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传说录之第九章

2021/7/22 23:45:49 作者:tmk 来源:17K小说网
传说录
传说录
作者:tmk来源:17K小说网
传说这个世界存在不同的次元,它们分为一个主次元和许多异次元,主异次元都有属于自己的世界树。异次元的世界树大多会诞生自己的意识体来管理异次元,而主次元则为众神所在之地……“我们的命运已经开始相连。”“我要自由恋爱,才不要遵守什么婚约!”“他们在加班,最近几天都回不来了。你最近要小升初,安心复习准备迎考吧。”“我是个人,想安安稳稳地生活有什么错!”“错过的不能再回来了,他也回不来了。当初真应该好好相处。”“我打算回来好好生活的,小时候你说想参军现在你你做到了,我想去高中当个数学老师不行?”“抱歉,这

沉默在昏暗的卧室里弥漫开来。

薛蒙睡在床靠里的那一侧,身上搭着薄毯,因为姜婪施的小术法,他睡得无知无觉。他的右手边的位置空着,但床单和毯子有些凌乱,显然先前是有人睡过的。

应峤沉默地看着薛蒙,他记得这是小妖怪的同事,白天时他们还见过面。

小妖怪似乎人缘不错,跟谁都能有说有笑,上次那个妖族是,眼前这人也是。

在人族的观念里,同事朋友借宿、甚至同睡一张床应该是很寻常的事情。

但是对于妖族来说,窝或者巢穴是很重要的地方,不该随便带人出入。应峤不动声色地想,小妖怪大概是年纪太小还不懂这些。自己比他年长,又是他名义上的男友,虽然是假的,但也有义务提醒对方。

这么一想,应峤便释然了。

他目光在那个人类手腕上一扫,便发现白天见过的珠串没了。而大半夜的小妖怪却不在家里,应该是发现了不对劲。

“你哥哥去哪了?”应峤垂眸问狻猊。

小小一团幼崽他手底下不满地挣动,似乎是后颈皮被拎的不舒服了,想要换个姿势,四只稚嫩的小爪子一抓一抓的,试图抓住他的衣服。

应峤凝眸看了他几秒,迟疑着将他抱在了怀里。

他从来没抱过这么小的幼崽,动作间有些生疏和僵硬。

狻猊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不过他记得这人是哥哥的相亲对象,因此还是糯声答道:“五哥去妖管局了。”

应峤放下心来,应该是姜婪发现珠串有问题,自己又解决不了,就去妖管局求助了。

*

姜婪去了一趟妖管局,回来时就发现家里门大开着,他心里一紧,却没有贸然冲进去,而是暗中蓄力,悄无声息地往卧室方向潜行。

正巧应峤抱着狻猊从卧室出来,准备去找姜婪。

两人在没开灯的客厅打了个照面,彼此都吓了一跳。

姜婪藏在身后的利爪瞬间收回去,若无其事地拿出来,神情带着疑惑:“怎么是你?”

应峤则是目露惊讶,虽然他分了神,但姜婪能悄无声息地溜到他眼皮子底下,本领算是不凡了。

这个小妖怪,倒也没有他想的那么脆弱。

他目中流露赞赏之色,缓缓开口道:“老板正在查一桩案子,跟一家饰品店有关,我记得白天碰面时你戴着那家饰品店的手串,我担心出事,就过来看看。”

姜婪“啊”了一声:“原来是你老板在查?”

他就说去局里报备时,办事员告诉他这桩案子已经有人在跟了,他回来的路上还因为没能接到新案子不高兴来着。

“你们抓到那个妖了吗?”

应峤摇头:“让它逃了。”

又问:“我来时发现屋里有异香,你碰见它了?”

姜婪心里一虚,眼神左右乱飘:“啊?碰到了。”

说完见应峤目光灼灼地望着他,等他继续往下说,他就偷偷咽了一口口水,磕磕绊绊地瞎编:“也不是,那个应该是它的化身一类的,我在梦里遇见的……”

“嗯。”应峤耐心听着他讲,见他结结巴巴说不清的模样,以为他是被吓到了,犹豫了一下,伸手在他头顶摸了摸,安抚道:“别怕,它伤害不了你。”

见他似乎没有怀疑自己,姜婪悄悄松了一口气。

他肯定不能说其实是我太饿了没忍住直接把对方给吞啦。就只能顺着应峤的话装出一副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样子,简单把梦里的情形描述了一下:“……后来它不知道怎么忽然跑了,我就从梦里醒了。”

他小心试探:“它到底,是什么呀?”

应峤想了一下,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便道:“是一株开了灵智的太岁。修为不算厉害,但它身带气运,能够蒙蔽天机,很难寻到行踪。”

太岁?

姜婪一瞪眼睛,忽然想起来之前那股熟悉的感觉是什么了!

难怪他总有一种熟悉感呢,大约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吃过太岁的!那时候他还没有被大哥捡走,独自在外游荡,曾意外抓到过一株太岁。那株太岁当时装神弄鬼地杀了不少人,他躲在后头黑吃黑,把太岁逮住了。

太岁肉味道鲜嫩,又取之不尽,他把对方关在自己的窝里,吃了好长一阵子。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让它给跑了,害他又要出窝重新找吃的,那时他还伤心了好几天。所以到现在都还有印象。

想不到竟然还有再碰见这株太岁的时候。可惜案子被应峤老板接手了,不然还能再趁机吃个肚饱。

想到这里,姜婪不由沉痛扼腕。

应峤见他呆呆的,只以为他被吓坏了,将他的手机拿过来,存进自己的号码:“下次再碰到它,直接给我打电话。”

姜婪眼珠迟缓地转了转,下意识想说找了你那我吃什么?

话到嘴边忽然顿住,想起自己才装成了一只弱小无助的小妖怪,现在可不能露馅,便点点头,“嗯”了一声,非常乖巧地说:“好的。”

不过应峤这番话倒是提醒他了,他睁大了眼睛好奇道:“你不是在公司上班么?怎么还要管妖管局的事情?”

大概是谎话编多了,应峤听到这个问题时面不改色,瞎话张口就来:“跟着老板赚点外快,不然每天.朝九晚五上班,能赚到什么钱?”

姜婪明白了,这就跟他兼职到街道办上班一样。

他看向应峤的目光顿时带上了亲近,有种找到同盟的热切。看来不管大妖小妖,大家都在努力工作赚钱呀。

而应峤只觉得他忽然目光晶亮地看着自己,欲语还休。

姜婪本来就生了一副迷惑人的好皮相,尤其是一双眼睛尤其出色。睫毛长而卷,双眼皮很深,杏仁形状的眼睛青白分明,像汪着一池柔软水波,看人时眼底水波潋滟,是很容易让人心软的一双眼睛。

应峤自问在这漫长时光里,早就练就了一身铜皮铁骨冷硬心肠,但看见姜婪的神情时,心还是忍不住软了软。

他从未养过幼崽,但此时脆弱的小妖怪在他眼里,就如同一只需要小心呵护的幼崽一般。

他忽然充满了耐心。

“你还小,大约还不太懂人类社会生活的艰辛。以后要是缺钱了,就跟我说。”

这是要养他的意思?

姜婪诧异地睁大了眼,随即又认真地摇了摇头。应峤还是除了大哥四哥之外,第一个愿意养他的妖呢。

不过看应峤大半夜还要加班赚外快,大约比他还穷。

姜婪很严肃地拒绝了他:“我可以养自己的,你赚的钱可以自己存起来。”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不要乱花。”

终于说出来了,这句话他早就想对应峤说了!

应峤哭笑不得,不过穷逼人设已经立下了,一时半会也不能改,他只能捏着鼻子点头认下。

旋即他又想起卧室的薛蒙来,以一种长辈教导幼崽的语气问道:“你经常把同事朋友带到家里来过夜?”

姜婪歪着脑袋想了想:“也就薛蒙一个吧?今天聚餐,他喝醉了。”

应峤目光一闪,淡淡“嗯”了一声,又嘱咐道:“人类社会物欲横流,诱惑无处不在。你与人类接触,难免受其影响。但妖族毕竟与人族不同,妖族修行需持之以恒,亦需抵抗声色.诱惑。否则一旦陷入,很容易误入歧途。”

说完见姜婪神色懵懂,似乎没明白,又举了个浅显易懂的例子:“譬如这次,人族最喜酒后乱性,你贸然将人带回来,还同睡一床,万一没能抵抗住诱惑,恐怕不利于修行。”

“……”

姜婪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跟薛蒙有什么。他隐约觉得这番话不太对,但细想又想不出哪里有问题,只能点头应和:“我知道了。”

应峤唇角弯出个不易察觉的弧度,下意识想摸摸他的头,手刚抬起,又若无其事地收了回去,只神色淡然道:“人族寿命短暂,你日后若是想找伴侣,也要在妖族中寻。不要学那些人妖恋的妖族。”

姜婪继续点头,接着便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欠。

再看应峤怀里的狻猊,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已经趴在应峤臂弯里睡着了。

应峤想起他明天还要上班,小妖怪必定不像自己一样不睡觉也精力充足,便道:“时候不早,你早点休息吧。要是再遇到太岁,随时给我打电话。”

姜婪困倦地眯起眼睛,乖乖地点了头,又将狻猊接过来,送他出去。

***

应峤出了小区,绕了老远去开车。

到家时发现别墅一楼亮着灯,客厅沙发上,陈画面色漆黑,见他回来,立刻露出刻薄的表情来:“应总舍得回来了?”

应峤皱眉:“你来做什么?”

陈画气得脸色发青,语调凄厉控诉他的恶行:“你怎么不问问你把我扔在路边,我怎么回来的?”

妖管局有规定,在人类城市里,非紧急必要情况下,妖族高空飞行是要打申请的。平日无事,只能依靠交通工具。

结果应峤这个老畜生把车开走,把他一个人扔在了路边!

“你不会打车?”应峤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弱智:“你难道是自己走回来的?”

陈画:……

他叭叭叭的声音诡异地滞了一下,而后生硬地换了个话题:“让我猜猜你大半夜去哪儿了?不放心那个小妖怪,赶着护人去了?”

他本来以为应峤会否认,或者暴躁地给他一脚将他扫地出门。

谁知道这个暴躁老畜生竟然极其反常地笑了一下,说:“嗯。”

陈画卧槽一声,心说难道老母猪要上树了?!

应峤看见他滴溜溜乱转的眼珠子,嗤了一声:“收起你那些龌龊的想法,姜婪年纪小,真要算起来还是个小崽子。”

陈画阴阳怪气拖长了调子:“哦……原来你喜欢玩养成啊?”

应峤:……

“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应是水中月第二章

    吃完面条,躺在奶奶的床上,看着墙上贴着的老旧相框里的各种照片。感觉温馨异常。奶奶虽然八十多岁了,可是还是有着那种年轻时的风采,奶奶小时侯家庭成分不好,用现在的话说,就地主家的小姐,虽说做不到琴棋书画,但是书画却是极好,我的毛笔字就是奶奶教的.....奶奶年轻时很有学问,高中毕业后学校推荐奶奶去上海教

  • 无敌擎天之瑟瑟发抖的社畜(1)

    从公元2世纪张赛两次出使西域,打通亚欧大陆通道,北路西下黑海,中路西向经过波斯,到底地中海、罗马,南路到达阿富汗、伊朗、印度,这一历史足迹,延续千年,如今依然有人想要重现这浓墨重彩的繁华。丝绸之路这条伟大且魔幻的路,它像塞壬,前仆后继无数人为之癫狂,而今天要讲的故事对千年历史洪流中它如尘沙不过是众多

  • 盛世贵女之王牌学神之第十章(10)

    三日后,沉渊只身杀上九嶷山,一个人包围了天道宗整个宗门,将天道宗上上下下打得哭爹喊娘。天道宗原以为自己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九嶷山主场优势,护山大阵是当年神级大能留下来的神级阵法,申虚子掌门已经化神期大圆满,距离大乘已是一步之遥,八大峰主均是元婴强者,八人合力练就的诛仙大阵在九州大陆也是威名赫赫,不

  • 华夏義校在线阅读明教小公子

    “杨哥哥!”张无忌昏迷中伸出手在空中胡乱抓着,嘴里还喊着杨逍的名字。“无忌。”杨逍握住他的乱挥手放在胸前细细的哄着,“无忌,杨哥哥在这里。”“不要怕,已经没事了。”杨逍拿手帕擦擦他额头上的冷汗,殷天正在一边放下茶水想让他休息一下,杨逍现在早失了往日的书生形象,“杨逍要不你先去休息一会吧,你看你现在的

  • 快穿硬核女神在线阅读第2章

    齐塔瑞手里的枪开始蓄力了,枪头微微泛蓝。“好吧。你执意找死的话,我也没办法。”帕迪叹了口气,原本什么都没有的右手上突然闪过一连串物品,最后停留在一把泛着蓝紫色光辉的剑上。他抓着钻石剑,直接冲了出去。在那个齐塔瑞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锋利的剑刃就已经砍碎了他的头颅。尸体直直的倒了下去,同时也爆出了许多

  • 说好的男配上位呢数学体育并肩飞

    “136班的体育健儿们,正奔跑在跑道上,迎着朝阳健步如飞!加油!136班的体育健儿们,挥洒着你们的汗水,向着胜利的终点,奋力拼搏...”丘好问上穿白背心,下穿镶白条边的蓝色运动短裤,蹬着一双“双星”牌跑鞋,站在操场边上,双手叉着腰,听着大喇叭里传出来的声情并茂的朗读声,沐浴着明媚的阳光,脸上拂过徐徐

  • 满清头号通缉犯第8章在线阅读

    一见这个陈汝南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想要去阻拦。却被老里长拦住了:“三丫头我们可是有言在先的,这地窖自然也是要搜的。”所以陈家人没有办法,只能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去搜地窖了。而陈刚虽然气势汹汹,但是下午被小花吓怕了。即便到了地窖口,也不敢下去,只能趴在哪儿拿火把看。而地窖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他自然什么都看不到

  • 师傅是我哒在线阅读第十节

    秋蓉来到楚家大厅。王逸潇等人人见秋蓉到来,急忙弯腰行礼:“见过高人。”“高人?”秋蓉一脸迷茫。见秋蓉一脸疑惑,王逸潇急忙解释:“是啊,当日在楚家别院,老朽几人眼拙,不知道姑娘修为深厚,如今既然知道了,自然得称姑娘为高人。”“原来如此,不过不必称我为高人,这样显得我很老。”秋蓉调笑道。“姑娘真是幽默。

  • 风华绝代之我家男主是反派宁州锦园

    大周长安四年,四月初一傍晚,一辆宽敞的马车缓缓驶进宁州城西的停风巷,停在巷子里唯一的一户朱漆大门前。车夫老杨还没把马车停稳,大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出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翁。他那头稀疏花白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拿布条束着。身上穿着一套洗得发白的粗布短打,脚下的布鞋倒是新做的,针脚细密。“哎呦,老远就听见

  • 我真不想当女主啊之神魂的力量

    荁烟顿时无语,对于刚才还对自己实力信心满满现在只能狼狈逃命的赵极……“还太子呢没想到实力这么差…”荁烟不禁嘀咕道“你行你上啊!”赵极不满的道,毕竟那也是五品源兽足以抗衡气府境的时力……不过赵极还算理智并没有和后者再多纠缠直接拔腿就跑不过荁烟立马就拉住了他“不是你跑什么呀?你不是自诩实力很强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