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若曦&十四同人文步步惊心之若曦重生第八章

2021/6/11 0:47:06 作者:舞鹤蝶影 来源:晋江文学城
若曦&十四同人文步步惊心之若曦重生
若曦&十四同人文步步惊心之若曦重生
作者:舞鹤蝶影来源:晋江文学城
蓝若,本有着平静的人生,却在不经意间,进入了小说世界,接替若曦人生。四四的情深不悔,十四的不悔不怨,她又该如何抉择。四爷党看桐华,十四党看若曦重生。九龙夺嫡,步步惊心,一念执着,不离不弃,且看蓝若如何化解。

李铭启回头,不以为意道:“边儿待着去。”

你没听,脚步不停地往我们这儿来,目光幽幽,好似天边鸿雁划过后的空落落。

我顿时哑口,像个反应迟钝的傻瓜,忘了叫李铭启松手。

还是你,上前握住李铭启的手腕,说:“松开。”

语气低沉,听不出什么情绪。

李铭启诧异得合不拢嘴,但迫于你手上使力,不得不暂时认怂地吃下眼前的“好汉亏”。他的食指在我们之间飘来飘去,最后留下惊叹:“你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他的词语用得着实不好听,可落在耳中竟然有丝丝的心动。

“勾搭”二字,有股神秘的隐情。

你一巴掌拍在他背上,不客气道:“哪有你这么说话的,小姑娘要被你吓着了。”

李铭启原本就张大的嘴巴,此时此刻怕是能塞下两个完整的鸡蛋。他的眼神飘向你,又飘向我,似乎在说:疯子。

我心虚地低下头,没搭理。

“兄弟,好眼光!”李铭启竖起大拇指,“我们恩恩确实单纯可爱,纯洁无暇,大场面得多见见才是。”

他骂骂咧咧走远,话语回荡在半空。

我欲哭无泪,什么人嘛,口口声声说是我哥,到了关键时候连老底都要给我抖落出来。月老的红线麻烦你找个时间退货好吗?

你等李铭启走开,才踱步至我面前。

“不去和大家烧烤,躲在一边做什么?”你故作严肃,刻意压低的声音充满磁性,介于少年的温润和成人的沉稳之中。

莫名动听,我舌头抵着牙关,思索如何回答。

你却突然没绷住,露出灿烂的笑,问:“怕了?”

我顺着台阶下,温温软软道:“是,你吓到我了,凶巴巴的。”

“那该怎么办?”

我们两人的距离不过半米,你笑过之后再次朝我靠近。压迫感顷刻席卷全身,你立在我面前,替我挡掉刺眼的阳光,而我成了小小一个,隐在你的影子下。

该怎么办?

我哑然失笑,那把你送给我赔罪,好不好?

如此轻浮又挑衅,我自然是没有胆子说出口的。

话到嘴边,我抬头凝视你,不以为意道:“那就赔罪吧,我要吃烤羊肉串,土豆片,花菜,五花肉……”

细细数来,一字一句,生怕你听不明白似的。

你以同样深沉的目光回望我,看得我一阵发虚。

骨子里,我慢热缱绻,深情保守。从小到大,极少主动接触男生,更遑论与他们说些露骨的话题。

但遇见你,那颗躁动的心,蚀骨的瘾,全被挑燃,丝丝寸寸地灼烧着皮肤。

就在我以为你不会当真,更不会理会我这个丫头的得寸进尺时。我恍然听到头顶传来的轻笑,两声。

你说:“好,等我。”

我怔住,呼吸一滞,彻底说不出话来。

顾璨之,你仿佛被远古遗落的璀璨虹光,上下五千年的飘荡与沉浮,无非是走到今朝换我的沦陷。

-

烧烤结束,大家摸着吃得圆滚滚的肚子,躺在草坪上晒太阳。

男生组队打手游,兴致高昂的样子有一股“天下非我莫属”的猖獗。女生围凑一堆,讨论明星八卦,讨论身边的新奇事。

我帮李铭启收拾好烧烤用具,前往公厕洗手。

出来没多久,在某个花坛的转弯处听到你与一位女生的对话。听得出来你们关系不错,你对着她,连笑都自由随意的。

那般明媚的笑容,定然发自真心,可惜我见到的,始终是漫不经心。

我立在暗处的假山后面,只微微露出半个身子。

原以为自己藏得很好,不料还是被你抓了个正着。你话说到一半,突然朝我的方向看,速度急而冷。

我吓得急急后退,脚下不稳,手掌撑着假山借力,不小心擦破了皮。

“嘶——”

我轻呼,将剩下半截音咽回喉咙里。

无意撞破你们的对话,很抱歉。

霎时,那边静了下来。我不敢探出身去查看,只能默默立在原地等着。等你们先走,才好现身。

等了会儿,你打发走对话的女生,一步步朝假山的方向走来。

我竖起耳朵聆听,心头百转千回。

如果被你当面逮到,要如何解释才能令你信服,我并非有意偷听,只是恰巧路过,现身怕打扰,才狼狈地躲在暗处。

我准备好措辞,你却没有再往前一步。

隔着假山,我们对面而立。彼此的呼吸沉而缓,不知你是否因被人偷听而气愤,可我不是故意的。

刹那间,我有想要现身的冲动,或者,你主动抓住我也好。

至少那样子,我还有解释的机会。

但是,你什么都没说,更没有跨过遮挡在面前的假山,兀自转身朝大家去。

我紧绷的身子顿时松懈下来,可心头仍旧被压下了五行山,重得人喘不过气来。这下可好了,误会结束不清了。

我翻开擦伤的掌心,血珠子冒出来,渗着一条条血迹。不仔细看,倒无法将它们从掌纹中挑出来。

肉眼不可见,并不代表触觉无知。

我泛着心惊肉跳的慌张和局促,不安地朝人群走。

大家嬉闹着,并没有发现我的走近。我巴不得自己不是焦点,悄悄找了后排的位置,不声不响地坐在那儿。

恍惚间,我竟然感觉你的目光穿过人群降落在我身上。

可当我再抬眸去寻,只见你细细听身旁人讲话,低头玩弄着草坪上那根顽强的小草。

是我的错觉。

日渐西沉,太阳逐渐落于云后。

晚霞将宽阔天际染成淡淡的橙红色,仿若黄澄澄的橘子,挂在枝头迎风笑。成片成片的霞光中,被风吹开一个漏洞。

未散的日光从洞中跳出来,夹杂秋日最初的冷。

是那种“花未枯黄,人未消散”的,意兴阑珊前的最后一场欢愉。

早上从超市里带来的零食,被大家吃得七七八八。

干瘪的零食袋子泄了气,七零八落地斜躺在草坪上,离开之前,大家十分自觉地弯腰将垃圾捡起,丢进垃圾桶。

欢闹散去,场景随着日温逐渐萧凉。

扔完最后一片垃圾,我仰头望苍穹。大团大团的云贴在橙黄的天际上,好似被丢进染缸的布料,晕染的匀称,服帖。

舒舒服服的黄昏,与晚霞交相辉映。

晚风擦过耳畔,柔柔的,已经有了微薄的沁入心扉的凉意。

心满意足地享受当下的云,当下的风,当下的景致与美妙心情。我忽觉人生不过如此,朝与晨露,暮伴彩霞。

如果能忽略手上灼热的擦伤,就更好了。

我微不可闻的叹息仍是被你捕捉到了,此时人已离了大半,你不知何时站到我身后,无声无息的。

“叹什么气?”你问。

我结巴了一下,佯装不解:“什,什么?”

你似笑非笑,没多说。

心慌意乱下,我的视线不自觉向李铭启的方向瞟去。他虽皮,可在那么多人中还是给了我不可多得的安全感。

往往下意识的举动才是出自内心,你顺着我的视线望过去,轻笑。

“走吧,送你回家。”

“啊?”我一怔。

来时跟着李铭启,三人两辆车,李铭启由于后座放了大袋零食,我迫不得已才坐上你的后座,可现在?

似乎没有麻烦你的必要。

“不乐意?”你略挑眉,佯装讶异。

我意识到你有意打趣,下巴一扬傲娇道:“才没有,走吧。”

-

告别其余几人,我坐上车后座。

你的车速果然如你所说,一直稳稳当当的。我甚至萌发出大胆的念头,若是松开手迎风,该是何等惬意自在。

可还没等我完全松开紧抓你衣角的手,你提前警告:“抓紧了。”

我吐舌,被你发现了。

“喜欢兜风?”你侧头,平静地问。

我回:“还好。”

平时坐在父亲四轮车里,只要不是严寒,习惯了将窗降到底。大团大团的风顺势灌进来,吹得人头发狂舞。

虽然模样狼狈,可欢快的心情怎么都磨灭不了。

我是喜欢风的,像喜欢你一样。

因为喜欢,才萌生出接触的想法。

想要炙热的贴脸,想要猛烈的对视,想要亲密的拥抱,想要隐晦的触碰……在遇见你之前,我从不自知,原来骨子里,我是放恣的。

像一条恣意横生的藤蔓,沿着虬干沿着古墙,沿着岁月青苔,横行霸道地生长。

“可惜了。”

我听得云里雾里,轻声问:“什么?”

“电动车只有一格电了,勉强撑到我送你回家。”你专注开车,留给我笔挺的后背,“下次吧,下次带你兜风。”

我心下一跳,你说,下次。

还会有下次兜风的机会吗?你是出于礼貌的客套话,还是发自内心?

我不敢将雀跃表现得过分明显,漫不经心地点点头,眸光一亮一亮的,压下内心狂喜,镇定自若道:“好呀,那就下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家里真的没有矿第4章在线阅读

    “我是你的小狗儿?”女孩反问。怎么就听起来那么的不顺。“这孩子,脑袋摔坏了?等等,我让医生帮你检查下。”奶奶扶女孩坐下,然后出去叫医生。医生帮女孩左看右看后,得出结论,“可以出院了,已经没事了。”“没事了吗?她好像忘记了什么似的?”奶奶追问。“这可能是脑袋受了重击后留下的后遗症,没什么大碍,回去休息

  • 玉汝于成之苏醒(2)

    白意萱是被实实在在的饿醒的,意识还停留在被水草缠住脚的那一刻,她的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觉得自己真的是倒霉透顶。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哭声吵得白意萱心烦意乱,她就是身上没什么力气,眼皮还沉重的睁不开,还不等她有什么别的反应,脑海里突然涌现一大段陌生的记忆,被记忆冲击的鼻子一酸白意萱终于睁开了眼睛。入

  • 捡了个豪门老男人之后在线阅读第四章

    流言蜚语永远比名言真理传播的速度快第二天,程诗涵一走到班上,喧闹的人群立马安静了片刻,他们都齐刷刷盯着程诗涵,用着一种奇怪的眼神,她感觉自己像是脱光光的暴露在他们面前一样,很肉麻。她继续走到自己的座位,没有理会他们的眼光。“程诗涵,汪老师让你去办公室,马上”,王浩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就知道她

  • [蓝思追bg]地球少女在魔道之秋天的心情

    “顾西洲啊,顾西洲,顾西洲啊,顾西洲……合着多啦A梦的调子,这样高调且富有特色的morningcall只有一个人能搞得出来.眼睛还困得睁不开,迷迷糊糊抓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提示,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他省心.“莫小肥,你要死啊,今天是星期天知不知道,法定节假日,你这样打扰我是犯法的!“这

  • 寒江意醉,绮罗生香在线阅读第9节

    楚筱柔抱着一平,笹川京子抱着蓝波,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往厨房走去。楚筱柔说:“以后叫我楚楚或者筱柔都可以哦!”“叫我小希就好啦!”“嗯”笹川京子和三浦春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到了厨房,她们让蓝波和一平自己玩儿,毫不停歇的开始准备伙食。楚筱柔和林希相视一笑,也加入了她们的行列。“这个土豆要洗干净然后切块儿,

  • 我在远古创造文明之愿逐月华流照君(10)

    江舸看着照片里的他,目光温软,轻轻呢喃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题记江舸把书包往地上一丢,坐在椅子上歇了口气。一看时间,七点十五。她扫一圈教室,没看到他的影子。还真是,坚决贯彻落实“卡点到”的原则不放手啊。江舸的座位挨着后门,如果班主任查岗,肯定是最危险,却也最适合放哨的位置。陆延峰坐在她右

  • 娱乐之巨星帝国第3章在线阅读

    外面天空已经放晴,慕初然打车赶到医院,轻手轻脚开了爷爷重症病房的门。她刚打开门,却被里面的情形惊呆了!病房里坐满了人,除了病床上戴着呼吸机紧闭双眼的爷爷以外,父亲慕政峰,继母沈梅心,还有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慕诗诗,都到齐了。气氛严肃而沉重。见她回来了,慕诗诗站起身,抱着手臂讽刺的开口:“慕初然,爷爷做手

  • 大唐:绝世泼皮第2章在线阅读

    “你,你不要胡说……”初夏无力地道。“胡说?”男人嗤笑一声,“林初夏,我养了你22年,你好歹叫了我22年爸爸,虽然是便宜爸爸,可你心里清楚着呢,我到底有没有胡说!”他凑近了初夏,说话的音量却控制得刚好能让仲文他们听得清楚:“龙生龙,凤生凤,偷汉的女人生的孩子,你觉得能干净到哪里去?”他低头打量了一下

  • 永夜之主第三章在线阅读

    山崖间竟然有火光,楚阳以为自己被夕阳炫花了眼睛,立刻用力揉了揉双眼,再次向崖底看去。那团奇怪的山岚并没有消失,而且颜色变得更加妖冶。刚才只是淡黄色的雾气,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大片火烧的颜色,仿佛炎炎烈火从崖底烧上来一般,楚阳甚至感受到了那团火云的燎人温度。惊疑之下,楚阳极目远眺,山崖远处的云雾,虽然也被

  • 选择就变强第8章在线阅读

    八“庆功宴”我回头看了看水赖,华夜瞄了我一眼,“什么庆功宴?”“黑手党少主开的庆功宴。”水赖不慌不忙的解释,“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怎么没有关系,不是你帮他把东南亚抢过来的吗?”想起尼克那特大号的笑脸,我吞了吞口水,“那又怎么样?”“颜氏从不带女人出席任何场合,司徒你开先河了.”华夜似笑不笑,开先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