给艾斯、一件给自己,一件给艾斯的娘亲汇心。三件大衣的价钱都是威廉付的,这些艾斯都是记在了心里,等自己有钱了一定得还。“威廉大叔、这地方真的有哥布林出没吗

  • 凤家鼬妻之双拌方破饼

    众人看见公子纠走了进来,面色都不一样,公孙隰朋是打量,高子和国子是不屑,鲍叔牙和管夷吾是尽量冷静,而召忽则是一脸关切。坐在上首的齐侯将众人的脸色纷纷看在眼中,只是轻笑一声,并没有多说话,抬了抬黑色的袖袍,摆出一副很和蔼的表情,说:“二哥请起。”他说着,又朗声说:“给二哥设席。”齐侯的话音一落,好几个

  • 海内奇谈在线阅读第九节

    齐玉白跳下树,就要向山猪走去。忽然仿佛挨了定身咒,浑身肌肉紧绷一动不动。在他的正前方可以看到山猪眼睛血红,正在死死盯着他。齐玉白的大脑顿时一阵空白,怎么会?怎么会?明明已经射中了它,明明射中的位置是心脏的位置。怎么会这样?正在愣神的空带着箭伤的山猪已经冲了过来。电花火石之间,齐玉白向旁边一扑。母山猪

  • 遇见穿越女在线阅读第6节

    周末,风和日丽,我带女友游湖,没想到遇上了一件很倒霉的事情——有人跳湖了!游湖的心情瞬间就没有了,女友很害怕,说要赶紧离开,而我被“热闹”吸引,非要拉着女友去看看。那人跳下去没多久,就有人跳下去救他,但被救上来的却是一具尸体。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有说那么短时间人怎么就死了,有说这水底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 被乌云看上后[娱乐圈]在线阅读第八章

    开着小汽车,慢悠悠的到了超级市场前。又是一片破败的景象。成堆的大包小包,扔在地上。塑料袋内的面包、肉松早已变了质。购物车把超市大门堵得严实。里边到处都是被洗劫的迹象。楚夏阳将自己之前的柯尔特递给零。“我俩去找些生活物资。你在车上,小心些。”零,点了点头。二人一进门,一股腥臭气味扑面而来。水兰弯腰作呕

  • 我对扶弟魔零容忍之天台

    夏凌是全班最受欢迎的女生,长相上略显甜美,成绩也好,家庭条件好,她喜欢林一凡是人尽皆知的事。而且夏凌还是一个极其有号召力的人,所以为什么白悠悠不敢送情书给林一凡,这就是赤/裸/裸的和夏凌作对,不想在夏凌的小团体里混了。而毕语因着地理位置“幸而”得到了这个任务,还被白悠悠威胁不准告诉其他人,若是夏凌知

  • 重生之我是文媚儿在线阅读第7节

    就算定律又如何!还有万分之一不是!那就有可能不发生!可,自己又到底到了一个什么地方!想不出,想不到别的理由来告诉自己!天柔不停地抑制心中的不安,强制的镇定!自己必须镇定!现在必须镇定!天柔克制起迷茫的眼神最后徘徊在了白发女子以及她身后的众人身上!仔细打量起眼前的这些人!不得不说,眼前这个女人虽然她的

  • 娘子高高在上第7章在线阅读

    宴好小尾巴一样跟着江暮行,一路跟出医院。江暮行的伤口处理了,药也已经拿了,那他就没理由再黏着了。日头很烈,阳光刺得人眼睛睁不开。宴好的步子迈得大了点,虚虚地挨着江暮行后背,藏在他挡下的阴影里,觉得他们很亲密。“班长,晚上的课就不上了吧。”前面的江暮行脚步一停。宴好没刹住车,脑袋撞上去,鼻尖隔着衣物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