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霸道总裁独爱小丫头在线阅读第8节

2021/6/11 0:14:11 作者:鬼吖頭琪琪 来源:3G小说网
霸道总裁独爱小丫头
霸道总裁独爱小丫头
作者:鬼吖頭琪琪来源:3G小说网
不知道是自己闯错了房间,还是命运就是如此的这么爱同自己开玩笑,嫁给自己爱人的哥哥,最后遍体鳞伤的离开,心却留在那个恶魔的身上再也无法带走。‘这辈子你休想离婚,你只能和我在一起,没得选择,’他恶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说着。‘你为何如此对我?目的何在?’眼里除了失落再就是心灰意冷。‘我的目的自始至终就是让你爱上我,仅此而已,’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泪滑落留下的只剩不舍。总以为他和她会在一起,却没想到三年以后回来,看到的却是温暖的家庭只缺他这唯一的男主人......

“试不了啊……”他的尾音拖曳出晃荡的遗憾,“你太受欢迎了。”

听到他这么说,凌洲噎了一下。但很快,他就不甘示弱地回应道:“可我只想和你试,不可以吗?”

谈天的眼睛眯了起来。

其实他刚才就有点冒火了——谁跟他口嗨搞颜色都可以,但凌洲不行。换句话说,凌洲在网上当海王乱撒网,那都是他自己的事,但他不能冒犯自己。不然他会觉得凌洲没有把他当成哥哥尊重。

想要给他一点教训……

凌洲见他一声不吭,自行了断了这个话题,伸手去接矿泉水的塑料袋,但是被谈天收了回去。

这回是凌洲的手停在半空。

他的视线上移。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谈天就像鱼一样游了过来,贴得太近了,近到可以看见凌洲猛然放大的墨色瞳孔。

“自大的话就不要说啦。”谈天压低声音,握过冰镇矿泉水的手指又冰又凉,还沾有一点湿润,轻轻在凌洲嘴唇上一贴,好像是干涸旅人救命的一滴甘泉。

“你还是先喝点水吧。”

他恶意地笑了下,“小——朋——友——”

-

“我真是小心眼。”

半小时后,坐在校门口的韩料店,谈天悔不当初,“我跟个大一的小学弟计较什么呢?”

“祥林嫂,你说你像不像祥林嫂。”徐飒磕着瓜子看他笑话,“在这坐了半小时,我和嘉儿听你唉声叹气七遍了。”

谈天在跟她们吐槽时,把凌洲换成了“文院的某一个小帅哥”,因为他怎么都不肯说名字,这段故事夹杂着许多“那个人”,听起来很像是失足少年的忏悔录,老板娘都忍不住朝这里投来八卦的目光。

谈天给自己倒了杯水,满脸苦涩,喝出了二锅头的感觉:“你们一点都不懂我。”

“是是是。”徐飒磕得更欢了,“我们不懂你和小学弟之间的爱恨情仇。”

她朝舍友顾嘉儿挤了了挤眼睛。

让她快点看群消息。

[解放区的天是蓝蓝的天]

如果谈天能看到这个群聊,一定会惊奇地发现,这个群里都是熟人,唯独缺了他一个人——这个群的由来说来话长,很早以前第一次见到谈天时,大伙都以为他是好姐妹,没料到谈天其实是个直男,这让大伙心碎不已。

是直男也就罢了,似乎还有点恐同。

还特么宁折不弯,连开开玩笑都不行。

问题是谈天口嗨起来不分对象是男是女,但他就是不肯正视和男人也能擦出火花,信誓旦旦说自己绝对钢铁直男,谢绝介绍男朋友。没办法,大伙儿只能转到地下。

这才有了这个群。

可以说这个群的存在,就是为了今天。

[顾嘉儿:终于]

[徐飒:宁折不弯的他,终于有了亲爱的他]

从谈天坐下来,唉声叹气向她们讲述这份不该发生的意外,群聊就飘起丝带吹起烟花,徐飒一边在群里打上:[好像是文院的,谁在那边有人,快快快]

然后抬起头来作认真倾听状:“是,他确实不该跟你说这种没大没小的话。”

谈天:“当时觉得没大没小,后来一想……正常男生应该都不愿意被说小啊嫩啊之类的吧,而且还是被我说。”

顾嘉儿奇了:“你怎么了?”

谈天:“麻烦你仔细看看我。”

今天的谈天上半身穿着果绿色的T,下身是白色中裤带凉拖,看起来像是马上要出海航行的小水手。但说是水手,谁信呢,哪个水手能这么白啊?头那么小,还顶着一头亚麻卷毛,看起来只有十八岁吧,顾嘉儿想象了一下被十八岁的小男孩叫小朋友……

立马扭动了起来:“这不是很甜吗?”

“滚,你是女人,让男人发言。”谈天看向嗑瓜子看热闹的徐飒,徐飒磕了两个才反应过来,“操,老子哪点像男人?”

不情不愿想象了一下,徐飒呕道:“这样的装逼犯,老子一天能打爆一百个。”

谈天:“你看看。”

虽然凌洲肯定没有这么粗鲁,但高冷的男人他也是男人。是男人就不允许被人轻视,被人说小。谈天叹气道:“果然是年纪轻,稍微一句话都能激出反抗心理。”

徐飒磕瓜子道:“你不也激动了?还跟人计较起来了。”

谈天噎住:“……对哦。”

他愣愣地看着手指——那根轻贴过凌洲嘴唇的手指,指尖像被施了神奇魔法,拥有了独立于大脑之外的记忆力,记得他的嘴唇微微干燥,记得他像小狗一样懵然的眼神,记得……谈天猛得趴到桌上,发出今天第八遍哀嚎:“我干嘛要跟他计较啊!!!”

徐飒提醒他,“你手机在震。”

谈天继续趴着,摸起来接通了,“喂,啊,杨老……杨老师,怎么了?”

电话那头,杨老板的语气第一次带上了火气:“你在哪儿呢?自己班的学生都开始打架了!”

“打架???”谈天蒙了:“谁打架了?”

“你怎么都不注意呢?是今年文院的新生代表!”杨老板都快咆哮了,顾忌着他舅舅的面子,还是克制住自己的怒气:“文院那帮老古董都快气疯了,你还不去看看!”

新生代表……凌洲?!

谈天瞬间直起身:“他跟谁打架了?”

-

他实在想不出凌洲会和谁打架。

不,他都想象不到凌洲会去打架。他入学就是全年级演讲的新生代表,被老师们格外器重,听说文院那边有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十年前就不带学生了,这次看过了凌洲入学前做过的文献研究,都说这个学生假如未来想要继续读研深造,他愿意再度出山亲自带他。

可以说是整个文院的宝贝了。

听杨老板的口气,那些文院的老师们都知道了……这事不会影响到他的未来吧?

乱七八糟想着,他也没闲着。匆匆赶去校医院的路上,他打了十来通电话,慢慢把这件事捋清楚了。

事情发生在中午,他刚好出去吃饭的时候。

“都是池燃!”陆薇薇在电话里都要急哭了:“我……我舍友她今天中午约了池燃吃饭,她……她是要对池燃表白的,但是池燃特别不耐烦,他还推了我舍友一把……她都摔伤了!”

谈天:“然后呢?”

“然后……然后凌洲看到了,他好像挺生气的,池燃那张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难听的话,他们就打起来了……”陆薇薇天真道:“谈天,你说凌洲……他是不是喜欢我舍友啊?不然他为什么要生气呢?”

确实奇怪,但现在不该想这些。谈天道:“他们谁先动手的?”

陆薇薇想了想,“好像是凌洲。”

凌洲先动手?谈天有点吃惊。

那这事更不好办了。他安抚了陆薇薇一两句,让她先午休,别的事下午军训时再说,挂了电话,刚好跑到校医院门口。

前台的护士和他加过微信,也算是老熟人了,见他来了,稀奇道:“八百年不来一次医院,你怎么回事,病了?”

“我病了,心病。”谈天哐哐砸心脏,“早晚被大一的气出病来。”

“大一的?噢……你是说刚刚过来的那两个学生啊?”护士摇头道,“今年这届太皮了吧,打成那样了,流了好多血。”

谈天叫出声来:“好多血?!”

他的头都在嗡嗡,三言两语打发了护士,立马奔向三楼的病房。

走廊上一个人也没有,像是一切结束后的风平浪静,但他一点都没觉得轻松。

扭开把手,门发出吱呀一声。

视线所及处,是一个躺在病床上的人,穿着他熟悉的迷彩上衣,只不过布满了深色的血迹。谈天深呼吸了几下,低声道:“我去……”

他快步走到病床前,走近一看,才发现并不是凌洲,而是那个叫池燃的小伙子。他的身上看不出什么严重的伤,只是鼻孔里塞着两大团纸,身上的血多半是鼻血。不知道是不是失血过多,总之现在不省人事,拍了两下都没动静。

发现不是凌洲,他居然有点轻松。

再看病床上的池燃,心里就有点愧疚。谈天伸手给他拉上了被子,正要去别的病房寻找凌洲,转过身,却和沙发上坐着的人对上视线:“……”

凌洲坐在沙发上,嘴唇破了皮,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头给手腕上的伤口消毒了。

嗷——

怎么把刚打过架的两个人放在了一个房间?

那他刚刚的所作所为不是都被凌洲看到了吗?

所以他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和“刚打过架”的仇人和睦相处了吗?

脑袋里又被惊叹号刷屏了,他这一中午,脑袋就没停下嗡嗡。

他目不转睛看着凌洲,脑子飞速旋转,想要找点话题。视线却落在他的伤口上,看起来是被金属表带刮伤的,很深,可凌洲不动声色将酒精棉球来回刮过,用力得让他都忍不住嘶了一声。

听到他嘶,凌洲的手顿了一下。

抓住这个当口,谈天马上道:“你怎么都不说话,我还以为你不在这儿呢。”

凌洲淡淡道:“我不说,你不还是看到了我。”

说完,他微微偏过头去,看起来很倔强,下巴也绷得很紧。

谈天想要摸摸他的头发,却被他闪避开了。这么孩子气的行为,和在人前面前判若两人。谈天噗嗤笑了。

室内很静,笑声很响,凌洲听到以后眉心一跳。

他像是有点忍不下去了,漂亮的眉毛紧紧拧在一起,说出的话都是挤出来的:“……我哪里都疼,你……还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给反派BOSS送温暖之,重生?(1)

    朦胧中,我苏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我躺在一张床上。我手重重掐了下大腿,麻痹,疼死爹了!但我心中一阵欣喜,至少我认为现在我还活着,我又不敢乱动,因为连这是哪都不知道。看向四周,整个房间都属白色。我蛋疼,整的跟天堂一样,但又不是天堂,至少我还有痛感。开始我认为这里是医院,但被我否认了,因为

  • 我即巅峰伤心断肠

    逆子不肖,青史誓要秉公把陈神明擒上华山领罪。烟很愁从中作梗,杀着笔直地分水重劈青史。下涌的水流像遇着了什么,逐渐被染成黑色?如墨的剑气遇水,猛地化开,径往上涌。烟很愁说:“唔?”太极剑劲直下而上反冲,势道其重,使岩斩剑劲气无法下劈。烟很愁不得不改攻为卸,划破来招。烟很愁心想:他的剑劲一下子强横起来?

  • 飞天之东京之梦第1章在线阅读

    夜空。漆黑的宛如无边的黑洞,被黑暗笼罩着的一轮新月努力的散发着属于它的光芒。仿佛不甘被忽视,在这漆黑的夜里献上了所有的光明。灯火通明的欧式建筑散发着五彩斑斓的色彩,在月光的笼罩下,像被施了魔咒的城堡,神秘又璀璨。别墅前方是一大片整洁,幽绿的草坪,属于青草的味道在夜风中弥漫。此时空旷的停车场上停满了各

  • 英雄或怪物盛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二)

    苏米在飞机上睡得沉,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整个城市笼罩在一层微醺的色泽中。那颜色很暗沉,不似爱尔兰的明艳,这里本就是她不愿意回来的地方。机场外有司机前来接他们,车是宾利,黑的很深沉低调。苏米背着简单的行囊,坐进车,看向苏南,欲言又止。苏南坐在后座,看着她,淡淡说道:“拜你所赐,我开不起这样的车。”他的

  • 我真的是渣受[快穿]在线阅读第5节

    不知道能有多少人看过明星们在后台时的模样——台前光鲜亮丽,台后颓废萎糜。由于没事做,大家发明了很多打发时间的方法,有人讲笑话,有人玩扑克牌,有人喝茶划酒拳,也有人三两成堆说是非。虽然说那都是不错的提神方法,不过因为不符合新世纪经营的钢琴王子形象,所以简浩明只能等待,好无聊,好想睡,好无聊,好想睡……

  • 回家直播当海王的生活在线阅读第二章

    阮家在上海置了一处住宅,在新区。这套房子早早托人买好,闲置了几年时间,只能先住酒店,让人去打扫。一会儿又接到电话,上海这方面有人通过世通实业的李秘书来请老爷子吃饭,定在上海君悦;又说阮唯小姐也可以一起去,她的父亲聿宁也在那里。听罢李秘书的话,阮景齐气得把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大怒道:“果真越来越不把我

  • 火影之万界无双在线阅读第6节

    我回头拿过书包,哗啦啦地,书包里面的书被我全部倒在了桌子上,我又把衣服全部塞在了书包里。对,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还有我要去找然。这么晚了,还没见着老太婆的影子,难道真的被我的举动吓坏了?不管了,我先逃了再说。路上黑漆漆的,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洞,前几天下的雨,现在的泥土

  • 皇帝在我家第四章在线阅读

    看着那美妙的背影,林菲菲狠狠地瞪着妙妙:“有时候说实话是不对的,懂吗!”“师父说应该说实话啊。”妙妙不解。“算了,跟你说不清楚,”林菲菲没好气地扯下一根草,放在手上蹂躏,“耍什么酷,就算是美女,也不用这么看不起人嘛。”“你也不喜欢吗?”妙妙摸着脑袋,“派里师兄弟都很喜欢她,可玉静她们也和你一样,不喜

  • 极道星惊艳

    少年七拐八拐,将少女更是引进了一个无人的胡同,突然一把将少女抵在了墙上,少女惊慌,“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少年的表情看不到,但是调戏的声音中充满了亟不可待,“回家的路程太远了,本公子已经等不及了,嘿嘿,美人,你就老实的从了大爷吧!”少年说完便受不老实的又在少女脸上抹了一把,开始为她解衣。少女一脸的惊

  • 快穿之大佬的心尖在线阅读第10节

    ===我能掩盖其他异类的气息!青玉明白是我故意在耍他时,立即猴子似的从半空滑下地,脸色绷紧,半抱着拳头开始恶狠狠地瞪我。“哎哟,我好怕啊,长舌鬼啊,长牙鬼啊……”我又是一阵装模作样。气的青玉更加七窍生烟。恨不得将我这张天使一般的面孔给撕成一片片。不一会儿,冷无忧从里面笔直的走出来,“看来这边并没有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