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登唐入仕在线阅读第4章

2021/6/11 1:15:12 作者:天龙飞舞 来源:17K小说网
登唐入仕
登唐入仕
作者:天龙飞舞来源:17K小说网
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偏靠才华!让自己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唐!让自己的声望,没有阻碍的地方!让自己的人生,充满瑰丽的华章!一步一步,登上高堂之上!

谭盈不买帐,按着我胳膊,郑重其事道:“小沉,既然你不喜欢他,我介绍许剑一哥们给你认识吧?家里巨有钱,人也挺好。回头我跟许剑说说去。”

她居然要把男友的前女友介绍给男友的朋友,真是讽刺。

我还不习惯“许剑”着两个字不时从谭盈口中冒出来,听得一身冷汗,直想找个地方藏身。而谭盈,无论何时总是笑盈盈乐在其中的样子。

不过几日,她果然又提此事。而且正色道:“小沉,我跟许剑说了把你介绍给他哥们的事,他居然反对,最过分的是连个正当理由都给不出,所以一直没有实施。今晚那人要叫几个朋友K歌去,刚好缺一女生,我带你去认识他吧,好不好?你全当陪我去充数。”

我当然不能去。许剑的朋友大体认得我,去了不是自讨没趣么。于是推脱:“今天怕去不了,工作堆在那里等我挑灯夜战,哪有心情K歌?难道要我苦着脸献上一首《最近比较烦》?”

谭盈卯足力气反驳:“小沉我太了解你,从来不会加一秒钟班。”

我哭笑不得:“你人缘那么好,怎么愁一个充数的朋友。”

“可我是真心喜欢你的。”说罢,她真的苦下脸来,闷头不乐。

一个下午我都如坐针毡,恨不得突发一场怪病被送急诊。熬到快下班,恰巧有朋友来电约我,若在平时我一定尽力推脱,但这次连去哪、同行有谁也没问一口答应下来,然后向谭盈摇摇手机,讪笑道:“对不起谭仙,我今天有约了。”

按朋友磊子说的地址找了去,一下车便见他在不远处的厅门口冲我招手,抬头一看招牌,竟然也是K歌。互相寒暄几句,忽然想起磊子曾是我与许剑共同的朋友,心里有些发毛,连忙问一句:“都是老朋友吗?”

磊子拉着我往里面走:“新朋友。别担心,等会我帮你介绍。”我心中大石终于落下。

大包厢里已有五六个人,点歌的、点酒的、闲谈的,全部淹没在音乐里。磊子把我引到一个在吧台点酒的人身边道:“岩哥,介绍你一美女,蓝沉。”

这个被称为岩哥的人身材不高,微胖,比称着略瘦小的磊子更显得壮硕。一双浓眉带了三分娇纵,三分傲慢,单眼皮下是锐利的眼神,这样的组合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使他的任何表情都十分刚硬且霸道。

他打量我一秒钟,我也打量无造型可言自己,素面朝天、衣着随便、头发胡乱绑成马尾。他伸手问候:“果然是美女。我是熊岩,你可以叫我岩哥。”我礼貌地握手问声你好,心中嘀咕,一定是个养尊处优的人,不然怎么说起话像黑社会老大般毫无礼貌?

这时一只大蛋糕送了进来,熊岩赶忙去招呼来人。磊子示意我他既是今天主人,这场K歌算是他生日派队,请的朋友比较多。说到这里他忽然神秘兮兮的把我拉到角落说:“今天许剑也会来,带着他现任女友。”

此话一出,我立刻五雷轰顶,崩溃地瞪着他:“你怎么不早说?!”

“有什么好怕的,你们只不过……”

我把他的话横刀栏住:“你有什么居心?给我难堪还是给他难堪?”

他见我真动气委屈道:“你又没问。”

顾不得争辩了,我抓起包要往外冲,一头撞上走过来的熊岩。他欲问我什么话,那边谭盈的笑声已经到了门口。我只好转回去狠狠瞪住磊子,借昏暗的灯光掩护。偏偏谭盈一进门就惊叫一声,拉着许剑飞奔过来,一边大嚷:“你还是来了小沉,我们果然有缘。”接着又手舞足蹈地推许剑:“你不记得了?是我多次向你说起的小沉啊,丢手机的那个。”

看样子她一点也没想追究我来到这里的原委,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气,并趁机向许剑瞟了一眼。他双眉紧锁丢给磊子一个眼色,仿佛在说:“你怎么能带她来?”

磊子也自知心愧。虽然关于分手的原因我一直欠他解释,但作为朋友他把一切看在眼里,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他都不该趟这趟混水把我们凑在一起,更何况他明知许剑又有女友,明知道三人相见难免尴尬。简直该拖出去五马分尸!

但谭盈待我态度一定把磊子弄糊涂了,他摸不着头脑,刚欲开口说话,我不管三九二七使劲在他手臂上掐下去,抛一个白眼瞪得他大气不敢喘。谭盈同他招呼问他近来如何,他也不做声。

这一晚整个包厢热闹翻天。谭盈亮开嗓子为大家献唱不得半刻消停,磊子生怕说错一句话闷声喝酒,其他人各得其乐。惟独我与许剑,隔着谭盈的座位,各怀心事。几杯黄汤下肚,一直坐我另一边的磊子沉沉睡过去,我这个最想买醉的人却比任何时候都清醒,时刻盼望着俟机溜走。

许剑忽然冷冷地问:“为什么要来?”

我被他吓一跳,继续盯着唱歌的谭盈不回话。

他又道:“你不能与熊岩在一起,他不是你的对象。”口吻好似命令。

我好笑,他把自己当成我什么人?

说曹操曹操到,此时熊岩摇摇晃晃端着酒杯走过来,已现醉态,眼神迷离地敬我一杯。我脑袋里仍回放着许剑刚才说的话,一扬头赌气把杯里的酒喝个底朝天,差点呛住。熊岩拍手叫好,直夸我是女中豪杰,他坐在我与许剑中间的沙发,一手搭起许剑肩膀,看着我说:“你们在聊什么秘密?”然后又对着许剑:“你小子,认识美女也不舍得给哥们介绍,想脚踏两条船?”

这话一出,我心里咯噔一声,忽觉此人此时其实心中不能更清醒,醉话怎能说得这样明白且玄外有音?立刻满脸涨红。见许剑一言不发,熊岩又转而对我笑:“美女,今天我是寿星,大家都带礼物来了。”

话语里带着不可一世,分明想敲诈。我只得陪笑:“事出仓促,万分抱歉。”

“不用抱歉,其实你只需留一件东西,我立刻原谅你。”

我仍笑,不接话,不问他想要什么。他的生日本与我无关,何来过错需他原谅?若是有错,只错在今天误打误撞,撞错了地方。

他不死心,凑过来指着自己一边脸颊说:“在这里留一个香吻。”这话带着酒气,但我更确定他是清醒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死亡气息在萌发第一章在线阅读

    “我的将军啊——跟我去江南吧……”琉朝边疆——北疆,军帐中,北疆的战神又一次在梦魇中惊醒。“苏致茗……”姜令徒然从梦中醒来,似在问梦中人,“你回到钱塘了吗?”你父亲的病好了吗?你答应过我,会带着婚书回北疆来娶我的。已经三个月了!为什么你还没有回来呢?夜,沉寂,无人回答。军帐中烛火将要燃尽,天光破开黑

  • 洪荒之最强红云求个评价票鲜花

    这一章会删掉,就是让我的书在更新,求大家个鲜花评价票。如果我醒来,评价票五百了,首日十更给你们砸出去。没有,我就自己五更。

  • [家教(10027)]白兰的手札第5章在线阅读

    孙默经过了一天和这些军人的相处,得知他们是来自英国SAS的最顶尖的一批人,曾在维和任务中有着极为亮眼的表现,被冠与了世界第一特种部队的荣誉,是世界上大多数特种技术的开创者,历来走的精兵路线,以人数稀少和低调著称,不过却在一次次实战中给敌人以致命的血的打击。而这群人就是其中最为顶尖的一队人,被英国皇室

  • 快穿之男主全都崩坏了行迹暴露

    “天哪!”边拍着程澄还不忘激动的感叹,“原来她真的有男朋友,竟然伪装的这么好,发了发了,我这次真的要发了!”对眼前的一幕童心也震惊了,苏琰素有冷面女王的称号,对男人从来不屑一顾,可她刚才的样子跟传闻真是大相径庭,不得不说人都有两面,尤其是这些公众人物。“真不愧是歌后,眼光就是高,虽然只是个背影,那种

  • 网游:开局幸运满值在线阅读第5章

    沐日恒右手握住枪尾,再屋顶一划,枪尖与屋顶的砖瓦因为迅速的摩擦从而产生一片火星,在火星四溅的同时,沐日恒提枪一跃而起,引导体内的内力包裹住枪头,成为火星的燃体,随着火焰烧灼着沐日恒的内力,一颗巨大的火焰龙头升腾而起,沐日恒快速的将炙龙枪用力向前一刺。呼啸的风声与火焰升腾而起的声音相互融合,仿佛龙啸一

  • 一晚定情:傲娇先生也撩人在线阅读将心代语兮

    纪荀再醒过来时人已在久安殿里。“大王……”李弋正抱着他浅眠。“别动别动。”纪荀背上全是伤,刚刚结痂可碰不得,这会儿他是半伏在李弋怀里的。“我……还活着?”“等你伤好了,看我怎么治你的罪。”李弋低头吻了一下纪荀的额头。“还能再见到大王,真好。”纪荀眼泪再也忍不住。李弋侧过身,小心翼翼的再次亲吻他的脸颊

  • 唤我之名在线阅读第四节

    包厢里叶南嘉、沈慕钧和子弹聊得正欢,其实是叶南嘉和子弹聊得开心,沈慕钧时不时附和几句,三人的出现使包厢瞬间安静了下来。“阿泽你这个家伙居然迟到了,今天这酒你是跑不掉了。”也就一瞬间,低哑的声音传了过来,顾明泽笑了笑大步走了进去。“知道了,我认罚。”缪妙靠着顾明泽坐了下来,她环视了一圈,发现原剧的重要

  • 终极透视眼之大雨(6)

    小院内,两人推门而入,痛快地玩了一晚的子清心情大好,刚想寻一处坐下,却见一只发光的白蝶轻悠悠地在空中迂回辗转向他们飞来。“咦?这不是我和连炎用来传话的灵蝶吗?”子清好奇连炎是传了什么话,正欲伸手,那灵蝶在她身旁绕了几圈,却往她身后的子钰飞去了。灵蝶飞到子钰身旁,似是找对了人,在他的耳畔扑腾着翅膀停留

  • [火影]都是性转的错在线阅读第5章

    桃叶有些犹豫,扯了扯青枝的袖子:“主子可能吃她的东西?”想上前做些什么。青枝摇了摇头,拉住了她,轻声说道:“别去了,主子自有考量,若我们贸然前去便是在下梁小仪的面子。”桃叶思虑了片刻,也晓得她说的对,便站在一旁不吱声了,安安静静的侍奉两位主子。宋折香本就爱吃这糕点,自是极为捧场,不一会儿半碟子糕点就

  • 玄幻都市之魔王纵横在线阅读第六节

    司若尘用力拉开她的手臂,冷漠且暴力,眼神犀利,似乎在说:就不怕我杀了你!唐月瘫坐在地上,撇了撇嘴巴,揉了揉被拽红的手臂,碎碎念道:暴力的男人,一点也不温柔。“解药!”司若尘站起身,睥睨的看着她伸出手道。“解药?”唐月故作无辜,疑惑道,“什么解药?”他半眯着眼睛,带着丝丝的危险。“呵呵……”唐月不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