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一直都在之女童(8)

2021/7/22 23:24:30 作者:夏紫蓝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直都在
一直都在
作者:夏紫蓝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从小就向往着平淡无波的生活,所有的事情都是顺其自然的,享受着来自众人的宠爱,不骄不躁,平淡如水。要是没有遇到他,她估计会在长大后就到自己喜欢的地方生活,每天都过着日复一日的生活,没有那么多的起伏,但也开心足矣。可从七岁那一年遇到起,这样的愿望就注定要落空了,七岁那年的那一举动注定了往后两人的无数纠缠。他从小就天之骄子,小小年纪就被家人认为是个不可多得的从政之材,可他长大后,从事了商业,完全没有任何的遗憾或不喜。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他要的是什么?他能够给她什么,仅此就已足矣。

每一步的路,似乎很艰难,但步子,始终一如既往。

前方朦朦胧胧,带着未知的力量。

……

耳旁阵阵呼啸,让胤儿好奇心颤地睁开眼。他看着脚下,小小的心性竟是不害怕,放眼看去,泾阳城锦绣如画,是那么的美丽,那么令人陶醉。他嫩白的可爱脸蛋渐渐露出了笑意,伸出小小的嫩手,轻轻舞动,白云从他的指缝间流走,慢慢远去。他心头触动,抓呀抓呀,想要将云气抓在手中。

浮云遮眼,每次飘过的地方仿佛皆都物是人非。

宫羽凨怔怔出神地看着胤儿的童真。

他记得很久以前,自己也是这般童真过。

那时候真好,但他不想回到从前,因为,会失去很多,有些……得到了,未必更好。

每一刻的命运,像是在考验,每当迷惘的时候,总是有两条道路在浮现在眼前。

……

一行人在万丈高的空中御剑飞行,白云悠悠,不断地从他们身旁飘过,一时间,很远,很远。

天上茫茫,浩瀚无边。

也不知过了多久。

似乎是三个时辰,天色将夕。

仙剑逐渐升高。

“师父,快到啦!”郝晴清丽的笑容让人心神一振。

只见前方出现一个黑点,随着几人御剑快速前进,黑点越来越大,那竟然是一座山,偌大的青山!隐隐约约仙气缭绕其中,不识真面目。

越来越近,青山雄伟壮阔,陡峭无比,山野密林,幽深广远,傲然屹立在白云之中,宛若这天下的鬼斧神工,也只有膜拜,它睥睨之态,像视芸芸苍生为蝼蚁,又似在仰头蓄势,想要拔地而起,一路冲啸,飞往九天之上。

“这就是爹爹常提起的仙山吗?”

胤儿看着那渐行渐近的雄伟青山,深入其中,才发现他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像是一伸手就要摸到它,但它还是那么遥远。

胤儿看着它,它遮住了半边天。

此刻可以看到山中自由翱翔的苍天白鹤,看样子很大的样子,胤儿甚是兴奋,心道:“这么大,它可以载人吗?他的肉好不好吃呀?”

胤儿天真的想着,嘴里竟然不停的流着口水,滴在宫羽凨的胸前。宫羽凨无奈的笑了笑,左手轻轻拭去,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他看的是仙鹤。”

御剑的速度极快,此刻也才接近偌大的雄伟青山,胤儿定睛看去,就连山上的一木一草也有着丝丝缕缕的仙气,生长着许多奇花异木,想不到这巧月之季还开了这么多的娇艳之花,姿态撩人,青翠的树木间还有他认不上来的珍禽异兽跳来隐去。

就算人站在山中树梢上,此刻看起就像一粒尘埃,渺小不可见。

胤儿下意识地向下看去,云气飘过,地下景色一览尽收眼里。不看还好,一看小脸苍白失色,几乎将他吓死过去﹕那些普通的大山与其相比,足足矮小了数百倍,可见此仙山高大让人心生胆怯。

他年纪甚小,这般情景自然难以接受。

燕傲白看见宫羽凨怀中胤儿的异样,面色显许些得意,然后目光变得深远,不禁说道﹕“相传飞柱山百万年前叫不周山,为顶天之柱,后来也不知是谁改名为飞柱,准小师弟,不周山的传说,你知道么?”

胤儿不敢再看下面,歪着头想了想,撇了撇嘴,“不知道。”

燕傲白闻言一窒,想想一个小孩也不会知晓什么,于是便把飞柱山的传说简单讲给他听:“相传百万年前,飞柱山山顶有一个巨大的天宫,为古天庭,许多神族中人在此居住主宰者天上地下,后来有一神族中人名为共工,神力巨大,不知与神族的统治者发生了何事,便下凡变成一个十分巨大的不明神兽,一怒便从中间撞断了飞柱山,如今就成了这般模样……”

“哇,共工好厉害,这么大的山也能撞断!”胤儿大是咋舌,一脸拜服。

……

几柄仙剑飞上了山顶,令胤儿惊呆的是,一眼看去,山的后一面竟然是由许多不逊色于正面的奇峰叠嶂而成,山顶还真就像被什么撞断似的,其宽广宛若平原大地,难以见其边缘,人的身躯显得太小,形容成尘埃委实不过,上面还傲然屹立不少雄伟的尖峰,真是奇怪的“山顶有山”啊。

夕阳映红了所有人的脸,就连仙剑也反射出夺目的橙红之芒。

胤儿看着落日,他突然发现它好大,和家中盛菜的盘子一般大。

仙剑慢慢降低又平行飞了半个时辰。

……

此刻,下方映射出闪闪刺目的白芒,宛若珍珠般的色彩。

胤儿看去,正是仙家琼楼玉宇般的房屋,顶面的白玉瓦反射而出。其规模并不是很大,有的分布在像是半腰断了的山上,有的则是立在凭空浮起几丈高的锥形岩石上……还有许多几丈到三十几丈高的仙家瀑布以及散发仙气的白色拱桥,最为奇特的是许多平台上凌厉插着一柄白色仙剑。

许多仙房庭院里种着蛟龙虬劲般的神奇仙树,色泽七彩,虹光一样的赏心悦目。

……

姜紫嫚等人御剑停在一个悬俏四方平台上,前面立着一座汉白玉铸成的两柱门亭,上面挂着一个五尺来长晶莹如玉的牌匾,龙飞凤舞地写着“天剑派”三个大字。

宫羽凨和燕傲白对望了几眼,展颜一笑,长袍飘飘,迈着大步穿过门亭。

途中,宫羽凨把准小师弟放了下来,一同走在五颜六色用鹅卵石铺贴而成的小径上。胤儿还小,虽有郝晴牵着,但脚步还是跟得上。

宫羽凨这个大师兄也真是,粗心地把准小师弟放下来,自个带着笑意,风度翩翩地跟着燕傲白并肩而行,全然不顾委屈的小师弟。

此刻,胤儿小脸满是兴奋之色,小手不停挥舞着,抓呀抓飘在眼前丝丝缕缕的云气,甚是觉得好玩。

这些云气竟也不散,慢悠悠地飘动在四处眼阔的艳丽花树和异草之间。不少仙鹤在远处,像是在升腾雾气的青湖上飞来飞去。放眼望去,景色宜人,轻轻呼吸,异香浓厚,不是凡间的优雅之处所能相提并论。

好一副仙家之景!

看来,胤儿没有为离开家而感到丝毫伤心。

这是一场飘浮不定的梦。

……

几人绕过几处仙家之房,走过几座白桥,整个过程曲曲折折。

终于,几人走上一个四方门街然后停步。

两丈高的门上方同样挂着一个牌匾,字迹优美地写着三个字﹕“紫凰宫”,门两旁各插着一柄一丈高的紫色仙剑。

这应该就是姜紫嫚等人的居所了。

胤儿小眼灵气十足,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进了紫凰宫后,是一个规模宏大,形象壮丽的仙家两进四合院规模,白色琉璃瓦顶、汉白石铺贴的宽广院街,每隔几丈就有巨大的石剑插地,想来是弟子练剑的地方。

姜紫嫚忽然转身对着正在谈笑风生的宫羽凨和燕傲白二人等人道﹕“天色不早,明日清晨去见掌门师兄,带着胤儿下去休息吧。”

一直沉默不言的四名冷酷弟子弯腰行了一礼,并肩离开。

燕傲白从郝晴手上接过欢悦好奇东看西看的胤儿,然后三人从左边的游廊离去。

“师父!”郝晴叫了姜紫嫚一声,“胤儿的事……”

姜紫嫚像是有些不耐烦,说道﹕“胤儿拜师行礼的事情还是明日举行吧,我必须得尽快回房运功恢复修为。”

……

此刻, 天剑派的另一边。

秦辰宇双目充满好奇的神色打量着四处。

这是一个陌生且迷人的地方,让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

他被那位不凡的中年男子御剑带到此处之地,一路上他甚至来不及睁开眼睛,欣赏四处的仙境,就停在了这个地方,中年男子让他在此等候片刻。

天色即将暗淡。

秦辰宇在一个方圆半丈的石桌前坐了下来,只见周围尽是仙瑞的桃树,香气怡人,每吸上一口就感觉整个人飘飘欲仙,让他陶醉不已,右边是一条小径,两旁生长着仙气腾腾不知名的奇花神树,再往右就是一座仙家白房,门上一个丈长的牌匾写着“沁须居”。他扬起脑袋朝东边看去,只见一个仙气环绕巨大的锥形岩石倒浮在空中,一动不动。下方则是漆黑令人心惊的无底深渊。岩石上面还有一座巨大的宫殿,宫殿顶端放着一颗白色的夜明珠。他估量着,其大小和面前的石桌不分轩轾,价值连城。

他站起身来,小跑绕过石桌,举目远眺,欣赏着如画的仙家景色。

他不禁想起了父亲,心里有些忐忑伤心,要是他忽然回到了家中怎么办,发现我又不在家中,家被毁掉又该如何是好?但转念一想,已经不可能了,他都很久没有回来了,从小两人相依为命,虽然他父亲对他不好,可毕竟……

“等我跟这个大叔修炼有成,我一定要寻找父亲!”秦辰宇这般暗自下了决心。

只是他还这么小,又能如何作想?

……

突然,仙风鹤唳,引起了秦辰宇的注意,他凝目细看,只见远方一群仙鹤展翅向自己这个方向飞来,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大……

秦辰宇看着飞来的仙鹤心惊不已。

“嗯?”秦辰宇看剑领头而飞的仙鹤背上似乎有一道身影,“难道上面还有人不成?”

很快,这个疑问马上就被他压下去了,那仙鹤之大出乎自己的意料,载起一个成年人完全不成问题。秦辰宇不免心道:“仙家的鹤就是不一样,我要是有一只就好了!

仙鹤来势汹汹,秦辰宇连忙后退到石桌旁边,看着它停在自己方才站立的地方,然后其背上轻轻一跃,跳下来一个小女童,竟也是稳稳着地。只见她穿着淡绿仙裙,一双美眸带着几丝狡黠,头上还有不少花瓣,应该是嬉玩于花簇里所留下。她一只小玉手握着一条打鞭,隐隐有光华流动,看似有些不凡。但让人莞尔的是腰间挂着一个白玉葫芦,及是可爱。

她自然也就发现了秦辰宇。

“喂!你是谁啊,怎么会在我家旁边啊?!”她迈着脚步小跑到秦辰宇的身前,奇怪地看着他身上紊紊乱乱又破烂的粗褐布衣,歪着小头疑惑问道。

秦辰宇屏住了呼吸,看着她面若芙蓉的玉脸,紧张又羞涩地答道﹕“我……我叫秦辰宇”

他此刻有些心慌意乱,不知说什么好,打小就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女孩。其实,他从小和父亲相依为命,很少见过外人,更别说这么漂亮脱俗的小女孩了。

他站着低着头,不敢看她。

“哈!”小女孩看着他忸怩不安的样子,像是发现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她走上前,几乎贴近了秦辰宇的前胸,扬起小头满脸笑意地打量着他。

在这里,她可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小男孩在自己的家外面,便好奇不已。

秦辰宇看着她灵动的大眼不停地在自己的眼前闪动,当下更是害羞不已,下意识地后退了一小步,脸上红扑扑的。

小女孩见状心里有了几分好感,倏地转身带着一小阵香风向右边的小径跑去,口中大喊着﹕“娘,你出来啊,有一个害羞的小哥哥呢!娘!你快出来看呐!”

秦辰宇看着她一路大呼小叫,跑着进了“沁须居”,灵动的身姿很是轻盈,小小年纪仿佛也是那么的美丽动人,不禁看的有些痴了。

……

“唳!”

这一声鹤叫惊醒了他,不免朝那比他大七八倍的仙鹤看去,一见到那个小女孩倒是忽视了它。现在就这么看着,有些害怕起来,那仙鹤瞪着比他还大的眼睛,高扬着头一步一步“不怀好意”的逼近,看起来来“胸”气鼓鼓的样子,那双细脚几乎要高过自己,如此一来自然跑不过它,就算跑的过,怕是能飞也飞不过!

秦辰宇也想不明白,自己也没招惹它啊,它是想要吃了自己么?

果然不出所料,顷刻,他就被那仙鹤得意地啄住了粗布破衣,抬起头把他叼了起来。那原本就被竹屑扎破的粗布衣服此刻承受不住力度更加破损,几乎衣不遮体。

仙鹤高傲地叼着秦辰宇,一脸胜利的样子似是很满意,像是在说,这个小小的猎物都不会飞还想逃出自己的魔嘴,未免也太不自量力!

它慢步轻拐,来到崖边,伸直了长长的白颈,微拍翅膀,像是要把秦辰宇给放下去,摔下悬崖。

秦辰宇本就惊慌意乱,明白了仙鹤的意图后小脸苍白的无一丝血色。他先前还想拥有一只呢,现在可不敢再想了。

悬崖下面漆黑不见底,让他心头胆颤不已,只得大急大呼﹕“救命啊!救命啊……”

秦辰宇刚叫呼了两声,仙鹤猛然转头,像是发现了什么,然后快步后退,惊慌地看着凭空出现在后面一个面色微怒的中年男子。

仙鹤似有几分惊惧,放下了秦辰宇,同时又匍下了身躯,身体微微抖动,再也没有了那副高傲的样子,看来它及是害怕这位眼神凌厉盯着自己的中年男子。

秦辰宇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猛然跳起跑到了中年男子的身后,不敢再看匍匐在地的仙鹤。

中年男子转过身来,看着秦辰宇,关切问道﹕“你没事吧?”

秦辰宇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胸前起伏不停,看来还是心有余悸。

“别怕!它以后不敢再动你了。”中年男子拉起了秦辰宇的手,不在理会一旁匍匐的仙鹤,朝沁须居走去。

刚好上了几步汉白台阶,便遇到了两人同时走了出来。其中一个就是那个灵动活泼的小女孩,另一个则是身着桃红仙裙、容貌端详的美妇人。一见面秦辰宇就发现美妇人就一直打量着自己,似在身上寻觅着什么。

秦辰宇看着美妇人柔和平静的目光,不知为何感到有些不自在,但俊逸的小脸还是强装从容。

“妍儿,带他去洗洗换一下衣服吧。”中年男子开口对着那个美妇人说道。

美妇人端庄一笑,从中年男子手中接过秦辰宇的手,朝里走去。

一旁的小女孩也笑嘻嘻的跟在美妇人的身后。

……

一房间里。

“妮儿,不许胡闹!”里面传来美妇人嗔怒的声音,“你一个女儿家,进来做什么!”

“嘻嘻,娘,他的身体真臭,我也来帮忙!”

“出去!”美妇人的声音像是要杀人!

可能小女孩并不知男女授受不亲。

……

中年男子一直立在门口,目光深远,但是片刻之后又显得微微激动,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他抬步进了沁须居。

……

夜临,沁须居外一切寂静无声,只有惨白的月辉。

秦辰宇被美妇人换身洁净的衣服后,带他去吃了一些东西,一旁被美妇人唤着叫妮儿的小女孩也坐在一旁,笑嘻嘻地看着狼口虎咽的秦辰宇,还时不时地叫道﹕“娘!你看他好能吃啊,跟我的祥祥一样!”

也不知她口中的祥祥是谁,吃完后美妇人带着他进了一个房间,说道﹕“我就叫你辰儿了,你就一直住在这里,以后就叫我师娘吧,明日把这衣服穿上早点起床。”

美妇人没有叮嘱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也未问他什么问题,然后直接离了去。

秦辰宇虽然一直感觉美妇人有些怪怪的,但又那里说不上来,他小小年纪也不会想那么多,只想什么时候能修仙有成,然后好去找父亲。

他正要入睡,忽然,门“吱”了一声。

“现在没有风吧?”

他起身,看见一道黑影从门外闪了进来,秦辰宇被吓了一跳,没有了睡意。

这道黑影闪近秦辰宇的床前,然后“哈!”的一声。

秦辰宇被吓了“啊”了一声。

“是我呀!”秦辰宇的嘴被一小手捂住。

他此刻也看清了黑影的真面目,“原来是那个叫妮儿的小女孩。”

秦辰宇扳开她的小手,脸上绯红,心里大是奇怪,问道﹕“你来我房间里做什么?”

“找你喝酒呀!”妮儿说着,然后转身抱起一个差不多和她一样高的白玉葫芦,芙蓉般的小脸满是期待地看着秦辰宇,甚是期待。

秦辰宇闻言一脸愕然,想想便答应了她。

“那跟我来吧!”妮儿见状大喜,她抱着那白玉葫芦毫不吃力,反而轻盈跳步,向外走了出去。

一路上,妮儿说这可不是一般的酒,味道及好,自己从小都是喝着这个长大的。

秦辰宇闻言半信半疑,也想喝上几口。毕竟,小孩子嘴馋,何况是他这样的山野小孩。

沿着游廊走出门外,然后又走上小径到白天那个石桌的地方。

“就到这里吧。”妮儿停了下来,轻盈地跳上了石凳。

秦辰宇爬上了高大的石凳,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小手伸进自己的怀里,然后拿出两个翠绿色的大碗来,不免又是一阵奇怪,“她是怎么做到的,明明她的胸前……”

妮儿没有发现秦辰宇脸上的怪异之色,动作灵巧娴熟地倒着“酒”。

秦辰宇看着她芙蓉般的玉脸被月辉映的淡尘脱俗,清丽无方,心里赞叹一声﹕“月色真好!”

“是月色么?”

秦辰宇抬头看去。之后他瞪大了眼睛﹕“根本不是什么月辉,而是先前见到那颗硕大的夜明珠!”

发出的光辉所过之处一片白昼。

那天上的月亮,大如玉盘。

夜色早已来领,只是让人浑然不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应是水中月第二章

    吃完面条,躺在奶奶的床上,看着墙上贴着的老旧相框里的各种照片。感觉温馨异常。奶奶虽然八十多岁了,可是还是有着那种年轻时的风采,奶奶小时侯家庭成分不好,用现在的话说,就地主家的小姐,虽说做不到琴棋书画,但是书画却是极好,我的毛笔字就是奶奶教的.....奶奶年轻时很有学问,高中毕业后学校推荐奶奶去上海教

  • 无敌擎天之瑟瑟发抖的社畜(1)

    从公元2世纪张赛两次出使西域,打通亚欧大陆通道,北路西下黑海,中路西向经过波斯,到底地中海、罗马,南路到达阿富汗、伊朗、印度,这一历史足迹,延续千年,如今依然有人想要重现这浓墨重彩的繁华。丝绸之路这条伟大且魔幻的路,它像塞壬,前仆后继无数人为之癫狂,而今天要讲的故事对千年历史洪流中它如尘沙不过是众多

  • 盛世贵女之王牌学神之第十章(10)

    三日后,沉渊只身杀上九嶷山,一个人包围了天道宗整个宗门,将天道宗上上下下打得哭爹喊娘。天道宗原以为自己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九嶷山主场优势,护山大阵是当年神级大能留下来的神级阵法,申虚子掌门已经化神期大圆满,距离大乘已是一步之遥,八大峰主均是元婴强者,八人合力练就的诛仙大阵在九州大陆也是威名赫赫,不

  • 华夏義校在线阅读明教小公子

    “杨哥哥!”张无忌昏迷中伸出手在空中胡乱抓着,嘴里还喊着杨逍的名字。“无忌。”杨逍握住他的乱挥手放在胸前细细的哄着,“无忌,杨哥哥在这里。”“不要怕,已经没事了。”杨逍拿手帕擦擦他额头上的冷汗,殷天正在一边放下茶水想让他休息一下,杨逍现在早失了往日的书生形象,“杨逍要不你先去休息一会吧,你看你现在的

  • 快穿硬核女神在线阅读第2章

    齐塔瑞手里的枪开始蓄力了,枪头微微泛蓝。“好吧。你执意找死的话,我也没办法。”帕迪叹了口气,原本什么都没有的右手上突然闪过一连串物品,最后停留在一把泛着蓝紫色光辉的剑上。他抓着钻石剑,直接冲了出去。在那个齐塔瑞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锋利的剑刃就已经砍碎了他的头颅。尸体直直的倒了下去,同时也爆出了许多

  • 说好的男配上位呢数学体育并肩飞

    “136班的体育健儿们,正奔跑在跑道上,迎着朝阳健步如飞!加油!136班的体育健儿们,挥洒着你们的汗水,向着胜利的终点,奋力拼搏...”丘好问上穿白背心,下穿镶白条边的蓝色运动短裤,蹬着一双“双星”牌跑鞋,站在操场边上,双手叉着腰,听着大喇叭里传出来的声情并茂的朗读声,沐浴着明媚的阳光,脸上拂过徐徐

  • 满清头号通缉犯第8章在线阅读

    一见这个陈汝南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想要去阻拦。却被老里长拦住了:“三丫头我们可是有言在先的,这地窖自然也是要搜的。”所以陈家人没有办法,只能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去搜地窖了。而陈刚虽然气势汹汹,但是下午被小花吓怕了。即便到了地窖口,也不敢下去,只能趴在哪儿拿火把看。而地窖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他自然什么都看不到

  • 师傅是我哒在线阅读第十节

    秋蓉来到楚家大厅。王逸潇等人人见秋蓉到来,急忙弯腰行礼:“见过高人。”“高人?”秋蓉一脸迷茫。见秋蓉一脸疑惑,王逸潇急忙解释:“是啊,当日在楚家别院,老朽几人眼拙,不知道姑娘修为深厚,如今既然知道了,自然得称姑娘为高人。”“原来如此,不过不必称我为高人,这样显得我很老。”秋蓉调笑道。“姑娘真是幽默。

  • 风华绝代之我家男主是反派宁州锦园

    大周长安四年,四月初一傍晚,一辆宽敞的马车缓缓驶进宁州城西的停风巷,停在巷子里唯一的一户朱漆大门前。车夫老杨还没把马车停稳,大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出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翁。他那头稀疏花白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拿布条束着。身上穿着一套洗得发白的粗布短打,脚下的布鞋倒是新做的,针脚细密。“哎呦,老远就听见

  • 我真不想当女主啊之神魂的力量

    荁烟顿时无语,对于刚才还对自己实力信心满满现在只能狼狈逃命的赵极……“还太子呢没想到实力这么差…”荁烟不禁嘀咕道“你行你上啊!”赵极不满的道,毕竟那也是五品源兽足以抗衡气府境的时力……不过赵极还算理智并没有和后者再多纠缠直接拔腿就跑不过荁烟立马就拉住了他“不是你跑什么呀?你不是自诩实力很强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