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英雄魂殿在线阅读第十节

2021/7/22 16:27:53 作者:太尘帝 来源:纵横中文网
英雄魂殿
英雄魂殿
作者:太尘帝来源:纵横中文网
三百多斤的孙庞携带系统穿越后,当现实世界面对面碰撞LOL英雄们时,以天赐英雄魂殿为据点,联合全世界所有人,能坚守住世界版图,不被魔兽入侵吗?王萧:雪儿,不要用我的纵火盛宴去烤肉了!雪儿:多烤一点让坤哥去给我们抗怪啊!孙庞:可是都被你吃了!雪儿:在跟我叨叨你们别想碰烤肉一下!王萧:......孙庞:.....

第一古道通过不可测的禁区。虚空被秩序封锁,天空不见飞鸟的痕迹。

黑暗侵袭着荒野,天魔缭乱,神魔血染高山,山峦起伏犹如一头潜伏的巨兽,等待着猎物上门。

唐妖在识海中兴奋的乱奔,将小虫扯成百般模样,惹得其连连反抗。

张风和众弟子小心翼翼的行走于陌生的土地上

一盏古灯被最前方弟子持在手中,照亮着身前的无尽黑暗。

灯沿上狰狞的鬼脸不断吞噬周围雾气,散发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

黑暗中的丛林不时的发出微弱的声响,并未彻底的隐藏,而是有意的让人发现。

但是畏惧于鬼脸古灯所释放的气息,只是远远的跟随。

张风神识一扫而过,顿时发现了周围潜伏着不少的翼鸟。

并未让人将其驱赶,而是嘱咐众弟子不可大意。

张风神色有些压抑,在神魔禁区内,神念好像被某种规则限制,以他的修为也只能探查出百丈之远。

但是识海中的唐妖此刻却好像无所限制的样子,张风联想到其神念的古怪,让唐妖肆无忌惮的探查着周围。

“妈呀!鬼呀”唐妖一顿乱查下惊动了不少警觉的妖兽。

就在其继续延伸神念时,一堵肉山出现在脑海中。

夜色隐藏下一只庞大的蟾蜍屹立在百丈外,一双金色的眼眸静静的注视着前行的众人。

被识破隐藏后,蟾蜍长舌一卷,直接掀起无尽的草皮,撞上了最前面的张家弟子。

横飞出去的弟子串联着四五人飞入了一侧的丛林晕厥过去。

只见蟾蜍趁势追击,张口一吐漫天毒液似千万弩箭遮蔽天空,冲击而下。

张风左手划动,勾勒符号。右手捏印向上一顶,天空浮现金色屏障护住了晕厥的弟子和慌乱的众人。

其他处的丛林遭遇毒液瞬间化为脓水,无数生物发出绝望的咆哮。

随后,归于寂静,方圆十里彻底成为了人间炼狱。

此时的张风符印化长枪,食指轻点,嗖的一声,引爆虚空。

灿烂如烟火钉向墨绿蟾蜍。

蟾蜍显然是没有想到反击来的如此之快,仓促之下,从体内吐出三滴精血化为三只蟾蜍抵挡恐怖的长枪。

抵挡奏效,长枪在其纠缠下符印力量渐渐消逝。还未欣喜,长枪直接爆炸。

惊天的波纹直接将蟾蜍层层嵌入了一座山峰。

墨绿色蟾蜍拼命挣扎脱困后慌张撕裂四周虚空,满身血迹残痕,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血狱蟾蜍,妖族也想插一手吗?还是有世家想引火烧身”张风心中冷笑。

受伤晕厥的弟子在喂食丹药后呼吸渐渐平稳。

张风心中谋算许久后,将张家弟子聚集在一起。

:“稍后我将催动密宝将你们送往虎牢城,他们的目标是我,你们和我走在一起太过危险”张风嘱咐道。

张家众弟子并未反驳,这是先前定好的方案之一。

虎牢城为张家最早掌握的城池,接壤第四战场。

只是让风少孤身一人应对压力。所有弟子都心生愧疚。

张风开导着沉默不语的众弟子:“放心吧!你们走之后,我就放开了手脚。下一代张家传奇就是我,你们会在诸天古城碰到我的。”

“风哥你之前的伤…”

“不碍事,小意思小意思,未来的大剑仙怎么能不经历磨难”

“风少你给我讲讲你怎么被雷劈的呗,听小四说你当了负心汉所以…”

“小四呢!看来皮痒痒了”

“啊,啊,风哥住手…”

嘻戏声荡漾在寂静的天空,少年心性还未被苦难打磨,这一刻,是一生的故事!

禁区古路旁,一座奥妙复杂的阵纹分布在山峰。

一道神符将众人包裹,阵纹激发。

阴阳鱼呈现,阵纹勾动虚空法则,五行光彩构筑出一条通道。

“此去虎牢,当恪守职责,不可堕我族声誉”

“星空无尽璀璨,我辈自当不凡”

众人在张风叮嘱下渐渐消失于通道之中。

神符打破禁区禁锢,对抗着不知名的法则。

巨大光辉下,屹立万古岁月不倒的山峦崩塌,禁区深处有生物咆哮。

禁区各个地方都能察觉到天际的变化,有人震惊,有人沉思。

在一处山谷中,遍地尸躯中伫立着的丽影感受到熟悉的阵势。

自语道:“傻子,都是傻子”

而暗处有人嘿嘿冷笑:“是时候动手了……”

孤身一人的张风正在攀登着一座高山,肩旁是出来透气的唐妖和小虫。

唐妖晃荡着腿看着残破古卷,不奈烦的说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找不到啊!”

张风无语的撇了眼悠闲的两者,:“翻山倒海的是我吧?我还没说累了,你倒是先沉不住气了。”

“唉!破地方,死也不能相信师叔的话…”小虫郁闷的叹气

“给我说说你们两个到底来自哪呗!”张风听到小虫口中的师叔好奇心又一次被勾引起来。

以前不是没问过,但是两人吞吞吐吐的不肯交代,如今混熟了,也好开口询问了。

唐妖和小虫对视了一眼后,开口道:“我怀疑我们来自无尽岁月后的白……”

话音未出,天道规则直接呈现,神雷轰顶,抹杀唐妖和小虫。

只剩下神魂的两者惊慌失色,显然没想到会迎来天道的攻击。

张风也忍不住咒骂道:“有完没完,劈个不停了。”

手忙脚乱的为两者抵挡着席卷天地的神雷。

久攻不下,天道震怒,法则化为一口大鼎,携带无尽威势砸向三人。

地面龟裂,所有生灵都匍匐在地,瑟瑟发抖,生怕引来天道抹杀。

禁区内有沉睡者睁开了双眼:“天地异物?”

张风见状沉色,一掌拍向胸口,心脏处诡异繁杂的图形消失。

为镇压伤势自封修为的张风不得已重新打破禁锢。

此刻哪怕是全盛状态下的自己恐怕也接不下这次攻击。

眼看大鼎封锁虚空,沐浴九天雷霆而下,唐妖和小虫神魂处的古令飞合二为一。

残损古令在天地气势面前好像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令人惊讶的是,其上所刻的“禁”字流露出岁月长河的气息,包裹住大鼎,抵抗着天道法则。

天道神雷仿佛人性化的有所迟疑,不甘心的退去。

随后令牌飞回两者体内。任凭两人如何呼唤都没有动静。

张风跌坐于石岩之上,大口的喘息着。脸上流露出后怕的申请。

“你们两个小变态差点害死我知道不?”张风朝着唐妖咆哮。

小虫摆出泼皮无赖的气势:“还不是你要刨根追底的吗?”

张风也只能翻个白眼表示生气,喘着粗气四肢微张躺在遍地碎石的大坑之中。

唐妖稍稍镇定后,心有余悸自语道:“不可言,不可语…”

张风心中的疑惑更多,这两个小家伙出现的方式奇奇怪怪,不能以神念摧毁。

而今询问缘由竟然扯上了天道因果,小妖最后一句“岁月之后的白…”

“白玉京吗?还是何地?”怀揣疑惑张风心中默默思量着。

片刻之后,休整完毕的三人组重新踏上了寻找线索之地的路程。

也算因祸得福,天道威压下神识禁锢有所松动,解除封印的张风感受到了群山深处的相似气息。

望山跑死马,禁区内御空飞行是大忌,哪怕是全力赶路,到达目标地点也花费了整整三天。

令人疑惑的是,目标所在地只有一条幽深的河流。

说是河流又有点不恰当,因为面积过于宽大了,甚至可以说是流淌的湖泊。

水域平静的有点诡异,张风将一柄神精铸造的锤状法宝投入水中,并无异样。

待取出之后,原本及富灵性的法宝色泽尽失。

张风轻弹锤面,只见其寸寸碎裂,神精精粹已然失去。

张风深吸了一口气,阻拦住想要下水查探的唐妖和小虫。

“无尽弱水,神凡隔界!”惊讶的声音自后传来。

一道道身影出现在其身后。

黑色兽衣,血迹斑斑的少年伸手凝聚巨大的法相拳印直砸张风。

周围所现之人纷纷出手,没有废话,上来直接就是杀手锏。

红衣赤发的青年引动太阳神力,一颗颗火星仿佛末日临尘摧毁着大地。

蛮荒神劲,山峦四起,粗犷的汉子抬手掷山,引发无尽凶机。

危机时刻,张风胸腔欲裂,剑意龙卷从体内呼啸而出。

千百道剑影之上凝聚出饕鬄法身,大口一张,往来的攻击尽数吞下。

临界点终值吞噬完毕以后,饕鬄仰天长啸,虚空好像窗柩薄纸般破碎。

千万道剑偕同饕鬄一同出现在众人上空,万剑齐发,所形成的音爆声震耳欲聋,令人变色。

巨大的蘑菇云出现在平地之上,就连弱水都在爆炸波下起伏不定。

灰头土脸,垂垂欲坠的众人出现在散尽的尘暴中心。

只有少数的兽衣少年等躲避及时并未被剑气洪流所伤。

但是从其面色不定中可以得知恐怕也付出了不低的代价。

“咳咳咳,好你个张风,没想到你竟然已经达到了道境门槛”莫家大公子嘴角带血的愤恨咒骂道。

唐妖的神魂小人看着像泼妇骂街般的莫家大少,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直到感受到其余人不善的眼神,灰溜溜的和小虫躲到了张风身后。

面色苍白的张风嘲讽着眼前的人影:“问天城玄门,扶桑太阳一脉,蛮族之人也要插手吗?”

被提及的人员并未发声。

只有蛮族所来的粗犷汉子用一种温声温气的嗓音回应道:“我与他们不是一路的,我是来找你要回一样东西的”

大汉身书生调的蛮族男子拿出一枚麒麟刺青的印章后,张风瞬间想到了什么。

“你是那一族的人?她让你前来的?”

“不是,我只是气不过,凭什么你拿走了那个信物。你不配”粗狂男子顿时激动的大喊

“那我为什么要给你,我凭本事拿的,关你屁事”张风有点无奈的回应道。

看不惯你也不能拿山砸人啊,一言不合就砸山,你们那一族都是一副德行吗!

一旁的人带着满腔怒气呵斥住不停争论的两人。

你们当这是什么情况,过家家吗?

“张风你死到临头还耍嘴皮子”莫家大少叫嚣着

“闭嘴,垃圾”给自己鼓气加油的唐妖和粗犷汉子同时开口。

而后对视了两眼,到是有点惺惺相惜,遇到同道中人的感觉。

张风撇了一眼两人,而后对着前方的敌人道:“有什么手段都拿出来吧!不然恐怕以后就没机会了”

“狂妄”赤发青年怒喝道。

虽然并未意料到张风在道境上有了突破,但是尚且还在掌握之中。

莫家那个废物果然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是说张风在剑阁中本源受损,无法挽救吗?

那现在活蹦乱跳的是鬼吗!

兽衣少年手中铜钱不断翻转,测算着什么。

而后一定,开口:“张风你倒是隐藏的不错,恐怕你这道境在一年前就突破了吧。不过是又自毁根基,好志气…”

众人听闻皆感到震惊,不过是十八九岁的青年,竟然已经可以和老一辈人物交锋了。

别人都是恨不得破镜破镜再破镜,他到好,直接给自己降了。

“不过你本源之伤是真的无疑,剑阁的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兽衣少年冷笑道

张风并未解释什么,直接就是动手,今日因果,就在今日解决,张家不是软柿子,谁想拿捏就能拿捏的!

场内顿时混乱一片,刀光剑影划破天际,无尽火光传来。

鲜血淋漓,咆哮不断。

只剩下目瞪口呆的唐妖和蛮荒所来的汉子,就连小虫都偷摸的出手,帮张风解决着暗中偷袭的人。

焦急的唐妖现在只恨修为太低,无法参战。

突然间,整片天地动荡不安。法则不稳,禁区内有生灵惊醒。

无数飞鸟异兽阵阵发抖,一道神秘的黑暗之门出现在神魔禁区上方。

满身浴血,衣衫残破的众人分开。

弱水之下不知沉入了多少尸躯。

赤发少年默念法决修复着伤体。

兽衣少年吞噬血气,强行维持着身形不倒。

遭受围攻的张风更是惨烈,哪怕有小虫帮他挡住大部分神识攻击,现在早已经不能直视。

断肢不知重生多少回,长剑沾染着血迹,有敌手也有自身的。

胸腔欲裂,已经无血气压制伤势,大道本源受损,灵力枯竭,只是凭借着本能在战斗。

唐妖扶持住神识枯竭的小虫,其身形不稳,隐隐就要散去。

唐妖本身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修为不够,但是凭借古令的特殊和小妖不断预防着神识侵杀。

围杀在中心的三人此刻看着变化的天幕,无尽黑暗从中传来。

一道身影渐渐的从门中探出,天道规则不可催,周围星辰不堪重负瞬间化为宇宙尘埃。

日月星辰失色,那一道身影就是天地间的主角。

有禁区生灵以神识探查,被黑暗沾染,引渡到了黑暗中心。

“熟悉的地方,无尽轮回还在运行吗!”人影发出感叹。

结印,阵纹铺天。在天域深处诸天古城内有生灵浮现。

“这一纪元清算,幕后黑手要出手了吗?”

“你来自哪?终极深渊,还是罪地?”

这等谈话非常人所能听闻,要是被人看到发问的生灵肯定会感到无比震惊。

这是无尽岁月中妖域的一位开创者,相传早已经寿元枯竭,化道。

想不到如今竟然重现诸天古城内。

此刻战火滔天的莫语城内,几大家族的人看着张家老祖感到震惊。

“你不是早已经逝去”

“一道执念而已”,有什么可惧

而张家老祖并未搭理这些入侵者,鼠目寸光之辈。

一衣扇将其击飞到星空外,撞碎了沿途的星辰。

“浑浑噩噩这么多年,想不到还可以发挥一丝作用。有意思,有意思…”

宇宙各处都在征战,没有人知道黑暗的由来。

只是无奈之下的反抗。

黑暗所临之处,生灵尽毁。天地灵气丧失,成为了一片死域。

而在神魔禁区内,黑暗中降临无尽大军。

其中一头貔貅异兽正是先前禁区深处探查的生灵,此刻其气势大涨,只是神智丧失,成为了杀戮工具。

莫语城前,少女身穿红色嫁衣步步生莲,气势不断高涨,先天紫气萦绕其旁。

背后长剑封印尽数解除,锐气冲破云际。

杀意波动,冲往虚空中浮现的门户。迎战出现的诡异生灵。

张家老祖在更高处对峙着一个蛇首人身的生灵。

神灵禁区内张风有感,回望着莫语城的方向,心悸的感觉不断浮现。

而下一刻,黑暗大军已经降临,兽衣少年被从虚空处悄然而至的一只弑神虫穿肠破肚,神魂还未逃出就已经被击毙。

死之前愕然的表情显然没想到是如此的结局。

张风对上了冲出的一道人影,形势岌岌可危。

小妖和小虫疲于保护着重伤的张风。身影渐渐暗淡。要不是粗狂汉子不时插手,恐怕就要消逝于天地。

弱水异动,三千道光影浮现,无尽英灵重现。一枚古令出现在唐妖眼前。

门户之后还在挣脱天道束缚的身形感觉到了什么。

“大因果吗?呵。蝼蚁妄想翻天,就此了结”

一抹意志而出,就要抹杀唐妖和小虫,

无可阻挡,在其面前什么都成了浮云,关键时刻张风推开了两人,受了这一击。

在唐妖面前,只剩下微弱的神识和残躯。

:“啊!不,风哥,风哥,你醒来,别吓我。”

“小风子,给你祖宗醒来,我不允许你死”

癫狂的两人涌动神力不断修复着其伤势,但是犹如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一柄听雨剑从遥远的方向飞驰而来,将其身躯拖起,朝着莫语城的方向回归,剑中无尽生机向着张风体内充斥。

而其后唐妖自毁神识,逼出了古令,和小虫将其催动,怀着必死之心以蝼蚁之势登天而上。

“回不去了,怎么办?”

“弄死大个的,不能亏本”

“我想师傅了”

“放心,会有人帮我们报仇的”

最后的黑暗深处,时间长河浮现,同时一声怒号传出………

莫语城中,有执念消散,张家子弟跪拜老祖登天!

有红衣盖世,只手压敌,毁门灭神,最后一角残衣上传来淡淡声音:“傻子,我不欠你了”

有少年自废墟苏醒,握着一柄残剑,泪湿面庞,不计代价的跨越星河万里,回归当初的战场

:“我来了,你在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黄帝:我统一了大华夏在线阅读第六章

    自从发生了被劫那件事以后,余年的父母便连续来接她接了几天,一次两次还好,但是时间久了,别人还没说什么,余年心里开始变的别扭。她要是十七八岁的小孩,经历了那么一件事恐怕就落下心理阴影了,可实际上她都已经三十七岁了,让父母接送就产生了罪恶感。所以在这天的晚上,余年坐在车里郑重其事的告诉自己的母亲:“妈,

  • 捡个师父叫地藏之宋家发难

    转眼陈存斌授术到至今已有三年,云阳宋家修仙者的名头在大家看来也不是那么可怕了。期间最开心的,要数沐余。沐余已是志学之年,十之有五。虽然在沐余十岁那年,寨中儿时玩伴如蒋申之子蒋武仁,沐敬云之女沐秀玲都长沐余好几岁,沐余十岁那年,豆蔻之年的沐秀玲嫁于蒋武仁为妻。那一年蒋武仁刚刚步入舞象之年,蒋武仁随其父

  • 大唐皇帝在线阅读第一节

    周意被困住了。“周郎,要纸吗?”一只半透明的手从卫生间底缝递过来一张纸。周意看着那张渗血的卫生纸,“......”“不了,谢谢,小姐,能矜持一下吗,这里是男厕。”周意心里想:我今天就是不擦屁股也不会从一只鬼手里接卫生纸。“原来周郎喜欢保守的女孩子,我知道了。”那声音带着几分窃喜,“我到外面去等你。”

  • 娱乐:深夜食堂在线阅读第4节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今天已是九月初十了,百花凋败,枯叶飘零。一派凄凉之景!话说关山岳,武德两人乘了两匹快马赶往嵩山少林寺。这汴京离少林寺不足四百里,也就是一天的路程。两人天亮出发,一路马不停蹄。直到申时,经过一客栈,名曰“客来客栈”。两人已是饥肠辘辘。武德向前指了指,说道:“这里离少林不

  • 独占疯情有钱就是任性

    从苏家别墅的大厅中出来,姜辰跟着苏雨落回到家里。一路上苏雨落都有些魂不守舍,她和所有的少女一样,幻想着自己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会审批五彩战袍,脚踏祥云前来接她。可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心中那处美好的梦会破碎的如此之快,她不仅没有等到自己的盖世英雄。到最后就连她的结婚对象都不是一个她喜欢的人,而

  • 不干不水瓦塞尔大森林

    今天天气寒冷、吹微风。“艾斯、你就穿这么点衣服就行了?”搓了搓自己的手掌,威廉今天可是会做了不少,夜观天星,发现天气变色,连忙买了几件大衣回来。一件给艾斯、一件给自己,一件给艾斯的娘亲汇心。三件大衣的价钱都是威廉付的,这些艾斯都是记在了心里,等自己有钱了一定得还。“威廉大叔、这地方真的有哥布林出没吗

  • 凤家鼬妻之双拌方破饼

    众人看见公子纠走了进来,面色都不一样,公孙隰朋是打量,高子和国子是不屑,鲍叔牙和管夷吾是尽量冷静,而召忽则是一脸关切。坐在上首的齐侯将众人的脸色纷纷看在眼中,只是轻笑一声,并没有多说话,抬了抬黑色的袖袍,摆出一副很和蔼的表情,说:“二哥请起。”他说着,又朗声说:“给二哥设席。”齐侯的话音一落,好几个

  • 海内奇谈在线阅读第九节

    齐玉白跳下树,就要向山猪走去。忽然仿佛挨了定身咒,浑身肌肉紧绷一动不动。在他的正前方可以看到山猪眼睛血红,正在死死盯着他。齐玉白的大脑顿时一阵空白,怎么会?怎么会?明明已经射中了它,明明射中的位置是心脏的位置。怎么会这样?正在愣神的空带着箭伤的山猪已经冲了过来。电花火石之间,齐玉白向旁边一扑。母山猪

  • 遇见穿越女在线阅读第6节

    周末,风和日丽,我带女友游湖,没想到遇上了一件很倒霉的事情——有人跳湖了!游湖的心情瞬间就没有了,女友很害怕,说要赶紧离开,而我被“热闹”吸引,非要拉着女友去看看。那人跳下去没多久,就有人跳下去救他,但被救上来的却是一具尸体。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有说那么短时间人怎么就死了,有说这水底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 被乌云看上后[娱乐圈]在线阅读第八章

    开着小汽车,慢悠悠的到了超级市场前。又是一片破败的景象。成堆的大包小包,扔在地上。塑料袋内的面包、肉松早已变了质。购物车把超市大门堵得严实。里边到处都是被洗劫的迹象。楚夏阳将自己之前的柯尔特递给零。“我俩去找些生活物资。你在车上,小心些。”零,点了点头。二人一进门,一股腥臭气味扑面而来。水兰弯腰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