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太阴阳候选人第五章

2021/7/22 23:44:40 作者:唐繁未知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太阴阳候选人
太阴阳候选人
作者:唐繁未知来源:纵横中文网
两大平行宇宙终究还是相撞,太阳烛照与太阴幽荧的第四代继承人在保护宇宙时不幸牺牲太阳烛照与太阴幽荧化为阵法守护世界同时分出一部分实体散落在各大地区,寻找第五代继承人,轩辕浩然的故事于此开始……

第五章

“抱歉,刚刚走神了。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无论是订亲也好,还是成亲也好。就是有几个条件,若是你觉得你能够办得到,咱们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将来就算是我不幸步了后尘死于非命,那也是我自已命不好,与他人无扰。”

有一个逼着自己作死的系统,那命真的说不上好。

其实理智一些想,她从现代来到南宋,又从南宋来到北宋,只要心态放对了,不是照样可以将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吗?

就算是那个随身的系统让人恨不得他从来都不存在。

嫁人本就在她的人生规划范围里,虽然这种嫁人的方式有些不被她接受,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她此时答应下来还能让人承她个天大的人情有什么不好。

若是现在不答应,回头展老夫人去了,她再缠着倒追展昭,那就太难看了。

她也想穿越一回,振臂高呼,来个什么爱情至上。可是那些事情,不是得先有面包才能再想其他吗?

在一身的五花肉还没有被电出油来时,她其实也是可以将就一下方式的。

而且系统对她也算不错了,至少没有让她嫁给那个什么柴小王爷。

她不是那些思想奇葩的女人,讲什么没有共同语言就不结婚。

好男人都是自己调.教出来,女人想要把日子过得好,难道就真的只有在找共同语言这一项上?

就算是在现代,也不一定会找到一个有共同语言的吧。

比如说理科生和文科生。

所以说了,她何必跑到古代来强求呢。

莫愁绝对不承认若不是那时刻降临在她身上的高压电,她估计才不会这么快的妥协以及给这段婚姻找出这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

听到这里展昭算是明白这姑娘的意思,“姑娘没事就好,展昭刚刚还以为姑娘是又要犯药呢。姑娘的条件是什么?还请姑娘言明。”若是违反道义之事,他是不会做的。

莫愁听到展昭说的‘犯病’两字,嘴角抽了抽,然后直接略过了这个话题。“展昭,你不用担心。并不是什么大是大非的要求。我的条件呢,很简单。你先进屋来吧。”

他们就站在这窗下说了半天的话,莫愁觉得接下来要说的话,还是别这么说了。于是歪了下头请展昭直接跳进来。

展昭看明白莫愁的意思,然后又看了看几步之后的门,低下头,将衣摆向上一提,便运气跳进了屋子。

“轻功不错。”怪不得叫御猫呢。

“过奖了。”他观这位姑娘内力身手也是不俗。

引着展昭坐在堂屋的圆桌上,莫愁拿着纸笔,写下一条,便说一条,“一便是自咱们有了婚约后,你需要与所有的雌性生物保持一定的距离。

若是有人问起,你也必须要在第一时间告诉别人你以有家室......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咱们不能干那昧着良心的事,谁家养个闺女都不容易,你说对不对?”

展昭:“...这是自然。无需姑娘要求,展昭也必是要这么做的。”理是那么个理,可这话听着真别扭。

让话中满满的嫌弃,他真希望自己没有听出来。

自古忠言逆耳,可这也是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提醒他。因此莫愁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于是继续说道,

“二,无论将来我有无所出,你不得纳妾,不得再有第二个女人。若是我真的死了,别管是怎么死的,你都要为我守身一辈子。皇权强情也不可改其志。你想呀,连我这样自幼习武的都受不了了,你还是别再去祸害别人了。人的命只有一回,真的。”

这一点,展昭同样责无旁贷,若是这姑娘还是被自己克死了,他也真的不能再祸害别的姑娘了。

虽然连面前的姑娘,展昭若不是母亲的原因也并不想多做纠缠的。

“三,我需要绝对的自由,我观你将来也必不会长留在家里,你在外面增长见识。却要我守着这一亩三分地的贤良淑德当井地之蛙,那就太不仗义。都是江湖人,我不希望受到任何的约束。”

“可以。”将心比心,确实是不能将人留在家里。只是,“你的安全?”之前可是还中了毒呢。

若不是遇上他,这姑娘说不定就死在没有人知道的山路上了。

“这一点,你无需担心。我自幼习武,自保却是没有问题的。这一次被蛇咬,也真的只是意外。而意外这种东西,想来你是最了解的。”毕竟这人的几任未婚妻可都是亡于意外呢。

展昭摸摸鼻子,对于面前这姑娘的打趣之语不作任何回应,不过倒也不在提及此事。

“四,我年纪还小,便是成亲,我希望晚几年,”毕竟太早成亲对身体不好,而且,她暂时还不想要小孩。还有就是...她还有些个想法。

展昭想到面前侃侃而谈的姑娘还不到十五岁,这个要求忒特么合理了,他根本就没有理由不答应。

于是点头。

“五,我们是平等的,你别用什么夫为妻纲的条条款款来要求我,我也不会让你去守什么男人的三从四德。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商量着来,但是不能随便替我拿主意。还有,我们是一体的,你要是为了什么国家大义去送死,在那之前你必须要告诉我一声,我不想从别人的嘴里听到你的消息或是死讯。”

“...好。”展昭看了一眼莫愁,对于她嘴里说的那个男人的三从四德,展昭想了想并没有问出来。

直觉告诉他,那是毁三观的事情。

“六,......”

“七,......”

这一夜,一直到梆子打了四下,莫愁想到的那些要求才一一的与展昭说完,并且立了字据,互相按了手印,这份婚姻就这么开始了。

“这个最终解释权是什么意思?”展昭指着纸上那些要求的最后一句话‘最终解释权归李莫愁所有’不解的问道。

莫愁看着那份协议上被展昭指出来的话,心中对于面前这个古人倒是有了一丝新的认识。

这么多条里,单把这最后一句指了出来,可真是够犀利的。

“这句话的意思便是上面所有的要求,我们在出现理解分歧时,以我的理解说法为准。”

展昭:“......”他是真的低估了这姑娘的脸皮厚度了。

这样的‘道理’,这样的‘理论’,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

将这一纸协议仔细叠好,展昭又说道,“姑娘说要一式三份,你我各一份,那另一份是?”

莫愁眼睛一转,笑得好不得意,“我不告诉你。”她才不会告诉他,这只是她们现代人写合同的习惯。

展昭点头,并不以为意。

莫愁见此,便准备起身将两份协议放起来,哪想到意外就发生在这一瞬间。

莫愁起身之时,便发现了阻力。脚下稍一用力,刚刚坐着的圆凳便倒了。可是由于惯性,她仍是向前扑了一下。好巧不巧的看到这一幕的展昭便起身去接她。

...最后因为房间的面积问题,两人无法施展功夫,只得双双倒在了地上。

而最让莫愁尴尬的是,她的裙子要掉不掉的挂在腰上。

若不是裙子里面还有一条裤子,莫愁这会儿子就要露肉了。

两人缓过神,同时回忆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都囧了。

这真的是一场意外,不过结局很猥琐。

原来是莫愁的裙角被展昭踩住了。所以起身的时候自然会出现意外。而意外发生的时候展昭抬脚去帮忙,而莫愁当时又使了力气,一个使劲拽裙子,一个松了脚......

她跌的骨头好疼。

眼泪汪汪地看着倒在自己身侧的男人,莫愁觉得也许系统的惩罚也并不是那么可怕。“...展昭,现在后悔还来的急吗?”

刚刚谈妥的事情,莫愁就开始后悔了。这意外来的太快也太准时了。

展昭:“...抱歉”,虽然很不厚道,可是看她脸上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他还是有些想笑。

至于展昭口中的抱歉,到底是在指什么,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莫愁揉了揉胳膊肘儿,有些庆幸,“唉,幸好这是在房间里。”不然在这民风还挺纯朴的年代,她衣衫不整的样子在外面......

展昭:“......”确实应该庆幸。

展昭先行起身,然后想要扶莫愁起来,可是眼角扫到莫愁的裙子,脸上有些红,眼睛又有些飘。伸手不是,不伸手也不是。

莫愁却没有他想的那么多,虽然尴尬的要死,可是这种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粉饰太平。

于是让展昭别管她,先去将那鼓凳扶正了。

展昭一听这话,连忙转头,假借扶凳子,然后又整理桌子上的笔墨,半天都没有回身,以便给莫愁更多的时间整理裙子。

这么晚了来到一个姑娘家的闺房本就不合礼数,此时又将那姑娘的裙子踩了下来,这让展昭觉得自己的行为非常的不君子。

可是转念一想,这姑娘不是已经许嫁于他了吗?既然是这样,礼数上其实也不是那么太严苛的。

应该是这样的吧?

坐在刚刚扶起的凳子上,展昭给自己倒了杯茶,一边喝茶,一边想着那姑娘是不是已经打理好了自己。

莫愁确实是已经打理好了自己,看着身上的这条裙子,莫愁觉得她以后都不想再穿了。同时又在心里决定了,她以后的衣服都要一体式的,就像现在展昭身上穿的长袍一样,一块布做出来的。

衣服和裙子能不分家就分家了。

“叮,您有新的支线奖励,请注意查收。”系统将这一次的意外,算成了支线任务。于是成功‘渡劫’的莫愁,就收到了这样的一条消息。不过,听到这个消息的莫愁,心情却并不美妙。

莫愁:“......”查收你妹呀查收。

差一点她就头撞南墙,最少也要磕出脑震荡了。

“天色不早,那展昭便先告辞了。”刚刚说了那么多,又经历了那么一场意外,现在两人竟然一时间没有话说了。展昭向外看了一眼天色,然后告辞离去。

莫愁目送展昭离开,然后转身将自己摔在床上。

真是疯了,她就这样将自己卖掉了。

不过也幸好是展昭,而不是陈世美,柴小王爷什么的渣仔。

伸出手,在眼前将系统页面调了出来。

先是接收了刚刚的意外奖励,不过在将奖励放到自己的系统格子时,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目前三尸脑神丹的存储数量。

然后晃了晃脑袋,又将页面关上了。

她这是想要干什么呀。

脱了鞋,莫愁又将外衣退了,然后躺在床上,一掌熄灭了烛火,让自己快点入睡,别在胡思乱想。

给展昭服用三尸脑神丹,她也是脑子进水了。

若是这样,那她还不如将那套一母五子的蛊毒喂一只子盅给展昭呢。然后以后她还可以建个后宫什么的。

一个皇后,四个妃子......展昭正室的地位不容质疑。

啪,莫愁又拍了一下自己的脑子,让自己别胡思乱想。现在不是唐朝,她也不是可以养面首的公主。

老公太多了,队伍可不好带呢。

快点睡觉,指不定明天一早展老夫人就会杀上来呢。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独占疯情有钱就是任性

    从苏家别墅的大厅中出来,姜辰跟着苏雨落回到家里。一路上苏雨落都有些魂不守舍,她和所有的少女一样,幻想着自己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会审批五彩战袍,脚踏祥云前来接她。可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心中那处美好的梦会破碎的如此之快,她不仅没有等到自己的盖世英雄。到最后就连她的结婚对象都不是一个她喜欢的人,而

  • 不干不水瓦塞尔大森林

    今天天气寒冷、吹微风。“艾斯、你就穿这么点衣服就行了?”搓了搓自己的手掌,威廉今天可是会做了不少,夜观天星,发现天气变色,连忙买了几件大衣回来。一件给艾斯、一件给自己,一件给艾斯的娘亲汇心。三件大衣的价钱都是威廉付的,这些艾斯都是记在了心里,等自己有钱了一定得还。“威廉大叔、这地方真的有哥布林出没吗

  • 凤家鼬妻之双拌方破饼

    众人看见公子纠走了进来,面色都不一样,公孙隰朋是打量,高子和国子是不屑,鲍叔牙和管夷吾是尽量冷静,而召忽则是一脸关切。坐在上首的齐侯将众人的脸色纷纷看在眼中,只是轻笑一声,并没有多说话,抬了抬黑色的袖袍,摆出一副很和蔼的表情,说:“二哥请起。”他说着,又朗声说:“给二哥设席。”齐侯的话音一落,好几个

  • 海内奇谈在线阅读第九节

    齐玉白跳下树,就要向山猪走去。忽然仿佛挨了定身咒,浑身肌肉紧绷一动不动。在他的正前方可以看到山猪眼睛血红,正在死死盯着他。齐玉白的大脑顿时一阵空白,怎么会?怎么会?明明已经射中了它,明明射中的位置是心脏的位置。怎么会这样?正在愣神的空带着箭伤的山猪已经冲了过来。电花火石之间,齐玉白向旁边一扑。母山猪

  • 遇见穿越女在线阅读第6节

    周末,风和日丽,我带女友游湖,没想到遇上了一件很倒霉的事情——有人跳湖了!游湖的心情瞬间就没有了,女友很害怕,说要赶紧离开,而我被“热闹”吸引,非要拉着女友去看看。那人跳下去没多久,就有人跳下去救他,但被救上来的却是一具尸体。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有说那么短时间人怎么就死了,有说这水底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 被乌云看上后[娱乐圈]在线阅读第八章

    开着小汽车,慢悠悠的到了超级市场前。又是一片破败的景象。成堆的大包小包,扔在地上。塑料袋内的面包、肉松早已变了质。购物车把超市大门堵得严实。里边到处都是被洗劫的迹象。楚夏阳将自己之前的柯尔特递给零。“我俩去找些生活物资。你在车上,小心些。”零,点了点头。二人一进门,一股腥臭气味扑面而来。水兰弯腰作呕

  • 我对扶弟魔零容忍之天台

    夏凌是全班最受欢迎的女生,长相上略显甜美,成绩也好,家庭条件好,她喜欢林一凡是人尽皆知的事。而且夏凌还是一个极其有号召力的人,所以为什么白悠悠不敢送情书给林一凡,这就是赤/裸/裸的和夏凌作对,不想在夏凌的小团体里混了。而毕语因着地理位置“幸而”得到了这个任务,还被白悠悠威胁不准告诉其他人,若是夏凌知

  • 重生之我是文媚儿在线阅读第7节

    就算定律又如何!还有万分之一不是!那就有可能不发生!可,自己又到底到了一个什么地方!想不出,想不到别的理由来告诉自己!天柔不停地抑制心中的不安,强制的镇定!自己必须镇定!现在必须镇定!天柔克制起迷茫的眼神最后徘徊在了白发女子以及她身后的众人身上!仔细打量起眼前的这些人!不得不说,眼前这个女人虽然她的

  • 娘子高高在上第7章在线阅读

    宴好小尾巴一样跟着江暮行,一路跟出医院。江暮行的伤口处理了,药也已经拿了,那他就没理由再黏着了。日头很烈,阳光刺得人眼睛睁不开。宴好的步子迈得大了点,虚虚地挨着江暮行后背,藏在他挡下的阴影里,觉得他们很亲密。“班长,晚上的课就不上了吧。”前面的江暮行脚步一停。宴好没刹住车,脑袋撞上去,鼻尖隔着衣物蹭

  • 白鹿原在线阅读第九章

    孙浩坐在洛时旁边,“你怎么不去帮他?”“老师不需要我啊,我觉得他更担心你。”“那男的,什么情况?”“诈骗、融资了几千万,金融头条都盯着呢。”“那不一定有罪?不就输了?”“在法庭上没有正义的一方,只有自认为正确的一方。”洛时根本没有听懂,只是本能的点了点头,庭审期间,洛时第一次感觉到了上课的时候那种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