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火影∶龙族系统第7章在线阅读

2021/7/22 1:07:13 作者:金乌太一 来源:飞卢小说网
火影∶龙族系统
火影∶龙族系统
作者:金乌太一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是一个主角获得白王的权能,然后在火影世界装逼的故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对于墨九的话,楚湘总是不自觉的听从,也许是因为强弱差距,也许是因为属性压制……

傍晚是下课时间,总有不少小情侣漫步在夕阳后,趁着将黑的天色,做一些羞羞的事情。

墨九“孤身一人”,走向教学楼,倒是引起了不少人的侧目,尤其是广场那边,一位长发束起的美女。

身边有着三三两两的男生,面上多了几分尴尬和红晕,显然是被表白的校花同学——李妍。

“九哥。”

略带惊喜的声音响起,李妍忙丢开了身边的几位男同学,朝着墨九小跑而来,高高的马尾甩在风中,格外动人。

“你怎么还没回去。”

难得看到墨九这么认真的回答一个人的话,楚湘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李妍。

标准的瓜子脸,精致的五官,淡淡的粉妆看起来楚楚动人,尤其是在校服下玲珑有致的身材,终究是让楚湘有了几分自卑。

“听说你变……转学过来了,我在等你下课,一起回去吧?”

楚湘闻言眸子半眯,看来未婚妻的传言不假,住在一起?

“陈叔还在,你先回吧,我还有事。”墨九好似有些着急了,淡淡地瞥了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楚湘,兀自往宿舍别墅群走去。

“九哥,我听说吴俊林刚刚去找你了……”

楚湘跟在墨九身后,听到李妍好像还有些纠缠不休,回头就现了颗人头,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突然出现的人头在墨九身后若隐若现,李妍把剩下的话给咽了回去。

李妍家中同墨家有些渊源,自然对这些东西已经见怪不怪了,撅了红唇,委屈地转身离开。

“哎?近视吗?”

对于李妍的淡定,楚湘倒是觉得新奇,忍不住出了声,没发现前面的墨九已经停了下来。

透明的身子猛地穿过墨九的,楚湘回头就看到了一张冷若冰霜的脸。

“收不了你,我能毁了你。”

楚湘选择了安安分分的跟他到了目的地。

X大的宿舍都是三层半的小别墅,其中一栋早在三天前被封锁了,因为有一名女生跳楼自杀。

官方说法是:抑郁症复发。

若不是这个女生真的有精神病史,这个说法未免太过勉强。

楚湘愣愣地盯着满地干涸的血迹,而后抬眸,就看到了墨九那双探究的冷眸,只觉得有些可笑。

“你不会以为这是我干的吧?”

“她是被吓到跳楼的,这整个学校,只有你一只。”

“北门对面一整座陵园呢!你是瞎了还是失忆了?”

楚湘倔强的眸子对上他的,墨九扯起一抹冷笑,“谁会来害个无辜的女学生?”

“女学生?还无辜?咦……侮辱了学生这个词,她孩子都打了好几个了,它们不来找麻烦,我也想收拾她了。”

嫌弃的眼神刚落下,楚湘就看到了墨九明悟的浅笑,好像周围的温度都暖了几分,一时间竟是没反应过来被套话了。

“它们在哪儿?”

“它们就在……我凭什么告诉你!”

终于是反应过来的楚湘忙收了嘴,只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后领又被揪起,一路往别墅群的边缘而去,显然是要她重新感受一下被灼烧灵魂的痛苦……

“墨九,它们那么小,还没见过这个世界世界是什么样的,让它们多看看这个世界不好吗!”

被揪着的楚湘仍不放弃挣扎。

“人之初,善恶不分,它们遭受了抛弃和扼杀,成为怨婴,远比一般的怨灵要凶残,对整个世界都充满恶意,你护着它们一时,就有可能多害一个人。”

好像是第一次听到墨九一次性说这么多话,楚湘竟然还觉得很有道理,皱着眉头,一路被拖到围墙处。

“要么说出来,要么我把你丢出去。”

“你这是屈打成招!”楚湘想起那几只可爱的小鬼,终于还是一咬牙,把话吞了回去,“总之除了那个女生,它们没有害过别人!”

害过人命的怨婴和怨灵是没有机会轮回的,一旦落在墨九手里,就是魂飞魄散的命运。

思及此,楚湘有些庆幸自己好像没闹出过人命。

“你怎么保证它们以后不害人,怨婴需要人的怨气来维持魂魄,若是不害人,它们一样会魂飞魄散。”

领子一松,楚湘一个踉跄差点摔到地上,明显感受到了墨九的气愤。

围墙就在眼前,楚湘想伸手去碰,却还是缩了回来,眼底有几分失落。

“我跟它们一样,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就被困在学校里了……”

“我可以把你带出去。”

楚湘眸子一亮,“男生宿舍后面的垃圾堆里!四只,一只不少,它们抱团的!”

变脸之快让墨九险些没反应过来。

“看啥呀!我带你去!走走走!”

天色渐晚,楚湘现形拽着一直默不作声的墨九直奔男生宿舍方向。

一路上不少情侣好像对他们视若无睹,甚至习以为常,同样穿着校服的楚湘,好像也是她们中的一员。

路灯渐渐拉长他们两人的身影,冰凉的手揪着他的手臂,却让墨九有了些许错觉,这个女孩是活生生的人。

会喜,会悲,会耍小心眼,会……

“吶,这栋房子背后就是!”

楚湘终究是松开了他的手臂,指着眼前这栋别墅,巨大的“五”字挂在正中央,却透着异样的黑气。

顺着楚湘的手望去,别墅里的死气蔓延开来,庭院里那些花草好像也奄奄一息的模样,墨九心头一凉,不好的预感让他来不及思考,猛地上前一步踹向铁门。

“嘭——”

坚固的铁门用沉闷的声响回应他们。

楚湘也是鬼,见墨九的样子,心里也有些发虚,刚刚她还在保证那几只小鬼没有害过别人。

“那个,我进去给你开门……”

随着楚湘音落,墨九这才想起来,楚湘是可以穿墙的,随即退了一步,盯着楚湘,眼神越来越冷。

刚刚也是楚湘跟他保证那些小鬼不会伤人的。

“当啷……”

锁栓的声音落下,在寂静的有些诡异的庭院里回荡着,墨九则是一个箭步冲了进去。

“嗖嗖嗖——”

极快的小身影从庭院的角落处蹿出,楚湘心下“咯噔”一声,看了一眼进屋的墨九,终于是咬了牙追上了那团小黑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人血书求我娘一点?在线阅读第四章

    许瀚伟从沙发上坐起来,迈着步子向几人走来。看着相携着的两人,他先是有些吃惊,而后目光径自落到穿着白裙的秦飒身上,眼里翻涌着复杂的情绪。像,太像了。秦飒分明就是年轻的莫子臻——那个他这一生一直都在错过的女人。他这辈子做过的决定有好有坏。唯一能让他后悔终生的决定便是当初没有勇敢地剔除掉身上绑缚着的婚约,

  • 此情可待之森林惊魂(8)

    藤川香终于安安分分的重新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没再走过去听墙脚。但是像她这样的,真要安分下来也不是太可能的,这不,看到花瓶里插着的鲜花,藤川香又动起了其他的心思。既然是要告白,没有情书有情可原,毕竟她没时间找漂亮的信封和信纸,实在是不好意思拿包包里的普通笔记本充数,但鲜花还是要有的,不然得有多寒酸!这

  • 无限之巅峰毒士在线阅读第8章

    汪温别抬头看着摸着自己头发的男子,这个男子就是撞到自己买黄片的人。暗淡的灯光下,男人穿着一身正装,大长腿无疑,衬衫的最上面的三个扣子解开,禁欲里面又带些放荡不羁,寸头很利索,眉毛很浓,单眼皮,还有高高的鼻梁,妥妥一个电视里面霸道总裁的样子。电话响了,男子从口袋里面拿出手机,笑着说了句这里。姜末是跑过

  • 玄幻:每周一个新身份 我的妈妈

    国家经济发展迅速,我们的生活好了起来,我们一家人,在新屋村这个村庄过上来不错的生活。我们不再在过,用大米换一个包子,连吃猪肉都是奢侈事情的生活。那时,我们一家人每天一聚在吃饭,吃妈妈做的菜。虽然不好吃,但妈妈也会很用心做,她在做菜方面操了很多心。她总无奈地说,“做菜给你们,你们总说不好吃,我总不能找

  • 归道记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二天一早,林天起床吃完早餐就要出门去学校了,这时候林傲天也起来了,看着儿子就要出去了,连忙说:“等等,我有件事要和你商量!”商量?你什么事和我商量过?不都是你说了算吗?“什么事啊?”林天弱弱的问道。林天其实也隐隐的想到是关于昨天和老妈说的去京都上学的事情了。其实林天挺怕他老爸林傲天的,很难想像无法

  • 穿越诸天万界在线阅读第十节

    一路上陪她又吃又喝的,到了晚饭自然吃不下了。可还是被拖走了,据说是方明浩带李惜文和大家见面。不知道是谁的时候还好,现在一听到是教官和连长,吓我的直后退,林暖暖使出吃奶的劲都拉不动我。“都小海,有点出息好不好,你已经毕业了。方俊哲都已经退伍了,在他自己家公司管着事的。别说你不记得他了,恐怕他压根就没记

  • 可以实现愿望的药剂店在线阅读第7章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刚拂晓,南北两团队的队员都各自陆续起床洗漱,准备了早点,时间定格于早上的6点半。虽然行程很累,但没有谁愿留恋于梦中,再说整个后半夜谁都没能睡得着,包括两队队长孟存禾和柯言良,耳边总觉得有一种怪异的声音一直在大脑中响作萦绕。一旦闭上了眼睛,整个脑海里浮现的全部是一种从未出现过的可怕幻

  • 洪荒之石尊第十章

    夏日自然是赏荷盛会了。信王爷在由水河边有一家先帝赏赐的观荷别苑。六月之时,两岸垂柳,十里荷花,如烟如霞,荷亭亭如盖,柳依依挽风。信王爷之女,是一位十五岁的郡主。她身穿如霞的粉色纱衣,上面绣着大朵的山水牡丹,手臂上挽一条浅蓝色绣花鸟的纱帛,头上戴着华贵的宝珠丹凤冠,脚上穿一双镂花衔珠飞凤鞋。她的脸上还

  • 做条闲鱼很难吗!在线阅读第6节

    夜幕笼罩着大地。一个名叫【龙隐酒吧】内却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甚至比周围十几家酒吧的生意加起来都要好。其余酒吧的掌管者也不敢多言,谁让这个【龙隐酒吧】的背后是S市二级势力隐龙阁呢。之前确实有人背地里请人去闹事,但无一例外都被压着打,最重的一次甚至直接将人打杀了,久而久之,周围酒吧自然不敢再去背地里闹事,

  • 非主流宫斗在线阅读第六节

    被缠得没办法。两人便来到花园右侧那间,被蔷薇花架缠绕着的透明玻璃花房内说话。林衍眼神淡淡,面无波澜地靠在旁边木架边上,手里还随意拈了朵开得犹如烈焰般的蔷薇把玩。沈晴也没什么好拘束的,惬意地坐在铺了软坐垫的藤椅秋千上晃着,并不着急和眼前的男人说些什么。仿佛是在比谁的耐性更好,气氛突然微妙起来。时间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