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代码帝国第二章

2021/7/22 1:31:25 作者:砰砰博士 来源:飞卢小说网
代码帝国
代码帝国
作者:砰砰博士来源:飞卢小说网
网络崩溃,代码出逃,两个异度世界交汇,无论是零和还是共赢,都让我们猛然发现,人类之外还存在着很多不为我们熟知的世界,他们可能就在我们隔壁欢声笑语,也可能静静地躺在我们身边,默默地注视着我们的一言一行,计算着我们的呼吸和心跳。他们可能存在了千百年,也可能才诞生在前一秒,他们的生存方式可能和我们刀耕火种差不多,也可能连吃喝拉撒的概念都千差万别。在人类有史以来,或者上溯到无史的洪荒年代,这些世界无论有没有与我们的世界相交汇,我们都不能断然地否定他们的存在。(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

祁兰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2016年9月14日……被害者陈媛媛……犯罪嫌疑人龚叔圳残忍将其杀害,手段残忍,令人发指,本案所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二,本案被害者是社会弱势群体的一员……这种藐视人命,无视社会律法的行为,情节非常恶劣,给整个社会造成恐慌。根据刑法……希望法庭能够给予我方受害者一个公道,让杀害她的凶手付出应有的代价。

……”

“我操/你妈,老子他妈杀你全家了是不是!告诉你!老子要是有机会出去的话,一定第一个先弄死你。”

在程孝京落座刹那,龚叔圳从被告席上蹭得跳了起来,一手指住了程孝京,那浑身的气势仿佛要夹带他出离的愤怒烧死对面那个想要置他于死地的年轻人。

负责押送他的警员赶紧上前押按住他,使劲把人往后面拖。

对方的辩护律师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对自己的服务对象的情绪表现视若无睹。他平静起身的时候无意识地抖了下肩膀。案子到现在已经毫无悬念,对方的律师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表现得无可挑剔。

程孝京低着头,除了刚刚在陈述的时候,他的视线——即使是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冰冷眼神,也基本上没有落在过被告人的身上。

他看不起这样的人。程孝京把目光转到审判长身上,用他最自信的神态等待着审判长的宣判。他始终相信这个世界法律能够凌驾于一切恶行之上。

半个小时后

审判长低沉的声音在庄严的法院中响起。

……本院认为被告人龚叔圳犯有杀人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其行为构成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现判决如下:判处被告龚叔圳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10年……

那一刻,宁静的法院中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审判长皱着眉敲着法槌,绵长地喊了几声肃静后,宣布本案完结,接下来由司法机关执行宣判。

骂骂咧咧的龚叔圳被拖出了法庭,现场的唏嘘声逐渐消失。

程孝京才重重地吐了口气,紧绷的脸上终于挂上了一点笑意。

他赢了。

参与这场审判的人群如蚁群溃散了,法庭上只落下最后一抹孤冷的身影。程孝京吐出一口气,整个人像块和了水的泥似的瘫在了椅子上。他平时很爱惜自己的羽毛,从不干这么失态的事情。

但是这次,真的太累了。

“这样的状态可不好。”突兀的调侃出现在空旷的审判庭上。

程孝京懒得动弹,只转了下眼珠——站在门口修长的身影,是他今天的对手,李彦昔。他一眼就看到了对方稍微有些乱了的头发,衣领,以及不比平时的浑身气势。

“你今天的表现吓死宝宝了,宝宝再也不想跟你作对了。”李彦昔捂着胸口,一脸虚弱,眼角却还残留着一丝欣喜。

程孝京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因为疲惫而生出的各种矫情瞬间就被吓没了。他坐起身,忍着浑身疲惫感的叫嚣——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意识到,大概自己确实是太过用力了。

“以后记得绕着我走。”他只是稍微回敬了个玩笑,却敬出了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效果。

李彦昔没来由被惊艳了下,立刻缴械投降。他双手合掌,态度虔诚,聊骚之意脱口而出——

“约个饭?界花.”

“你怎么就改不掉给人起绰号的毛病?”程孝京挑眉,送了一记警告的眼神给他,随即起身收拾东西,“下次吧,今天老师出院。”

李彦昔敛了脸上的嬉笑,语气也稍沉了些,说:“忘记这茬了,代我跟老师问好。”他觉得自己可能只是出于好奇,所以才出口约饭。现在高岭之花已经满足了他抖M的心思,于是瞑目了。

李彦昔师承关鹏程,是程孝京名副其实的学长。在律法界的名气并不比程孝京低。当初知道对手是他的时候,让程孝京紧张地失眠了半个多月。

不过好在这个学长相当地懂得爱护学弟。

李彦昔毫无形象得抖着身,晃出了门。程孝京也赶紧将文件一股脑儿扫进包里,准备拎包走人。

程孝京快步走出法院,接下来他要回事务所正式将判决结果带回去,然后把所有资料都整理好,一并归档,就算是完成了这个案子。他轻轻吐了一口气,想着接下来自己要面对的下一个线索。

法院大门外车水马龙,其中蹲了差不多一半的记者媒体。程孝京自以为自己已经很聪明——他刻意留晚了一点,就是打算避开了高峰,结果还是没能如愿。

一辆灰蓝色的SUV缓缓在他面前停了下来。程孝京以为自己人来解救自己了,脸上一喜。

然而抬起头,看到车内影子轮廓的时候脸上表情瞬间收敛得一干二净——这人怎么来了。

他站住脚,目光微带着一点困扰地看着车窗往下开。里面的男人探出头,俊朗的脸上掩不住的熬夜颓废,稍长的头发往后梳了个大背,发丝却倔强地凌乱着。

程孝京看他的下巴上满是新生的胡渣,像是几天几夜没合眼。这人得是多着急,才会这幅样子出门见人。

“上车。”蓝何趴在车窗,简短地吐了两个字。

程孝京本能拒绝。

“疲劳驾驶容易出人命。我不坐你的车。”

“我现在精神亢奋。而且,你现在需要人帮忙。”蓝何挪了下屁股,朝外面犹如广场一般的法院大门口瞥了一眼。

“呵呵,你非要我说实话吗?”程孝京冷笑,却没有立刻转身就走。

蓝何盯着程孝京那张精致漂亮的脸看,眼底生出了希望的光芒。他不要脸地想,今天的程孝京看上去心情不错,还照顾了下自己的脸面,没有扭头就走。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找你有急事。”他央求着,却刻意在‘急事’上加重了语调。

程孝京满心希望他自己能识趣一点,结果对方听不懂人话,没法理解他的用心良苦。他放弃地转身往车子来的反方向走。

蓝何倒着车,一边跟着他走一边说话,语速飚出了天际。

“龚叔圳的案子结了,蓝天就不是杀人凶手。背后指使这个罪名光靠龚叔圳说了不算,证据我找人看过,通宵研究了好几天,都有漏洞,资料我都准备好了。程孝京,你比我专业,帮我看下资料好不好?”

一个礼拜之前,龚叔圳作为陈媛媛杀人案的凶手被捕,交代是蓝天花钱指使他犯案。之后蓝天被捕入狱,各项证据忽然之间涌了出来,这个情况不管怎么样都很微妙,特别是所有证据都模棱两可,让这个案子变得扑朔迷离。

蓝何不相信蓝天真的就是背后主谋。他更相信有人在陷害他。

程孝京对这个案子非常清楚。因为这个案子牵扯到了龚叔圳,为了了解龚叔圳在这个案子上体现出来的人际线索,他把整个案子翻了无数遍。

当然他很清楚针对蓝天的那些证据。

“有漏洞不一定就能推翻,你们需要的是确实有用,能把对方的证据堵死的铁证。你有吗?”

程孝京知道,他没有。

更何况蓝天本人都不配合取证,都是他身边的人干着急有什么用。程孝京被他气得破口大骂。

但让他生气的是,蓝天为了销毁自己犯罪的证据,买凶进警局还不算,甚至亲自到事务所威胁关鹏程交出他们从警方那里拿到的所有证据。

当他知道了这些事情的时候,根本无法想象自己唯一的好友,自己合作了十年的搭档……并且同样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竟然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

程孝京顿了下,连驴都不稀得踢他这样的脑子。索性就放任他脑残去吧!

看到姓蓝的就熬不住想发脾气。程孝京深吸了口气,心底不停地告诫自己——,这是法院门口,他要保持无懈可击的高冷形象。

“我发誓,没有下次了。”蓝何高举两指做发毒誓状,接着又开始装可怜,“为了蓝天的案子,我已经两天没合眼了,内心有点躁动,没人安抚我要死了。”

不愧是兄弟,跟蓝天一样的货色。

程孝京瞪了半天,权衡了N次利弊之后,终于放弃地拉开车门。

蓝何看着他手里拎着的包,笑嘻嘻说:“不是要带回去结案吗?我们可能要谈很久。我先送你回事务所一趟吧。”

程孝京拧着眉,侧身挨在车门看窗外的车水马龙,短促地回他。

“不用,判决书不在我身上。”

车子往前滑入车道上的长龙中。

蓝何蹬鼻子上脸,说:“赏脸吃个饭,我们可以一边吃一边谈。”

程孝京闭眼,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失败之后,倔着性子说:“不管谈多久都没有用的,蓝何。”

不过,他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早上答应所里的同事回来的时候顺便接老师出院,他下意识伸手去摸自己的手机——摸了个空。

程孝京有些茫然地开始翻自己的口袋和公文包。

蓝何瞥了他一眼,体贴说:“丢了什么东西?要我送你回去吗?”

程孝京抬了下眼,蓝何实际上是个相当绅士的人,这一点和蓝天的个性天差地别。

蓝何不纠缠自己的时候,温和谦逊,精明却没有那种商人市侩的感觉。真是魅力十足的男人。

然而现在却为了一个案子,跟自己斤斤计较起来。是真不当他外人,还是觉得他脾气太好?

不过说起来,一个案子能让兄弟俩像互换了角色一样,也是挺难得的。程孝京摸不清楚他们到底在搞什么明堂。

他烦躁地吐出一口气,说:“我不去吃饭,有什么话现在就说吧。”

蓝何不做声,车子拐了个道,进了一条小街。嘈杂的喧嚣声一下子消失匿迹,蓝何关上了车窗,放慢了车子的速度。

程孝京直截了当地继续说:“该谈的我们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蓝天的案子能帮的我早就尽力帮了。”

蓝何稳稳当当地把车停在一家门市店的门口。

程孝京以为他这回总该听进去一点自己的话。

蓝何的手机却忽然响了。

“……抱歉”蓝何低头看了眼手机屏幕,低声说了句,“我家里的电话,等我一下。”

蓝何接通了电话,凝神听了对面电话几句,期间意味不明地朝程孝京那边看了一眼。光看蓝何逐渐凝重的申请,程孝京就能感觉得出来——今天他们的这场谈话有点悬,极有可能无法按照蓝何的意愿进行。

“好,我马上回去,你看好小豆,别让他乱跑。门窗都检查一下,全部锁好了没?还有豆芽,别让它窜出去。”

“……嗯,好。”

蓝何挂上电话,说:“抱歉,家里出了点事。”

程孝京倒是不在意,他本来就不想跟他谈,他的神态一下子轻松了起来,伸手就去开车门说:“那你回去吧,我自己……”然而车门已经上锁了。

“这里还没有出媒体的势力范围,你先跟我一起回去吧。”蓝何烦躁地抓乱了他的头发,倒是跟他下巴的胡渣有点配。

蓝何神色发沉,浑身上下都是担心,把车子重新甩上了车道之后,他低声说:“最近外面乱糟糟的,让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程孝京往窗外探了一会,虽然这里离法院不远,但完全不同于门庭若市的法院门口。一整条街都透着岁月静好的味道。

“这里挺偏僻的,应该没问题……”呼啸而过的警笛声盖过了他后面的话。

“我很坚持。”蓝何态度强硬。然而说完之后,却又不自觉地软了下来,说,“你要是真不想谈,待会我就送你回去。”这近乎于乞求的态度再配上他那张略带疲惫的脸,效果拔群。让程孝京心惊了下,蓝家的人都是作风强硬的范儿,他从来没有在蓝家兄弟俩身上看到这么柔软的一面。

这会又说可以不谈了?程孝京觉得里面掺杂些意味不明的意思,再配上之前那意味不明的一眼。。

是因为自己态度太差了吗?看他的模样,确实辛苦了一段不短的时间。程孝京再防备,也心软了下来。

蓝天的事情一出,整个蓝家都成了祁兰市的八卦聚焦点,各方媒体追了三个月每天都能爆出无数新鲜的八卦,热门话题这四个字足以让他们乐此不疲地不放过任何细节了。蓝何要为他亲哥奔波,就要顾着家里人,还有自己的事业……

“家里怎么了?”程孝京状似无意地问。

蓝何朝头顶的后视镜看了一眼。镜子正对着后座,程孝京的脸上带着困扰的神色。但表情已经没有那么强硬了。低垂的眼眸在没有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厉色之后,让他看上去有种不属于凡间的透明美感。

他不由自主地在心底感叹——这张脸不管是带上了什么颜色,依然美得让人心跳失衡。

蓝何收回视线,在心底嘀咕,可惜这人不太好招惹。

“蓝天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我怀疑有媒体在我家门口蹲守,吓到家里人了。”

程孝京转了下眼,目光看着窗外,思绪却开始飘远。蓝家在祁兰市也很有名气,但是和关鹏程那种利用战绩堆积起来的硕果不一样。

蓝家是因为有一个特别精明能干的家长。程孝京至今还记得,父母的车祸案就是在蓝家家长蓝时玉的手上被按死的。

十年前,在他还是一个鲜嫩高中生的时候,他的父母死于一场离奇的车祸。肇事者没有酒驾,精神正常,跟他们家没有任何恩怨,甚至在车祸之前一点交集都没有。案发时候的天气晴朗明媚。

根本就没有出车祸的条件,可偏偏就……

蓝时玉对着十七岁的程孝京说:“你爸妈已经走了,不能再把你搭进去,这个案子就到此为止吧。”程孝京记得很清楚,自己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主动疏远蓝天和蓝何。

车子一个小时之后到了蓝何所住的小别墅。蓝何特意带着程孝京在附近转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发现。

“报警了吗?你家装了监控了吧。我打个电话给市局那边的朋友。”程孝京拧着眉头要摸手机。

结果再一次摸了个空。

蓝何看着他说:“已经报警了。”

“那人呢?警察不应该在这里吗?”程孝京简直对蓝何此刻的表现无法理解。

他的话音刚落,不远处的别墅门应声而开,小孩子高亢的喊声传了出来。

“叔!警察叔叔在这里!你快点来!”

程孝京转头过去,被一张贴在玻璃窗上的硕大的猫脸吓了一大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玩转古代之美男统统爱老公,这里交给我

    刚一进入初始镇,视线中右上角的任务一栏自动弹出了一个任务。天佑将手指移动到上面点开,接受了成长经历的第一条任务:『寻找引路人』这时系统凭空出现了箭头标,天佑跟着箭头的指引寻找着。眼前的初始镇街道门庭若市、人声鼎沸,往来行人络绎不绝,好不热闹。初始镇就像是一个美丽的花园,街道两边苍劲粗壮的大树,路边在

  • 你乖一点好不好在线阅读第九章

    “什么!昨晚上他是自己闯进来的?!”女帝的寝殿内,响起了褚衣红的惊呼声。“姐姐,他不是……”褚衣红有点不确信的又追问一句。话还未说完,就见赵青玄轻摇颔首,否定了她的猜想——原来这个男人,并不是姐姐自己暗地里挑选的面首。“姐姐,他刚才不是说过,今晚还会过来的吗,我们做好准备,到时候……”褚衣红眼中寒芒

  • 火影之最强毒液在线阅读第七节

    林夕瞪着艾伦,这家伙讲话哪里有什么口音,分明是为了引起误会故意的。林夕越想越气,恨不得对着屁股来一脚,又想到自己是飞行员,对方是又黑又大的陆战队的,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嘿嘿,口误口误。”艾伦奸诈的笑着。“咳咳,小林同志,我们的小李虽然不是正经八百的空军飞行员,但是自认为飞的还是不错,特别是小行星带

  • lol代练王系统第3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强壮的身子骨这世间的儿男,并不是相貌好八字合就能嫁得出去的,“身材”也是关键。——摘自《浩然笔录》“不行!”安江拿手巾给安浩忆擦掉脸上的饭粒,板着脸不理会两小只失望的神色,神情有些无奈对安百阳说道,“阿父,您可不能一直惯着他们,您看小四小五都胖成什么样了,再胖下去哪还走得动啊。再说了山中的野味

  • 彼岸深处在线阅读第9章

    “笙声,准备好了吗?”录音间外坐着的原本应该是江循,不过据说前两天出差了,今天回来又遇上暴雨,堵在了路上。于是,导演的位子暂时就给顾留坐了去——江循因为不想耽误进程,所以让他们这边先开始录苏笙声的片段。平时盯别人录音多的苏笙声,顾留坐的那个位子,她坐的也不少。真像现在这样坐在里头被外面人盯得情况,真

  • 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妹控请去那边排队在线阅读第十章

    理惠说出自己的名字后,离开房间后气势也随之而出,连房间中的空气仿佛都倒退了两丈。“山本理惠,有意思的名字。”燕双鹰淡然说。叮…“恭喜宿主获得一次装备升级的机会。”“请问宿主是否使用一次装备升级的机会?”“使用。”燕双鹰不带丝毫犹豫的说。叮…“请宿主选择升级的装备:”“毛瑟c96、腰刀、匕首、飞刀,以

  • 清之恋清之全方位加强

    “呵阿~~~鼾~~好无聊啊王秋,好想打篮球了。”陈晨双手举过头顶,舒服的伸了个大懒腰,睡眼惺忪地说道。王秋放下手里的数学课本,看了眼讲台上挂着的时钟后说道:“快了,现在四点钟,今天下午课会早点下,四点半你就解放了。”开学第一天,学校并没有安排马上教书,而陈思涵在分发完课本确认没有人缺少之后也离开了教

  • 大秦:龙域领主胡亥!第二章在线阅读

    在被誉为京都北方屏障的玉明城外广阔的平原上,大梁国名将定国侯李恭集结三十万人马,与戎狄十万主力骑兵展开了正面对决。这是场让人抱有很大期望的决战,不管是地形、人数均是大梁国占绝对优势,而且是以逸待劳。定国侯李恭乃将门之后,深谙兵法,以治兵严苛、用兵谨慎著称。他总结了此前各个城池失陷的原因,认为单纯依靠

  • 幸好,你也喜欢我之第一章

    “虎精哥哥,求你吃了我呗!”石窟洞府,灯昏烛暗,矮墩墩圆滚滚的小和尚正给虎精递刀子,求他割自己的肉吃。那小和尚只得八九岁,拿刀的手法却颇为娴熟,看得虎精一愣一愣的:“你你你你刚才说啥?”“说让你吃我呀!”小和尚满脸稚气,“你把我骗到这里来,不就是为了吃我的肉么?”虎精:???话说的是没错,但是老子第

  • 糟糠丫鬟不下堂(重生)在线阅读第2章

    火之神...雷之神...冰之神,都是神圣不可侵的,触犯禁【隔离】忌将使天地震怒,世界步上毁灭之途...海之神将为了拯救世界免于毁灭而出现,但是依然无法防止世界毁灭,除非出现优秀的控制者来平息众神的愤怒。转移画面——天空中“我的希望不是火之神,不是雷之神,也不是冰之神,而是海之神。”一个神秘的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