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王妃难为:误入战王怀在线阅读第9节

2021/7/22 8:10:04 作者:柳沁蕾 来源:言情小说吧
王妃难为:误入战王怀
王妃难为:误入战王怀
作者:柳沁蕾来源:言情小说吧
颜美情商高戏精女主pk多金计谋深薄情男主慕府嫡女以骄奢乖张、欺善凌弱的形象“美”名在外。却不知清然庵走一遭,真正的慕梵攸已经香消玉殒,取而代之的是千年后穿越而来的梁静涵!灵魂入异世,再次睁眼慕梵攸成了红袖楼里、赌坊酒肆间的常客……被嬷嬷逼着学习刺绣女红、女戒书画,抱歉!姐不知道那是什么!师太给她说“既来之则安之”,而她却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秉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信条,那些背地里使手段的牛鬼蛇神,可当真以为自己好欺负?不小心调戏的小心眼王爷整日给自己使绊子,某王断袖的癖好不过月余便在三国传

连续不间断的敲门声催着他从梦中醒来,江堂堂抬手拿起边上手机瞄了一眼时间,才发现静音状态的手机有多次的未接来电。

江堂堂无奈地爬起来以左手挠头右手撑后腰的姿势去开门,门一开,便看到门外走廊这块小地方被这几个大男人占满了位置,像要打劫。

洗漱完毕的江堂堂坐在床上吃着江侯给他打包带来的早餐,听林观蓝他们讨论设定怎样的新规则,虽未明白为什么要下套彭亦戈,但不妨他有参与的心态。

下午的时候林霜皛把彭亦戈拉出去散步,其他人则躲在江堂堂的房里继续规划大冒险的规则和与酒店交流安排房间。

夜幕降临,剩下的人集聚在酒店的休息室里,林霜皛还带来两个路上遇到且愿意来玩大冒险的女孩子。

休息室里大家成圆形围坐,他们的中间放着一个圆形的桌子,桌上摆放着一头蓝一头红的双箭头大转盘,葛作霖站起来为这次大冒险规则进行讲解。

“因为基本都是熟人,这次我们玩特别一点。”葛作霖拿出一个小箱子放在桌上。

“我们每人会抽到一个号码牌,这个箱子里有对应每一个人的数字,单数有一次真心话和两次大冒险,双数则有两次真心话和一次大冒险,比如,我通过这个选到了你,指定你真心话那么你的真心话次数减一,还有大冒险的玩家可以指定下一个人是大冒险还是真心话,反之真心话的玩家不能指定,三次机会用完就要进入连带模式,即,有人选择大冒险或者真心话的时候就要一起进行。”

葛作霖停顿了一下,又指着边上一桌的酒水。

“当然,这个是可以进行逆转的,这还有一个骰子,连带模式下的人可以选择丢骰子赌点数大小,猜中了可以转移本次的连带指定号码进行真心话或者大冒险,如果没猜中则是要额外加一杯酒喝完,女孩子是半杯,出现第三个人连带时,本次游戏就为结束。”

讲解完规则的葛作霖坐下,又问:“还有不清楚的吗?两位可爱的小姐姐呢?”

“在连带模式中是要看选择的人选择什么,然后一样对吗?”

葛作霖:“是噢。”

得到了答案,坐着葛作霖旁边的钱沁跃跃欲试,她说:“那开始吧。”

钟一鸣抽完号码说:“我的运气一向还行,你们可要小心了。”

林观蓝默默插一句:“那还不一定。”

箱子还有两张号码,剩徐闎和江侯还未拿,江侯向徐闎示意他先拿。

每人拿到号码后,第一轮总是比较小心翼翼的隐藏,也不乏有不在意的。

林观蓝和江堂堂两人偷摸着偷看彭亦戈的号码,然后林观蓝向林霜皛方向不经意的比划着四。

第一个转盘的人由猜拳决定,结果为江堂堂首发。

像是为了更有气氛,这个木质转盘还自带“咯吱”“咯吱”的转动声,拉长的声音曳然而止时,它红色的箭头指着钟一鸣方向。

“可以啊,你这手气。”钟一鸣刚说运气还不错,这会还真的不错了。

“哈哈。”周围的人也被这开场逗笑。

江堂堂阴险的笑:“哈哈哈,说,大冒险还是真心话。”。

钟一鸣想着手上的号码:“单数双数么,真心话。”

其他人安静等待这第一个问题会是什么。

江堂堂不要脸皮的问:“在座的除了你不能算,最帅的人是谁,是不是我最帅。”

江堂堂刚说完,葛作霖和彭亦戈嚷嚷着这问题太没意思了。

“既然是真心话,那我就如实的说了吧,这里最帅的人是江……侯。”钟一鸣嘴角一勾,特意绕了个弯。

江堂堂痛心的看着他:“我就知道。”

葛作霖白了他一眼:“那你怎么还问明知道的问题。”

“承让了。”被点到名的江侯谦虚的说。

第一个大冒险就这样草草结束。

钟一鸣右手拨动了转盘。

“咯吱——” “咯吱——”

箭头快速转了十几圈后停在了余玉言面前。

余玉言小声惊呼:“啊,我呀。”

钟一鸣挑眉看向她:“既然是一位女孩子,不好意思了。”钟一鸣挑眉看向她

余玉言立马站了起来:“啊,没事,我,我选大冒险。”

钟一鸣想了一下很快给出方案:“转这个,蓝箭头指的人,给他右边的第二个人来一个三十秒的拥抱。”

余玉言伸出细白的手指轻轻转动了箭头,五秒后,蓝色的箭头指着葛作霖,然而,他右边第二个人,正是钟一鸣自己。

“哈哈哈,是你自己。”葛作霖愣了一会又看到自己的左边第二人。

“一鸣你很稳。”彭亦戈也不得不称赞。

徐闎崇拜的目光落在钟一鸣身上,他也想这样。

钟一鸣酷酷的站着:“行吧,来。”

林观蓝拿出手机点开计时器设置好三十秒:“那我来计时。”

余玉言小步绕过圆桌走到钟一鸣面前,抬头看他,然后闭眼一把抱住了他。

林观蓝点下开始:“好,开始。”

双手都被对方紧固住的钟一鸣盯着眼下只到自己心脏处的脑袋,手心突然痒痒地。

徐闎看着抱着的两个人,然后又盯着江侯,他也想和江侯试一试。

“三,二,一,好,可以了。”

林观蓝结束了计时。

江堂堂无视他被抱着的事实义正言辞的说道:“一鸣啊,你还不放开你手上的女孩子。”

钟一鸣反驳他:“羡慕吗?你就羡慕吧。”

“啊,谢谢,那个,我叫余玉言,是金口玉言的玉言。”余玉言耳边红红的,放开手仰头看钟一鸣。

“恩,回去吧。”钟一鸣笑着甩甩手。

余玉言低下头抿着嘴,快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气氛开始有大冒险的感觉,这一次的“咯吱——”声停在徐闎面前。

红色的箭头停得稳当当。

余玉言不好意思的看向箭头所指的人:“啊,真心话,那个,我,问个普通点的吧,现在你最喜欢的人叫什么?”

江侯内心猛的一跳。

听到这个问题,徐闎没有一点犹豫:“最喜欢的人的吗?江侯,他叫江侯。”

除了彭亦戈和林霜皛这两人还在想他说的得是不是和江侯同名同姓的一女孩,江堂堂则在为徐闎的勇气默默点赞,葛作霖打着哈哈没说话。

毕竟江侯这个名字就算是同音也是听起来非常的男性化。

钟一鸣笑的不可开交还要出声:“好问题,我可以证明,他这真话。”

余玉言不明情况的看了看身旁的好朋友钱沁,然后在葛作霖的催促下,徐闎转动了转盘让它选出下一位幸运的家伙。

幸运的人葛作霖说道:“噢,是我,那我选真心话吧。”

徐闎想了下,然后说:“你最喜欢的人,他喜欢你吗。”

没想到坑到自己的葛作霖,突然停滞住了笑容,心跳声一下一下重击心房。

他抬头看徐闎说道:“不喜欢。”

熟知的人都很默契的没起哄,而不熟悉的人听这字眼也没敢接话,毕竟知道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是一种很难言语的悲伤。

葛作霖轻笑:“真的不喜欢而已。”

江侯侧头对徐闎说:“继续吧。”

此时的气氛有些沉默,不过,真心话大冒险的气氛总会突然的变化。

葛作霖伸手后,红色箭头再次停下来,这次是坐在他左边的女孩,钱沁。

葛作霖一看,故作惋惜的:“啊,可惜了,还想转到一鸣那的。”

钟一鸣嫌弃道:“走开。”

钱沁:“我选大冒险。”

葛作霖想了下:“唔,这样吧,牵起2号的手和他说‘我会一直爱你’,还要看着对方的眼睛十秒然后亲吻他的手。”

葛作霖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忘了说,号码不仅用于次数噢。”

钱沁看向葛作霖:“也就是说后面大冒险选人可以直接念号码吗?”

葛作霖:“对。”

林霜皛举起了她的手,拿出号码牌,正是2号。

江堂堂感叹:“幸运啊。”

钱沁离开座位走到林霜皛边上站着,然后很干脆的弯下腰,右手牵起林霜皛放在膝盖上左手,而自己的另一只手背在身后,低下头,用那双凤眸深情地看着林霜皛。

钱沁牵着她的手,双眸看着她的眼睛。

“我会一直爱你。”钱沁一字一句的说完,轻轻吻了她的手背。

“啪”“啪”“啪”在场的人给这一幕鼓起了掌。

“美女伴佳人。”钟一鸣点评了这幕。

“可以了,可以了。”彭亦戈产生了小小的不爽。

“噢,吃小姐姐醋了。”

游戏才刚开始,时间已过去半小时。

钱沁:“嘛,我先说下一个的人大冒险,抱起10号原地保持三十秒。”

而这次的红箭头停在了林霜皛的位置。

江堂堂吐槽:“这盘开过光吗,一个个轮着来”

10号玩家慢慢举起了手,是林观蓝。

葛作霖掩嘴偷笑道:“观蓝啊,这可是弟妹哦。”。

彭亦戈出言反对:“不行,观蓝这么重,霜皛怎么抱得动。”。

“额……要不我换个?”钱沁见是林霜皛,不好意思的看着她。

“没事。”林霜皛站起来整理一下衣服,脱下高跟鞋站好位置。

全体人转向看着10号林观蓝。

林观蓝顶着大家的视线走到林霜皛面前。

“我把三十变成十五秒吧,都是女孩子。”钱沁看了一眼他的体格对大家说,

“行啊。”其他人根本没什么意见,毕竟的女孩子。

“谢谢。”林霜皛对钱沁笑了笑。

“亦戈兄,今日兄弟对不起你了。”林观蓝被抱起前还文绉绉的开彭亦戈玩笑。

“滚。”

“观蓝你的脚收好,准备好,要计时了。”钟一鸣按下时间。

林霜皛艰难的托举着林观蓝,林观蓝的手勉勉强强的撑着墙壁受力,长腿僵在半空。

钟一鸣:“3,2,1,好了。”

江侯和徐闎帮着林霜皛放下在半空受惊的林观蓝,彭亦戈在后扶着林霜皛,顺手摸摸林霜皛的脸颊又偷亲了一口。

红色的箭头顺着命运的方向停下了,是彭亦戈。

林霜皛笑了,看向正对面的彭亦戈,她说:“真心话。”

说实在,葛作霖他们只知道林霜皛要问彭亦戈一个问题,具体是什么大家都不知道,而他们所谓的计划也没用上,彭亦戈就刚好被林霜皛自己选中了,所以最大的助攻应该是这个转盘。

“你还记得你以前对我说过什么?”林霜皛没有说这个以前是指的是他们刚在一起的那高时候,还是很久以前的,小时候。

江堂堂拍了一下右边的彭亦戈:“哇哦,犀利的问题,好好想想。”

林观蓝低声说:“这个是命运转盘吧。”

葛作霖:“这转盘挺好玩的,能带回去么。”

“八岁的时候,我说过长大了要娶你做老婆。”彭亦戈站了起来,眼神特别温柔地看林霜皛,他挺直了背,字正腔圆的继续说道,“林霜皛,你是我这一生想娶的人。”

林观蓝偷偷举起了手机录像,他们今天商量的事基本作废了但留个纪念还是不错的。

彭亦戈:“我爱你,皛皛。”

不知又是谁先起的手,但彭亦戈这一段真心话得到了掌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两面性的她在线阅读第三节

    这时刘文也回过神来,露出一脸的坏笑道:“陈勇我刚才看你好像跟我们班的班花说了什么话之后,她就一直红着脸,你到底跟他说了什么啊,还有以前你跟她说话还结结巴巴的,现在怎么变的这么利索了啊。【3G书城】”陈勇没想到这个刘文居然这么八卦,还有叫什么变的利索了,不过想想以前好像的确是这个样子的。他挥了挥手道:

  • 火星崛起(全3册)哥哥们都回来啦(2)

    容彧闻言,思索了下,随后就抱起了前面正迈着小短腿奋力奔跑的奶团子,“乖宝,彧哥哥抱你,彧哥哥的腿比你的长走得比你快,还不会摔倒。”程七七本来想拒绝的,但一想,彧哥哥说的也没错,彧哥哥有大长腿确实比自己走的快多了。“嗯!那彧哥哥你快点跑,我马上就要见到了哥哥们啦!”她乐呵呵的说着,心里按捺不住的兴奋。

  • 残龙之尘念之第二位新人(2)

    【千秋万代】进入聊天室【无聊大王】老哥!您终于来了,做为第一个发现我们聊天室秘密的人,请发表一下您的感想。【无聊大王】话说按照电视情节,一般能起到这种接上启下作用的可都是关键人物啊!【千秋万代】感想就是想去其他世界玩,想恰异世界的美食。对了,机甲人呢?【无聊大王】他?早抱着你发的那堆资料走了,听说打

  • [综]花美男防弹高中在线阅读第一节

    “陶一一你在干嘛快上线快上线!快上线!”陶一一接起手机,听筒里就传来丁涵焦急的声音。她一边推着行李箱走出电梯,一边夹着手机回答:“马上了马上了,我已经到房子门口了。”“搞快搞快,渣男出现在野图里了,我们先过去了,你上线就进组!”“知道啦知道啦。”陶一一一边输密码开门,一边还能听见电话那边丁涵敲键盘的

  • 大圣食用指南在线阅读第7章

    大爷要走了?我不由得有些失落。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其实也不过几天而已,可是我就是失落,这可能跟我的性格有关,总是不喜分别。我问大爷:“我们以后还会见面吗?”大爷跟我说会的。我将失落埋在心底,脸上笑着说:“大爷坐吧,咱们喝喝酒聊聊天,虽然咱俩就认识几天见几次面,可是我觉得您特别的亲切。”大爷听我这么说拍

  • 勾悬在线阅读第五节

    几天后,王正阳拿回了他的出租车,就开始了他的司机生活。在忙碌了一天以后,晚上七点准时去了网吧。“小李啊,那个最近我手头有点紧,网费就先欠一段时间了。”王正阳对着店长说道。店长无奈的说道:“王哥,你说的哪里的话,你来就很给我面子了,要不是你可能我人都没了,哪有现在这个网吧,网费这个东西我不要你还偏要给

  • 我的世界很奇怪第8章在线阅读

    闫勇直接被抽懵了,时理理的手法专业到他甚至都没察觉到疼!“时理理你……”“多出来那五万是给你种门牙用的。”女孩轻轻在闫勇的衣服上擦擦手背。闫勇被她那双傲慢冷酷,又带着几分妩媚的大眼睛锁定,不由自主的打起冷颤。只听“咚”的一声,膝盖撞击地板,闫勇跪在地上像条狗一样,灰溜溜的从她胯下爬过去。“滚!”她娇

  • 计划完美世界在线阅读第四章

    由于林晚同学的“叛变”敌营,于是被莫清泱狠狠地痛宰了一顿,一顿饭就直接去了她大半个月的工资,差点没让林晚当场去世。“心痛啊?”莫清泱瞥了一眼痛心疾首的林晚,“你叛变敌营的时候,你的清泱宝宝也特别心痛!”莫清泱作“西子捧心状”,演技浮夸,开始了自己的卖惨。林晚无话可说,反正到时候找陆三哥报销就是了。不

  • 铠甲勇士之光影传说第5章在线阅读

    …一周后。网络上关于相宜和时绥的舆论渐熄,但相宜微博全部沦陷,被网友群嘲了一波。阿南小心翼翼拨通了相宜的电话。嗡。通了。“乖乖啊,你起床了吗?”“嗯,有事儿?”听筒里响起一阵杂音,听起来似乎是在运动。阿南像个老父亲一样欣慰,乖乖这次失忆真是长大了,没有通告还在运动保持身材!“乖乖,没事了哈,网友他们

  • 伊人如星君如月第5章在线阅读

    门外忽然闪现人影,骆星渊给燕以霜使了个眼色,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后更大声的继续说道:“阿霜,你觉得客栈的老板人怎么样?”燕以霜配合着回答道:“是个大好人啊,要不是他的话,我们今晚就要流落街头了,你看他不但提供住的地方给我们,还给我们这么好的屋子,而且还说明天带我们逛一逛万妖城呢。”骆星渊摇了摇头,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