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火影]双瞳映出之色第二章

2021/6/11 0:33:42 作者:五阴炽盛 来源:晋江文学城
[火影]双瞳映出之色
[火影]双瞳映出之色
作者:五阴炽盛来源:晋江文学城
没有什么事情是因陀罗性转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把黑绝干掉!本文唯一boss黑绝,就是这sb,他死定了!因陀罗一脉性转注意!雷者自觉叉掉,谢谢~本文文风偏正剧,感情线略狗血......第一部分时间线为【柱斑】线,全文剧情改的飞起,原著剧情对本文而言基本就是个时间线,私设极多,考据党就不要纠结了......因为,在火影原著中,宇智波斑他不可能是个女孩!----------------------------本人第一次写文,一点也不专业。有文笔或者角色性格掌握方面的问题希望大家可以互相交流指教。有大

第二天太阳高高升起,床上的人依然没醒。

她并不是一个爱睡懒觉的人。只是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身体机能需要一个适应的时间,这也是为什么她之前一直昏迷。

阿云和妈妈吃完了早饭,久等也不见她出来。

“妈,你先去地里吧,我去叫姐姐起来吃饭。”阿云侧身对女人说道。

女人看了眼东屋的房门,点了下头,便拿了农具之类的东西先离开了。

“姐姐?”阿云隔着门窗往里看了眼。

阿云一会儿也要去地里帮忙,怕她起来找不到人,所以想叫醒她和她说一声,奈何叫了半天也没人应。

阿云站在门窗那又等了等,最后还是决定先去地里,大不了中途再回来一趟。

阿云心里记挂着靳柘西,没到午饭时间便先回了家。

回家之后,阿云先是咕噜咕噜喝了一瓢凉水,抹干净嘴便又去了东屋门窗那。

“姐姐?”阿云喊道。

靳柘西几分钟前才悠悠转醒,没其他不适,只是觉得脑袋有些沉。

听见阿云叫她,靳柘西连忙掀被起了身,拉开了门。

“一不小心睡过头了。”靳柘西面上微赧。外面的太阳都要晒屁股了,自己才醒。

“没事,没事,给你留了饭,我先帮你热热,你洗漱后过来吃。”阿云脸上挂着浅浅的笑。

热好饭,阿云也没急着回地里,陪着靳柘西又说了会话。

“我的名字叫靳柘西,”身为独生女的她,还真不习惯被人叫姐姐,“以后叫我柘西就好。”

“这样......可以吗?”目测,靳柘西应该比她大好几岁,这样直呼名字似乎有些不礼貌......

“可以。”

“那好,以后就叫你柘西。”阿云性子比较率真,倒也不扭捏。

她问了女人去哪了,阿云说在地里,靳柘西自然也想着去帮忙:“家里有没有适合我穿的其他衣服?一会我陪你一起去地里。”

“应该有,我帮你去找找。”

找了好几身,只有一身褐色的休闲衣服勉强合适,但还是短了点。

阿云父亲的身高只有175,而靳柘西则是180。

鞋子靳柘西还是穿自己的,别的都没有合适的尺码。

吃了饭,靳柘西跟着阿云一起去了。

一路都有好奇的目光不时打量过来,但很奇怪,他们也只是看看,并没有过来打招呼,这与靳柘西对中文明时代农村人的认知还是有偏差的。

路上,靳柘西顺口问了句阿云父亲的情况(毕竟穿着他的衣服)。

没想到一向挂着笑容的阿云皱起了眉头,表情忿忿:“他不成器,好赌,欠了一屁股债,现在不敢回家。”

怪不得村里的人是那样的反应,靳柘西心里划过一丝了然。

阿云又叹气道:“追债的人经常闹到家里,为了替爸爸还债,家里已经一穷二白了,”脸上不由露出几分哀愁,“还欠了村里人好多钱。”后来因为还不上,再加上她父亲死性不改,村里人都不肯借给她们了。

靳柘西暗暗思索得找个能赚钱的工作帮一下她们,而且自己也需要钱买些贴身衣物之类的东西。

说话间就来到了地里。

靳柘西虽然没干过这些,但是很聪明,观察几分钟,便也懂了个大概。

身为Alpha,力气多到用不完。

她干得又快又好,女人眉间都染了笑。

一块地,三个人干,下午便搞好了。

最高兴的是阿云,她们家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吃晚饭的时候,靳柘西便问了句:“周围有没有能挣钱的体力活?”

女人一愣,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是暂时不打算离开,也没有不高兴,不过就是添一双筷子添一只碗,也没穷到吃不上饭的份上。

“有是有,只是那个需要高强度的体力,只招健壮的男子,不要女人。”后山那个地方在修路,环着半山凿石修路,这样高强度又危险的工作,即便是男子也吃不消的,所以流动性很大,人员不固定,而且按天发工资,干一天活,拿一天钱。

“方便带我去看看吗?”靳柘西问道。

女人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她不是不愿意,只是人家不要女的。

阿云放下碗,跟着劝慰道:“妈,柘西力气很大的,你就带她去试试嘛。”

“好吧,”为了稳妥起见,女人又说道,“吃了晚饭,你跟我去见个人。”

“是去小虎家吧?我也要去。”小虎的爸爸就在后山工作,是那里的小头头。

“去拾点鸡蛋,总不能空着手去。”女人对着阿云道。平日里的鸡蛋都会拿集市上卖掉,自家舍不得吃。现在求人办事,带点薄礼过去才好说话。

阿云飞快跑去,拾了20个鸡蛋装在一个竹篮里。

“给你们添麻烦了。”靳柘西道。这母女俩的心肠可真是太好了。

“没事。”能帮就帮一把,女人总是这样,虽然自己的处境很落魄。

喊了半天门,里面的人才过来。

见是她们一家,小虎妈连个笑脸都没有,冷着脸问:“这么晚了过来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女人把篮子里的鸡蛋往前一推,“就是想向小虎他爸询问一下后山工作的事。”

不是来借钱的,小虎妈放了点心,又疑惑问道:“你男人回来了?”后山的工作都是男人干的活,小虎妈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只是她男人怎么有胆子跑回来?也不怕被打折腿。

“没,是帮着别人问的。”女人脸上凝着几分尴尬。

“那进来吧。”小虎妈也不客气,顺手就接了她递过来的篮子。

小虎爸正在里屋喝酒。白天的体力消耗大,活又繁重,晚上喝点小酒解解乏。

等女人说明了来意后,小虎爸拉着一张脸,半天不说话。

女人也不着急,等着他的反应。

过了不知多久,小虎爸才道了句:“这工作女人干不了。”

女人表情讪讪,不知该如何接话。

“为什么干不了?”靳柘西问道。

农村人节俭,灯泡瓦数不高,即使晚上开了灯,室内光线依然昏暗。

听到怪怪的说话腔调,小虎爸偏头,借着昏暗的光线打量靳柘西:虽然穿着男人的衣服,但是依然看得出她是个漂亮的女人,像电视里的女明星一样漂亮。

男人对于漂亮的女人都有好感,小虎爸也不例外。抿了两下唇,小虎爸不由放轻了语气:“是环着半山凿石修路,很危险,”工作的时候需要系绳索,防止跌落悬崖,“体力消耗很大,健壮小伙干一次都累得骨头散架。”何况一个女人。后半句他没说,在座的却都听懂了弦外音。在力气这方面,男人比女人更具有生理优势,这一点不可否认。

“我不是一般的女人,”靳柘西语气温和地解释道,“之前习过武,身姿比较灵活,应该能胜任这份工作。”且不说她身为一个Alpha所具有的生理优势,就单纯拿她多年从军的经历来讲,也远胜任何一个普通男子很多倍。

小虎爸嘴唇翕动了几下,最终没开口,但脸上的表情分明就是不信。

阿云蹙眉。她相信柘西没说谎,但小虎爸那种不信的样子看着就让人生气。

“你们俩掰手腕,柘西赢了的话,就说明她的力气比你大,体力就不是问题了。”阿云快速转动眼珠,提议道。

“这个办法好,可以试试。”小虎妈急忙道。她不好惹自家男人不高兴,但收了人家的鸡蛋,总得说句话不是。

小虎爸将酒杯里的剩余一饮而尽,砸吧几下嘴:“那就试试。”他自以为好心地给人家一个台阶下。掰手腕,他怎会输给一个女人?

小虎妈收拾干净一张桌子出来,好让俩人掰手腕,眼看就要开始了,阿云急声说了句:“带上手套吧,一会容易出汗。”事实上她是不想让小虎爸实打实握柘西的手。

“对对对,是这个理,”小虎妈连连附和,“家里干活的手套多得是,我去找两双过来。”

小虎爸心里闪过一丝可惜,还以为能直接和面前的漂亮女人握手呢,都怪那云丫头多嘴。

小虎妈兴冲冲拿着手套过来,眉眼多了几分兴致,或许把这当成游戏了吧,农村人多爱看热闹。

姿势准备好后,阿云刚喊了声开始,小虎爸就被秒了......

小虎爸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表情可谓是丰富极了:“三局......两胜......再.......再来。”

其实靳柘西只使了三成力。

第二局,靳柘西又收了一分力,只用两成,小虎爸脸红脖子粗的,堪堪抵抗了十秒,便又被压倒了。

小虎爸吁了一口气,讷讷开口:“力气......力气可真大。”比男人力气都大。

阿云笑开了花。女人一直紧绷的神情现出几分松懈。小虎妈先前还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结果自己男人输了......笑容霎时僵住,脸青得不行......

输得有些难看,小虎爸不由沉下一张脸,故作为难道:“这工作也不单单需要力气......还得灵活敏捷......”

“柘西你能给大家展示几招吗?”刚才听柘西说之前习过武,阿云的眼睛就晶亮得不行,现在不光是为了撑住台面,阿云自己也好奇得紧。

“可以。”为了不惹眼,柘西只简单在空中翻了几个动作,基本没露什么本领。

但即使是这样......大家也是一副瞠目结舌的样子......看来下次更要低调了。

“柘西,柘西,你也太厉害了!”阿云兴奋道,脸笑得都没边了。

小虎爸默默收起了吃惊的下巴,缓了几秒才道:“明天跟着我一起去后山。”

这就是同意了。

阿云却比柘西还要高兴,回去的路上还唱起了不知名的歌。

听她唱,柘西也跟着抿嘴笑。

抬头望着那一弯清月,柘西在心里叹道:这样的简单生活,也挺好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宿主又被拐跑了第2章在线阅读

    孙佑羡回去之后,查了李昕岚给他的地址,是本市一处高档别墅区,闹中取静,环境一流,小区里的住户,大多非富即贵。所以……李昕岚让他带着行李过去,到底是几个意思?虽然不明白李昕岚葫芦里卖什么药,但孙佑羡还是拖着行李箱按时到了轩和雅苑,刚想打电话联系她,就见一辆白色宝马停到他身前,车窗降下,带着墨镜的李昕岚

  • 洪荒之紫天人主在线阅读三年

    LPL夏季赛最后的成绩有点出人意料。原本拿到春季赛亚军、夏季赛常规赛成绩稳定的KLD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十分辜负粉丝期望地倒在了四强,连季军赛都丢掉了胜利。赛后的俱乐部微博简直腥风血雨,瞬间刷出两万条评论。粉丝们痛心疾首,提心吊胆算着世界赛积分,得出来的结果是KLD的积分排在了全联盟第四名,不得不去

  • 商女倾城:公主撩夫种田忙第五章在线阅读

    “乘哥,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啊?回家继承公司?”“不然了?你了?”“我打算出国玩几年。”……两人并肩走出校门。一路上说说笑笑。全然一副没有人间疾苦的样子。人生而有等,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赵乘乘和刘光人手拿着一罐装的雪花,右手上拿着一圆筒盒子,里面是密密麻麻的竹签子。竹签子上扦的是鸭肠、鸭胗、鸡肠、鸡胗、

  • 快穿之反攻略系统之跳崖(5)

    天空乌云渐渐散开,微微露出月光,弯月不知何时已悄然爬升至半空,似乎有意等待着欣赏这高手对决。周围的虫子似乎感觉到周围的杀气,叫声戛然而止。只见玉尘子手持天殇剑与莫欺人相对着,准备着随时出击。说时快,只见莫欺人回身向后飞去,瞬间到达陈青身边,一手提起陈青,挡在身前,陈青想要挣扎,莫欺人小声对他说道:“

  • 缘如水--清宫文在线阅读第5章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他们就陷进了各自的幻觉,我当然不可能知道他们的幻觉是什么情景,因为我也不幸中招了。在我的幻觉里,我会看到了长沙九门的有盛转衰,看到了东北张家,还没等我仔细思索我丢失的记忆,就被一阵巨响给惊醒了。原来是他们汇合之后找到了真正的棺椁正在那里商量到底要不要开它。在商定之后我们就往上走去,

  • 从韩娱开始制霸第八章

    “那怎么行,大热天的,怎好让你白唱,都是同学,能帮的是一点。”彭佳慧说的情真意切。林岫一下成了扶贫对象。斯砚不愉,把彭佳慧的钱推了回去,“佳慧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林岫是我同桌,没那么见外。”谈子田向来喜怒形于色,脸上笑一下就没了,连他一个不懂事的人都能感觉到彭佳慧的言行不妥,难道她自己不知道吗。“

  • 丑妃好混在线阅读第七章

    早上一起床,我就带好存折,单独去了银行,从那99821圆的存款中取出了800圆。那时的钞票最大的面值就是10圆的,那时的钱还是很经花的。80张的10圆大钞,也算是挺厚的一沓,把钱装在内衣口袋里,我的心里充满了底气。这些天我一直在花学校寄来的100圆的“酌送路费”。现在可是到了关键时刻,我从原著中得知

  • 超能对弈在线阅读第四章

    “小王子,该起床了,您要和大皇子一起撤退到宫殿后面掩护。”苏锦生皱了皱眉头,他的起床气一直很大。原来的时候保姆从来不敢叫他起床,他外公更是直接给他请了三年的早自习假。再加上苏锦生本来就聪明,他从来不在睡眠上虐待自己,都是九点准时睡觉。来到人鱼世界的这几天,虽然并没有焦虑等情绪影响他的睡眠,但是那万恶

  • 海贼王之一击白帝第5章在线阅读

    夜晚的王府静悄悄,犹如一头沉睡的野兽,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随时会醒来咬你一口。沐凝儿知道王府戒备森严,这些对侦察连待过五年的沐凝儿来说太简单了,沐凝儿根据自己的判断巧妙的躲过王府的巡罗和暗卫,直奔某人的禁区琉媛阁。沐凝儿就是在想:我倒要看看你这破禁区里到底藏了什么秘密?琉媛阁内,此刻南宫默正躺在温泉浴池

  • 娱乐:从街头卖唱到巨星女鬼

    看到弹幕的剧透,王子翼的心提了起来,表面上看不出,实际上手心已经开始发冷汗了,他开始反省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居然又在玩恐怖游戏。时间不等人,没等他想出个什么,三人就穿过走廊,来到了。大厅富丽堂皇,一点也看不出岁月侵蚀的痕迹,大厅的四壁上挂着吊灯,现在被点亮着,透着诡异。在大厅旁边有一个门开着,像是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