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当昼夜降临在霍格沃滋第十章

2021/6/11 0:38:21 作者:夜椅祭叶 来源:纵横中文网
当昼夜降临在霍格沃滋
当昼夜降临在霍格沃滋
作者:夜椅祭叶来源:纵横中文网
巫师界再次迎来新的危机,预言中的神灵会降临在这片土地,血水将冲刷罪恶,昼夜将会颠倒,七宗罪将诞生在黑夜里,白昼与黑夜交错着唤起悲鸣的尘哀!

围墙侧面是路灯照射范围的死角,天黑,又有两棵高大粗壮的杨树遮挡,几乎不可能发现这里停了一辆车。

顾迟溪坐在车里,线条分明的脸廓与黑暗融为一体,她专注地望着那栋房子,身体不动,像一尊没有灵魂的雕塑。

一楼客厅的灯光亮起不久,二楼主卧的灯也亮了。

窗帘上投映出两道人影。

顾迟溪蓦地屏住呼吸,身体微微前倾,一只手抓住了方向盘。

灯光朦胧,两人的影子时而交叠,时而重合,又分开,辨不清谁是谁,远远望去好似亲密。

随后,窗帘被拉开。

屋里的身影霎时清晰可见,长发女人推了推落地门,走到阳台上,四处张望。她个头比较高,腿很长,黑直的长发及肩,穿一件吊带背心搭热裤。

顾迟溪眸光微沉,攥着方向盘的手指愈收愈紧。

接着温柠也出来了。

两人似乎在聊天,温柠抬手指了指两个方向,不知比划什么,那女人一直点头,笑得很开心。

然后她们一同进去,关了玻璃门,拉上窗帘。

那窗帘双层,有一层遮光布,白天不用,夜里睡觉遮住房间光景,很严实,连影子都瞧不见。

顾迟溪心一紧。

片刻后,一楼的灯熄灭了。

又过了一会儿,二楼也陷入黑暗。

此时深夜十一点。

月色朦胧,草丛里传来虫鸣,余下让人耳朵疼的寂静。

顾迟溪松开方向盘,颓然靠住椅背,闭上眼。黑暗掩盖了她眉间的疲惫,她轻轻吐气,压下心口沸腾的情绪。

烦躁感挥之不去。

许多人和事在她脑海里翻腾,交织成一团乱麻,唯独想到温柠时能松快些。可是这份仅有的轻松也失去了,她的心被吊了起来,整个人都绷着。

就这么一直坐到凌晨。

残月渐渐往西偏,银色跑车驶出了天和湾。

……

翌日清晨,一缕微光透进卧室。

温柠没有睡懒觉的习惯,但昨晚在外面逛得太累,睡迟了些,起来已经八点多。她简单洗漱,换了身休闲的衣服下楼。

厨房里有声音,温柠循着走进去,看到站在灶台前的人,笑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女人转过身,扬了扬眉:“周末不多睡会儿?”

这是何瑜,温柠在航校培训时的同学,亦是朋友,两人认识有七年了。

她穿着吊带背心,及肩长发低束在脑后,深邃的五官透着野性美感,皮肤偏小麦色,肩上纹了一只深蓝色大蝴蝶,栩栩如生。

“你知道我习惯早起。”温柠笑着撩了撩头发,上前两步,看一眼冒着热气的锅,“馄饨?我还以为何老板给我做什么好吃的。”

“有吃还嫌弃,明明自己冰箱里只剩这个。”何瑜抬手,作势要抽她。

温柠知道她不会真下手,躲都没躲,拿起汤勺搅了搅锅里的馄饨,倒几滴麻油进去,“这样更香。”

她背稍弯,低|敞的大领.口往前坠,皮肤秀白,两弯圆润的弧度若隐若现,颈|上的月牙链子在半空晃荡。

何瑜不经意瞥见,眼神微暗。

煮馄饨很快,两三分钟便好。何瑜盛起来装了两个碗,温柠伸手要去端,她拦住:“小心烫,我来。”

她五指张开,拢住碗沿,一手各抓着一碗出去。

“我没那么娇气。”温柠无奈道,跟着走到餐桌边坐下。

何瑜把电风扇打开,伸出食指戳了下她脑门,“在我心里你就是娇娇小公主,行了吧。”

“肉麻。”

“当年在航校跑三千米,边跑边哭的,是谁?”

“何瑜,我劝你善良。”

“哈哈哈——”

两人无论做什么都要耍几句嘴。

原本温柠大学念的是设计专业,大二那年环亚航空组织了招飞面试,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参加,却一路顺利通过,跟公司签了合同,被送去航校培训。

那一批学员里,只有她跟何瑜是女生。

培训的日子很辛苦,除了学习理论知识,还要进行体能训练。三千米跑是家常便饭,固定滚轮和旋梯像玩具,身上常常青紫。

何瑜只比温柠大一个月,却像大姐姐一样,很照顾她。两人约定毕业后公司见,可惜最后考取执照时何瑜没能通过,遗憾被停飞,与蓝天失之交臂。

后来何瑜开了家餐厅,几年间经营得不错,在洛城小有名气。

财务自由后,何瑜开始到处旅行,前天她才从塞班岛回来,昨天就约温柠出去吃饭。两个人叫了帮朋友玩到挺晚,又喝了些酒,回去路远,她干脆在温柠这里住一宿。

“下一站打算去哪里?”温柠舀起一个馄饨吹了吹。

何瑜漫不经心道:“还没想好,先歇两个月。”她盯着温柠微微翘起的红唇,又问:“跟我一起去玩儿么?”

“没时间,赚钱。”

“怎么还不发工资?都拖欠多久了,老板死透了?”何瑜不高兴,嘴里什么话都能说,特直接。

温柠下意识皱眉,低声说:“换了老板,不背这个锅。”

想到顾迟溪,她心里有点堵,接受不了把那人与“死”联系在一起,莫名的不舒服。可待她意识到,话已经说出了口。

生怕被看出来什么,忙借着吃馄饨的动作掩饰。

何瑜却敏锐地察觉到了,不由眯起眼:“啧啧啧,行啊,柠崽,纺织女工帮资本家说话?”

“有吗?”温柠镇定自若地抬头,“我只是在陈述客观事实。”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

“别闹了。”

何瑜哦了声,低头吃馄饨,她忽然又想起事情,说:“对了,我打算新开一家酒吧,你觉得les吧怎么样?”

“咳咳咳……”温柠呛得直咳嗽。

何瑜连忙起身给她倒水,轻轻拍她的背,“谁跟你抢了,吃那么急。”

“你一个直女……开les吧?”温柠缓过气来,脸上泛着红,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听到“直女”这词,何瑜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她坐回去,玩笑般口吻说:“方便给你物色对象啊,你都快奔三了,还是个母胎单,说出去都没人信。”

温柠一愣,睫毛缓缓垂了下去,情绪忽而低落:“我暂时不想谈恋爱。”

她半阖着眼皮,用勺子搅着碗里的馄饨,瓷片碰撞发出“叮叮”声,僵硬的,机械似的,像不受控的钟摆。

何瑜噎住,怔怔地看着她,半晌才收敛起玩笑神色,“为什么?”

温柠低着头不说话。

“难道——”她捏紧勺柄,迟疑地问:“你心里有人?”

温柠抬眼愣了几秒,连忙摇头:“没有。”而后指了指她和自己的碗,“快吃吧,要凉了。”

“……”

吃完早餐,温柠开车送何瑜回去,然后在路上接单。

手机突然收到一条短信。

【昨晚睡得好吗?】

顾迟溪发的。

“?”

温柠不明所以,便回复道:

【非常好】

想了想,她又加上一句:感谢顾总关心。

那边再没了动静。

.

周一大清早,公司发布了一则处罚通告。

客舱部二分部的乘务员万思琪,被人举报偷拿机供品,经调查核实,给予降级、扣绩效分等处罚,停飞一个月,并赔偿全部损失。

消息一出,众人哗然。

大家都在匿名论坛讨论这件事,有人说偷东西活该,有人说举报者缺德,帖子不到二十四小时就被顶上前排。

偷机供品的不止万思琪一人,彼此间为维护共同利益不会互相举报,事情出来,那些没被抓到的心里也慌,生怕公司继续查下去。

一晚上,许多人失了眠。

温柠忙着兼职,第二天才得知消息。

今天她有飞行任务,洛城到Z城往返,再飞江城过夜。中午她去食堂吃饭,周围几乎都在讨论昨天的事。

“虽然偷东西不对,但是举报同事也太恶心了……”

“我就很烦这种举报制度。”

“机供品又不值钱,白送我都不要,没想到还有人偷。”

隔壁桌的声音有点大,温柠这边听得清清楚楚,她用手机看了下处罚通告,再去浏览论坛,莫名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前不久她与万思琪搭过班,无意中撞见对方拿机供品,她没太在意,亦不想举报同事,加之万思琪说过不拿了,便瞒着没上报。

没想到事情被别人捅了出来。

万思琪会不会以为是她背地里举报?

或者,上面查到她故意隐瞒包庇,她必然要负连带责任。

温柠心里愈乱,饭都不太吃得下。

怀着忐忑的心情从食堂出来,等到下午上了飞机,她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件事,不胡乱猜测,免得分心,影响飞行安全。

今天幸运,前两段航程十分顺利,正点起飞,提前落地,晚上九点半抵达洛城机场,准备下一段飞江城。

天幕黑沉,闪烁的灯光如星子。

停机坪上充斥着各类噪音,地表温度比别处更高,这次飞机停在远机位,离航站楼有些距离。

过站停留的时间还算宽裕,温柠和大家坐在后舱吃点心,稍作休息。

“机长,要不我们点外卖吧?T2有家麻辣烫超好吃~”

“嗯嗯嗯,我也想吃。”

温柠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正要说话,乘务长无情地开口:“你们忘了顾总要坐这一段?麻辣烫那么大味道,吃起来也慢,时间来不及。”

“啊——”

“顾总也真是,干嘛不坐公务机,咱都累了一天了,晚上还要绷着精神,唉。”

几个姑娘失望地嘟囔。

温柠心不在焉地听着她们说话,愈发觉得入口的咖啡苦涩,胸口堵得慌。

她猜,顾迟溪应该知道她飞这班,故意要坐,但也只是猜测,没有根据,想太多是给自己徒增烦恼。万一那人顺带要检查工作,至少她面子上得认真应付。

休息了片刻,大家各自开始忙活。

温柠穿好了荧光背心,拎着手电筒下去,准备绕机检查,她脚刚沾地,一辆VIP专车驶过来,停在离舷梯约两米远的地方。

车门打开,顾迟溪下来了。

白色无袖背心,灰蓝布的包臀裙,尖头高跟鞋,骨感,高挑,腕上一只经典款女士手表。

两人视线撞个正着。

温柠微愣,镇定自若地打招呼:“顾总。”

顾迟溪看着她,目光倏尔深沉,而后转头对跟着下车的谭佳说:“你先上去。”

“好。”

再回头,温柠已经拎着手电筒往机尾方向走,视线中是她被橘黄色灯晕笼罩的背影,制服衬衫贴着腰线,直筒西裤双腿修长,愈显得凉薄孤寂。

“温机长。”

那背影顿住,迟疑着转过来。

顾迟溪唇角扬起浅淡的笑,不疾不徐地走过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再为君妇在线阅读第五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雨尘缓缓的睁开眼睛,眼前一片茫然!用沾上了泥巴了的手揉了揉!这才视线清晰了许多!右边有一处小水摊!滴答滴答!水滴声。水滴在水面上有的还溅到了楚雨尘的口中!“这是哪?这是地狱吗?”楚雨尘爬起来站稳脚跟苦涩的笑道!只是这笑容有些僵硬,失了神采!走过去用双手捧起一些水喝了几口,便擦拭着

  • 复仇之毒妇在线阅读第四章

    云浮岛,藏书阁。楼阁古雅,日影横窗,碧树筛下点点光斑,通透的灵气令人心旷神怡。临窗之人手执玉简,修长手指通透宛如玉石。黑衣普普通通,银发随意披散,极不起眼的装束,却掩不去遍身风华。他唇色极淡,眸色极浓,眉间血痕宛然,华美仿若朱砂。容色殊绝,摄人心魄。容咎神识扫过,玉简中事了然于心,微微沉吟,又换上另

  • 花钱!真是太难了第10章在线阅读

    姚荆刚进组的时候,大家都心知肚明她的黑料,都跟她保持距离,维持表面的和谐,谁知官方又出了个认女儿的公告,从原本的“情妇说”变成了“亲闺女”,这下子大家都去讨好她了。李诗涵傻了眼,她花钱买了水军,还把手上的录音放出去,原本以为能把女主角抢回来,可没想到华导还是继续用姚荆,更让她气恼的是,姚荆居然是姚公

  • 猎宝传说在线阅读第5章

    圆月高悬,不见繁星。街道上,江逸饶有兴致地打量四周灯火通明的建筑,行人不急不缓地结伙漫步,时而传来欢声笑语。谁能想到在这边陲之地,又会有这般繁荣景象。“中秋快到了啊。”江逸低声说道,抬头看着那轮几乎圆满的皓月,笑着摇了摇头。傍晚出门便是为了寻找高正武,麻烦他照顾下“一壶天”这几日的说书,好给自己些时

  • 马少爷GL之人间正神(7)

    夜深人静,万物沉眠。蒲争房里三柱清香袅袅飘动,渐渐的汇聚成为了一个漩涡。一道长蛇黑影从里面窜了出来,轻嗅一番后,声音嘶哑道“嗯,不错,是有一股鬼气,而且道行不下于我!”长蛇望了一眼昏睡在床上的蒲争,摇摇头道“也不知这小子怎么惹上了这鬼东西!”“让我看一看,这鬼东西在哪儿?”长蛇黑影游荡在蒲争的房间里

  • 三国:从救郭嘉开始的称霸!投资方

    透明的水珠自段酒还没擦干的发梢滑落,滴在段酒的锁骨上砸出微弱的水花,房间内的暖光灯打在段酒身上将他的轮廓照得朦胧。段酒沉默一会儿,问道:“能冒昧的问一下你的第二特征吗?”虽然打了抑制剂,但段酒本质还是个Omega,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想确认下吴仟泽的第二特征。毕竟意外之所以叫意外,正是因为它在意料之外

  • 山水相远在线阅读第8节

    刚睡下的尹婉儿看着眼前的三个人加一个俘虏,被迫起来营业。“我同意,我支持,加油哦!”完全步不想参与谢谢。“我们......”赵云是个憨憨且打直球的孩子,“还没有说呢......”“无论你们想干什么,我都同意,就是血腥的东西能先不带我不?让我先适应适应?”“既然如此,小姐在家里等着我们哦~”塞西笑得一

  • 我爸二婚:我让诸葛大力特烦恼在线阅读第7节

    齐清让和梅近春默契地朝着一个方向去。刚刚,那人群里已经给他们指出了方向,“那姑娘”三个字,让他们不顾一切,朝着柳惠住处奔去。还没走拢,满身狼藉的魏晏深,已抱着一个糊得满身黑灰的人,朝外面而来。他步伐紊乱,双目呆滞,一张脸毫无血色,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上糊着同样的黑灰,正踉跄着出来,见到齐清让,他突地放

  • 太妹养成系统在线阅读第1节

    仙界,落日宗护宗大阵频频震荡…“落日宗,识相点快把神灯交出来,不然顷刻之间便将尔等化为齑粉。哈哈!!”一位黑风宗长老狂虐的喊道。“对,识相的快把神灯交出来!”几个弟子也跟着喊道。一时间各种法术与护宗大阵产生的爆炸声和人们的喊叫声此起彼伏…落日宗内,“李阳,你是我宗年轻一辈最优秀的弟子,也是我和几位长

  • 世界第一甜在线阅读第4节

    那以后林老头就跟我要好起来了,开始讲话。我也知道了怎么讨好他,像共同犯罪一样,我隐秘地为他的爱好输送弹药。突然有一天,他看着手机上的淘宝都不开心。自从我教会他怎么上去挑大裙子以后,他看见淘宝就开心。今天,连淘宝都没用。他忽然说,我跟你说过我夫人吗?他从电视机旁边的书架上拿出一盘录影带,放进电视机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