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师父与丈夫

2021/7/23 1:37:32 作者:浮白曲 来源:晋江文学城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作者:浮白曲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文案】秦王姬越是令七国闻风丧胆的暴君,却有这么一个人,风姿羸弱,面容楚楚,偏敢在他面前作威作福。年轻的帝王沉眸望着美丽动人的青年,还有抵在自己脖颈上的一把冰冷匕首,语似结冰。“卫敛,你想造反?”卫敛含笑,亲昵地蹭了蹭他的唇:“你待我好,我就侍君,你待我不好,我就弑君。1.对外暴戾对受没办法攻vs腹黑淡定美人受2.甜文HE,非正剧3.架空架空架空,朝代是作者建的,不必考据扮猪吃虎/强强博弈/并肩作战/至死不渝想写两个魔王的神仙爱情——————【预收安利】《逃杀闯关游戏》大型真人逃杀闯关游戏席

晚上,司音的房间里。安琦一脸疲倦的躺在了司音柔软的大床上,十分惬意的眯着眼睛小憩。司音则坐在一让拿着本书静静的边看边喝茶。

叶隐拿着水果进司音房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光景。

“师父,吃水果。”她佩服自己还能稳稳的去端水果,没有把水果打翻,更没有把这个赖在师父床上不走的家伙给揪起来。

“嗯,放下吧。”司音从书里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即又低头去看书。

好一会儿,司音都没有听见脚步声,也没有听见水果放下的声音。他不得不再次抬头,对上了那双今天一天都水汪汪的将他望着的眼睛。

“怎么了?”司音放下书,有些担心的问。他的小丫头素来是藏不住情绪的个性,今天怎么却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却不肯说的样子。

听见师父略带关心的口吻,小隐终于有点忍不住。

“师父……”她的一句话堵在嘴边,刚要开口问,想了想却又忍住了。

“没什么师父。”她固执的在脸上扯出了一丝微笑,想了想还是说:“师父,我把我那里收拾好了,不然今晚还是让安琦小姐到我房间里去睡吧。”

“嗯,不要不要!”还没等司音回答,埋在被窝里头的安琦就把脑袋从被子里头探了出来:“我晚上睡觉不老实,和你一起睡的话会吵着你的。我还是麻烦司音哥哥就好了。”

“你!”叶隐瞪着这个很有些皮厚的家伙,半天,咬牙切齿的说:“安琦小姐你不必和我客气,且不说你和师父到底男女有别,就说师父晚上睡的浅,很容易被吵着。可我却睡的沉,雷打也闹不醒咱们谁也不会打扰谁,你大可以放心。”

她说完,露出一个自认为最优雅,最美丽,最和善的笑容表示我是真心实意的邀请你去我房间,你就不要拒绝了。

没想到安琦听完了她这番看上去似乎一点儿矛盾都没有的话后,并没有想走的意思,她只是慢悠悠的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司音哥哥晚上睡的很浅?”

“啊?”叶隐楞了楞,想也不想下意识的嘀咕:“废话,以前师父抱着我睡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咳咳!”这句话安琦听没听清楚叶隐不知道,可是司音却是听的清清楚楚。师父很有些尴尬的想,小隐啊……你说这样的话的时候能不能稍微含蓄点儿。

“男女有别?”安琦挑眉,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司音,她虽是个疑问句的口气,可司音却知道,她下一句要问的必然是:“你在逗我么?”

当然,这句话她是用法术同司音悄悄说的,小隐听不到。可司音的脸上渐渐泛起的红晕和安琦那副看好戏的神情让叶隐很敏感的发觉,他们之间正弥漫着一股似有若无的暧昧气息。

唔,看来这位自称师父未婚妻的小姐内心已经脑补出了她与师父那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哈,因为师父一向最疼我呀!”

她突然笑的更加灿烂,坐到司音身边抱住了他的胳膊。就像一只小猫一样十分温顺乖巧的在他身上蹭了蹭。末了,转头同床上的安琦道:“我可是师父最贴心的徒弟,师父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师父你说是吧!”

这一声听着很像是撒娇的话,语气里头透出的却是满满的肯定。

叶隐想,我可没有说谎!师父就是最疼我,我就是最了解师父!

“是。”司音像是安抚似的拍了拍小隐的背,她这模样实在是可爱的不得了。心头好像有一丝丝甜蜜慢慢溢出,他想,她如果能永远像今天这样依赖他,那该有多好!

“安琦,听话,你还是去小隐那里睡吧。”

司音看着身旁的小丫头,有些拜托似的说。也是,他一向了解安琦的性格,如果他不服软,今晚她估计要赖在他这里不走了。其实她走不走都没什么,可小隐却是个容易想太多的个性。他实在不愿意让小隐哪怕有一丁点儿的误会。

安琦心里一乐,从小到大,也就遇到这个女孩儿的事情能让眼前这位骄傲的能让全世界都臣服的男人低头啊!今天能看到他这样服软吃瘪的模样,安琦大小姐表示很开心。她喜滋滋的跳下床,一把将叶隐从司音身边拉起来就要往外走。

“哎,等一下,我还要帮师父铺床呢!”叶隐被她这一拉有些猝不及防,临走却还没忘记要帮师父整理一下被这女人弄乱的床铺。

安琦哪里能让她磨蹭这半天,看着司音满不在乎的威胁道:“哎呀不用了,他这么大个人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说完,眼珠子一转又补充了一句:“再不走我可就真的不走了!”

叶隐:“额,那师父我先回去了!”

半夜,当安琦确定叶隐已经睡的同死猪一般沉的时候,她蹑手蹑脚的再次敲响了司音的房门。

“敲什么门?你不怕把小隐再吵醒?”

司音的声音冷冷的响起,安琦讪讪一笑,用了个穿墙术进去。

“你怎么来了?”

听着他这不带半点感情的问话,安琦心里不由得多了几分悲凉。哎,她这个老哥啊!上万年过去了,仍旧改不了这有异性没人性的毛病。罢了罢了,谁叫她只有这么一个哥哥呢?安琦告诉自己,我忍,我忍!

“来帮你啊!”安琦行云流水的窜上他的床,悠哉悠哉的寻了个最好的姿势打算抱着她的老哥好好畅谈一下人生。

可没想到,她刚刚做好准备工作,一眨眼的功夫,司音已经穿好衣服稳稳的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当安琦扑了个空的同时,司音冷冷的吐出四个字:“男女有别。”

“喂!我可是你的亲妹妹啊!”安琦有些不满的抗议!

“那也一样。”司音拒绝的干脆,毕竟,他曾经答应过那个丫头,只会这样哄她一个人睡觉。

“好吧好吧,算我输了。”安琦无奈的低头表示投降。

“你还没说,你到底为何而来?”

“我都说了,我是来帮你的呀!”安琦突然正色道:“你走了上万年,父亲很想你,天界也需要他们的继承人快些回去。”

“我……”司音一时语塞。他不是一个好儿子,也不是一个好领袖。为了心爱的人,他将自己的责任抛下太久了。

“哎呀,那么严肃干什么?”看到司音的模样,安琦觉得似乎自己将话题弄的太过沉重了。她当然是来帮他的,可她也不希望他的负担太重。

“哥哥,我实在是不明白。”安琦有些伤感的问:“想当年,天界喜欢你的女孩儿若是排成队可以从天界到冥界一个来回的。为什么你偏偏喜欢上了伊纱呢?”

为什么?司音楞了一瞬,这个问题他确实回答不上来。

是因为那时候她看见他孤独的模样,还是因为她那可以将他心头冰雪融化的笑容?还是,那命中注定的缘分?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当那个一身白衣,笑容甜美的少女掀开他盖在脸上的荷叶,一派天真的夸奖他长得真好看的时候,他的心头好像被什么东西挠了一下。那种柔软的情绪渐渐蔓延开来,让他无法像平时一样抬手处死这个“冒犯者”的时候,他和她,从此便有了分不开的牵绊。

“我不知道。”司音想了片刻,回答她:“我只知道,这辈子,爱上她,我不后悔。若是没有她,我这万年的生命也不过是虚度光阴罢了。”

“哎,果然是这样!”安琦郁闷的想,爱情这种东西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无聊的东西了!她的老哥怎么能因为这种东西而沉沦上万年呢?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她呢?他们兄妹俩一样是固执的性格,若是喜欢什么东西,都非要得到不可。但是晚上,她曾经似有若无的打探过叶隐的口风。

当问及师父对她是不是很好的时候,叶隐一脸幸福的告诉她,师父对我当然好啊!自从有了师父,再也没有人可以欺负我。师父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就像我的父亲一样!

原本前面几句话,安琦听的很是欣慰。她以为自己的老哥经过上万年的等待终于换到了美人的真心。可小隐的最后一句话,让她更加忧心。

她一个踉跄倒在床上,艰难的挣扎起来问她:“父亲?!”叶隐看她的样子,思考了一会儿,觉得自己没说错什么,肯定的点点头:“是啊。”

安琦抚着额头,忧伤的想,哥哥啊,这些年你究竟做了些什么?!

“那如果有一天,你的父亲给你找了一个母亲,你大约会更加开心吧!”被雷的已经外焦里嫩的安琦有些不怀好意的问。

“母亲?师父……”叶隐听到这句话,并没有立刻回答。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在嘴里反反复复的念叨着这两个词。又过了一会儿,她们俩之间刚刚建立起来的和平共处的气氛好像一下子被打破了一样。

她很是没有风度的将被子一扯,有些气急败坏的说:“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师父,师父他才不会!不会!”

不会了半天,没有说出个所以然。叶隐同学红着脸将头蒙进了被子里。

安琦这才有些宽心,慢慢的替她补充:“放心,他不会给你找个后妈的!”

“告诉她?”司音的嘴角有一丝苦涩的笑容。“难道你不知道父亲定下的规矩么?”他看着安琦,缓缓的说:“当年,父亲说。若是在灵魂碎片收集完之前告诉她这一切,那么,她就会失去这次赎罪的机会,她……就再也回不去了。”

安琦目瞪口呆的听着司音平静的叙述,这的确是她始料未及的。她从未想过父亲竟然这样狠心。她知道哥哥对伊纱的爱有多深,自然,也知道这个惩罚对他而言有多重。

“哥……”

她慢慢的握住了司音的手,凡人都说兄妹连心,她是他唯一的妹妹,她自然希望可以帮他分担一些痛苦。

可爱情带来的痛苦,又哪里是其他人能分担得了的?

“现在这样……挺好”

司音轻轻的拍了拍安琦的手,他笑的很淡然。“在我无法对她说出一切之前……这样很好……”

“好什么好!再这样下去,你就成她父亲了!你知不知道,当年伊纱之所以没有选择你就是因为……”

话到一半,安琦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说太多了。当年……当年的事情,都回不去了……现在告诉他有用么?如果他知道……他知道伊纱喜欢的人其实是他……那这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你说什么?”司音敏感的抓住了安琦话中的关键词。可安琦却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

她迅速改了口,只有些低落的说:“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当年你和斯陵几乎是同时认识的伊纱……她没有选择你,大约是因为你什么都不说的缘故吧。”

“也许吧。”司音刚刚亮起来的眸子突然又暗了下去。也是,她能知道些什么呢?伊纱……伊纱的心思,连他都猜不到啊!

这一夜,安琦始终没有对他说出那些深埋心里的话。她一夜未眠,可司音却做了一个极深极长的梦……梦里,有千里飘香的荷塘,有被云雾缭绕的宫殿,有漫天飞舞的灵鸟……还有那个如花般绚丽灿烂的笑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没有金手指的异世界之旅第十章在线阅读

    兰朵思想单纯,没听出话里问题,搭拉着小脸道:“为了供刘清石上学,刘家早就掏空了,刘秀才考举人老爷,这么多年也没有考上,只给镇上一家铺子当帐房先生,前些日子被发现做了假帐,吞了几两银子,被东家辞了。眼看着今年就要考秀才了,请秀才做保、请先生授业,都需要银子打点,无奈下答应娶了县太爷小舅子的闺女,听媒婆

  • 应是水中月第二章

    吃完面条,躺在奶奶的床上,看着墙上贴着的老旧相框里的各种照片。感觉温馨异常。奶奶虽然八十多岁了,可是还是有着那种年轻时的风采,奶奶小时侯家庭成分不好,用现在的话说,就地主家的小姐,虽说做不到琴棋书画,但是书画却是极好,我的毛笔字就是奶奶教的.....奶奶年轻时很有学问,高中毕业后学校推荐奶奶去上海教

  • 无敌擎天之瑟瑟发抖的社畜(1)

    从公元2世纪张赛两次出使西域,打通亚欧大陆通道,北路西下黑海,中路西向经过波斯,到底地中海、罗马,南路到达阿富汗、伊朗、印度,这一历史足迹,延续千年,如今依然有人想要重现这浓墨重彩的繁华。丝绸之路这条伟大且魔幻的路,它像塞壬,前仆后继无数人为之癫狂,而今天要讲的故事对千年历史洪流中它如尘沙不过是众多

  • 盛世贵女之王牌学神之第十章(10)

    三日后,沉渊只身杀上九嶷山,一个人包围了天道宗整个宗门,将天道宗上上下下打得哭爹喊娘。天道宗原以为自己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九嶷山主场优势,护山大阵是当年神级大能留下来的神级阵法,申虚子掌门已经化神期大圆满,距离大乘已是一步之遥,八大峰主均是元婴强者,八人合力练就的诛仙大阵在九州大陆也是威名赫赫,不

  • 华夏義校在线阅读明教小公子

    “杨哥哥!”张无忌昏迷中伸出手在空中胡乱抓着,嘴里还喊着杨逍的名字。“无忌。”杨逍握住他的乱挥手放在胸前细细的哄着,“无忌,杨哥哥在这里。”“不要怕,已经没事了。”杨逍拿手帕擦擦他额头上的冷汗,殷天正在一边放下茶水想让他休息一下,杨逍现在早失了往日的书生形象,“杨逍要不你先去休息一会吧,你看你现在的

  • 快穿硬核女神在线阅读第2章

    齐塔瑞手里的枪开始蓄力了,枪头微微泛蓝。“好吧。你执意找死的话,我也没办法。”帕迪叹了口气,原本什么都没有的右手上突然闪过一连串物品,最后停留在一把泛着蓝紫色光辉的剑上。他抓着钻石剑,直接冲了出去。在那个齐塔瑞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锋利的剑刃就已经砍碎了他的头颅。尸体直直的倒了下去,同时也爆出了许多

  • 说好的男配上位呢数学体育并肩飞

    “136班的体育健儿们,正奔跑在跑道上,迎着朝阳健步如飞!加油!136班的体育健儿们,挥洒着你们的汗水,向着胜利的终点,奋力拼搏...”丘好问上穿白背心,下穿镶白条边的蓝色运动短裤,蹬着一双“双星”牌跑鞋,站在操场边上,双手叉着腰,听着大喇叭里传出来的声情并茂的朗读声,沐浴着明媚的阳光,脸上拂过徐徐

  • 满清头号通缉犯第8章在线阅读

    一见这个陈汝南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想要去阻拦。却被老里长拦住了:“三丫头我们可是有言在先的,这地窖自然也是要搜的。”所以陈家人没有办法,只能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去搜地窖了。而陈刚虽然气势汹汹,但是下午被小花吓怕了。即便到了地窖口,也不敢下去,只能趴在哪儿拿火把看。而地窖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他自然什么都看不到

  • 师傅是我哒在线阅读第十节

    秋蓉来到楚家大厅。王逸潇等人人见秋蓉到来,急忙弯腰行礼:“见过高人。”“高人?”秋蓉一脸迷茫。见秋蓉一脸疑惑,王逸潇急忙解释:“是啊,当日在楚家别院,老朽几人眼拙,不知道姑娘修为深厚,如今既然知道了,自然得称姑娘为高人。”“原来如此,不过不必称我为高人,这样显得我很老。”秋蓉调笑道。“姑娘真是幽默。

  • 风华绝代之我家男主是反派宁州锦园

    大周长安四年,四月初一傍晚,一辆宽敞的马车缓缓驶进宁州城西的停风巷,停在巷子里唯一的一户朱漆大门前。车夫老杨还没把马车停稳,大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出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翁。他那头稀疏花白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拿布条束着。身上穿着一套洗得发白的粗布短打,脚下的布鞋倒是新做的,针脚细密。“哎呦,老远就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