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我死后成了大佬白月光初识李鑫威

2021/7/22 3:17:48 作者:梨间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死后成了大佬白月光
我死后成了大佬白月光
作者:梨间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定要点击专栏预收:女配一心养崽(快穿)收藏哟~~~~本文文案:舒婵曾经被公派到一本玛丽苏小说里养反派。反派弟弟童年凄苦,性格暴躁,偏执顽固。舒婵用了十年的时间将他养的三观正,白胖圆。可惜在即将养成的时候,她遭人杀害,死在了他的面前。再度醒来,舒婵穿成了女主的炮灰姐姐。而她养大的弟弟,已经成了大家面上恭敬,心里想杀的反派大佬!舒婵:不,她养的娃不是这样的!舒婵努力洗白大佬。——大佬杀人舒婵:这个人一定十恶不赦!——大佬贪污舒婵:不可能,一定是诬陷!——大佬对她目送秋波舒婵:.........不,

周六,学生放假,作为彻头彻尾的宅女,早上九点半,周洛趴在被窝里,胳膊肘着枕头,手里拿着苹果,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里演着的某部都市喜剧爱情片某某公寓,周洛的父母是小商贩,每天早上都会开着三轮车赶集市,早上走,下午归,也就是说在这段时间内,那就是周洛自己的天下,除非上厕所,不然不到一定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起床的,就连饭都会在被窝里吃,以为只能说,猪的生活也只能如此了。

正看着津津有味的时候,周洛眼角一撇,从屋内的大镜子里看到门外陈紫函正好开门要进来,急忙吧剩下的苹果一口吃下,钻进被窝,只留个脑袋出来。陈紫涵进屋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周洛趴在被窝里,只露个脑袋笑嘻嘻的看着自己,陈紫涵顿时感觉脑袋大了一圈:“你怎么还趴着呢,起来,溜达去啊!” 周洛伸出一只手,拿着苹果噶擦咬了一口,含糊到:“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 “哎呀,走啦走啦,那个谁也来了,你陪我去呗!要不就我自己!” “谁呀!你别告诉我王梓祥来了!” “对啊,现在就在道口那等着呢!”“什么!他怎么来了,他家离着不是很远吗!”“骑自行车来的,哎呀,你别管他怎么来的了,快起来,他们都等一半天了!” “他们?” “别管了,快点起来!” “哦!那你先出去,我还没穿衣服呢,我穿衣服!”“周大姐!我是女的!你身上有的我没有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不管,快点出去,就是不好意思,快点!” “好好!我马上出去!” 陈紫涵白了周洛一眼,把卧室门打开,出去了......

周洛把大门插上后,挽着陈紫涵的手臂,走到道口的时候,看见两个男生骑着自行车,停在道口闲着聊天,其中一个人周洛认识,就是他们班级的王梓祥,另一个人他不认识,岁数应该和自己差不多13、14岁左右,个子挺高的,一米六快到一米七左右,长相不算不太亲眼,属于那种耐看型的,陈紫涵和王梓祥不知道他来说了什么,拉着周洛的手臂,就像另一个方向直接走了,王梓祥和另一个男孩骑着自行车溜溜达达的跟在后面。周洛和陈紫涵走在前面,偷摸的看见后面的那两个人,小声道:“紫涵,那个人谁呀!” “那个人!不知道,一会问问王梓祥。” “哦,咱们这是要去那啊!”周洛看看已经理他们家原来越远,马上就要走出村子了,忍不住问道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去哪!” “哇靠!那你还走!有毛病啊!” 王梓祥和那个男孩看前面那两个人突然停止脚步,然后又听见周洛大呼小叫的,以为出了什么事,刚要问,就看见周洛突然拉着陈紫涵的胳膊,掉个头想自己这边走来,周洛拉着陈紫涵的胳膊,走到王梓祥旁边,无奈道:“她走哪你跟那,也不怕跟她一起走丢,和你俩都愁死了,走走走山上!” 说完不等那两个人什么反应,继续拉着陈紫涵走,大约走了二十分钟左右,到了周洛所说的山上,总体来说,这个山并不高,大概十几层楼的高度, 山的一面是村庄,其他三面全部都是大野地,周洛四人走到山的侧面,这里是一片树林,再往前走点就是由于挖掘机挖走山体的土二残留下来的巨坑,巨坑下面由于没吃下雨过后而残留下来的雨水形成的河,走到这之后,王梓祥和另一个男孩吧自行车挺好之后,就走了过来,四个人围在一起,陈紫涵看着那个男生,问着王梓祥:“王梓祥这人谁呀!” 王梓祥笑呵呵的拍了拍男孩的肩膀,笑道:“他是我兄弟,叫李鑫威,这次陪我过来的!” “你们是一个村的!” “嗯,我和王梓祥在一个村,也都在家屯一种上学!” 周洛疑问到:“那你是哪个年级的,怎么没见过你!”

陈紫涵没好气的那手指戳了戳周洛的脑袋:“你也不看看你在学校什么样子,根本就是毫不存在感,还好意思说没见过他!”“哈哈哈!我是七年组的,正好你们楼上!” 看着被戳玩翻白眼的周洛,李鑫威不禁笑道。四人闲聊了一会,王梓涵牵着陈紫涵的手就走了,周洛和李鑫威自觉地没有跟上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希望在线阅读第九章

    在看到谢渊看向他的眼神的那一刻,其实萧恒就已经知道,无需他再多说些什么,谢渊已经什么都明白了。十五六岁的少年的直觉总是准的可怕,他们往往怀疑着人世间的一切事情,却又保留着一份赤忱的信任。偏偏是这种似是而非的态度,恰好能看破人的层层伪装,直抵内心深处。在那样的眼神之下,萧恒觉得自己已经无所遁形。十年前

  • 重生之再造福建水师在线阅读第三章

    失去查克拉成就了万花筒写轮眼,这感觉棒棒的,而是还获得了一项新能力,赚了!按照记忆朝着这个图书馆飞去,是的没错就是飞去,新能力不用白不用,光明正大的用幻术捧走比她还高的书,再次朝着旅馆飞去,串改店员的记忆对于夏奈来说小菜一碟。将自己关进无限月读里,夏奈就开始无限学习了,直到感觉学的差不多了才出来,姆

  • 脸疼吗?我的醋缸总裁之嫁祸(10)

    三天后,破天出院了,死党三人一起来接他。小天你终于出院了,想死我们了。没你在,好没意思,而且我们、、、、、?你们三个说话干嘛吞吞吐吐的,有心事,脸上怎么挂彩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的耐性有限。这个、这个、怎么说呢?还是我大明说:成龙被王虎打了,非常惨,险断肋骨;我们二去给成龙助威,反而受累,他们人

  • 「海贼王」火拳和夜兔在线阅读第四章

    云过来到他的面前,蹲下身子,拿起摊布上的技能书,问道:“凌波微步有少吗?”凌波微步是散仙必备的技能,好在它的爆率很高,所以价钱不贵。“没少,这很难打到的。”“你就使劲坑人吧,到草庙村地下陵园刷1——5级腐尸,一小时能弄出三四本,你好意思卖这么贵,五个铜币我要了。”云过张口就把价格降下一半。“哪有你说

  • 小荷才露尖尖角在线阅读第三节

    一张几上,摆着茶点。两个身着长袍马褂的男人,正在几前喝茶聊天。明朗端起茶,优雅地品了一口,眉宇之间有激愤之色,“洪年兄,大清入关快七年了。这跑马圈地之事,是越发猖獗。数以万计的汉人,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沦为满清亲贵农庄里的农奴。因圈地令、逃人法而死的汉人,更是数不胜数,让人看着着实不忍……”洪承畴

  • 基因的复仇之神秘人

    看着救护队中那熟悉的身影。苏铭有些无语,那人不就是他隔壁的邻居--方笑雪吗?这年头医院人手有这么紧张?居然派一名新手上阵?这未免有些…算了,这关我屁事。我还是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才是。待得越久,以苏铭前世多年的阅历,越是觉得心头直打突突,有种被某种事物盯上的感觉。那感觉好像就是……打了个寒颤,他不敢再

  • 女总裁的无敌保镖第9章在线阅读

    又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舒苒披着柔媚的春光,呼吸着略带甜意的空气,静静的领略着春日的美好。当然即使,今天乌云密布,舒苒此刻也会觉得是个不错的天气,无论什么也影响不了她此时的好心情。就在不久前她得到了系统的通知,告诉她叶秀珠的委托已经完成了。这也就意味着,她一直压在心底的大石头终于可以暂时放下片刻。她本

  • 恋恋烟城在线阅读第四节

    王氏夫妇没有办法,只能带着溪玥往城隍庙走,城隍庙虽然残破,毕竟还有几堵断墙可以挡风遮雪……两人走着突然发现溪玥手脚越来越冷,呼吸也越来越微弱。于是王氏夫妇把溪玥放下来,再把自己身上的棉衣也脱下来裹着她,不停地拍打着她的身子,大声疾呼。八年的相依为命,之后又是五年的相思之苦,王氏夫妇早已把溪玥当做自己

  • 沛柔之少小初识

    秦无名第二天早上爬到山顶的时候,太阳还包裹在云层里,只是那片云,像是怀着件绝世奇珍一样,周边隐隐散发着暗红色的光芒。他在晨曦中仰面贪婪地深吸了几口掺和着花草香味的清新空气,想着昨夜自己成功地通过了父亲对自己这一阶段武功进展的考试,脸上不觉露出稚气得意的笑意。秦无名记得父亲在传授“天听术”时对自己说过

  • 天下君弈在线阅读蓝雨青训

    *“姐姐,你去忙吧,我没关系的。”楚嘉夕轻快道,忍住了心中的郁闷。楚云秀拿着手机,靠在训练室的墙上,空出的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些涩然:“夕夕,你等我给你一个属于我们的烟雨的未来。”楚嘉夕愣住了,她握着话筒的手紧了紧,语气透着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期冀:“你那么喜欢荣耀吗?”“呵。”楚云秀笑了笑,站直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