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德云社之孟小仙的焦小爷在线阅读第9章

2021/6/11 0:49:48 作者:伊茜爱吃糖 来源:晋江文学城
德云社之孟小仙的焦小爷
德云社之孟小仙的焦小爷
作者:伊茜爱吃糖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是一篇关于孟小仙儿的同人不要上升正主!不要上升正主!不要上升正主!这是孟鹤堂的故事和孟祥辉有什么瓜系(狗头)

程鹤瞧着人冷笑了一声,起身拂袖而去,雅间内众人面面相觑。

诸荀手指微微一蜷缩,扫了眼众人,沉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旁边低头不敢动的王明,半晌,未怒,先笑了一声。

“好极了,竟有人在我眼皮子底下玩弄手段”

王明轻轻一瑟缩,头垂得更低了。

诸荀懒得再言语,亦拂袖离去。

方如许林逾白方如瑾三人此刻正端坐于马车上,楚王府的车架向来舒适,慢悠悠的出了闹市停在僻静处,林逾白漫不经心扫了一眼旁边装鹌鹑的方如瑾,又看向方如许。

“你往常从不去那些地方的”

方如许一愣,垂眸摇了摇头,又叹回气。

“诸…诸公子既相邀,总不好推辞”

“也是。”林逾白点了点头。“你们是同僚,那你家这位庶弟平日里常去?”

方如瑾听见自己名字才抬头,方如许看了他一眼答道。

“许是的,我并不是很清楚。”

“嗤…”林逾白却忽然笑出声来,偏头斜睨着方如瑾。“小方公子倒是风流潇洒得很。”

方如瑾张了张嘴,又瞧了眼一旁不做声的方如许,嗫嚅着出声。

“我…我……”

“你什么?”林逾白打断了他。“此前本王有听闻,你不满清濯于落霞堂设宴待本王?这会儿怎么结巴了?”

方如许愕然看过去,他不知道这事儿如何传到林逾白耳朵里的。

方如瑾却倏地僵住,他也不过是在自己院里发泄,怎么就连楚王爷都知道了呢?

“本王告诉你也无妨,我同清濯是私交,与方府并无任何关系,说句过分的,以后若是方府出事,我救的也只是清濯一人。”林逾白冷笑着出声。

方如许愈发愕然,脸上的震惊都收不住了。

林逾白的话明明白白的点明了今日之事是他刻意而为,也点明了他看重的是他方如许一人,并非方府,猛然听到这一番话,先不论真假,说不感动是假的,但若细思,方如许却有几分心惊。

且不说今日他如何知晓他于当归赴宴,单单就方如瑾那句话,也让方如许心绪烦乱,难不成,堂堂四品京官家里竟有楚王爷的暗钉?那今日之话是否暗示了什么?方府是不是会…出事?

方如瑾显然没想过这么深,只是回头震惊的看了方如许一眼,他当是方如许告诉林逾白的。

林逾白说完这一通,也没再说别的,只是掀帘示意车夫将俩人送回了方府。

心绪烦乱之下,方如许匆匆忙忙道了别,就提袍入府,方如瑾整个人还有些许茫然,在原地站了会儿,看着马车远去,才回神来。

林逾白倚着小几,脸色沉得不行,余回偷觑人脸色,小心翼翼的搭话。

“爷今日可算得上英雄救美了”

林逾白叹了回气,揉了揉自己额角。

“你不必劝慰,今日这事搞砸了,方才在车里…”说着蹙了一下眉。“不该口无遮拦的。”

余回瞧着人愿意开口,才松了口气,忙倒了杯热茶,一边开口。

“爷是好意”

“是好意”林逾白摇着头笑了一下,想着方如许下车时心绪不宁的模样。“他心思重,定以为我话里有话,指不定回去后怎么琢磨,你说他,身体怎么也好不了,估摸着就是这心思给压的。”

方如许确实在琢磨,在书房里来回踱步,阿莲端着点心立在门口。

“公子,你这都转了多久了,奴都要被你转晕了。”

“不能啊,不过四品祭酒,近来也没听过有事发生,怎么会出事儿?”方如许停了下来,盯着窗口喃喃自语。

阿莲正准备开口,就听见一阵脚步传来,回首一看便看见自家老爷沉着脸跨进了院子。还没来得及提醒公子一声,就被老爷的眼神吓得闭了嘴。

“方清濯”

方如许蓦然抬头,见着来人叹了叹,被林逾白的话吓得都忘了还有方如瑾的事儿了。

“父亲”

方文松心绪复杂的看着自家嫡子,有些不忍,但还是开了口。

“今日你去当归了?”

“是”方如许端端正正颔首。

“好”见他承认,怒气徒然而起。“那如瑾说的,你当众给他难堪也不是假的了?又将自家阴私事告知楚王,以楚王之威恐吓如瑾,也不是假的?”

方如许早知道方如瑾颠倒黑白的功力,这会儿却也是感慨不已,他瞧着方文松,倒也没辩解,只反问。

“父亲,秋闱快到了,如瑾不是要科考?”

方文松一愣,继而明白过来,他这嫡子是在告诉他临近秋闱,他的庶子还有时间去酒楼。

“父亲,你替方如瑾委屈?”方如许低低笑了一声。“今日诸公子请儿赴宴,儿倒是奇怪了,方如瑾突兀出现在雅间。”

“那你便给他难堪?如此度量?”

“父亲”方如许笑容有些奇怪,瞧着方文松低低开口。“家中有大小方夫人之分,在外也有大小方公子之分,您说应不应当?儿有些佩服当归东家,能同家中断的干干净净。”

方文松猛然紧盯着人,这算是他这个嫡子头一次将话说得不留情面,他愈发恼怒。

“你母亲身体不好,小娘体谅,代其主持中馈,在你眼中竟是如此?眼中可还有长辈?”

方如许本就烦躁,堪堪压着心绪想将人打发了,可奈何方文松不肯善罢甘休,一时没忍住冷笑了一声,恨声出口。

“她算我哪门子长辈?”

“逆子”方文松怒火中烧,抬手便是一巴掌扇了过去,方如许后退两步,堪堪扶着案桌才稳住身形,耳鸣眼晕,只觉鼻腔里满是血腥味儿。

打完方文松便愣了一愣,方才他没留力,这会儿瞧着人鼻血下来才回过神,偏头看向门口呆住了的阿莲吼道。

“还不给你们公子叫大夫。”

阿莲忙不迭的跑出去,急得步履踉跄。

方如许抬手拭了一把,盯着手上鲜红,猛咳了两声,嘴里也泛起铁锈味儿,泪眼朦胧中避开方文松来扶的手,哑着嗓子道。

“孩儿出言无状,惹父亲生气了,还望父亲海涵。”

方文松嘴唇蠕动两下,终是没说什么,甩袖离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歧路流觞之黑暗年代在线阅读第三章

    他只好把家里收拾收拾,卖卖乖还是可以的!陈媛回来的时候,苏晓已经将房间打扫干净了。坐在沙发上等着陈媛回来。即便现在手中拥有巨额资产,苏晓还是觉得低调一点比较好。而且继承资产的中明确规定了,要以正当的手法离开陈媛,或者征服陈媛。违约肯定是不行的。陈媛从外面回来已经半夜十二点了,苏晓看到陈媛过来,赶紧站

  • 耳畔清风在线阅读第5节

    柳府,虽然张灯结彩。但是所有的下人偶尔围在一起的时候都是在窃窃私语,说的无非就是柳清鸢被山贼强暴的事情。柳鸿惟面色铁青地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样快步行走的柳夫人,两个人疾步行走,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一路上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都传到了两个人的耳中,他们还能够说什么?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赶快找到女

  • 豪门世族在线阅读第二节

    安家落户,天凡也就开始静了下来,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当中,佛界的灵气比起人间实在是雄厚不少,这里虽然不是什么洞天福地,更别说和孕佛池和灵山那些地方比了。可是就算如此也比起人间的哪些洞天福地强上好几倍。天凡在这里修炼,金刚神通进展还是不错的,经过天劫之后进化的金身已经差不多达到了仙兵难伤的地步。全身的硬

  • 嫁人路上发现夫君被废了第六章在线阅读

    董智宸现在很不爽,自从两天前在球场上意外输给了机电系大二一班的杜凌飞之后,他就没爽过。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现在平时几个一起打球的哥们一见到他就开始安慰,怕他被杜凌飞这么一个刚刚冒出来的无名小卒打击坏了,这样被安慰令董智宸心里觉得特憋屈。朋友之间还好说点,可是哪个在学校里混得开的能没几个死对头,那

  • LOL:我家AD姐姐有点儿猛未赴的宴会(2)

    蓝堂摇摇头,咽下已到嘴边的叹息,难得他能把跷家多日的小姐给带回来,现在还是不要太追究她跷家的原因和这些日子她做了什么比较好。接下来的日子会非常忙碌,暗夜陛下的千岁盛宴即将举办,作为备受宠爱的幺女小姐是必须出场的,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刺激到她,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蓝堂整理好马车,返回自己的房间休息,解

  • 海贼王之霸道医王在线阅读第5章

    很多围脖用户都转发了于风直播间里出现螺旋光线的视频片段。现场的几名工作人员看完,也和其他人一样忍不住张大嘴巴。“这!这光线是什么鬼!”“感觉于风的节目要火了!”“没想到以直播方式重启的节目,热度居然第一天就达到了这种程度!”“今天特别关注于风直播间的观看人数,然后汇报给领导!”闻言,刚才那个妹子不禁

  • 男友中二病又犯了在线阅读第九章

    萧晋不是狐族,但他在狐族中的地位却很是微妙。所以这次会议狐族长老也把他请来了。现在人都已经到齐了,妖莫狸一脸杀气的开始主持会议。会议讨论到最后,在是否与鬼王动武这条议题中,狐族五个长老一致要求开战,而另外四大妖族和洛云山中地位极高的风祭澈则一致同意讲和。最重要的一票,落到了萧晋这里。现在十个非人都用

  • 全帝国都知道将军要离婚在线阅读第6章

    回到凝轩宫的时候刚刚好是午饭时间,柠萱刚回到屋子里,那些宫女就立刻去准备了饭菜。这沐柠萱虽然不得宠,不过待遇还是不算差的。在这凝轩宫里,要什么都有,那些饭菜也是跟其它同等地位的妃子一样的。即使不得宠,却并没有虐待她,想必也是因为她的特殊身份吧?两国和亲,不仅是将自己国家的女子送给了别的国家以示友好,

  • 即使在异世界我也不可能当侦探在线阅读第10节

    某天天气晴朗,出门游玩的好日子。许久未出门的叶魅曈终于想通了,出来污染空气了,不过今天她没有再去街上闲逛了,由于先前两次的逛街都不怎么样,所以今天她选择了看别人逛街。于是红袖就在街上逛,某人就坐在茶楼上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仿佛世外高人般看过世间繁华。悠哉悠哉的喝着茶看着街上各种讨价还价,或者偷摸拐骗

  • 我玩了真传奇混沌大道衍星树(求收藏!)

    (新书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邢晨瞬间惊醒,看了一眼灰茫茫的天地,还有远处一道隐隐约约的巨人身影,想动一动,但是却被一股偌大的压力给压制住不能动弹一下。“呵呵,我这是穿越了?……”邢晨‘看’着自己的‘躯体’欲哭无泪。穿越了为什么还要哭?你说为何?邢晨如今的身躯就是一颗高高的大树,大树很高,足有三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