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血恋灵花之未解之谜在线阅读寻线捉贼

2021/7/22 17:29:12 作者:夏紫阳 来源:17K小说网
血恋灵花之未解之谜
血恋灵花之未解之谜
作者:夏紫阳来源:17K小说网
夏紫阳的力作《血恋灵花之未解之谜》

我经久依偎在老师的怀抱里,半晌,却复又触电般挣脱出来,踮脚下得床铺,如痴如醉的走到梳妆台前,轻轻打开抽匣,从中捧起一只做工分外精巧的金属小盒,掀开盖子,取过里面那四周镶嵌珠玉与珐琅玛瑙的精致圆镜,紧紧贴在面上,伤心浸染:“老师,我不能走,我的姐姐如今尚且还在千里之外的美国留学,爸爸每学期都要将生活费给姐姐寄去的。若我一走,爸爸又坐了牢。。。。。。”言此,竟说不下去,亦不敢想下去,“不!就算我狠狠心,卖掉自己的身子,也不要让姐姐感知这一份痛苦与纠结;姐姐一定得在美国完成她所有的学业,往后取得学位回来!”

莫文宣呆呆撇着我手中反复抚摸着的圆镜,识得那定是一块价格不菲、不平凡的宝镜。良久以后,吞吞吐吐问我:“你们姐妹想来也是情深似海。。。。。。这小圆镜。。。。。是你姐姐送你的?”

“嗯。”我点点头,泪水如断珠,顷刻一涌而出,“是我前年生日的时候,姐姐特地从美国寄来的,后面嵌了姐姐在哈佛大学的近照。。。。。。”

“走与不走,你自己好好想想,我们从长计议吧!”莫老师却似乎并没有多少耐心听我解释,甩下这一句话,独自走下楼去。

他这一走,竟接连几天都没有再度前来白公馆,他的身影不知飘去了哪里,也真委实不知他是作何“计议”去了!

我也无心顾及这一切,只是尽心尽力照顾我的父亲。

有了我与竹妈的轮流换班,细心服侍劝慰,爹爹渐渐退离了高烧,寒症渐渐痊愈。可到底还是五内如焚,心伤无从医治,身子当然较之往日虚弱百倍。

有时候,父亲愣在床沿,一座便是好几个钟头,或呆呆痴望着某一点,目光涣散;或神情迷乱纷杂,好像失去了某种记忆,又好像是在苦苦搜寻着某种记忆。

我担心父亲这样下去,终有一日神经错乱,身体垮掉,固此,每当傍晚时分,定要来到父亲书房亦或床前,陪着父亲坐坐,反复宽心慰藉。

“贼喊捉贼。。。。。。捉贼。。。。。。贼。。。。。。”父亲背着身子,静静站于书架之前,口中颠三倒四,反反复复就是这几个字。

我听得后,免不得心里一沉。莫非,父亲无意中看到了那天的报纸?想于此,委实后悔难平一阵。我怎就粗心到了如此地步!当初为什么没能及时的多一下手,将报纸带上楼去呢!或者干脆撕毁、烧掉,也可免去如今父亲这几分无端、亦不值得的伤心!

“竹嫂!竹嫂!”忽而,爹爹猛然抡起一拳,狠狠砸向书案,错落下去,也顾不得力度带来的疼,只是一味回身,却没有看向我。

我正诧异与惊疑,竹妈已经闻声走进了。看到爹爹这样一副反常而存了几分“凶恶”的表情,素来老实忠厚的竹妈也不免吓得站在门边不敢动弹分毫。

“竹嫂,出事的那天晚上,我回来的时候,衣服都淋得通透了。”爹爹等不耐烦,反将身子迎上,“那件湿衣服脱下来洗得时候,你可注意到口袋里有什么东西没有?”

竹妈神色闪现几分惊慌,结结巴巴反问着解释:“什么东西?主人我从来都。。。。。。”

“哎呀不是!”爹爹想也识得竹妈误会了他的意思,急忙解释补充,“那东西并不值钱,但是却至关重要!”

“哦,是那个小烟斗吗?”竹妈适才恍悟。

“嗯,就是那个拿破仑烟斗。”

“破没破我没怎么注意,不过总是个烟斗!”

“行了行了,快把那烟斗拿来!”爹爹面上尽染焦急。

“嗯,我去找找看。”竹妈走出书房,父亲也急忙起身要跟着去。

我眼疾手快,一把将父亲拦回,强势的按在藤椅之上:“什么重要的烟斗?有竹妈去拿就好,您就歇歇吧!”

父亲拗不过我,少不得长长叹出一口气来,既而握拳追砸自己的额头,连连怨怪:“当初我怎就急成了这般模样!真是急疯了,糊涂了!怎么会连这么重要的物件都没想起来呢!该把它交给警察局的。。。。。。”

“爸!”我用力将他狠狠锤击自己的手臂扳下,紧紧握住,下意识问过:“那是什么样的烟斗?”

“就是一个拿破仑烟斗!”爹爹很是激动与愤慨,“那天天色不好,我刚一回到学校里,扭开门锁走入,脚底下却骨碌一滑,踩着个小物件。当时也没甚注意,待我拉开电灯一看,是个拿破仑烟斗,就顺手把他装进口袋里了。”

“这烟斗定是盗贼在慌乱之中不甚遗留下的!”我的眸中闪出了喜悦的光泽,看来这笔巨款去向,也该有些眉目了。想于此,愤愤握拳,满是激动与欣慰。

这时,竹妈已经面含喜色走入,高声喃喃:“找到了,就是这个!”边说着,边将烟斗递过爹爹手中。

爹爹接过了在手,反复察看抚摸,自言自语:“没错,是这个,就是这个!”

“什么样的?”我满心好奇的从父亲手里接过,瞬时,便是一阵头昏目眩,脸色惨白,目光呆滞,好似沾染顽疾。

这是一支笔杆长的烟斗,烫金包银,淘巧精致的镶嵌着一个翡翠小嘴。

记得那天,我无意间打开莫文宣抽屉匣子之时,所看到的,也便是这个烟斗。

“水伊,你怎么了?怎么了?你认得这个烟斗的主人?”爹爹想是看出我的反常,急急问过。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连连摇头,双手捂住面颊,号啕大哭开来。

“什么不可能?烟斗是谁的?水伊,告诉爸爸,水伊!”爹爹语气惊诧而焦急。

“不!爸爸,不可能!不可能!太残酷了,不可能!”我就这样反复哭喊呢喃,忽而晕倒在藤椅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黄帝:我统一了大华夏在线阅读第六章

    自从发生了被劫那件事以后,余年的父母便连续来接她接了几天,一次两次还好,但是时间久了,别人还没说什么,余年心里开始变的别扭。她要是十七八岁的小孩,经历了那么一件事恐怕就落下心理阴影了,可实际上她都已经三十七岁了,让父母接送就产生了罪恶感。所以在这天的晚上,余年坐在车里郑重其事的告诉自己的母亲:“妈,

  • 捡个师父叫地藏之宋家发难

    转眼陈存斌授术到至今已有三年,云阳宋家修仙者的名头在大家看来也不是那么可怕了。期间最开心的,要数沐余。沐余已是志学之年,十之有五。虽然在沐余十岁那年,寨中儿时玩伴如蒋申之子蒋武仁,沐敬云之女沐秀玲都长沐余好几岁,沐余十岁那年,豆蔻之年的沐秀玲嫁于蒋武仁为妻。那一年蒋武仁刚刚步入舞象之年,蒋武仁随其父

  • 大唐皇帝在线阅读第一节

    周意被困住了。“周郎,要纸吗?”一只半透明的手从卫生间底缝递过来一张纸。周意看着那张渗血的卫生纸,“......”“不了,谢谢,小姐,能矜持一下吗,这里是男厕。”周意心里想:我今天就是不擦屁股也不会从一只鬼手里接卫生纸。“原来周郎喜欢保守的女孩子,我知道了。”那声音带着几分窃喜,“我到外面去等你。”

  • 娱乐:深夜食堂在线阅读第4节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今天已是九月初十了,百花凋败,枯叶飘零。一派凄凉之景!话说关山岳,武德两人乘了两匹快马赶往嵩山少林寺。这汴京离少林寺不足四百里,也就是一天的路程。两人天亮出发,一路马不停蹄。直到申时,经过一客栈,名曰“客来客栈”。两人已是饥肠辘辘。武德向前指了指,说道:“这里离少林不

  • 独占疯情有钱就是任性

    从苏家别墅的大厅中出来,姜辰跟着苏雨落回到家里。一路上苏雨落都有些魂不守舍,她和所有的少女一样,幻想着自己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会审批五彩战袍,脚踏祥云前来接她。可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心中那处美好的梦会破碎的如此之快,她不仅没有等到自己的盖世英雄。到最后就连她的结婚对象都不是一个她喜欢的人,而

  • 不干不水瓦塞尔大森林

    今天天气寒冷、吹微风。“艾斯、你就穿这么点衣服就行了?”搓了搓自己的手掌,威廉今天可是会做了不少,夜观天星,发现天气变色,连忙买了几件大衣回来。一件给艾斯、一件给自己,一件给艾斯的娘亲汇心。三件大衣的价钱都是威廉付的,这些艾斯都是记在了心里,等自己有钱了一定得还。“威廉大叔、这地方真的有哥布林出没吗

  • 凤家鼬妻之双拌方破饼

    众人看见公子纠走了进来,面色都不一样,公孙隰朋是打量,高子和国子是不屑,鲍叔牙和管夷吾是尽量冷静,而召忽则是一脸关切。坐在上首的齐侯将众人的脸色纷纷看在眼中,只是轻笑一声,并没有多说话,抬了抬黑色的袖袍,摆出一副很和蔼的表情,说:“二哥请起。”他说着,又朗声说:“给二哥设席。”齐侯的话音一落,好几个

  • 海内奇谈在线阅读第九节

    齐玉白跳下树,就要向山猪走去。忽然仿佛挨了定身咒,浑身肌肉紧绷一动不动。在他的正前方可以看到山猪眼睛血红,正在死死盯着他。齐玉白的大脑顿时一阵空白,怎么会?怎么会?明明已经射中了它,明明射中的位置是心脏的位置。怎么会这样?正在愣神的空带着箭伤的山猪已经冲了过来。电花火石之间,齐玉白向旁边一扑。母山猪

  • 遇见穿越女在线阅读第6节

    周末,风和日丽,我带女友游湖,没想到遇上了一件很倒霉的事情——有人跳湖了!游湖的心情瞬间就没有了,女友很害怕,说要赶紧离开,而我被“热闹”吸引,非要拉着女友去看看。那人跳下去没多久,就有人跳下去救他,但被救上来的却是一具尸体。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有说那么短时间人怎么就死了,有说这水底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 被乌云看上后[娱乐圈]在线阅读第八章

    开着小汽车,慢悠悠的到了超级市场前。又是一片破败的景象。成堆的大包小包,扔在地上。塑料袋内的面包、肉松早已变了质。购物车把超市大门堵得严实。里边到处都是被洗劫的迹象。楚夏阳将自己之前的柯尔特递给零。“我俩去找些生活物资。你在车上,小心些。”零,点了点头。二人一进门,一股腥臭气味扑面而来。水兰弯腰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