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黑虎行动在线阅读第九节

2021/7/22 4:10:51 作者:1772812674 来源:飞卢小说网
黑虎行动
黑虎行动
作者:1772812674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部关于少儿的小说,蛮好看的!希望各位读者喜欢!加我QQ:**!(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诸葛扬名来到光亮处,纵身跃出洞口,尚未站稳,忽听一个女子声音喊道:“红梅,青竹。有人追来。”随后便有两道剑光齐刷刷地攻向自己。诸葛扬名经过与寇英打斗,晓得谋定后动的道理,不敢贸然接招,纵身一跃从两名少女头上掠过。他一跃竟有两人之高,在场众人都惊呼起来,他自己也吓了一跳。原来诸葛扬名自地道里一番追逐,体内真气充盈活跃,他方才自然而然地把内力贯于脚底,因此一跃之下,竟俨然是高手风范。诸葛扬名第一次真正用武功与人对敌,便取得了先声夺人的效果,不禁心下得意。

诸葛扬名双目快速横扫,月光下只见所处之地,是一个小树林,林中停着一辆白纱马车,东首站立七名女子,其中两人还托着寇英,一名女子作丫鬟打扮,西首便是方才攻击自己的两名女子,九人之中,除了丫鬟打扮的女子外,另八人都是在街上所遇的白衣绝色女子。此时捂住寇英嘴巴的女子松开了手,寇英冲着那丫鬟打扮的女子嚷道:“你不是橙兰么?我一个月前好心收留你到我家当丫鬟,原来你是奸细!”

诸葛扬名闻言,心中已大致明白,原来酔花荫早已派人混入寇府,难怪会有人在寇英枕边放下“杏花鉴”而没人察觉,难怪会有这么大一条地道直通寇英闺房,难怪寇英明明男孩子打扮,但那两人仍一把就把她抓住。诸葛扬名望白纱马车内望了一眼,见内中空无一人,舒了一口气,心道:“看来这大哥还在与醉花主人周旋,我得尽快将寇英救走。”当下正色道:“快放了相爷千金,否则让你们知道小爷厉害。”他早已忘现在正梳着两个小辫子呢。

众女子方才见诸葛扬名露了一手,不觉暗暗吃惊,但见他不过十四五岁,而且打扮得不伦不类,料是他一时凑巧,便不把放在眼里。那两名持剑女子轻哼道:“年岁不大,口气不小!看剑!”“刷”的一声,两道剑光又向诸葛扬名攻来。经过方才那一跃,诸葛扬名已觉得自己能熟练运用伊笑翁所传内力,此时感觉艺高胆大,见两柄利剑渐渐靠近,却是和方才二人所攻剑招一模一样,当下轻轻一跃,不退反进,左脚脚尖点住左首女子手腕,右脚脚尖点住右首女子手腕,轻轻一旋。那两名女子经他这么一带,手腕不禁向下转了半弧,二人收力不住,两柄长剑登时插入底面数寸。诸葛扬名迅速落地,双掌齐使武当派“绵掌”‘粘’字诀,在两名女子胸口拍了一贴,内力微吐,那两名女子顿时飞出丈外。

寇英手脚飞舞,嚷道:“好厉害!好厉害!”浑然忘记自己正被人挟制。其实按那两名女子的武功来说,诸葛扬名绝不可能在一招之内就能把她们打败,究其原因一是因为她们所使剑招一成未变,诸葛扬名记招、忆招、破招的悟性很高,二来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她们二人心存轻敌,一剑刺出就没了后招,因此一招之下,竟已落败。

众女子大惊失色,除那两名挟制寇英的女子外,其余女子纷纷拔出长剑,攻向诸葛扬名。诸葛扬名避开上面三剑,下面两剑又已刺到。五名女子剑法犀利凌乱,饶是诸葛扬名眼力记性上佳,也难记清五人剑招。诸葛扬名心中暗暗叫苦:“老子始终缺了招式经验!”无奈之下,只能运气四处游走,那五名女子见状,互通神色,便有三人分站开来,意欲堵截。诸葛扬名瞧出她们心思,怎会遂他们心愿,左避右闪,脚上步伐奔得更加迅速。

五名女子连番堵截十数次,都被诸葛扬名以轻功身法躲掉,其中功稍差的,便开始有些迟钝。反观诸葛扬名,活脱脱一只方缰的小马,越玩越是尽兴。寇英见状,怒道:“你这小器鬼,还不快来救我。”诸葛扬名闻言,终于想起正事,见一名女子身形渐缓,当下矮身滑步,右手一滑,便已拾起一块手掌大小的石头,手一甩,便望那女子胸口砸去。那女子正在前冲,突见石头激射过来,已然无处闪避,只得长剑一封,去挡飞石。只听见“当”的一声,长剑竟从中折断。石头仍然去势不止,将那女子锁骨砸断。那女子娇呼一声,后退数步。

她这一退不要紧,其余四名女子为了不伤道她,纷纷强行修改步伐路线,一个五人的剑阵,立时不攻自破。诸葛扬名得意间,余光猛然瞥见马车白纱一动,车内一盏油灯亮起,隐约可见车内一男子书生打扮,右手持笔,半伏前身,作书写状,口中悠然念道:

“百年浑噩十年昏,今朝宿梦又逢君。拆散座上人两处,撵碎情字一片心。莺歌燕舞双飞曲,只影单杯帝王身。可怜相思佳节日,君在九重妾在阴。”

众女子闻声一震,纷纷收剑起身来到马车前,恭恭敬敬道:“主人!”那两个挟制寇英的女子,也松手在马车前行礼。诸葛扬大呼糟糕,自两名女子掳走寇英,到现在不过一刻钟的光景,他殊不料竟有人在杨延玉的牵制下,能在一刻钟内便能全身而退,而且不声不响倏然回到马车之中,其轻功之高当真匪夷所思。诸葛扬名想都不敢再想,一把拉住寇英的手,撒腿便跑。

车内书生依旧伏身书写,淡淡哀叹道:“哎,醉花主人的诗作,当真这么不堪入耳,让两位小友闻‘诗’而逃?”说罢,右手毛笔轻抬,信手一挥,只见白纱轻扬,寇英突然“哎哟”低呼,左膝跪倒在地。诸葛扬名将她扶住,一瞥之下,刹见寇英左膝内侧“委中穴”有一小块墨迹,竟然是被飞出的墨珠击中穴道。诸葛扬名心一横,将寇英背在背上,面朝马车,双足用劲,竟是倒退而走。

车内书生淡然一笑,悠然吟道:“半月半门半横枕,半词半曲半古灯。半杯半碟半夜趣,半毫半剑半闲人。”他每说一个半字,都挥一下毛笔,等到整首诗念完,一共挥了一十二下。诸葛扬名心中一凛,月光下果见十余点墨珠迎面打来。那十二点墨珠飞出本有先后顺序,但接近二人时,却是同时到达,分打诸葛扬名正面一十二处大穴。诸葛扬名饱提内元,双脚使力,纵身从墨珠上方跃了过去。

醉花主人显露的这一招“一十二下点墨手”,是自创的点穴手法,专攻对手周身诸穴,只因墨珠细小飞速,又不似暗器等会有劈风之声,因此即便是寻常高手,也难全数避开。他见诸葛扬名背着寇英,身形受制之余既然还能轻松跃开,不禁“咦”了一声,赞道:“好!”白纱飞扬,身子倏然飞出。这时诸葛二人与白纱马车相去已有三丈左右,诸葛扬名只觉得眼前一闪,一道白影蓦然出现眼前数尺之处,心下骇然,立即气贯右掌,不自觉地便望白影劈去。

诸葛扬名眼见这一掌已然劈到,谁知右掌竟虚飘飘地毫不受力,竟是一击未中,身子不由得向前踉跄大步,左肩被人一搭,身子这才没有摔倒。只听醉花主人笑道:“小友当心,莫要摔跤啦。”语气甚是欢愉。诸葛扬名哪容得别人这般戏弄自己,大怒回身出掌,眼见这一掌又已拍到,谁知醉花主人竟直直地向后飘了出去,唬得诸葛扬名背上冷汗直冒,嚷道:“你是鬼么,只会飘来飘去!”醉花主人笑道:“原来小友内力不差,可是却不晓得招式。好,小生便与你一较内力。”

诸葛扬名以为自己激得醉花主人弃长取短,心中不禁大喜,双掌齐出,正好与醉花主人双掌对上,四掌甫接,诸葛扬名急忙运息调气。他此时内力已运用自如,全身内力贯于双掌,只盼一击能将醉花主人拼得内息滞碍,自己好趁机脱逃。谁知内力传到对方双掌,便似飞鸿踏雪泥。诸葛扬名急忙连运三次内力,但每次传到对方手掌,俱已消失不见。诸葛扬名内力稍竭,突觉两股力道自对方双掌排山倒海般地传来。诸葛扬名大时惊俱,急忙运气护住心脉,饶是如此,也已被那股力道激得气血沸腾,煞是难受。对掌间,忽闻“嗯咛”一声**,却是寇英受不住二人内力相战,自诸葛扬名背上摔出丈外。诸葛扬名这一分神,便被醉花主人的内力击出半丈,站起身来呕了一口鲜血,这才摇摇晃晃倒地昏迷。

待道转醒,发觉自己一直向后移动,四周黑漆漆的,双手双脚被绑,整个身体蜷缩在一起,非常难受。诸葛扬名只觉黑暗中身旁有一物蠕动,时不时地发出“呼呼”吼叫声,心中一跳,喊道:“有怪物啊!”身体一挣扎,头“邦”的一声,似乎敲到了什么东西。那“怪物”似乎被骚动惊醒,动了动身体后开口说道:“呸!你才是怪物哩!”诸葛扬名识得是寇英之声,方才吁了口气道:“原来是你啊!那‘呼呼’的是甚么声响,我还以为是怪物哩?”寇英身体转了转,不耐烦道:“呸,你没见过别人睡觉打呼么!乡巴佬,真没见识。”诸葛扬名哑然失笑道:“你是女孩子,怎么也会打呼!”寇英哼道:“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就不能打呼么?我们现在被那烂菜叶主人,装在箱子里,挤死了,拜托你莫要乱动了!”

此时诸葛扬名与寇英面对面挤在一起,寇英每说一句话,吐气如兰,早已经听得诸葛扬名身体酥了一半,喃喃应道:“哦!这样了啊!”突然全身颠簸,脑袋又挨了几下磕。不一会儿又是剧烈颠簸,方才明白自己与寇英所在箱子,应装在马车之上,醉花主人显然是要将二人运至某处。诸葛扬名心下大急,喊道:“喂喂,王八糕子主人,快放老子出去!老子好容易认了个大哥,老子可不想被你们拿去卖了!喂喂,你奶奶的熊,还有祖奶奶的熊,兼你祖奶奶她祖奶奶的熊,快放老子出去……”

寇英听他满口秽言,早已不耐其烦,怒道:“乡巴佬,真没修养!快给我闭嘴罢,你都喷得我满脸口水啦!”诸葛扬名立时住口。只听寇英道:“你不用喊了,这个破箱子不知道是甚么做的,外面的人说话里面全听得到,里面人喊破喉咙外面人也听不到。你还是省着力气,想想等下怎么把这烂菜叶主人抓住吧。”诸葛扬名张大嘴巴,道:“都这个时候,你心里还想着抓别人?”寇英突然兴奋起来,道:“本小姐仔细思考过了,这烂菜叶主人肯定是要把我们运回自己老巢,到时候我们见机行事,一把将他老巢也给端了,到时候我爸爸肯定准我学武功了。”诸葛扬名干咳连连,苦笑道:“真不知道你脑子里装得都是些甚么东西!”

说话间,听得外面一个粗犷声音喝道:“停下停下!”马车果然慢慢停了下来。一名女子娇声道:“军爷甚么事情?”那粗犷声音道:“临安知府府上昨夜有人失踪,临安总兵吩咐严守临安各城门,凡进出所有人等,都要严加查看。你们马车上装着甚么,都卸下来看看!”诸葛扬名一听之下,大喜道:“有救了!有救了!”

那女子娇笑道:“原来如此呀!军爷真是恪职尽守,这大热天的,还要替个不相干的拼死拼活。军爷辛苦,这里有五十两银子,军爷拿去随便喝一点酒水。”那粗犷声音道:“这……这怎么可以……”声音立时柔和许多。那女子娇媚道:“这叫军民鱼水情嘛,又有甚么不可以的。军爷为我们老百姓受苦受累,我们孝敬军爷也是应该。军爷是否怕我们给了军爷茶资,是想军爷不查看我们的箱子?军爷放心,奴家官人可是守法百姓,这六个大箱子里装的都是官人的书籍画作,军爷要查,尽管查吧。绿蕾、紫樱,你们把箱子抬下来打开,让军爷们查看。”

果有箱子搬动之声。诸葛扬名欢喜道:“好耶好耶!”只听粗犷声音笑道:“夫人这样说,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赵钱,孙李,你们看一下,小心些,莫损坏了公子的墨宝。”两个声音应诺,须臾齐声道:“果然只是些书籍画作。”那女子又娇声笑道:“军爷看罢,奴家说了我们是守法百姓,断不会做掳劫知府千金的勾当。来来来,我们将余下的箱子也一一卸下查看吧。只是箱子沉重,全部打开还真是不方便……”突然嗲声嗲气,听得诸葛扬名全身都起了起皮疙瘩。

那粗犷声音笑道:“我等信得过公子为人,既然打开也不方便,便不用打开了。赵钱、孙李,你们两个帮几位夫人把箱子装回马车。”

诸葛扬名闻言大惊,嚷道:“喂喂,怎么可以这样!喂喂,快把全部箱子打开检查啊!喂喂,守城的,你们是猪么?你刚才只说‘临安知府府上有人失踪’,又没说是知府千金失踪,这臭婆娘怎么会知道失踪的是知府千金?白痴,笨蛋,你们脑袋是用来拉屎的么?喂喂,赵钱、孙李,你们两个混蛋当兵,不为老百姓做事,难道就为了让自己‘找钱’,让别人‘送礼’么!喂喂喂……”

嚷嚷间马车一沉,轱辘声响,又渐渐走动起来,只听得背后那粗犷的声音又喝道:“停下停下!临安知府府上昨夜有人失踪,临安总兵吩咐严守临安各城门,凡进出所有人等,都要严加查看。你们手上的篮子里装着甚么,都翻出来看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我坑过的师弟回来了[重生]第5章在线阅读

    在平凡离开不久,洞口的那颗常青树渐渐枯萎,变成了一颗枯木。深夜,平凡飞到了城市边缘的一个小村庄,盛夏后的秋蝉有气无力的鸣叫着,化成人形偷偷的从一人家的阳台下的衣架上拿了一件宽大的衬衣扣子也不扣就这么敞开着还看得到圆鼓鼓的小肚子,伸伸手奇怪的看着袖子,长袖由于太长套住了两只小手,一条穿上去不往下掉的裤

  • [琅琊榜]琅琊新榜第1章在线阅读

    刚到春日时,宫里的柳树枝条总会先显出绿色来。宫里的人看到这一点绿总会心里痛快好一段日子。在宫里待满五年的宫女们盼着等春天出宫的日子,心里想着和家人团聚。还没到轮到出宫的宫女们,也想着又过了一年,宫里的日子也快到头了。各宫的主子更是想着等天再暖一点,就又可以去御花园盼着皇帝了。但宫里有个地方总是冬天,

  • 我的机器人男友(零零一)之醒来(1)

    黑暗中,先是一道光,这道光,将陆玄的意识从虚无中唤醒。“数据检测…第三次重启。”“排异性…通过。”“神能注入…灵魂融合。”“灵魂融合度…54.23%,融合失败。”“备用方案启用…人工辅助芯片植入。”“芯片排异性…62.5%,植入失败。”又过了许久,陆玄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那是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

  • 黑执事之生死相随在线阅读第九节

    就在他们刚离开几分钟后,一辆黑色桑塔纳驶入这间废弃的地下车库,车灯惨白的光线照在地上的几具尸体上。李云磊蹲在地上,伸手轻抚过几人带着余温的面庞,替他们合上双眼,“目标不在这里,他们死了,抹脖子,杀人的是个老手。”旁边一人紧紧攥着遮阳帽,眼眶里泪水打转,颤抖着嘴唇,声音哽咽:“死了,就因为我们晚来一步

  • 全职高手bg花色衣魔刀出鞘

    昆仑山下,此时一qun武林中人正在与明教五行旗对抗、明教五行旗也是不弱,五大副旗主具是一流高手,但是这一qun乌合之众也却有几分本事。毕竟没有三分本事,岂敢上他们明教光明顶撒野。而且云剑也不知道是谁给她们这么大的胆子,毕竟他们一qun高手仅仅只是闭关而已,又不是死亡,这么上开无疑就是送死而已。“谁敢

  • 家有娇夫在线阅读第10章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眼20年过去了,我离开我的家乡20年了!今天难得有空,我准备回我的家乡看一下。在列车上,我脑海中浮现出20年前家乡的面貌:路上的车疏疏朗朗,人也很少,一点儿也不热闹。在路上除了去上课的学生之外,就只能见到一些闲杂人等在街上漫不经心地游着。偶尔看见两三辆车从路上驶过,接着便是一片

  • 超能学院:小姨要把我切片研究第五章

    “父亲大人,我……”进了屋子之后,宇智波斑有些迟疑地张了张口,但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闭上了眼睛。“斑,怎么……?!”宇智波田岛原先有些不解,但是却突然看见宇智波斑眼里的殷红,三勾玉飞速地旋转着合成一个新的图形,是万花筒写轮眼。宇智波田岛大吃一惊,他强压下内心的惊讶,表面上平淡地对宇智波斑说:“斑

  • 最强农女之首辅夫人在线阅读穿林涉水

    天气晚来秋,初雨白天方下过一场,接近傍晚才停歇。幽暗的松林中,潮湿的空气,浓郁的松香与泥土的清新交织在一起。如果换作白天,玉琼大可以在广阔的松林中随意游荡玩耍,因为时间足够充裕。可眼下漆黑一片,星光暗淡,早已过了平常人家用晚饭的时间。她一想到茅屋家中还有母亲与一众兄妹,此刻饥肠辘辘,不免心慌起来。“

  • [万花]青岩枝上杏在线阅读第4章

    “终于出来了”夜无情仰天一叫,很多路人看到他就和看到白痴一样。“咳咳,我还是去转悠转悠吧”夜无情抵挡不住路人的眼睛,逃一样的跑去转悠了。在街上逛了一会后,夜无情感到肚子有些饿,便走到路边的小吃摊上,买了两个油饼,边吃边走。走了没两步,夜无情无意间瞥见路边一个小乞丐紧紧地盯着自己手中的油饼看。乞丐并没

  • 偏执男主总误以为我暗恋他[末世]天轮

    莫晗以为他死了,却没有感受到死亡的痛苦与恐惧。他身处在一个灰色的空间里面,仰头望去,四周都是灰色的墙壁,一颗金色的珠子,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将整个空间照亮。“玲珑塔。”三个烫金大字,在金色的珠子上面浮现出来,龙飞凤舞,壮志凌云,仿佛要将天给捅一个窟窿出来。光芒渐渐散去,塔壁变的透明,莫晗看见玲珑塔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