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no longer(不再)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1/7/22 17:39:39 作者:尧龄 来源:晋江文学城
no longer(不再)
no longer(不再)
作者:尧龄来源:晋江文学城
那时未曾想到,我竟会为这样一个“不合格”的人,一步步深陷进他如同毒品一般的吸引而无法自拔。好像遇到他以前,我只活了半个我。他大概就是那另外半个我,那自由、肆意的另外半个我。

玄城,位于千川大陆东部,属于沧州境内数一数二的大城。

千川大陆上布满大大小小千余条河流,所以被称之为千川大陆,而其中一条河流便穿玄城而过,将玄城一分为二,玄城西区是城中贵胄富商的居住地,而玄城东区则是城中普通居民的聚居地。

傍晚,夜幕降临,玄城东区最靠近河边的街道上,沿街的商铺纷纷点起了灯笼,一时间将河边照得如同白昼一般,河边各种酒楼小摊纷纷招呼客人进店就餐。

就在这条河边大街的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一间普普通通的小酒馆坐落于此,此时,酒馆的小木门被一只小手推开,只见一名看起来十六、七岁的瘦弱少年提着两盏灯笼走了出来,将灯笼高高的悬挂在屋檐下。

随着时间的推移,陆陆续续有客人走了进来。

“小姜,给我来三杯荞麦酒。”

“小姜,这边给我上一小桶果酒。”

进来的客人熟络的招呼少年上酒,姜小江穿梭在小酒馆中,熟练的给客人们上酒上菜。

“小姜,把这几杯酒和花生送到三号桌上的客人。”吧台上,一名中年大汉把姜小江叫到了吧台前,将准备好的酒菜放在盘子中递给姜小江。

“知道了。”姜小江接过盘子径直走向三号桌。

小酒馆中嘈杂不已,各个桌上所有人都在大声谈论,说来也正常,光顾这个小酒馆的都是一些白天在江边干些力气活的苦力,或者是在河上划船的船工,结束了一天的辛苦工作,下了工,都喜欢来这里喝上两口,倒不是这里的酒有多好喝,这里卖的都是最最普通的小麦酒果酒之类的,主要还是因为便宜。

小酒馆角落中,姜小江将酒菜送到位于角落的三号桌上,三号桌坐着两位身着黑袍的年轻男女,因为不是熟客,所以姜小江多看了两眼,只见那名男子眼睛瞥了姜小江一眼,姜小江顿时觉得通体一凉,急忙低头转身离开。

看到姜小江离开后,一旁的女子低声说道:“队长,这玄城真的有鬼族的活动迹象吗。”

男子低头抿了一口酒,微微皱了皱眉头开口道:“前段时间确实侦测到玄城的东区有鬼族的波动,但是你我在这里蹲守了有三四天了,却没有发现鬼族的半点行踪,也没有人员遇害的消息,难道真的是我们搞错了。”

“这样吧,我们再观察两日,再没有发现只能先回去复命吧。”

“好吧。”女子无奈的说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酒馆中的客人渐渐各自散去,姜小江开始收拾桌椅和酒桌上的酒杯剩菜。

吧台上,老板招呼道:“小姜,收拾好以后,早点回家吧。”

姜小江笑道:“知道了。”

出了小酒馆,姜小江提着一盏灯笼往住处方向,姜小江的家离小酒馆的距离有点远,即使是在东区,也属于比较偏僻的地区了。

姜小江一个人独自提着灯笼走在昏暗的街道上,虽然这条回家的路姜小江已经不知道走了多少回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今晚姜小江感觉微微有一丝凉意。

“啊~”忽然一声似有似无的惨叫从一处巷子里传来,随即,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巷子里响起。

姜小江一开始以为可能是哪个醉鬼在巷子里面摔了一跤,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像,于是提着灯笼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窸窸窣窣的声音也仿佛越来越清晰了。

等到姜小江靠近的时候,声音忽然消失了,姜小江在昏暗的巷子里心里微微有点害怕,壮着胆子喊了几声:“有人吗,谁在那里,需要帮忙吗?”

走在巷子里,忽然,姜小江脚下被什么东西给拌了一下,一个跟头摔倒在地。

倒地的姜小江痛哼道:“什么东西?”

一边说着,一边提着灯笼去照,只见首先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一双腿。

姜小江惹不住嘀咕:“真倒霉,又不知道是哪个醉鬼又倒在地上了。”

一边嘀咕一边提着灯笼往上照,可是等到灯笼把这个“醉汉”的面容照清之时,刚刚起身的姜小江吓得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只见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一张仿佛被吸干了血肉,只剩下一张人皮包着头骨的恐怖面容。

姜小江被吓得刚要张口大叫,忽然胸口一痛,低头看下去,居然看到一只半透明的骨爪透胸而出,生生把姜小江即将发出的大叫声给打断,心脏也被骨爪搅碎,鲜血从姜小江口中流出,但是姜小江发现自己竟然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觉得意识从身体里一点点流失,渐渐眼皮变得越来越沉重,眼前唯一的一盏灯笼的亮光也渐渐消逝。

就在这消逝的过程中,姜小江好像看到一个包着半透明的一层皮肤的狰狞的骷髅头骨滚落在自己的眼前,一个好像在哪里听过的女声说道:“队长,好像只是一个普通的鬼族。”

“我死了吗?”姜小江的意识一点点恢复,可是眼前一片漆黑,仿佛置身于一片混沌之中,整个身子轻飘飘的。

此时,巷子中,地上一具被吸干血肉的尸体、一具半透明骷髅的鬼族尸体以及姜小江胸口一个恐怖大洞的尸体。

而两个黑袍身影站在三具尸体边,如果现在姜小江还活着的话,一定会认出这两个人就是今晚小酒馆中三号桌上的那两位客人。

“小薇,把你的魂兵收了吧,先把这几具尸体处理了,以免天亮后引起恐慌。”那个被称为队长的男子说道。

只见此时,那位叫做小薇的女子手中正拿着一柄奇异的兵器,头尾各有一柄像镰刀一般的利刃,中间是一根漆黑细长的棍子,整柄兵器比女子的身高还要高出一倍有余,正是这柄奇怪的兵器一下子变割掉了那个半透明骷髅的鬼族的头颅。

只见乌光一闪,这柄奇怪的兵器竟然凭空消失,只见黑袍少年小薇右手手腕处多了一串漆黑的手链。

小薇走上前,将姜小江的尸体翻转过来,小薇轻咦一声:“队长,这个家伙不是刚刚那个小酒馆里面打杂的小子吗?”

年轻男子闻言上前看了一眼,果然是酒吧中给他们那桌上酒菜的少年,微微一叹:“可惜了,要是我们能够早来一步,说不定这少年就不用死了。”

忽然,年轻男子好像看到姜小江的胸口有一点微光闪烁了一下。

“咦?”男子弯下腰扯开姜小江身上那件已经被血浸染了的麻衣的衣领检查,只见此时姜小江的胸口除了那个恐怖的大洞以为还有被鲜血染红的皮肤,皮肤之上的血液已经有点点凝固的迹象了。

然而吸引男子目光的是皮肤之上有一小点凸起,那是一个被黑色牛皮细绳串起来的一颗吊坠,此时的吊坠也已经被血染的通红,,但是透过血液,吊坠好像在发出微微的紫色光点。

“这是?”男子拿起吊坠迟疑了一下,将一道细微的魂力输入吊坠,忽然一股反震之力传入手中,将男子握着吊坠的手指震快,吊坠应声落地。

“这是……一件魂器。”男子震惊的说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初夏那年的我之白雪送来的孩子(1)

    奶奶说,我出生的那天白雪满天,一片片的雪洁白就如同鹅毛一般,飘飘落落,银装素裹,奶奶看着外面的雪,心想着自己的我一定是一个干净又漂亮的小姑娘的。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我生出来时却是没有腿的,我的腿天生就带着残疾,不能走路,爸爸妈妈都不想要我,也想过将我丢弃,是奶奶舍不得我,她说我是冰雪送来的孩子,

  • 跑男之明星帝王在线阅读未来婆婆的死人脸

    皇后瞥了一眼花月满,勾起了一抹不大情愿的笑,招呼着刘默:“多时不见,太子倒是愈发的清瘦了,快做到本宫身边来。”刘默走到皇后身边坐下,扫了一眼周围:“怎么不见缨络?”皇后嗲了他一眼,话里有话:“太子还记得缨络?本宫以为太子忙的早就忘了缨络了。”刘默淡淡一笑,语气平柔:“缨络与儿臣都是在母后身边长大的,

  • EXO之借我一生在线阅读第六节

    寒来暑往,一年里的四季已经更替完一轮。大一的时光过得匆忙而又惬意,课程虽多但是课业负担比起高中三年来说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因为是新生的缘故,社团和部门里都没有被分配过重的任务,大多只是给师兄师姐打打下手,帮助做一些杂事而已。这一年里,学校举办了新生杯歌手大赛,同学们都是跃跃欲试,只是有些同学的歌声实在

  • 帝心如梦第三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早,昨天还死赖着在柯焱家里不走的金元立,一到早上就闹着要走。柯焱是那种特别贪睡的主,但是还是只好迁着金元立,艰难的爬起来床,陪着他去了车站。一路上,柯焱都有些不太清醒,等到回家之后睡了一个回笼觉,才感觉到金元立今天早上有些不对劲。具体哪里不对劲就是金元立他今天早上,都不贴着他走了,平时恨不得

  • 复仇公主的复仇计划在线阅读第七章

    “大哥,你来了!”沐楚风笑逐颜开,带着两人从树上稳稳降落。“嗯。”那人唇角微启,惜字如金。顾简看到满地尸骨,面色惨白,胃里一阵抽搐,忍不住跑到一边干呕去了。“楚风,晚凌,情况如何。”随着一声温柔的呼唤,一位绝色的美人从云端降落。她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眉如翠羽,肌肤胜雪。三千青丝挽成一个云髻,一支玉兰

  • 我暗恋的大佬也重生了失个恋把你智商都拉低了

    “果然是戴着墨镜把眼都给看瞎了……”何苗依在一边碎碎念。苏倾一个眼刀子飞过去:“你说什么?”“我说,那男人真的是……好眼光!”苏倾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也不对。估计他也是半瞎,他说我一颗好白菜被猪拱了。他是在骂我呢还是在骂韩希呢……哎等等,这话怎么现在听起来有点不对劲啊……”何苗依随口问

  • 网游之情有独钟在线阅读危险(捉虫)

    年糕效率很高,第二天上课时,摸底考的物理试卷就给批出来了。高二A1班一共50名同学,作为全年级最好的班,除了吊车尾的后几名同学硬是靠着关系进来的,其他人都至少可以称得上一声“学霸”。而学霸都有个特点,那就是对自己的成绩还是很上心的,不管表面上表现得有多无所谓。这场突如其来的摸底考,完完全全暴露了他们

  • 腐女王妃,王爷吃不消在线阅读第7节

    没有!还是没有!慕歌再次确定,她能看到之处,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小家伙,别只顾着地面。”那声音突然给出提示。不在地面,难不成在天上?慕歌下意识的就抬头望天,可是,依然无所获。似乎感觉自己被耍了的慕歌,清眸中闪过一丝怒意,收回仰望的视线,冷哼一句:“装神弄鬼。”“呵呵……”飘渺的声音,好似无所不在,

  • 我夺舍了炽天使在线阅读第九章

    许云卿如何去想,何绵儿却是什么都不知道。一向早起的她到了时间,便自然而然地醒了。她穿好衣服起身时,身子略感不适,却被他一把拉住手腕,“去哪里?”她竟不知,他何时已经醒了。“去做早饭。”她挣脱道,他倒是乖乖松了手。“你再多睡会,好了我叫你。”她柔和地叮嘱道。无论如何,经过昨晚,她与他早已夫妻一体。若是

  • 平平凡凡的转生在线阅读第四章

    ——————————义庄薛洋刚走进门口就看见他最讨厌的人——宋岚,于是,,他让温伶在门外等。嗯?你问为何?问得好,这原因还和晓星尘有关,宋晓两人互为挚友,所以宋岚叫晓星尘星尘,晓星尘叫宋岚子琛。可就是这两个称呼又触了薛洋的逆鳞,必竟他都没这么叫过晓星尘,而晓星尘也从未叫过他的字。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