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夫人她表里不一第十章在线阅读

2021/7/23 1:03:10 作者:罐装木木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夫人她表里不一
夫人她表里不一
作者:罐装木木来源:晋江文学城
【隔壁古言《将军又心软》求收藏,文案在下面】正文已完结京城谁人不知柳家小姐温柔可人知书达理,世家夫人们没等到进宫选秀的大小姐,都铆足了劲要为自家不成器的子弟迎娶嫡二小姐。可谁知一张圣旨将柳二小姐配与新晋状元郎。完婚第一夜柳二小姐向状元郎盈盈一笑,状元郎暗想果真如传言般。完婚几日状元郎发现柳二小姐贪觉,只想她是年龄小还觉可爱。完婚月余状元郎发现柳二小姐爱看各类情爱话本涉猎之广从男女之情到龙阳之好,只当她年龄还小就嫁于自己,对情爱之事格外好奇,反更为疼惜她。又一月状元郎发现柳二小姐不但爱看情爱话本还

=== 第010章公道 ===

朱红色的墨迹未干,晾在一处。

肖缝卿没有移目。

清风楼内,席仲绵和萧过都已离场,楼内的观棋者也纷纷结伴离场,只剩下了零零散散几人。

肖挺上前询问:“东家,方才棋歇时,萧二公子让捎句口信给东家,说想单独见见东家。”

肖缝卿抬眸,方槿桐将好从隔断前走过。

他拾起那卷“纪九残局”,上面残留的白玉兰花香便顺着肌肤渗入四肢百骸。

“跟去看看,怀安侯府应该没有这个年纪的姑娘。”

肖挺接过,应了声“是,东家”。

******

清风楼,四层。

观棋者已尽数离开,只剩了几个棋童在简单整理。

露台外,萧过负手而立,凭栏远眺,远不如先前对弈时的戾气。

肖缝卿缓步上前,周围的棋童低头问好:“见过东家。”

他颔首莞尔。

“肖挺说你要见我?”肖缝卿走上露台,与萧过并肩。

清风楼在四方街的中央,凭栏望去,可以尽数看到元洲城内精致,恢弘大气。

“肖老板,我想亲自找你道谢。”萧过转身,拱手一拜,“若不是肖老板邀请,席仲绵不会答应在众目睽睽之下同我对弈,我也下不出这盘复棋,为我父亲正名。”

复棋,便是下过的棋,重新再走一次。

二十年前,席仲绵已是北派棋手的宗师,在一场不受瞩目的对弈中,输给了萧父,为挽回颜面,诬赖萧父私藏棋子。

那场对弈原本萧父已经胜出了半子,却因私藏棋子作弊而被驱逐,还断了一指。一个棋士的名声一旦坏了,断一根指头同断一双手没有区别,前途已经毁了。

席仲绵是声名赫赫的大国手,而萧父不过一个默默无闻的棋士,有谁会为了一个棋士去得罪大国手?萧父走投无路,只想再次约站席仲绵。结果席仲绵却宣布从此禁手,只授徒,不对弈。萧父连最后为自己正名的机会都没有,于是郁结在心,早早就过世了。

萧过的这局棋,走得便是复棋。

复的是父亲当年同席仲绵的那局棋。

只是,他走得是席仲绵当年的白子,席仲绵走得是当年父亲的黑子。所以开始时,席仲绵并未觉得异常,忽然意识到这是那局复棋时,心中就失了准则。

清风楼的这场对弈,来了棋坛半壁。“南萧北席”的较量,早已被人津津乐道,这场棋局的棋谱,只要有人有心,就会同二十年前的棋谱对比。

对席仲绵来说,一个大国手的声誉远比胜负更重要。失去声誉,他就会失去在棋坛的一切!背负万千骂名,被人不耻。

“萧二公子不必谢我。”肖缝卿嘴角微牵:“我肯帮你,也是我有私心。”

萧过转眸看他:“萧某有一事不明白,凭肖家的势力,肖老板若是想对付席仲绵其实轻而易举,为何非要找我?”

肖缝卿本在凭栏远眺,听到这句,指尖才微微滞住,回眸看他:“对付一个人很容易,不容易的是拿走他最在意的东西。”

肖缝卿垂眸。

再睁眼,目光留在四方街上,穿着一身牙白色男装,一枚素玉簪子束发的方槿桐身上。

稍稍抿唇。

*****

黄昏刚过,“仁和”医馆内,四下开始掌灯。

东苑,钟氏坐在临窗的小榻上,抱着岁岁玩布袋玩偶。布袋玩偶是只老虎,模样却憨态可掬,岁岁很是喜欢,一直抱着不肯放。

这是方槿玉昨日买来给岁岁的。听说方槿桐丢了清风楼的名帖,阖府上下都在帮忙找也没寻到,在厢房内怏怏趴了一日,方槿玉别提心情多愉悦。想着既然方槿桐明日无事可做,正好约她去陪岁岁玩,顺便看一看方槿桐那张闷闷不乐的脸。

谁知今日等她拿了新买的布袋玩偶去东苑时,却听说方如旭和方槿桐去清风楼了,她还楞了许久。岁岁却喜欢这个布袋老虎得很,她就在钟氏这里玩了一日。

黄昏过后,苑里来人说二公子和三小姐回府了,要来看小少爷。

不仅人来了,还买了风车和拨浪鼓来,岁岁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过去了。

小孩子又贪心。

怀中抱着布袋老虎,手里拽着拨浪鼓,还嚷着让钟氏给他转着风车玩。总之,嘴里呵呵笑着,还朝方槿玉几人牙牙学语,连心不在焉的方槿玉都逗乐了。

隔了不久,岁岁饿了,奶娘抱了走。

几人就在屋内陪钟氏说起话来。

钟氏会下棋,偶尔也会看棋谱,听说今日是南北两大国手的对弈,便问起方槿桐清风楼里的见闻。

方槿桐就捡了重点说,譬如席老先生执黑子,萧过执白子,萧过下得果敢,席老先生到后来稍稍有些力有不逮之类,最后席老先生险胜了半枚棋子。

说到后来,方如海回了苑中。

钟氏起身接了他手中的外袍,随意闲话了两句。方如海听他们在说今日清风楼的事,也加入进来。说今日城中都在议论这场对弈,这场对弈本身就有看头,除了是南北两派的角逐之外,还有就是席老已经封棋了,能和萧过对弈其实出乎圈内人的意料。再者棋局下得很精彩,一波三折,先是席老占上风,紧接着被萧过逼平,最后险中求胜。

元洲城算北派,席大国手是北派巅峰,他胜了整个元洲城都面上有光,是福地。

有称赞的,也自然有诟病的,也有人说萧过分明胸有成竹,最后不知晓什么缘由让了半子给席老,许是看他老人家气色不好之类。

总归,这一场举世瞩目的对弈落幕,元洲城也算在棋坛历史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

回到西厢房,方槿桐辗转反侧。

席仲绵的棋谱她都看过,大热的,冷门的,甚至坊间出售的冒名的。

今日这局棋,她总觉得在何处见到过,似是就是席仲绵过往的棋谱之一。从东苑回来,她翻了好几本,一直没有找到,夜深了,才熄灯上榻。

如果她都觉得似曾相似,但一定还会有旁人有这样的念头。

只是她今日观棋的位置极佳,看得清楚对弈两人脸上的表情变化,席老先生的模样似是……似是慢慢通过对弈,认出了对方一样。

但萧过的神情就让人看不透了。

这场棋若说是萧过胜了半子,她还相信些。

思来想去也没有结果,大国手之间的顶尖对决,她恐怕还缺些火候看懂。

转念一想,今日的位置真实是好,等回京之后要好好问问阳平,她如何拿到了这样的名帖的。

*****

翌日,一条消息震惊了元洲城。

也震惊了整个棋坛。

席大国手在昨日对弈后,忽然中风,瘫痪在床,日后怕是再起不来身了。

开始时,还以为是误传的消息,后来经多位大夫确认,消息属实。

一时哗然。

方槿桐是今晨知道的。

“仁和”医馆是元洲城最好的医馆,有人连夜请了方世万出诊。元洲城内的大夫会诊了一夜,老爷子的病算是救回来了,却中风瘫痪了。

方世万晨间回的医馆,阿梧知晓后就慌慌张张来寻方槿桐了,方槿桐才从梦中乍醒。等方世万黄昏再去复诊时,方槿桐央求大伯父带她一道,方世万经不住她哄,便让她做了回拎药箱的学徒。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昨日还在清风楼神采奕奕,迎战萧过的席老,今日就瘫在床榻上,眼窝深陷。意识是清醒的,只是嘴边不停抽搐,口吐着沫子,动不了,也说不了话。方槿桐看得有些心酸,大伯父复诊完,就拎着箱子随了大伯父出院。

毕竟是最敬仰的大国手,方槿桐心情有些低落。

出院时,将好见到肖缝卿入苑落。

肖缝卿看了她一眼,并未招呼,她也没有贸然应声。她想,他是清风楼的东家,昨日席老先生还在清风楼对弈,今日病成这幅模样,他来看看也是应当的。

仆从领着肖缝卿到了屋内,然后去给他沏茶。

屋内就剩了他和席仲绵两人。

席仲绵见了他,有些激动,只是口不能言,也不能动,眼中似是很有些复杂意味。

肖缝卿也不看他,望了望着屋内的陈设,悠悠道:“席老爷子是否想问,萧过同我是不是一伙的?你们之间的事,我知道多少?”

席仲绵眼中惊愕。

“那我可以告诉老先生,萧过是我专程寻来的。”

席仲绵难以置信看着他。

肖缝卿踱步上前:“席老爷子,我是燕塘黎家的后人,来找你讨公道的。”

黎家?!

席仲绵忽然想起何事,便拼命得想后退,只是动惮不得,就越加惶恐瞪圆了眼珠看他。

肖缝卿继续不紧不慢道:“当年黎家遭灭门,一门上下,死了足足一百余口人。构陷黎家的,一共二十二人,老爷子是第二十一个。”

席仲绵惊恐摇头。

“我爹曾视老先生为至交,知己,没想到却被老先生最后的一番供词送掉了一门百余口人的性命。老先生,我如今代我爹向您讨回来,不过分吧。”肖缝卿看他。

席仲绵想挣扎,只是拼了命也动弹不了,而屋内的仆人去奉茶了,也没有旁人。

挣扎之时,屋外有脚步声传来,是奉茶的仆从回来了,席仲绵好似看到了生机。

肖缝卿也转身:“席老爷子,想必今日来探望你的人不少。我若是你,就好好享受今日,因为过了今天,你就不是过往那个德艺双馨的大国手,而是一个靠作弊赢了对弈,又逼死一个棋士的无德之人。”

*****

离开苑落,上了马车。

肖挺就在马车中:“东家,打听到了,昨日持了怀安侯名帖的那位姑娘……”肖挺欲言又止,肖缝卿抬眸看他,示意他说。

肖挺沉声道:“是方世年的女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JOJO]身为中国人的我如何在异国他乡生存在线阅读第9节

    陆惟真知道自己说到点上了。“就当壁虎什么的,是我极端恐惧之下的幻觉吧……可是,他害了三个女孩,我是第四个,这是向月恒亲口告诉我的,不然我怎么会知道呢?他昨晚真的袭击了我。如果不是我机灵,把他……赶走,现在我也失踪了。你们为什么不去查查他昨晚的不在场证明?查查那几个女孩失踪日期,他的行踪?他就是真凶!

  • 双面之清醒的发疯着(5)

    我渐渐察觉到太宰治开始有意与我不动声色地保持距离。这个人从最初频繁地接触我,然后变成只在即将吐花的时候把我喊过去,到现在却是……似乎在刻意回避与我有任何肢体接触。这样的话,烦恼的可是我啊。我的积分要怎么办?于是我开始想方设法创造各种机会接近触摸这只叫做太宰治的老母鸡,比如端茶递水时指尖不经意地划过对

  • 撒旦总裁晚上见有单子

    “行,你放在这吧。下午我给你把账结了。”“好。”杨茂彦放下后,就走出郑姐所在的店,刚才郑家的店有客人,估计是新人,就是不知道什么日子。杨茂彦没有坐公交以及地铁,而是打的过去,赶时间,早点买了,然后就去五楼的二手市场把机器卖。科目电脑城,共分六层,一楼自然是手机和笔记本,二楼是台式,三楼是其它的产品,

  • 三公子传第9章在线阅读

    “什么东西啊?”我好奇道。她笑着从袖中掏出一只小锦盒递给我,里头是一对精致的白玉耳坠,哪怕是现在阴暗的天空下,也绽放着异样的光彩。“好看!”我忍不住伸手接了过来,捧在掌心,爱不释手,随口问道,“这该不会也是你亲手做的吧?”陈良娣点了点头,低眉浅笑,“姐姐,我来给你戴上吧……”“好啊好啊!那就有劳良娣

  • 我当宿管那些年在线阅读第三节

    来到食堂里,穿着校服的学生们打了饭坐在饭桌边,当齐烊他们这些游戏玩家走进去的时候,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盯了过来,连带着窗口里打饭的食堂人员也纷纷用一种饥饿许久看美味佳肴的目光贪婪地凝视着玩家们。不少玩家被吓得瑟瑟发抖,别说往食堂里走,恨不得多长两条腿然后好撒丫子狂奔,有学生裂开嘴笑起来,无声地笑,牙齿

  • 霸道总裁萝莉妻第三章

    (三)“这人是谁?”绿间真太郎望着班级门口的陌生少年,面色有些不善。黑子哲也小声提醒道:“就是前几天我向你说起过的青峰君。”“他来找你做什么?”他当即就做出了决定,“我跟你去。”“没关系的,绿间君,我自己去就好。”黑子哲也鲜少会拒绝绿间真太郎的陪同,但这一次,他还是想自己去会会青峰大辉。绿间真太郎不

  • 飞鱼传说在线阅读陌生夫妻

    翌日清晨,天朦朦亮,如墨般的天空,已染上淡淡的光,印着火红的朝霞。睡得不安稳的夏小优惺松的睁开眼眸,清醒了。想要伸展四肢,顿时觉得身体僵硬无比。如若换作是在她家的大床,她肯定无所顾忌的滚来滚去,不用像昨晚那样睡得如此痛苦。眼角不小心看到了床上的还躺着另一个人,这才想起她的“丈夫”的存在。呆望着置于天

  • 名门童养媳第六章在线阅读

    周四开运动会的消息一经某个消息灵通的同学传播后,在六班里引起了极大的轰动。程沐妃看着周遭的同学和围在中间的郝怡涵,低头埋进了书里。“郝怡涵,你说的是真的啊?那后天不用上课了?”前排的胖子王一转身。郝怡涵没开口,一群同学已经抢在她之前发言了。“谁知道呢,我们学校非要什么都瞒着。”“我总感觉不靠谱,上次

  • 寒天长明第四章

    裴然心脏漏跳了一拍,窘迫感铺天盖地的将她覆盖。她脚尖轻轻向后踢了一下,攥紧的手松了松,硬着头皮从牙缝挤出一句话:“那您还挺显年轻。”没等穆柏衍说话,她把手里的袋子举到跟前,“一点心意。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有事。”穆柏衍没接,他脚跟抵着半开的门,向外跨了一步。两个人距离瞬间拉进,他身上的水汽渐

  • 大唐最强狂少在线阅读第3章

    卫生间里面是抽水马桶,简宁远很满意,回到屋里赵奕已经将早饭端上了桌,是两碗面条和一碗肉酱,站在门口就能闻到一阵浓郁的香气,简宁远听到自己的肚子立刻叫了一声。“来,”赵奕搬了两个凳子,“请坐。”“谢谢。”简宁远坐了下来,赵奕将他的面端到面前,又递了他调羹和筷子,简宁远舀了勺肉酱到自己的面里尝了一口,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