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画江湖:开局就复唐!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7/23 2:26:33 作者:瞌睡虫01 来源:飞卢小说网
画江湖:开局就复唐!
画江湖:开局就复唐!
作者:瞌睡虫01来源:飞卢小说网
被雷劈,穿越到画江湖世界,李星云身上。叮!万界帝王系统开启!“叮!恭喜宿主获得初级技能:帝威!”“叮!恭喜宿主获得技能恶魔之眼(每七天可用一次)”“叮!恭喜宿主获得三星魂灵召唤卡一张!”小师妹:“这辈子我认定师哥了!”姬如雪:“李星云是我命中注定的男人。”女帝:“我这辈子,非李星云不嫁!”早就受够了原著中那个窝囊主角的李星云摇身一变,剑指天下!我!大唐遗孤,李星云!誓要天下臣服大唐!江山美人,我都要!……ps:本书以画江湖世界为开局,后期会写其他世界,暂定换世门生,秦时,若大家有什么想些的世界,

天桥之上,一行人停了下来。

老乞丐突然不想走了,这让城主有些诧异,因为他预感,这老头子要搞名堂。

一股罡气悄无声息地自老乞丐身上发出来,待一行人察觉时,已然迟了,他冷喝一声,罡气暴发,几个精甲护卫被无形罡气震飞,跌落下天桥。

城主早有所备,一掌就抓向老乞丐肩头,老乞丐的罡气对他这种级别的高手没用。身边的白衣人虽没有防备,但却并未受到罡气震动。

老乞丐身形一闪,已跳到了桥边护拦铁索上,脚踩铁链,身子下沉,整座天桥被荡得不往下沉。

“不好!”城主一个翻身飞起,一声金响,腰间的金刀出鞘,直斩向老乞丐。白衣人如一道飞箭暴退,一扬手,划起一道无形罡气。

老乞丐身形一松,下绷的铁索猛地回弹,他借力一荡,飞上了天空,闪过了二人的攻击。

整座天桥被荡得上下如波浪振摆,木板纷纷震落。

“他想毁了桥。”城主大叫,金刀一劈,劈出一道刀气,直袭向天空中的老乞丐。

老乞丐单手一挥,轻易就将袭来的刀气引过一边,直直落下,如一颗巨雷砸在桥面上,罡气暴起,将桥面上搭建的剩余木板尽数掀飞,只剩铁索。

“老头子,你不想活了!”城主气急,暴起又一刀迎空斩了过去。白衣人也同时出手,一柄银扇自腰间抽出,望老乞丐一挥,一片银光斩出。

老乞丐双掌一分,轻而易举又将来袭的招式化解,一掌拍到一边的一条铁索上,要将铁索拍断。

城主突然叫道:“化形气对他没用,用实器。”说着,人刀合一,射向老乞丐。白衣人也领会,手中银扇化为一道银盘,飞出一道诡异的弧线,袭向老乞丐。

刀至,老乞丐身形一测,城主的金刀斩到铁索上,将铁索斩断。此时,背后的银扇飞到,老乞丐避无所避,背后被击着正着,划开了一道大口子。银扇带着血飞势不减,又飞回到了白衣人手中。

一根铁索断,天桥巨晃。

此时的天桥,几根铁索激荡不止。三人在铁索上翻飞激斗,惊险万分。老乞丐一心想要弄断铁链,城主和白衣人一心要阻止,这场激战竟一时分不出高下来。

“咣当!”两声脆响,又两条铁索被斩断,此时,天桥仅剩两根铁索了。

“杀了他!”城主怒不可遏,金刀化作一片金色的光芒罩向老乞丐。白衣人飞上半空,银扇分拆,如道道流星激射而下。

这是两个高手的夺命绝招,老乞丐势难抵挡,躲无可躲,但他却似乎并不在意,奋力一掌又斩在一根铁索上。

铁索断,“卟哧”,老乞丐的一条手臂被金刀斩飞,胸口连中三柄银扇骨,在身体失去平衡将要坠下的瞬间,他抬脚钩住仅剩的一根铁索,一荡,又翻了上来,站立在铁索上。

城主和白衣人飞落在铁索的另一头。

三人如线上的飞鸟,随着铁索上下荡漾。

“娘的,死老头,你这又何苦呢?”城主怒骂道。

老乞丐嘴里不住外往吐血,此时的他,活脱脱一个半人半鬼。一声长笑,声入云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让你们那些救世大道见鬼去吧!”说完,大喝一声,身子猛地下沉。

“不好,铁索要断了。”城主大呼一声,往高塔方向飞了过去,白衣人也飞退而去。

下坠之势未能使铁索扯断,老乞丐又连坠了两次。“轰隆!”这道铁索着实坚固扎实,本身未断,竟将固定在高塔上的一端生生扯了出来,带着呼啸坠落。

老乞丐面露一个惨笑,身体如断线风筝坠落。

“呼!”一条铁索自对面高山的云雾里射出,当空射穿老乞丐身体,直射到另一头的高搭之顶,牢牢盯进搭体里。

又一条铁索!

自铁索那头,隐隐的云雾里,缓缓行来一个人,青衣飘飘如仙。

“此人,任之勿动, 以儆效尤。”青衣人说完,转身又走了。

“是!护山大人。”城主行了一礼。抬头时,青衣人已经没入云雾之中。

铁索横跨天际,一具躯体穿于索上,迎着寒风,摇曳。

老乞丐死了……

老道人找到云如风的时候,他正蜷缩在一处角落里,浑身瑟瑟发抖,双眼瞪得老大,泪已流干,血红血红的,嘴里发着奇怪的低吼声,双手糊乱地抓墙挠地,直抓得手指血肉模糊。

老道人将他拉了起来,他挣扎着,死死望着那挂在天空上的老乞丐尸体,不住抓狂。老道人不得已,一掌拍晕了他,将他扛在肩上回家。

——孩子,人这辈子,总要经历生离死别,心太小,装不下那么多的悲伤。

云如风足足躺了一天一夜。他就那么睁着眼,愣愣地望着天花板,一动不动,整个人像个活死人一般。

“你个傻屁孩,你以为你这样,你大爷爷就高兴了?他在阴曹地府里早就气得吹胡子瞪眼了:你个没出息的软蛋,烂泥扶不上墙种……”老道人一边擦着他的阴阳镜,一边絮絮叨叨。他一直没停过在云如风耳边说话,时而大道理,时面小埋怨,想要一张臭嘴将这少年从悲伤中拉出来。

云如风突然坐了起来,“二爷爷,我饿了。”

老道人受了一惊,继而大笑几声,跑到角落里小心翼翼里端来留下的冷饭。

“小子终于开窍了,看来你二爷爷嘴功不白练嘛。”老道人看着云如风狼吞虎咽的样子,很是开心。

云如风吃完了饭,把碗一放,道:“我要练功。”说着,就站起来,双拳朝着墙壁就打,打得手上血肉模糊。

老道人吓得赶紧将云如风抱了下来,道:“你个臭小子,你这练个鬼功,出人命的知道不?”

云如风突然哽咽了起来,道:“我要报仇,我要杀了那些人,那些害死爷爷的人……”他紧握双拳,眼里冒着火。

老道人眉头绉得老深,道:“就你这样子,还想报仇?屁事没有,你就算把你这两拳头练烂了,也打不过人家,报什么仇?”

云如风恨恨地一锤地,叫道:“我不管!谁害了爷爷,我就要谁命……”

老道人连忙蒙住了云如风的嘴巴,生怕他乱嚎引起什么事端来,只得安慰道:“好了好了,可以报,谁害了咱的亲人,就要谁的命,但报仇也得有实力不是,你这呆瓜拿什么去和人家拼?”

云如风安静了下来,没有言语。

老道人见云如风冷静了,坐回一边,道:“那两个人的武功,都不在你大爷爷之下,那护山主更是化神境的绝顶高人,报仇这事,得从长计议才行,不能鲁莽,否则,想偷人家蘑菇,结果还倒搭只母鸡,就不划算喽。”

云如风沉声道:“我相信,只要努力,终有一天会超过他们,到时我会亲手杀了他们。”

老道人不想冷水浇了热火,道:“虽是这么个理,但,还是要脑子够好使,杀人嘛,也并不一定非得要武功高过人家一头,要有耐心,要有毅力,要有手段。”

云如风深深吸了一口气,坚定地道:“我不怕,只要还活着,我就要想尽办法去报仇。”

老道人叹道:“想要报仇,我不拦你,但你要听我的话,从此与往日无异,就当今日这事与你无关,我便传授你本门的绝技,助你他日复仇。”

云如风精神一振,道:“我一定听二爷爷的话,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为了报仇,他可以不顾一切。

“那就笑几声给我看看。”老道人道。

云如风嘴角抽动了几次,愣是笑不起来,比哭还难看。

“哼哼,做不出来吧?唉,没救了,算了,也没指望你小子能耐忍辱负重,从今以后,你只要变成一个武痴,也将就可以了。”

“武痴?”云如风喃道。

“只有变成痴了,你才能走别人不肯走的路,才能悟到别人悟不到的道,才有机会跟得上别人的脚步。”老道人道。

“那,二爷爷要教我什么?”云如风不禁问。

“爷爷要教你杀人技。”

下雪了,这是新年来临前的第一场雪。

皑皑白雪,满天遍野地撒,山上、城外、城里全白了。

在白雪的掩盖下,城寨变得和城外一样漂亮了,只是如此美景,却少见有人出来欣赏,因为大家都缩在屋里取暖。

城寨上空的那道铁索依然横挂在那里,那道穿在索上的人影,也依然挂在那里,就像一面破败的旗帜,在雪空中随风摇曳。

城寨又建了另一条登天的通道,不再是横过天空的铁索,而是盘山而上的步道。原来的那道“天桥”,算是荒废了。但仅剩的那条铁索和那具穿着的尸体,却一直没有拆除,因为,贵人们要以此为鉴,教导众“猪”。

此时,寥寥无生气的城寨里,似乎只有一个活人,他像一头无家可归的小猪崽,没头没脑地四处狂奔着,有时还手舞足蹈,形态癫狂。

云如风疯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放下一个妳在线阅读第3节

    辰千墨微微勾起了唇角,没有想到,从来不近女色、洁身自好的自己,竟然也有如此饕餮的胃口。他弯腰,在言倾若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才转身,大步离开。唇角上勾起一个自嘲的笑容,事情紧急,他竟然还被她吸引了,和她在一起呆了大半夜。这真是从来想不到的事情,想不到竟然有女人让自己如此着迷。他转身离开,将门关好。清晨的

  • 不做软饭男在线阅读第十章

    当当的一个同门师兄,给当当,讲了他的师父,最开始师兄的师父,对师兄百依百顺,师兄说什么,他师父都会听,而且,还会带师兄打副本,认大佬,结果,三天不到,师兄再去找他师父时,他师父又收了一个徒弟,他师父告诉他,要师兄照顾师弟,要师兄自己玩,他要带小徒弟,然而是可以带师兄玩的…师兄被他师父抛弃了?!也不能

  • 离天五公里在线阅读第八节

    林墨准备包扎,突然病人的生命体征下降,虽然及时抢救,但是当机器上显示的生命线成为直线的一刹那,一个生命就此陨落。林墨眼神有些呆滞,手指微微抽搐,他低下头,打开手术室的门,病人的家属在外守候,看见医生出来,就赶紧询问孩子的情况,林墨看着病人家属满是期待的表情,林墨张两张嘴,“对不起”,只见病人家属失神

  • 永镇乾坤在线阅读第4章

    其实看爱在泉城的时候没有特别高兴,反而心里都是满满的心酸。关扬和小新有那么多愉快的回忆,而我和小枫,呵,没有开始,哪里来的经过,更不要谈什么结果了。原来单相思一厢情愿的感觉是如此难受呢。我写小说大约也有一段时间了。看过的小说也不少了。对于某些情感上的套路似乎是特别熟悉的。例如霸道总裁爱上傻白甜啊高冷

  • 洪荒时代:提前登陆第8章在线阅读

    楚云羲淡淡道:“都起来吧!”楚云羲并不再看地上的丫鬟们一眼,转眸望着旁边的端嬷嬷一眼:“接送我的马车在那里。”端嬷嬷听闻她的话,毕恭毕敬回应道:“回禀大小姐,就在府外那里候着。”随即抬手让身后的仆从丫鬟们跟随上来,替楚云羲带路。........东楚皇都,定远候府。定远候府在皇都城最繁华的地段,在距离

  • 齐木楠雄 这白痴有毒第四章

    原来此人便是曹统?!原来那小童竟是曹家之人?!桓崇一时愕然,他不敢置信地抬头,向榻上那男子望去。曹文盈大名,天下间谁人不识?!身为当世名士,曹统名头之大,如雷贯耳。都道是曹文盈人品俊逸,少有才名,拒官不做,拒爵不受,颇有当年竹林先贤的风气;而其家世更是显赫,身为先魏主曹家血脉,再尚了那身世颇为传奇的

  • 峡谷相逢坑者胜在线阅读第7章

    闻言,谢言晚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好一会儿才磨牙道:“多少钱您尽管开价,反正我没钱。”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昨晚上她为了演好这场戏,已经被凤栖止敲诈勒索的写了上千两银子的借条了,如今他又开始加价,谢言晚已经无力吐槽了。她这幅气鼓鼓的模样格外可爱,凤栖止睨了一眼,唇角微勾,淡淡道:“无妨,钱债肉偿,

  • 济公异世传第10章在线阅读

    三夫人挥手,春燕和冰月一起退下,花厅中只余下两人,她微笑地凝着不悔,“不悔,我今天找你来,想说你的婚事。”云不悔错愕,微有惊讶。她刚被退婚,风波不退,又是程佑天不要的女人,这凤城谁敢要她?凤城之内,无人敢得罪宣王府,退一步而言,她也不想嫁人。脑海里闪过程佑天英俊冷酷的脸,云不悔蹙眉,他下了誓言一定要

  • 贾赦今天也在努力成为太后!(红楼)第九章在线阅读

    司慕承完成杀神传承后,告别了剩下的七供奉,就立即带着黎月初去了星斗大森林,准备完成森林神九考。一进星斗大森林,迎面走来了八个人,司慕承和黎月初有了先前的经验,便知道了眼前的八人是森林神殿的八大供奉。八个人全部身着绿袍,头发的颜色也完全是青色或者绿色,只不过颜色深浅不同罢了。为首的一人身高超过两米,三

  • 伏魔道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在日常生活中,父亲没有过多的话语,却总在回家时,为子女们做很多美食。母上大人负责家里的外交工作。大哥尉迟钊宁,R大顺利毕业,从政,40岁,二级劳动英模,很大的实权领导干部。二哥尉迟浩宁,B大顺利毕业,29岁,国际制药巨头大中华区副总裁。小妹,尉迟舒宁,B大的毕业困难户,22岁,无业。终于,在母上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