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Dr.凛之初试锋芒

2021/7/22 16:36:10 作者:拂落 来源:晋江文学城
Dr.凛
Dr.凛
作者:拂落来源:晋江文学城
江凛一直觉得有沈礼很好。他的第一人格足够霸道足够英勇,他的第二人格足够粘人足够讨喜。只是有一点不好。江凛觉得作为一个正经画家,沈礼有点骚过头了。

天底下谁的剑最快?

西门长空说自己的剑最快,“疾风跃击”之术,速度比闪电还快上三分。

但在见识过源氏的剑之后,他就彻底佩服了,他说天底下没有任何人比源氏的剑还要快。

在陈长青出剑之后,源氏也出剑了,他的剑更快更强大,在陈长青的剑锋刺入西门长空的胸口一寸之地之时,源氏的剑已刺进陈长青的胸口!

好快的一剑!

在场的众人无不目瞪口呆,惊恐地看向源氏,又看向陈长青。

“你竟然是…”陈长青惊讶不已,目光直勾勾地瞪着源氏。

源氏打断了陈长青的话,冷冷道:“没错,我是,我也是明月阁的一员!”话音刚落,双眼立刻变的金黄。

源氏也拥有金色之瞳。

陈长青苦笑:“我跟了你们三天三夜,却还是被你们骗了。”

源氏道:“那你应该向我们道歉,为了让你相信,我们十天前就开始演这出戏了。”

众人闻言,无不发出一阵惊呼。

陈长青忽然沉下头,垂下手臂,低声一呼:“圣光降临。”

顷刻间,陈长青沐浴在一片金光闪闪的圣盾之中。

源氏暗叫不妙,也来不及收剑,便被这“圣光降临”弹了出去。

早闻玲珑阁一脉相传的绝术就是“圣光降临”,利用金色之瞳的力量,可以在身体周围产生一个圣盾,免疫一切伤害,并修复任何伤口。

这实在是无比实用的一门绝术。

此刻,陈长青提着长剑,完好无损地站在众人面前。

众人见陈长青无事,便立刻又涨了信心,刀剑指向源氏和千山。

紫面虬髯大汉更是扬起大刀,大吼道:“剁了这个臭小子和那个黄毛丫头!”

源氏眉梢一横,挺剑出击,“疾风斩!”霎时,剑光一闪,源氏已刺出十剑。

紫面虬髯大汉话音未落,他手中的刀就陡然落地了,他的身子也如同倾覆的高台,轰然倒地。

众人短暂的一惊,随后咆哮着涌了上来。

源氏急忙给西门长空使了个眼色,接着便再次使出“疾风斩”,越过众人,单刀直取陈长青。

众人也不含糊,见源氏直刺向陈长青,纷纷调转剑锋,直追上来,霎时,十八般兵器齐齐指向源氏的后心。

陈长青立在原地不动,神色从容,嘴角露出一抹阴险的笑容,紧盯着源氏刺来的这一剑。

“真是愚蠢的一剑。”陈长青冷笑道,“圣光降临!”话音刚落,又是一面金色圣盾。

就在源氏的剑即将刺上圣盾上时,他连人带剑忽然凭空消失!

“召唤之术!”千山双手合十沉声道,话音刚落,源氏便经虚空,被召唤至千山身后。

众人一时大惊,实在没想到竟然有人会召唤之术!但又无法收手,瞬间刀剑齐齐砍向陈长青的圣盾之上。

陈长青的圣光之盾虽然坚固,但是一时也难以抵挡众人合力一击,拼尽全力之后,终于才将众人的合力一击化解,然而他的圣盾防御之力也消磨绝大部分的实力。

“他奶奶的,竟然有人会召唤之术!”赤发鬼骂道。

陈长青也是一惊,他深知召唤之术是一种墨绿之瞳和紫电之瞳才能掌握的绝术,然而墨绿之瞳实力最弱,怎能会习得如此强大之术?紫电之瞳为至尊之瞳,但数量却少之又少,不仅需要强大的实力,还需要强大的运气才能获得,三百年来,世间存在过的紫电之瞳连十个都不到,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更不可能拥有紫电之瞳。

那她为何能使出“召唤之术”?

陈长青想不明白,却也来不及想,因为就在他圣盾防御消磨大部分的实力之时,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可怕的声音来:“疾风跃击”!

“刷!”地一声,西门长空长剑自陈长青后背而进,当胸而出!

霎时,鲜血喷涌而出。

陈长青惨叫一声,皂青梨花剑陡然从手中滑落,整个人也立即散了架般跪倒在地。

众人听闻陈长青惨叫,便暗叫不妙,刚回过头来,便见陈长青胸口的那明晃晃带着血迹的剑锋!

“阁……阁主!”众人慌了神,各自定在原地。

“没想到,我……我会…这样……这样死!”陈长青嘴角流出鲜血来,艰难地说道。

西门长空猛然收剑,三尺长刃从陈长青的胸口猛地收回。

陈长青脸色枯黄,额头满是冷汗,在剑刃拔出的那一刻,又是惨叫一声,鲜血喷涌而出,随即瘫倒在地,眼睛圆睁着。

众人见陈长青倒地,信心陡然直落,一时纷纷退后,看待怪物一样看着源氏、西门长空和千山。

源氏收回剑,看都没看地上的陈长青一眼。

千山站在源氏身旁,一双眼睛闪着绿光,果然是墨绿之瞳,一改之前柔弱胆小的眼神,换之是让众杀手都胆寒的冷酷。

西门持剑而立,全然不顾身上的几处还在流血的伤口。

陈长青倒在血泊中,金色之瞳也渐渐暗淡下去,失去了光芒,他直勾勾地盯着千山,盯着她那双墨绿之瞳,艰难道:“想不到……实在…实在……是想不到,这样……这样……一个小女孩…竟……,竟习得……‘召……召唤……之术’!”

千山神色平静,只是淡淡地看了陈长青一眼,道:“你若是经历过我的痛苦,你就不会这样惊奇了。”

陈长青说不出话来了,他闭上了眼,进入梦境之中,在梦中他来到了断剑山庄,见到了明月阁众人,这帮人嚣张归嚣张,倒也真不是一般人,每个人都那么的深不可测,可是,既然实力如此强大,为何会聚在一起,心甘情愿地服从明月阁阁主呢?

陈长青努力地思考着,思考着……

在困惑与不甘之中,断了气……

众人脸色无不苍白,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注视着源氏一行人。

源氏看了看众人,从他们眼神中早已读出那份恐惧来,于是说道:“我们明月阁做事,光明磊落,从不滥杀无辜,今日亦是如此,我们要杀的是陈长青,一年前他利用镇远镖局的内乱,秘密陷害陈总镖头,强占了镇远镖局和陈总镖头的妻女;三个月前竟然又勾结天香阁,将天香阁阁主的病死诬陷是明月阁的刺杀,将江湖豪杰的仇恨引向我明月阁,实在是可恨,所以他非死不可!你们如果有谁想替他报仇的,可以留下来,我会和他亲自切磋。如果想活的话,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话音刚落,众人纷纷扔掉手中的兵器,匆忙离开了客栈。

源氏看了看众人匆忙逃去的背影,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尸身未冷的陈长青,不由得苦笑起来,喃喃道:“倘如你能有一个朋友,一个真心帮手,你都不会这么轻易的被杀死,即使你还是死,也有人替你报仇……”

千山道:“如果他也有朋友,那他就绝不会成为今天这个人,做出今天这番事。”

源氏闻言,又是苦笑,一时说不出话来。

西门长空却早坐在酒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暂时平息下急促的呼吸之后,才对源氏说道:“刚才你要是再晚一步出手,现在倒在地上的恐怕就是我了!”

千山回过神来,脸上又浮现一抹笑容,笑着道:“谁让你白吃白喝我们这么多,必须得给点小惩罚!”

源氏没理会他,却说道:“把你的房间空出来,给千山住!”

西门长空看了看源氏,又看了看千山,一脸茫然,正欲争辩,忽看见一人缓缓走下楼。

“好功夫,好剑法!”那人边下楼,边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源氏、千山和西门刚刚放松的神经立刻又紧绷起来,还有高手!

那人走下楼梯,站在源氏面前,他身高八尺,一身素衣,腰间系这一块玉珏,手中握着一个酒葫芦,一派风流倜傥的浪子形象。

源氏刚刚淡去的金色之瞳,重又燃起光芒来,他问道:“你是何人?”

那人咽下口中的酒,擦了擦嘴,才缓缓道:“在下逍遥,刚才无意间看见少侠出剑,心生仰慕,便下楼拜访少侠!”

众人暗暗松了口气,看来这家伙并不是和陈长青一伙的,不是来找麻烦的。

源氏忙谦逊道:“不敢,在下只是略懂些皮毛而已,在前辈面前班门弄斧了!”

逍遥笑了笑,知道这是源氏的客套话,所以他当然不在意,他说道:“敢问是谁人教的少侠剑法?”

源氏没有多想,便说道:“太白山燕至清正是在下恩师!”

听到燕至清这个名字,逍遥脸上的一抹酒气立刻消散,双眼变得明亮有神,直勾勾地看着源氏,一字一字地问道:“你是燕至清的徒弟?”

源氏点了点头。

逍遥很惊讶,脸色沉了下来,片刻之后,又重归平静,只是叹了口气,说道:“难怪你会‘疾风斩’,世间能使出这招的人不多,你可能就是唯一的一个。”

源氏闻言,知逍遥必然认识燕至清,于是便问道:“前辈也认识恩师?”

逍遥点了点头,说道:“当年也曾得到大师的一番指点,毕生难忘,不知大师近况如何?”

源氏低下头,悲痛地说道:“三年前,师父就死了,死于他的一个徒弟之手。”

逍遥怔住,紧攥着酒壶,这消息对他来说无异于一道晴天霹雳!

他追问道:“什么人有能力能杀的了大师?”

源氏恨恨道:“敌人做不到的事,亲人可以做的到。”

逍遥当即明白源氏话里之意,眼神忽而落寞,的确没有谁能战胜燕至清,除非是亲人,哪怕是手无寸铁的亲人。

他不敢再想下去,一声叹息之后,拱手与源氏告别,提着酒壶,便匆匆上楼。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他已决定逍遥,就要放下一切,永远地逍遥下去,如此方为逍遥。

源氏、千山和西门一时困惑,但也没再问下去,很快就把这件事这个人忘在脑后。

杀掉陈长青,实际上是一次敲山震虎、杀鸡儆猴之举,近年来,随着南梁王朝的势力缩减,江南诸帮派趁机发展壮大起来,其中以玲珑阁最甚,从临安扩张至金陵,一只手向东在江都府发展,另一之手向西,遍布真个淮南,并试图进军中原。

这令中原诸帮派深感不安。

而玲珑阁进军中原的第一步,就嚼了一根最硬的骨头————明月阁。不是谁都能嚼的动明月阁的,嚼不动还要硬嚼的后果就是,崩坏了牙。

玲珑阁扩张第一步,其阁主就送了命。

陈长青一死,江南诸帮派无不震恐,不敢在轻易向中原试探。

又是一个月夜,在湖心一小亭,源氏静静地立在栏杆前,望着一湖月色出了神。

身后一个人悄然靠近,源氏竟没有发觉!

“猜猜我是谁?!”说话的人故意发出沙哑别扭的声音,从背后一把蒙住源氏的双眼。

源氏笑了笑,这声音即使变一万种花样,他也知道是谁,当然是千山。

“大半夜的不睡觉,想什么呢,源?”千山倚靠在栏杆前,静静地看着源氏。

源氏看了看千山,虽然月光很明亮,照在她洁白的脸上,但还是没有白天那般清晰。他松了口气,因为千山肯定同样无法看清他脸上的忧伤。

源氏平静地说道:“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黑夜,好像只有在黑夜之中,我才能平静下来,我才是我自己。”

千山看了看源氏,问道:“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源氏想开口,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只是叹了一口气,为了千山,他必须坚持,必须忍耐。

“我回去了,困了。”源氏转身说道,接着便离开了,留下一脸茫然的千山。

“这家伙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奇怪?”

源氏自顾自的走着,他想到了前几日死于他剑下的陈长青,想到他临死之前那凄然的笑,只觉胃部一阵紧缩,有一股强烈地想要呕吐的冲动。

他实在厌倦了杀人,厌倦了明月阁的生活。

他时常在想,阿成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杀了师父?

如果师父没死,而明月阁老大给自己一个任务,去杀掉他,那么自己会不会真的去做?

想到这,源氏身子一阵颤抖,他不敢再想下去,他害怕自己内心的声音…

三人回到断剑山庄,这是明月阁的总舵,也是唯一的舵口。

刺杀陈长青的任务顺利完成,明月阁老大给了他们每人两千两银子。两千两的确不少,足够令源氏逍遥三天。

但是他却一改往日的习惯,出去花天酒地,相反,他把这两千两银子全部给了千山。

千山又惊又喜,自打加入明月阁之后,源氏对她就忽冷忽热,完全不似之前那般亲密无间、无话不说,她渐渐发觉源氏的内心有些猜不透,变得越来越冷,她想改变,却无从下手。

千山问道:“你到底怎么了?这些钱是你的,干嘛不去放松一下呢?钱给你,我不要。”

源氏一把拉过千山,脸色木然,注视着她。

千山今年十八岁,已是一个妙龄少女,正值一个女人最美的年纪。在源氏的目光下,不禁有些害羞,脸上泛起一抹绯红。

千山小声道:“你…你要干嘛?”

源氏张开嘴,身子往前靠了靠。

千山慌张起来,想要挣开他,却使不上劲来,她着急地说道:“你…你别乱来!我…可是你姐呢!”

源氏停住,忍不住笑了一声,随后松开手,转身离开,“钱给你了,赏给你的!”

千山又羞又气,指着源氏骂道:“你这个臭流氓!”

明月阁的老大叫本初,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正值青春风华正茂之时,在当今天下众多门派帮主之中,他是最年轻的一个。他身长八尺,生的气宇轩昂,神采非凡。他的剑是明月阁七剑之首,名曰:止战。凭借自己独步天下的武功,十年年前,本初创立明月阁,十年来大小战斗数百场,将明月阁的名字传遍了天下,成为天底下最令人闻风丧胆的一个组织。

本初自己说,他创建明月阁的目的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和平。天下战争迭起,民生凋敝,百姓生灵涂炭,战火已燃烧了整整二十年,本初就是在战火中长大的。

本初出生在江南的一个世家,十二岁那年,一场战火夺走了他全部的亲人。因此,他讨厌战争,他发誓要让杀人者得到应有的惩罚。

他曾试图招募一支军队,建立一个政权来与强敌抗衡,但很快就就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失败了。但这次的实践也使他更加认识自己,他没有治国安邦定天下的才华,不是一个帝王之才,“君道”不适合他。

但上天没有抛弃他。

本初在“侠道”之路上,找到了自己。

他发觉他的敌人并不是逐鹿中原的群雄,而是那些实力较小、却有很大威望的众多门派。他们通常武艺高强,虽不熟战阵,却善于暗杀,如同黑暗之中的毒蛇。

本初明白,他们才是真正的毒瘤,是制造恐怖、混乱的罪魁祸首。于是,他建立明月阁,网罗天下有志之士,试图集众人之力,一统江湖,将建立一个纪律严明、没有杀戮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有着统一的规则,一切事情按照规则处理,任何人胆敢违反,那必将会受到惩罚。

这是源氏第二次见到本初,第一次是三年前,自己和千山被一伙山贼围困,恰巧本初路过,出手相救,带回了自己和千山。在听闻源氏的遭遇之后,本初答应源氏,必为燕至清报仇。于是源氏和千山就加入了明月阁。

这次是第二次相见,本初那双猛虎一般的凶狠、深邃的眼睛同当年一样,让源氏惊惧不安。

密室之中,本初和源氏相向坐着,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张画像。

源氏看着那张画像,觉得很眼熟,但一时又想不出是谁。直到本初点破那人的身份,他就是逍遥。

本初说道:“逍遥就是你要杀的人,本来我想亲自动手的,但是七月十五武林大会即将举办,天香阁那边许多麻烦需要我去解决,石文木、剑龙又不在,所以只能派你去了。”

源氏回想到在客栈见到的那个人,真是没想到这会是他要杀的人。

沉思半晌,源氏说道:“这个人是什么人,他做了什么,你最好说一说,我总不能乱杀人,这不仅违背了你的原则,也违背了我的原则。”

与往常不同,本初没有理直气壮地说出这人犯下的罪状,他只是坐在桌前,脸色沉重地看着逍遥的画像,眼神中充满复杂的感情。

良久,本初才艰难地吐出两个字来:“仇人。”

源氏看了看本初,立即说道:“我不会杀他,你另请高明吧。”说完,起身就要离开。

“源氏!”本初喊住了他,“你必须去杀了他。”

源氏背对本初站着,淡淡地说道:“为什么,他不是我的仇人,我也不是一个杀人工具。”

本初却摇了摇头,说道:“你错了,他是我的仇人,也是你的仇人,你应该感激我给你这个机会。”

源氏的眼神突然变得很严肃,转过身,又坐回了桌前,紧盯着本初,问道:“他是我的仇人?他和燕至清的死有关?”

本初悠闲地喝了口茶,然后才道:“他就是燕至清的关门弟子。”

源氏冷笑一声,说道:“你这话骗别人也倒有几分可能。但是,对我来说,你大概忘了,我就是燕至清最后的徒弟,按理说关门弟子应该是我。”

本初大笑,口中的茶水几乎都喷了出来。

源氏当然明白,这笑声的含义,本初是在笑自己无知。

本初心情平复之后,缓缓说道:“你虽为燕至清的徒弟,对燕至清却一无所知。”说着,站起身来,在密室里缓缓踱着步,一边说道:“当年燕至清凭借一把青虹剑,纵横天下,创建流云派,威名独霸天下四十载!燕至清五十那年遇见了十二岁的逍遥,燕至清惊异于逍遥的天赋,将其视为关门弟子,悉心培养。逍遥也的确没有让燕至清失望,十五岁那年,逍遥的实力就已经达到燕至清的水平。燕至清很满意,然而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半年之后,逍遥就离开了。在逍遥离开的那天,流云在一夜间被屠杀殆尽,精锐全部战死,燕至清生死未知,下落不明。这之后,才有你们和燕至清的故事。”

源氏一惊,追问道:“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初一脸无辜地说道:“我不知道,天下也没有人知道,除了逍遥。你要是想知道真相,只有亲自去问他。”

源氏问道:“他在哪?”

本初却道:“逍遥行踪不定,谁也不知道他在哪,可能在关外,也能在西域,可能在江南,亦或者在南山…”

源氏有些生气,他觉得本初像是在戏耍自己,愤然道:“那你让我去杀他,岂不是一件很扯淡的事,难道我坐在这断剑山庄就可以杀得了他?”

本初大笑,他知道源氏已被说服,于是说道:“逍遥行踪不定,但时常会去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对他来说似乎有某种独特的意义。”

源氏问道:“什么地方?”

本初说道:“玉珑山庄。”

源氏问道:“‘玉珑山庄’?就是苍云峰、镜水湖畔的玉珑山庄?”

本初点了点头。

玉珑山庄建立在镜水湖湖心的一个小岛上,小岛不大,却有一座可俯瞰整个镜水湖的山峰,这就是苍云峰。玉珑山庄依山而建,经过百年的修葺,已是一座壮丽辉煌的山庄。

源氏一人一剑立在船头,正驶向玉珑山庄。

这次源氏是单独一个人行动,本初没有给他另添帮手,千山也另有任务在外,没有同源氏一起。

站在船头,看着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的玉珑山庄,源氏出了神。他心里想着,这件事之后,就退出明月阁。他早已厌倦了这种做杀手的生活。这种生活让他深感日渐麻木,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他提醒自己,要去寻找阿成,为师父、明舒报仇,永远不能忘记那一天的痛苦。

恰巧今日庄主女儿订婚,热闹非凡,众多宾客乘舟前往玉珑山庄庆贺。一向不喜欢热闹的源氏,竟也备了一份薄礼,前往庆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lol代练王系统第3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强壮的身子骨这世间的儿男,并不是相貌好八字合就能嫁得出去的,“身材”也是关键。——摘自《浩然笔录》“不行!”安江拿手巾给安浩忆擦掉脸上的饭粒,板着脸不理会两小只失望的神色,神情有些无奈对安百阳说道,“阿父,您可不能一直惯着他们,您看小四小五都胖成什么样了,再胖下去哪还走得动啊。再说了山中的野味

  • 彼岸深处在线阅读第9章

    “笙声,准备好了吗?”录音间外坐着的原本应该是江循,不过据说前两天出差了,今天回来又遇上暴雨,堵在了路上。于是,导演的位子暂时就给顾留坐了去——江循因为不想耽误进程,所以让他们这边先开始录苏笙声的片段。平时盯别人录音多的苏笙声,顾留坐的那个位子,她坐的也不少。真像现在这样坐在里头被外面人盯得情况,真

  • 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妹控请去那边排队在线阅读第十章

    理惠说出自己的名字后,离开房间后气势也随之而出,连房间中的空气仿佛都倒退了两丈。“山本理惠,有意思的名字。”燕双鹰淡然说。叮…“恭喜宿主获得一次装备升级的机会。”“请问宿主是否使用一次装备升级的机会?”“使用。”燕双鹰不带丝毫犹豫的说。叮…“请宿主选择升级的装备:”“毛瑟c96、腰刀、匕首、飞刀,以

  • 清之恋清之全方位加强

    “呵阿~~~鼾~~好无聊啊王秋,好想打篮球了。”陈晨双手举过头顶,舒服的伸了个大懒腰,睡眼惺忪地说道。王秋放下手里的数学课本,看了眼讲台上挂着的时钟后说道:“快了,现在四点钟,今天下午课会早点下,四点半你就解放了。”开学第一天,学校并没有安排马上教书,而陈思涵在分发完课本确认没有人缺少之后也离开了教

  • 大秦:龙域领主胡亥!第二章在线阅读

    在被誉为京都北方屏障的玉明城外广阔的平原上,大梁国名将定国侯李恭集结三十万人马,与戎狄十万主力骑兵展开了正面对决。这是场让人抱有很大期望的决战,不管是地形、人数均是大梁国占绝对优势,而且是以逸待劳。定国侯李恭乃将门之后,深谙兵法,以治兵严苛、用兵谨慎著称。他总结了此前各个城池失陷的原因,认为单纯依靠

  • 幸好,你也喜欢我之第一章

    “虎精哥哥,求你吃了我呗!”石窟洞府,灯昏烛暗,矮墩墩圆滚滚的小和尚正给虎精递刀子,求他割自己的肉吃。那小和尚只得八九岁,拿刀的手法却颇为娴熟,看得虎精一愣一愣的:“你你你你刚才说啥?”“说让你吃我呀!”小和尚满脸稚气,“你把我骗到这里来,不就是为了吃我的肉么?”虎精:???话说的是没错,但是老子第

  • 糟糠丫鬟不下堂(重生)在线阅读第2章

    火之神...雷之神...冰之神,都是神圣不可侵的,触犯禁【隔离】忌将使天地震怒,世界步上毁灭之途...海之神将为了拯救世界免于毁灭而出现,但是依然无法防止世界毁灭,除非出现优秀的控制者来平息众神的愤怒。转移画面——天空中“我的希望不是火之神,不是雷之神,也不是冰之神,而是海之神。”一个神秘的人说道。

  • 我的呆萌老公在线阅读谋略布局

    嘉兰似乎看出了盘庚的疑惑,于是解释道:“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就算我按你说的这样做了,沈千也不一定会被判有罪。”沈家也算是有名望的大户人家,仅凭几个仆人的口供和一具尸体是无法扳倒沈千的。如果不把这件事公诸于世,引起人们的关注,官府有可能在收了沈千的钱之后就放过沈千,选择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随便找个替死

  • 荒辰之石在线阅读第4章

    “没想到臭哥哥认真的样子,还蛮帅的!”热芭眼冒金星的看着叶城,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刚才脸上气呼呼的表情,此刻已经烟消云散了。很快,两菜一汤就做好了。在青椒炒牛肉起锅装盘的时候,一股浓郁的香味立马飘散开来,热芭闻了都直咽口水。“热芭,快去拿碗筷,咱们开饭了!”“好,饿死了,终于要开饭了!”热芭说

  • 帝少宠妻太彪悍在线阅读第十章

    有道是: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东方不败,笑傲江湖天下第一的强者,修炼的葵花宝典,可以为称之为笑傲第一神功。这天下第一的高手,出现在钟晨面前,也能感受到东方不败这股强大的气势。现在东方不败的实力,算是练气后期的高手了。当然在筑基期的钟晨面前,翻不起什么大浪,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