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我家老公超宠哒第八章

2021/7/23 0:24:03 作者:望月存雅 来源:红袖添香
我家老公超宠哒
我家老公超宠哒
作者:望月存雅来源:红袖添香
重活一次,时唯夏只想好好的爱他。他是冷血无情的商业霸主,发火的样子很可怕,只有他家里的小女人,敢明目张胆惹他发火,对他刁蛮任性不讲道理,还能被他甘之如饴的宠着。有人曾问龙廷夜,龙太太最大的缺点是什么,他想了一天,却没想出答案。他讨厌吵闹,可她在他耳边吵一整天他也不嫌烦。他讨厌别人哭,可她一掉眼泪他的心都碎了。他想,她大概就是他的克星,除了宠着,别无他法!

启程前往狱星星系的时间到了

庞大如一颗小型卫星的星舰停在第一军校上空。

下方的学生分批次进入军舰内部。

奚白乖巧地站在星舰下。

那边陆阙领着一群鼻青脸肿的人型生物走过来。五官变形,要么扶着腰要么捂着腿,还有人干脆被队友抬着走。

简直像领着一群难民。

周围的人纷纷投以异样的目光。

第一军校鼓励切磋,故而校内总是能看见挂了彩的人。

但同学间彼此战斗都是秉持和谐有爱,点到即止的原则。很少有把人揍得这么狠的

但他们看到队伍最前的陆阙,瞬间了然。原来是魔王,难怪难怪。

陆阙走在前面,眼尾和颧骨各有一抹淤青。他双手插在兜里,走路带风。神情是天然的嫌弃。

其实如果那些人干脆地认输还不会被揍的这么惨。但是天生不服输的alpha们怎么可能投降,当然是拼着一口恶气一定要让陆阙也挂彩。

于是就有了现在一幕。

“宝贝你受伤了?”奚白颠颠儿地跑上去,站在陆阙面前。

仰头看陆阙。

是的,陆阙比奚白高了一个头左右,奚白才刚刚到陆阙胸口。

两个人一高一矮,站在一起分外和谐。

“啧。”陆阙伸手在奚白头上揉了一把,脸色嫌弃地把他推到一边“别腻腻歪歪的。走了。”

“吹吹。”奚白跟上陆阙长腿的步伐,鼓着脸。

“吹什么?”陆阙没有反应过来。

“吹吹就不痛了。”奚白一脸幼齿。眨巴眨巴眼。

呕。后面有一个队员吐了。

陆阙扭头,眼神凌厉如刀。

“我好像伤到胃了。”那个队员流着汗解释。

“可是你捂着的地方不是胃啊。”奚白眯眼看着那人。垂在身侧的手偷偷去摸陆阙的手。

啪。陆阙把他的手打开。

“你有皮肤饥渴症?”陆阙咬牙切齿,每次只要在奚白面前,他都感觉自己像一个被剥光了的omega,被丢到一个alpha面前。那种附骨之蛆一般的粘腻感觊觎感令他浑身不自在。

“不。我只喜欢黏着你。”奚白眼神晦暗地盯着陆阙脸上的淤青。

好想舔一舔啊。

舔他的伤口。把他舔的湿漉漉的,想把他舔哭。

陆阙不知道奚白内心的想法,但看他荡漾的表情多半又是什么变态的事。

妈的。拳头痒了。

这种变态,不如还是让那群人把他人道毁灭算了。留着完全是在污染人的心灵!

为什么会有人时时刻刻在想那种事情?

他一颗脑袋里就没有一点正常内容吗?

这种人会费劲与整个帝国敌对?会在酝酿什么惊天阴谋?

所以我为什么要自讨苦吃?

陆大魔王每天都在为小娇妻的黏人痴汉行为感到深深的苦恼呢。

他看着奚白一张漂亮柔弱的脸,难以想象这里面都是一堆无营养的黄色废料。

“死变态。”陆阙揪住奚白的脸,把一张漂亮的小脸掐到变形。

顺眼多了。这家伙真是浪费了姑姑的美貌。

“嘤嘤。”奚白眼睛里泛出眼泪“宝贝干嘛掐人家。”

陆阙,陆阙感到反胃。

“滚!”他恶声恶气地说,大步走向星舰下传输通道。

奚白这次没再作妖,老老实实跟在陆阙身后。

这艘星舰很大,人在里面要乘坐悬浮车。

这一批第一军校的学生被安排在宿舍。那里还配有训练室,各种娱乐设施,餐厅。一应俱全。

接下来五天漫长的星际航行将在这里度过。

接下来星舰会继续沿途停靠接引其他地方军校的学生。一同前往狱星星系。

这艘星舰是属于皇室的辉煌大帝号。拥有帝国星舰最顶级的防御力,最平稳的跹跃性能。武器装配方面排在皇室所属第五。只是智能系统稍稍落后。

“你说什么?”陆阙揪住眼前智能机器人的衣领把她提起来。

“双人间?”陆阙沉声说,神情可以吓哭小孩。

人形智能管家外表是一个优雅美丽的女性。她无奈地连连摆手“先生冷静。所有宿舍已经分配完毕。大帝号的复古双人间是豪华复古装修,房间是一般宿舍的四倍大。这是当时皇帝陛下的创意…”

“您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陆阙并不买账,脸色阴沉“那你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的室友是他?”他指向后方的奚白。

奚白站在双人间门口,老老实实乖乖巧巧。看到陆阙指过来还微微红了脸,露出一抹羞涩的微笑。

“我们分配的原则是小队内分配。全程智脑自动分配。完全随机的。”智能管家解释。

“宝贝。我们是天定的缘分啊。”奚白咧嘴笑了“别害羞嘛。来呀~”他推开门,露出门后装饰典雅的房间。居然是全木质,完全看不见金属。

一张巨大的双人床赫然映入眼帘。也让陆阙的眼皮狠狠跳了一下。

他看着奚白撒欢儿似的奔向大床,扑倒。问。

“这个房间最初的设计用意是什么?”声音是认命的冷静。

“当初的那位皇帝和皇后是同学。皇帝暗恋无果。设计了这个房间。用这个星舰请全校同学星际旅行。并与皇后随机分配到一间房。”

“然后呢?”陆阙牙酸。

“他们结婚了啊。”智能管家人性化地露出关爱智障的眼神。“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爱情故事啊。”

陆阙捏起拳头又放下,觉得对待公物多少还是收敛一点好。

此时奚白已经在床上拱出一个拱包。他从被子里探出一张脸“宝贝,这个床好舒服啊!快来试试。”一脸期待。

服了你了!陆阙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总是对这个小变态一再容忍。

他哐地关上门。

算了!反正一个alpha一个beta一间房还能是他这个alpha吃亏?

只是因为奚白种种变态的行为和痴汉的表情让陆阙总觉得和他一个床自己谜之吃亏。

但冷静分析,好像没亏?

陆阙这样自我安慰,怒气冲冲的步子缓和下来。走到床前看着奚白那张从被子里探出来,因为发丝凌乱而显得柔软的脸,漆黑的瞳孔里映出的全是自己的影子。想给他一个深刻教训的心思也淡了。

但下一秒,他难得柔和下来的心情又被奚白点爆了。

只见奚白霍然从被子里拖出一个等身玩偶。一个仿真材质,跟陆阙一样脸,一样身形的,床上玩偶!

“宝贝你看,像不像你?我亲手做的哦。”奚白握住玩偶的手冲陆阙挥了挥“来跟哥哥打个招呼。”

“你,还是死吧!”陆阙狞笑着把玩偶的头捏碎。“死变态你能不能正常一点!”他一拳招呼在奚白的右眼。

“嗷!”奚白惨叫。“下巴歪了,宝贝我毁容了嘤~你要负责!”

门外。

智能管家收起了笑脸。仿真的瞳孔向两侧分开暴露出里面咬合转动的细密零件。显出无机质的冷酷。

她走在宿舍的长廊上。最里面那间是陆阙和奚白的。往外是一间间独立的单人间。

啪嗒,啪嗒。鞋跟碰地发出清脆的声响。裙角隐没在黑暗里。

庞大的星舰在星辰海中静静航行。

星舰光滑的金属表层倒映着星光。突然,它的轮廓轻微得波动了一瞬 。轻微得仿佛只是光线造成的错觉。

……

中央星。皇宫。

皇帝目送星舰离去。眉头紧缩“我总有种不安感。”他身后,皇后安慰道“那种东西,奚星沉也未必敢完全放任它。我们总能找到它的弱点。”

皇帝转身看向皇后,神情柔和“你今天怎么了?有什么开心事吗?”

皇后今天换上了许多年不曾穿过的衣服。眉宇之间竟多了几分年轻。仿佛多年前那个令人心动的英俊的alpha少年跨越时间到了现在。

“我找到了人间之神的弱点。”皇后点头,露出一抹微笑。不是皇帝熟悉的温柔端庄的笑。反而是意气飞扬的,少年般的笑。因为自己的秘密而得意的狡黠微笑。

皇帝隐隐感到不安,但他找不到那不安来自何处。只感觉奇怪不适极了。像有漆黑的甲虫在灵魂上缓缓爬动。

“是什么?”他问。

皇后笑着凑近“你近一些。”

皇帝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你怎么了?”他不自觉地往后退。

“没什么。只是有点头疼。好吵啊。”皇后微笑着继续凑近,只是那笑容无端给人极诡异感。“你凑近些。不然我听不见你说话。”他轻声说。

但是皇帝已经无法出声了。他瞪大眼睛。冷汗细密地布满额头。

他看见皇后那张熟悉的脸扭曲成一条条细细的肉色触丝。它们竖起,蠕虫一样扭动着。细细的嗡鸣组成一句话。

“陛下,您听见了吗?好吵啊。数不清的说话声。”

“谁在说话?”

……

(没有色情。没有暴力。没有隐晦!!!!!!)

大床上。奚白抱着被拆得七零八碎的等身玩偶。正在往下掉金豆豆。只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脸哭起来毫无美感。

“嘤嘤嘤。”他哭的起劲“我好痛!”一边哭他一边坚持不懈往陆阙那边拱。

陆阙仰躺在床上。费力地抬手把粘人精推远。

奚白被推到一边,又立马坚持不懈往陆阙身边挤。

陆阙真的心累。

这个变态,怎么变的这么抗揍?

自己精疲力竭躺在这,那个变态反而还活蹦乱跳。

陆大魔王开始怀疑自己。

怀疑自己连续锤翻数百虚拟敌人的体力是假的。

奚白又一次被推远。但继续坚持不懈往陆阙身边挪动。

一厘米。两厘米。近了,近了。

突然,一大片阴影落在奚白脸上。

陆阙实在被他骚扰得不耐烦,直用手,膝盖压制住他的四肢。

“死变态。老实一点。”他沉声说。

好。好烫。

奚白脸红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每周一个新身份 我的妈妈

    国家经济发展迅速,我们的生活好了起来,我们一家人,在新屋村这个村庄过上来不错的生活。我们不再在过,用大米换一个包子,连吃猪肉都是奢侈事情的生活。那时,我们一家人每天一聚在吃饭,吃妈妈做的菜。虽然不好吃,但妈妈也会很用心做,她在做菜方面操了很多心。她总无奈地说,“做菜给你们,你们总说不好吃,我总不能找

  • 归道记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二天一早,林天起床吃完早餐就要出门去学校了,这时候林傲天也起来了,看着儿子就要出去了,连忙说:“等等,我有件事要和你商量!”商量?你什么事和我商量过?不都是你说了算吗?“什么事啊?”林天弱弱的问道。林天其实也隐隐的想到是关于昨天和老妈说的去京都上学的事情了。其实林天挺怕他老爸林傲天的,很难想像无法

  • 穿越诸天万界在线阅读第十节

    一路上陪她又吃又喝的,到了晚饭自然吃不下了。可还是被拖走了,据说是方明浩带李惜文和大家见面。不知道是谁的时候还好,现在一听到是教官和连长,吓我的直后退,林暖暖使出吃奶的劲都拉不动我。“都小海,有点出息好不好,你已经毕业了。方俊哲都已经退伍了,在他自己家公司管着事的。别说你不记得他了,恐怕他压根就没记

  • 可以实现愿望的药剂店在线阅读第7章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刚拂晓,南北两团队的队员都各自陆续起床洗漱,准备了早点,时间定格于早上的6点半。虽然行程很累,但没有谁愿留恋于梦中,再说整个后半夜谁都没能睡得着,包括两队队长孟存禾和柯言良,耳边总觉得有一种怪异的声音一直在大脑中响作萦绕。一旦闭上了眼睛,整个脑海里浮现的全部是一种从未出现过的可怕幻

  • 洪荒之石尊第十章

    夏日自然是赏荷盛会了。信王爷在由水河边有一家先帝赏赐的观荷别苑。六月之时,两岸垂柳,十里荷花,如烟如霞,荷亭亭如盖,柳依依挽风。信王爷之女,是一位十五岁的郡主。她身穿如霞的粉色纱衣,上面绣着大朵的山水牡丹,手臂上挽一条浅蓝色绣花鸟的纱帛,头上戴着华贵的宝珠丹凤冠,脚上穿一双镂花衔珠飞凤鞋。她的脸上还

  • 做条闲鱼很难吗!在线阅读第6节

    夜幕笼罩着大地。一个名叫【龙隐酒吧】内却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甚至比周围十几家酒吧的生意加起来都要好。其余酒吧的掌管者也不敢多言,谁让这个【龙隐酒吧】的背后是S市二级势力隐龙阁呢。之前确实有人背地里请人去闹事,但无一例外都被压着打,最重的一次甚至直接将人打杀了,久而久之,周围酒吧自然不敢再去背地里闹事,

  • 非主流宫斗在线阅读第六节

    被缠得没办法。两人便来到花园右侧那间,被蔷薇花架缠绕着的透明玻璃花房内说话。林衍眼神淡淡,面无波澜地靠在旁边木架边上,手里还随意拈了朵开得犹如烈焰般的蔷薇把玩。沈晴也没什么好拘束的,惬意地坐在铺了软坐垫的藤椅秋千上晃着,并不着急和眼前的男人说些什么。仿佛是在比谁的耐性更好,气氛突然微妙起来。时间一点

  • 帝羡在线阅读塑像的秘密

    七七愣愣的看着窜出去的达无悔又灰头土脸的窜回来,他说的很快,但这也太快了。“这玩意砍不动竹子。”达无悔举举手中的小铲子无奈的说。七七回过神,立即捂着肚子笑的花枝乱颤。“无悔哥哥,你太可爱了。”达无悔苦笑一下,我和可爱沾边吗?七七笑够以后,从须弥戒指中拿出一把断剑。断剑漆黑如墨,剑柄之上只有三寸多长的

  • 落樱三小姐复仇在线阅读第9节

    就在此时,秦王偏头,两人视线不期然撞在一起。苏瑾:“……”他微微朝秦王颔首,算是打了招呼。秦王注视片刻,见有点面善,一时想不起是谁,很快转开目光,继续向前。苏瑾以为这事就这么过了,殊不知,一离开茶楼范围,秦王便吩咐底下人:“去查查那人是谁。”“是,殿下。”队伍中当即有人出列,转眼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 赛尔号之白凤传说之第八章(8)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乔麦,自打发现了时候,自己毫无准备就这么去送人头显然不是什么正常操作。真就是葫芦娃救爷爷,那她也就是一个。等不到最后一个大佬过来拯救世界。故而用最快的速度在达成简易前置。乔麦过来直接当着人一顿输出,就这种场面,说白了其实霸凌。一个个看样子,穿的倒是人模狗样的,可惜里面装的全都是糟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