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被人夺舍之后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7/22 17:31:18 作者:广寒宫昆 来源:晋江文学城
被人夺舍之后
被人夺舍之后
作者:广寒宫昆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文《重生后我嫁给了偏执暴君》求求求个预收~】苏凌被从小一起长大的义妹夺了舍,本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却平白得到了一身爆棚的气运。从此,苏凌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出个门,天材地宝不要命的朝她扑来,随便走走就能撞上大能,随便逛逛就能找到传承…………每天都有一群嫉恨她的人蹲点杀她。苏凌很痛苦,直到有一天,她遇见了倒霉到极点,气运值为负的小可怜戚子封。苏凌突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一句话来说,这是个男女主携手升级打怪谈恋爱的故事。PS:1.1V1,HE.2.男主喊女主师姐,但比女主大。3.嗯……想

楚兮寒语气温和:“这首歌是我高中时写的,主歌前半部分旋律轻快,歌词里有很多描写校园生活的意象。其实已经奠定了整首歌的基调,它就是一首轻松美好的小情歌。”

他拿起歌词单,皱眉看着:“宴浠,这后面的歌词是你改的吗?”

宴浠眸光清冽,语气笃定:“是。”

很好,楚兮寒一点一点铺垫,把风向往自己预定的方向带。

“你把后面的歌词改了,想在原曲的基础上创作改编,但……”他话锋一转,“这样的改编,让我有一种整首歌从中间彻底割裂的感觉。”

“前后给人的感觉完全连不上。一首甜歌在中间突然急转直下,接了一段伤春悲秋的失恋歌曲,”他顿了顿,总结一句,“情绪上的跌落,让人措手不及。”

楚兮寒还有大招,他拿起歌词本子,做出认真分析的样子,唇角一抹笑让他看起来像个正在欣赏幼弟涂鸦的哥哥。

楚兮寒幽幽念道:“忍苦成诗,忍冰成河。生命以痛吻我,而我报之以歌——”楚兮寒弯下腰,手抵在唇边,忍俊轻笑了一声。

下一秒演技爆炸,眼睛弯成月牙状,露出看小孩子的宠溺表情,含笑问:“宴浠,你今年十七?”

宴浠已经觉察到他言下之意,表情平静地点了点头。

楚兮寒语带笑意:“原来现在十七岁的男孩已经开始忍苦成诗,忍冰成河了吗。”

他用的不是问句,语气拿捏得刚刚好,微有一丝调侃的意味,但还有带着点对幼弟的宠溺。

评委席后台,楚兮寒粉丝团里,粉随蒸煮,发出一阵附和的笑声。

跟楚兮寒的预期一致,部分被宴浠歌声感动的观众开始自我怀疑,他们刚才听到的是不是一个中二少年的脑内小作文。

——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

——青春的疼痛你不懂。

——葬爱家族的哀伤,汇成河流。

楚兮寒多年娱乐圈打拼,深谙大众心理和娱乐圈各种控评、洗脑、带节奏套路,点到为止,静观其变。

这是个简单的社会心理学问题,黑板上有一个A,一个看上去很权威的人,言之凿凿说它是B,再有人附和,其他人就会自我怀疑。

为什么我看着像A,我的眼睛是不是有问题。放到今天的舞台上,就是我审美能力是不是不行,我是不是不够专业,我内心是不是个矫情的中二小孩。

果然,场外直播的屏幕上,刚才被惊喜和好评覆盖的弹幕里,开始出现揶揄的声音。

“中二少年矫情病,忍苦为诗哈哈哈。”

“我刚才就想笑,你们却在嘤嘤嘤。不觉得歌词写得很矫情吗?一想他才十七,我天,好中二啊。”

“钢槽是某校初中二年级集体放假吗?哈哈哈。”

“看看人家原唱怎么评价的,以痛吻我笑ssr人。”

“以痛吻我抒情帝,忍苦成诗中二病。”

也有坚持己见,没有被节奏代跑的观众小声BB。

“确实感动我了,情感是真的。”

“我就喜欢这改编,比原唱小甜歌有味。”

“抱着娃喂奶,听到这首歌突然泪奔。”

楚兮寒微笑不语,他能感觉到,现场的风向已经被他带回去一点。

现在,宴浠在一些观众眼中,已经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矫情少年了。

他做得太多,已经到达临界点,再明显的话,可能会有反效果。

楚兮寒深谙过犹不及的道理,他抬眸扫了一样默然杵在舞台上的少年,笑了笑,准备收兵。

但让他意外的是,下一秒,宴浠清透好听的声音就传遍了整个会场。

他一字一句,清晰说:“楚老师可能没有注意,这首歌其实有四个层次,四个层次循序渐进,像四季更迭,写完一段感情从开始到终结的过程,并不像您说的,从中间分割成两部分。”

少年的声音磁磁的,抓耳好听,只是这样慢条斯理地叙述,就让人觉得是一种享受,全场静静听少年说话。

宴浠继续说:“不仅歌词,旋律上我也做了设计,为了配合情绪变化,一共降了三次T,由轻快平稳一层一层过渡到悲亢沉郁,最后沉淀、淡出。”

“歌词也有铺垫,前段转折部分化用了纪伯伦‘无言的悲伤’,纪伯伦这一篇就是写少年人的情感。”

楚兮寒皱眉。纪伯伦是谁?

只听宴浠轻缓说:“情感是想通的,我想,能被大家感受到,能触动到你的,就是很真挚的东西。并没有一种说法是年轻人就没有真实的情感。”

宴浠继续说:“而现实中往往是少年人的情感,原比经历丰富的成年人来的炙烈单纯。”

他把风向绕回去了。楚兮寒微不可查地抿了抿唇,脸色微有些阴沉。

少年的嗓音清澈悦耳,清晰传递到会场的角落。

“就比如名著‘红楼梦’,传扬百年,被无数人喜欢。但人们总是忘记,那个故事里的主角们都是十三四岁的少年,我们不是依然会被他们的故事和爱情打动吗?”

宴浠这段平淡陈述,令舞台为之一静。

“我最喜欢读红楼梦,黛玉葬花时按现在算,就一初中生。”

“对哦,人家还一抔净土掩风流呢。到你们嘴里都成中二病了。”

“我刚才真被唱哭了,被CXH一说,我还以为自己矫情,但这么一想,我就是单纯被感动了。”

“宴浠这首歌让我想到初恋,真的。”

“什么时候气群嘲少年的感情了?走过来的都知道,再没有比那时更单纯地喜欢一个人了。”

“说人家中二的,你们莫不是防早恋班主任?”

楚兮寒眼睫跳了跳。他以为能在宴浠面前摆摆原唱的姿态,说些基调啊,情绪啊什么模棱两可的东西,让自己看上去权威。

结果宴浠那边完全不打算坐以待毙,平静反驳了他的“割裂说”,还跟他扯出纪伯伦和红楼梦这种他不懂的东西,冒然接话,只会把自己绕进去,暴露短板。

他只好干笑着,摆出倾听的姿态。

直男黄明旭听宴浠讲到这里,想起自己初中时为追邻班女生,运动会上吐血狂奔的事迹,不禁频频点头,表示认同。

没错,宴浠说得很对,少年人的感情反而比成年人来的炙热单纯,他现在再也不会为一个人燃烧自己了。

评委席中间,出身文学世家的创作型歌手黄瑜玲,一双翦水秋瞳闪着莹莹微光,眼里满是欣赏和惊喜。

她主动拿起话筒,礼貌地侧头,向楚兮寒颔首,柔声说:“我其实很理解楚老师的说法,对于一个原唱歌手,每一首歌都像自己的孩子,被别人拿起改编时,总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对原曲的情感、理解、想表达的情绪都还在……”

她可爱地笑笑,轻声说:“有时候会觉得,换了装的孩子没有原来可爱了呢。”

楚兮寒也礼貌地回应黄瑜玲一个微笑,内心有不好的预感。

黄瑜玲用嗔怪的口吻对宴浠说:“其实我被刚才这首歌打动了,偷偷掉了眼泪。”

“刚才楚老师说了很多,我就捡些被遗漏的小亮点吧。”

“我没有想到宴浠会弹琴,而且从专业的角度来讲,弹得不错,出乎我的意料。”

前几期,这个少年一直混在选手里划水摸鱼,偶尔solo舞台也是唱得荒腔走板,极富喜感。今天这样惊艳的进步和舞台表现,没人提及,岂不是太奇怪了。

黄瑜玲不疾不徐地说:“刚才宴浠说这首歌分了四个层次,我是有听出来的。开头部分,就像楚老师点出来的,有校园生活的意境,后面经过两段间奏过渡,情感在逐渐转变。”

“最后,一方背叛誓言,放开手,宴浠唱得微哑悲戚,然后一切尘埃落定。这里情绪也很对,好像经历那一切,所有情感压在心底,心如静湖,再不起波澜。”

“但正是那种平静,隐忍,才让人动容,觉得这首歌所表达的情感是真实的。我个人觉得宴浠把这首歌改编得不错。”

黄瑜玲抬眸问:“宴浠,我听到你唱了一句‘生命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你知道是谁的句子吗?”

宴浠举起话筒,平静说:“是泰戈尔《飞鸟集》里的句子,原文是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让我改了一下。”

“你喜欢泰戈尔?”

宴浠认真点头:“喜欢,喜欢他笔下的星辰、流萤、雨滴,会因为读他的文字,去注意一些从前不会注意的事物,会从中感受到美好,然后鼓起勇气,面对世间的黑暗和冰冷。”

男孩一字一句说得诚恳而平静,可那份平静里带着坚毅隐忍,让人想象到他正经历的事。

他从滂沱大雨里走出来,姿态凛然,毫不畏缩。

黄瑜玲明眸微弯,眼里有欣赏的微光闪耀,静默片刻,她拿起话筒,轻声说:“宴浠,你读过泰戈尔,读过纪伯伦。”她缓缓说,“我能感觉到,你是一个细腻美好的人。”

她腼腆一笑,说:“你的歌也很好,真的会让人脑子里有画面,会回忆起年轻时做的傻事。”

黄明旭在一旁听着,又适时地用力点头。

黄瑜玲出生文学世家,父亲是当代作家,她二十岁以原创歌手出道,文学功底好,写出来的作品富有诗意,深受广大学生、白领阶层的追捧。

她这样中肯的评价,比原创歌曲寥寥的楚兮寒更有说服力。

黄明旭忍不住拿起话筒,平铺直叙:“我觉得黄小姐说得对。这首歌有点上头,我可能会多听几遍,追忆一下隔壁班女生和我的青春岁月。”

台下响起一阵笑声。评委席上,楚兮寒精心修饰的脸孔被灯光照得发白,也跟着尴尬地笑了笑。

网络投票一直在进行中,选手排名一直在变,几则广告和串场女团表演完毕,偶像梦工坊第五季的十五进十现场,进入最终宣布排位环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驳斩之护道之第四章(4)

    次日一早,陈修起床洗漱完毕就看到秀儿拿了一篮子晒干的菊花等在那里,旁边桌子上摆齐了用具,铜炉,铜壶,捣杵以及辛香配料等等。陈修有点头疼,就泡个菊花茶,要不要这么大阵仗?秀儿见到陈修,兴奋的道:“姑爷,先用朝食吧,完了就教我泡那个菊花茶可好”“还是先泡茶吧,等会吃完饭正好可以喝了。先去烧壶开水。”陈修

  • 无上皇尊在线阅读第二节

    炎热的夏天总是让人焦躁不安,伴随着的,是同样让人焦躁不安的期末考。窗外的知了似乎也是受不了那年反常的高温,时不时叫上半个多小时都是常见的,晚自习的蚊子也不放过我们这些血罐子,放肆地吮吸。也不知道自己分科时怎么想的,竟然选了理科,剩下的两年半,注定要用上几十本草稿纸了。数理化生,十分烧脑,数学直接从班

  • 被我坑过的师弟回来了[重生]第5章在线阅读

    在平凡离开不久,洞口的那颗常青树渐渐枯萎,变成了一颗枯木。深夜,平凡飞到了城市边缘的一个小村庄,盛夏后的秋蝉有气无力的鸣叫着,化成人形偷偷的从一人家的阳台下的衣架上拿了一件宽大的衬衣扣子也不扣就这么敞开着还看得到圆鼓鼓的小肚子,伸伸手奇怪的看着袖子,长袖由于太长套住了两只小手,一条穿上去不往下掉的裤

  • [琅琊榜]琅琊新榜第1章在线阅读

    刚到春日时,宫里的柳树枝条总会先显出绿色来。宫里的人看到这一点绿总会心里痛快好一段日子。在宫里待满五年的宫女们盼着等春天出宫的日子,心里想着和家人团聚。还没到轮到出宫的宫女们,也想着又过了一年,宫里的日子也快到头了。各宫的主子更是想着等天再暖一点,就又可以去御花园盼着皇帝了。但宫里有个地方总是冬天,

  • 我的机器人男友(零零一)之醒来(1)

    黑暗中,先是一道光,这道光,将陆玄的意识从虚无中唤醒。“数据检测…第三次重启。”“排异性…通过。”“神能注入…灵魂融合。”“灵魂融合度…54.23%,融合失败。”“备用方案启用…人工辅助芯片植入。”“芯片排异性…62.5%,植入失败。”又过了许久,陆玄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那是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

  • 黑执事之生死相随在线阅读第九节

    就在他们刚离开几分钟后,一辆黑色桑塔纳驶入这间废弃的地下车库,车灯惨白的光线照在地上的几具尸体上。李云磊蹲在地上,伸手轻抚过几人带着余温的面庞,替他们合上双眼,“目标不在这里,他们死了,抹脖子,杀人的是个老手。”旁边一人紧紧攥着遮阳帽,眼眶里泪水打转,颤抖着嘴唇,声音哽咽:“死了,就因为我们晚来一步

  • 全职高手bg花色衣魔刀出鞘

    昆仑山下,此时一qun武林中人正在与明教五行旗对抗、明教五行旗也是不弱,五大副旗主具是一流高手,但是这一qun乌合之众也却有几分本事。毕竟没有三分本事,岂敢上他们明教光明顶撒野。而且云剑也不知道是谁给她们这么大的胆子,毕竟他们一qun高手仅仅只是闭关而已,又不是死亡,这么上开无疑就是送死而已。“谁敢

  • 家有娇夫在线阅读第10章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眼20年过去了,我离开我的家乡20年了!今天难得有空,我准备回我的家乡看一下。在列车上,我脑海中浮现出20年前家乡的面貌:路上的车疏疏朗朗,人也很少,一点儿也不热闹。在路上除了去上课的学生之外,就只能见到一些闲杂人等在街上漫不经心地游着。偶尔看见两三辆车从路上驶过,接着便是一片

  • 超能学院:小姨要把我切片研究第五章

    “父亲大人,我……”进了屋子之后,宇智波斑有些迟疑地张了张口,但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闭上了眼睛。“斑,怎么……?!”宇智波田岛原先有些不解,但是却突然看见宇智波斑眼里的殷红,三勾玉飞速地旋转着合成一个新的图形,是万花筒写轮眼。宇智波田岛大吃一惊,他强压下内心的惊讶,表面上平淡地对宇智波斑说:“斑

  • 最强农女之首辅夫人在线阅读穿林涉水

    天气晚来秋,初雨白天方下过一场,接近傍晚才停歇。幽暗的松林中,潮湿的空气,浓郁的松香与泥土的清新交织在一起。如果换作白天,玉琼大可以在广阔的松林中随意游荡玩耍,因为时间足够充裕。可眼下漆黑一片,星光暗淡,早已过了平常人家用晚饭的时间。她一想到茅屋家中还有母亲与一众兄妹,此刻饥肠辘辘,不免心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