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诗仙后传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7/22 23:26:11 作者:浊酒老仙 来源:飞卢小说网
诗仙后传
诗仙后传
作者:浊酒老仙来源:飞卢小说网
浊酒老仙写的一部修真小说,一代诗仙李白的前世今生,带给大家的无限的热血激情,只要浪不死,就要往死里浪(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咦,快给我,快给我。”青石砖瓦的道路上一个小男孩正追着另一个大些的男孩。小男孩清纯的眼瞳中闪着五彩纸鸢的美丽身影。

小男孩叫李泗明,今年七岁。前方更大些的男孩叫方辰辰,今年十岁,再过两个月,便是十一岁了。

他俩身后还跟了个四个年纪相仿的男娃女娃,看着前方这一大一小的打闹追逐,笑得甚欢。在小小的长坤街,这便是六个尚且年幼孩子们最平凡、快乐的日常。

此时,又大又柔的夕阳挨到了“长的最高的钟楼顶上“,孩子们心有所感,不远处的街道的两边也出现了几个男人女人的身影,口中都是喊起自家娃儿的小名。

跑在最前方的方辰辰也看见了摊子前的娘亲,”辰辰,玥儿,吃饭了。”

就在他失神的这一小会,身后的李泗明大眼闪着橙黄色光亮,小腿一迈又一蹬,高高跃起,一手抓住了方辰辰手中的五彩纸鸢,又一把夺走。

方辰辰反应过来,再想抬高手肘时,纸鸢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被小男孩抢了回去。不过这本来也就是李泗明的东西。

两人之所以你追我赶起来,是因为李泗明想跟会飞的五彩纸鸢玩,便恳求方辰辰扮演五彩纸鸢让他追赶。如今因一个小小失误被李泗明钻了空子的方辰辰自然不会轻易“善罢干休”,借着自己腿长手长的优势,一步跨出。

调皮的“恶魔小手”伸到了李泗明的咯吱窝下,五指齐开,“咯即咯即。“本还甩着小得意背影的李泗明身体马上一缩,随即发出金铃般的声音,”呵呵呵,嘻嘻嘻,方……你……”

众人见状也都是笑得前仰后合。李泗明虽是咯机敏的孩子,但被人捉中笑穴后,就会笑得跟女孩和小鸡的结合体一样。笑声有可爱又魔性。

方辰辰爽了几下后就松开了“恶魔之爪”。李泗明这才找到机会,重新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跑到了安全距离,小脸有些通红道:“方辰辰!你又挠我咯吱窝,我妈可说了多挠了这里是会长黑毛的。”

“谁叫它摸起来手感好吗?”方辰辰不以为然道,而后一脸坏笑,道:“你娘亲可跟你说过好男一身毛……”

“没毛非好汉!”身后众人皆是齐呼道。

好像窜通好似的,可把李泗明给整的哑口无言。恨恨地跺了两下脚就跑向自己家去了。

当然明天一过,啥事没有。没准李泗明仍会叫方辰辰来玩五彩纸鸢的游戏呢。

对孩子们来说,白天的玩耍生活以笑声来结束时最好不过的事了。脸上那隐藏不去的笑容也常常会延续到晚饭后。

方辰辰和方小玥差了三岁,此时正与他们父母围坐在一张四四方方,看上去有些年头的木桌边吃着香喷喷、热腾腾的饭菜。”来,小玥多吃点。”给方小玥夹菜的是两人的娘亲,叫韩璁儿,今年二十九岁。

脸上虽有着或多或少的疲倦,但肌肤和五官仍是透着靓丽和胶原蛋白,可能是得名所眷吧。这也是他夫君方易州三十载的人生最为自豪的一件事,娶了个漂亮温婉又能干的妻子。

同时还有乖巧可爱的一男一女。“来,辰辰,吃肉。”方易州也是往方辰辰碗里夹了块肥七精三的红烧肉。“谢谢爹,这肉真香。”方辰辰边咀嚼着边夸赞道。

“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烧。”方易州撑起脸来自豪道。“呸,你个不害臊的。”韩璁马上口卒一声。方辰辰韩小玥两人哈哈大笑起来,方辰辰一鬼灵,立马嘲笑起他亲爹来,“老方啊,想烧出这种味道你还是等下辈子吧。“

”对,儿子说的好,而且我看你爹还得投胎成女人,不然仍是难如登天。”韩璁也借机怼到,随后笑颜如花,让倍受打击的方易州这才好受了些。

韩小玥还很小,并不会和她的亲哥那样参与进这两夫妻的拌嘴中,有时还主动带头挑起战火。似乎是长相随她娘,性子随她爹的关系。

这也是方易州常在私下夸方小玥的原因,只是背着一个女性夸另一个女性,其中还带着褒贬的意味。

韩璁一旦听到的话,就是莲步轻约的来到毫不知觉的方易州身后,有劲的素手一把拎拽住方易州的耳朵,声音如余音绕梁梦呓,“州州啊,你以前不就总说就喜欢这么温婉的我吗。”

之后方易州就会在韩小玥无暇清脆的笑声中凄凄离去。一路上传出,“娘子,我错了,我认错了……”的求饶声。

三人开战,一女看笑,这就是方,韩四口一家的温馨生活。

晚饭后,方辰辰和韩小玥主动提出帮韩璁洗碗,韩璁自然同意,摸了摸两人的头后就和方易州一起干别的事情去了。方辰辰和韩小玥分工明确,很快速的就洗碗了锅和碗,还把厨房打扫了一番。

“大功告成!”两个小大人一个熟练至极的击掌,然后便跑到两人的房间去了。房间内还能听到外面锁门的声音。

“呜咚”一声,家里的门便算是被锁上了,沉浸在夜晚的中的小屋子才有了小小的安全感。

对于家中的这些声音,方辰辰韩小玥早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记的一清二楚。在他们脑海中声音即是富有着动作的画面。这一点两人应该是遗传两夫妻的。

为何这么说呢,因为幽默的人总是颇具画面感和声音感,很多时候不是我们觉得那个人幽默,那他就是所谓天生幽默?不是的,幽默人也是常乐的人,他们只是更倾注于生活上的点滴、你我,并大部分时间都怀抱善意去看待,这其中的美妙自然也就被他们发掘出来了。

两人对家中事物发出的声音敏感,自然而然也是体现着两个人对家的重视,乃至呵护。

人小而不能担重责?不觉然~有心皆口去守护。

刚关上门的方易州注意到两孩子的房门早就关的紧紧后,边依靠至房门旁,声音中带着父亲的安然和浑厚道:“俩小家伙,可别玩的太晚哦,玩的差不多就该睡了,明天的有的是时候玩呢。”

说完便迈步离去,但在最后还是习惯性地回头看了下身后的门,目光中有着沉淀了许多年趋于平淡的疚忧。

方韩俩兄妹轻轻地诶了一声后,还默契十足的叹了口气,好像他们才是操心操劳的大人,放不下门外那“小孩”。

“哥,时间快到了。”韩小玥柔声道。

方辰辰掀开了窗帘的一角,看着升于天空的清幽色月亮,离那在夜晚也仍是巍然伫立的废旧高塔只有咫尺之近。方辰辰眯起一只眼睛,淡定地看着马上将与高塔重合的明月,心中明明已经互相坐访了数千次的忐忑又让他小心脏“噗通”“噗通”跳了起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孤意第8章在线阅读

    对于慕卿苏在现代靠死宅在家看电视看小说的宅女来说没有什么比别人给了你一大堆空闲时间,但你却无聊的想自杀来的更煎熬了。她倒了一杯今早狱卒刚给换的上好的普洱,据说是齐王爷吩咐下来的,只静静的看着却并不喝。慕卿苏在心里愤恨地想着:管他谁吩咐下来的,总之一句话:不喝!打死也不喝!谁知道你们有没有人在里面下毒

  • 回到最初在线阅读第4节

    少将军?楚羽嘉摇头苦笑,抬手拍了拍廖浩的肩膀,轻声说道:“你的少将军早就已经死了,我如今只是一介白丁,甚至可以用乞丐二字来形容,不值得你这一跪。”廖浩虽然没有什么正规官职,但他毕竟位列丹阳郡主三大亲兵统领之一,就单凭这一点就不是常人能比得上的了。但他骨子里那份忠心却是永远不会变的。只不过,他忠心的对

  • 余正杨之男人之野狼(1)

    “他从黑暗中来,踏着白骨与荆棘,犹如恶魔的呢喃让你沉迷,你将长眠于妖种怀中。”“啪。”黑发青年用力合上一本破旧厚重的书,却被弥漫出来的灰尘给呛了一下。“这写的都是什么鬼,妖种哪里有那么夸张……”黑发青年嘀咕着,被旁边路过的图书管理员老大爷听见了。“小伙子,一看你就是涉世未深,妖种就是这样啊。”老大爷

  • 我在万界捡属性在线阅读第三章

    “你又送鱼来了,都说让你自己吃喽!你身体弱,又一个人住不补补身体怎么行。”大爷爷有些生气,家乐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老实了。好在李家村的人对家乐也好,有谁欺负他只要高声一呼大小李村的人都会蜂拥而上。“大爷爷,我身体没事。我自己就是大夫,还不知道啊!”家乐才不听呢,老人家凡是有什么好吃的都紧着自己。固然

  • 天命长生之第一关卡了

    哇,没想到龙云飞死在了十八大清血滴子手中,满血复活,这时候清华大学战队的龙小小妹妹点击下电脑,重新开始新的任务吧,去唐代。这游戏没法玩了,都玩这么多关了,竟然在这被打掉这么多血,倒霉。旁边北京大学战队的说,妹妹龙侠战纪有那么容易玩吗,我的龙展生都一路顺利,现在一滴血也没损失啊,哈哈啊。看来这游戏还是

  • 我的天命守护者在线阅读第7节

    在一路马车颠簸中,秦林感觉整个人都快死了一样,这是心里还想着要是有一辆汽车就好了不管什么车都比这好。而在对面的秦倾城因为修炼的缘故,觉得这并没有什么?_?突然想到自己的皇表弟,因为从小经脉塞闭而且还不能洗髓阀脉,药浴什么的都没有用。生在帝皇家不能修炼,这对于三皇子秦林来说这是最大的痛苦,所以每天只能

  • 领主与封印之石之混沌道基(新书求鲜花求票求打赏!)(2)

    葬帝谷之中的弟子,错愕地抬着头看向祭天台方向。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完全不给人反应的机会,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台上的祭品便是换了一个人。本应该被祭天的圣子,一转攻势。将那咄咄逼人的圣女,瞬间镇压,送了祭天台。就连圣女的护道人刘长老,都是没有反应过来。苏墨高站于祭天台,双眸之

  • [综]暗黑本丸里的白莲花无极‘七剑’

    “剑诀?”苏云微思,突然想到什么,连忙将怀里的那张皮纸掏出。却见皮纸上的图案骤然泛起阵阵璀璨金光,上头的妖魔猛兽图案竟重新排列起来,各自重组。有的凶兽图案自行分解,化为剑柄,有的妖魔图案分解,化为剑身,不断生成,自行排列,场面神奇玄奥,惊人无比。眨眼间的功夫,七把造型独特的剑之图案生出!他瞪大了眼睛

  • 网王:职业传说货郎

    踏在结实平整的碎石大道上,吕大整了整衣襟,扭头看了看后面前者四头牛的大儿子和小儿子,笑着说道:“孩子们,再往前走二里路就能到王村了,呆会到了王村不管看到什么你们没见过的或没听过的,以后都不可以说出去。为父这几个月来,能让咱们吕家可以这么快的发达的秘密全在这个村落里面,切记、切记。”“孩儿知道了。“小

  • 从向往的生活开始吓人走了

    “走吧!阿六,我们得去见许爷爷最后一面了。”我对阿六这样说着。“凡哥,我要许爷爷。”说完,阿六终于忍不住自己的情绪哭出了声来。“我们得学会坚强,以后的路许爷爷不能陪着我们一起走了,我们以后一定都要有出息,长路漫漫,总有那么一天,我要让自己的名字传到远方许爷爷的耳中。”我心里的这些话也只能安慰安慰下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