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黑烬之祭第2章在线阅读

2021/6/11 0:11:45 作者:精确制导板砖 来源:纵横中文网
黑烬之祭
黑烬之祭
作者:精确制导板砖来源:纵横中文网
“何为黑烬?我们粗略解释为,黑色的EXP能量褪去外表后,留下的黑色碎块。“那何为EXP能量呢?“这个问题就很难说了。在那场巨变到来之前,很少有人愿意思考,它究竟是无上的力量,还是无尽的诅咒。“这是一个并不轻松的故事。”——摘自《蛇影之路》第292章

连庭很快追上了夏汐宁,他无声地跟在夏汐宁三步远之处,有些开心又有些心酸。

开心的是这是自入宫以来,他第一次离陛下这么近,近到仿佛伸手就能拽住陛下的衣袖。

心酸的是,这唯一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却是用亲自送心上人回她的心上人那里换来的。

夏汐宁心中怒火翻腾,又哪里能注意到身后这个不起眼的小侍卫心中的愁肠百结?她走得飞快,不一会儿就到了椒房殿门口。

三三两两守着的宫侍们急忙行礼,口中皆呼“陛下万福金安”。

夏汐宁眯了眯眼,她还是没想明白自己怎么就成了皇帝了,还有眼前这些宫侍为何都是男的?

不过眼下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晏修在里面。

夏汐宁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一脚踹开了椒房殿的门。

殿内众人一惊,急忙跪倒在地。

夏汐宁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

她直勾勾地盯着绣着金纹的正红色床幔内正端坐着的那人,那人也是一身灼灼红衣,眉目清朗,一头如墨般的长发随意地挽起,不着粉饰,却平添了几分柔媚。

晏修还以为夏汐宁让人退下是急着与他亲热,强按下心中的恶心,故作出几分羞怯,娇滴滴地道:“陛下。”

夏汐宁被恶心地不行,那股怒气被这股反胃的感觉冲淡了些许,她有些怀疑地盯着眼前这人,这真的是那个阴险狡诈狼心狗肺的狗皇帝吗?

眼前这个晏修一副娇娇弱弱的样子,恐怕自己一只手就能掐死他。

她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她慢慢抬起手,突然握住了晏修的脖子。

然后再慢慢慢慢地用力,不断收紧。

“陛……陛下……”晏修挣扎着,艰难出声,他双手捂着脖子,企图掰开夏汐宁的手,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夏汐宁感觉眼前这人的力气还没奶猫大。

夏汐宁微不可查地皱眉,她终于意识到眼前的晏修并非自己记忆中的那个狗皇帝,那人习武多年,怎会轻易被人掐住脖子?就算一时不察被她得手,又怎会像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小公子一般,一点办法也无?

夏汐宁缓缓松开了他,她要杀的是与自己有灭门之仇的狗皇帝,并不是眼前这个什么也不知道的晏修。

晏修被甩开,无力地瘫倒在床上,剧烈地咳嗽着。略缓过来后眼框微红,目含秋水地望向夏汐宁,声音中带着几分委屈:“敢问陛下,臣侍所犯何罪?”

夏汐宁揉揉额角,只觉得头痛。纵使她不想杀眼前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晏修了,可是对着这张脸,她也绝对做不出安慰他的事情来。

于是只摆了摆手:“是朕喝多了,有些混沌,误将你当做敌人了。”

说完她的目光在室内扫视一圈,一排排刺目的龙凤花烛让她恍惚间又想起了自己嫁给晏修的那天,虽然那时她只是为了父亲的期盼才嫁给他,对他并无任何男女之情。

可毕竟初为人妻,她还是带着几分新娘子的娇羞与忐忑的,她不敢奢求一生一世一双人,只求晏修能善待她与她的家人。

而当晏修挑起盖头的那一瞬间,她仰头望着被烛光映红了面庞的翩翩佳公子,一颗少女心就此沉了进去……

可到头来呢?那短暂的甜蜜不过是一层裹了糖的□□罢了。

夏汐宁回过神来,只觉一刻也不想呆在这个房间中了,她甩袖转头出门。

身后晏修急得也顾不上脖子痛,当场站起来大声道:“今日乃陛下与臣侍大婚之日,陛下要抛下臣侍去哪?”

夏汐宁脚下丝毫未停留,让她和晏修同床共枕?开什么玩笑?

夏汐宁刚出了殿门,余光一扫,不经意间看到拐角处有个人影。

“谁在那里?”夏汐宁皱眉道,“滚出来。”

话音未落,那影子便缩回去了。

夏汐宁没过去看,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在不知道对方武力值高低的情况下,她绝不会逞强。

与此同时,树下居然无声无息地跳下来一个人,单膝跪在夏汐宁面前:“陛下受惊了,卑职这就去追他。”

说着就要向着那人影消失的方向跑。

“站住!别追了。”夏汐宁叫住了她,犹豫地叫了句“今竹?”

不怪她犹豫,实在是眼前的棺材脸今竹和夏汐宁记忆中那个跳脱机灵的小丫头差距太大了。

夏汐宁拧眉,仔细打量了今竹一番,她穿着一身黑衣,袖口处用金色线绣着一朵云彩的图案,如果夏汐宁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炽云阁——一支独属于皇帝的暗卫队衣服上的图案。

不过终于见到熟悉的且值得信任的人,夏汐宁还是松了口气,她揉了揉额头道:“带朕去御书房吧。”

夏汐宁承认自己是有些冲动了,死后莫名来到这里,在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贸然对晏修出手,的确不妥。

所以现在她迫切地想要去查阅典籍,搞清楚自己现在究竟在何时何地。

待她们走远后,黑暗中,连庭从椒房殿拐角处的柱子后面悄悄探出了头。

其实刚刚把陛下送回来后,陛下是命所有人退到院外的。可出于内心那点不可告人的小心思,他却留下了,躲在这里想偷偷地多看他的陛下一眼。

然后他就透过开了一条缝的窗户,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还差点被夏汐宁发现。

连庭望着夏汐宁走远,不自觉地皱起眉头。

陛下她……真的只是因为喝醉就对皇夫下手吗?那副阴狠的表情,简直与平日提起晏公子时温柔的陛下判若两人。

不过他当然不会怀疑陛下,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个晏修是不是做了背叛陛下的事情?

连庭思索再三,决定以后多盯着点晏修,如若被他发现有一丝一毫对不起陛下,他绝不会轻饶了他。

*

整整一夜,夏汐宁几乎未合眼。她先是翻阅了御书房内一些记录人文历史的典籍,然后惊讶地发现,这个奇怪的地方与她前世所在的地方一样,都是奉朝,永宁年间。

朝廷制度与民间风俗全部大同小异。

然而最大的区别是,这里以女子为尊,男子为卑。朝廷文武百官皆是女子,而男子却身娇体弱,只能在家相妻教子。

夏汐宁:“……”

知道了这一点,她又急忙去翻阅后宫及官员名册的时候,果不其然发现了很多熟悉的故人名字。

但是每个人的身份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动。

比如当年害死她一家人的余妃,正是今科榜眼,被她扔到翰林院做了修撰。

比如门外的今竹,她上辈子的贴身宫女,这辈子却莫名成了暗卫统领。

比如她上辈子惨死的父亲,如今正在长乐宫安安稳稳地做他的太后,颐养天年呢。

夏汐宁纤长的手指拂过书页,轻轻笑了。

上天终究待她不薄,难道不是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家里真的没有矿第4章在线阅读

    “我是你的小狗儿?”女孩反问。怎么就听起来那么的不顺。“这孩子,脑袋摔坏了?等等,我让医生帮你检查下。”奶奶扶女孩坐下,然后出去叫医生。医生帮女孩左看右看后,得出结论,“可以出院了,已经没事了。”“没事了吗?她好像忘记了什么似的?”奶奶追问。“这可能是脑袋受了重击后留下的后遗症,没什么大碍,回去休息

  • 玉汝于成之苏醒(2)

    白意萱是被实实在在的饿醒的,意识还停留在被水草缠住脚的那一刻,她的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觉得自己真的是倒霉透顶。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哭声吵得白意萱心烦意乱,她就是身上没什么力气,眼皮还沉重的睁不开,还不等她有什么别的反应,脑海里突然涌现一大段陌生的记忆,被记忆冲击的鼻子一酸白意萱终于睁开了眼睛。入

  • 捡了个豪门老男人之后在线阅读第四章

    流言蜚语永远比名言真理传播的速度快第二天,程诗涵一走到班上,喧闹的人群立马安静了片刻,他们都齐刷刷盯着程诗涵,用着一种奇怪的眼神,她感觉自己像是脱光光的暴露在他们面前一样,很肉麻。她继续走到自己的座位,没有理会他们的眼光。“程诗涵,汪老师让你去办公室,马上”,王浩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就知道她

  • [蓝思追bg]地球少女在魔道之秋天的心情

    “顾西洲啊,顾西洲,顾西洲啊,顾西洲……合着多啦A梦的调子,这样高调且富有特色的morningcall只有一个人能搞得出来.眼睛还困得睁不开,迷迷糊糊抓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提示,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他省心.“莫小肥,你要死啊,今天是星期天知不知道,法定节假日,你这样打扰我是犯法的!“这

  • 寒江意醉,绮罗生香在线阅读第9节

    楚筱柔抱着一平,笹川京子抱着蓝波,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往厨房走去。楚筱柔说:“以后叫我楚楚或者筱柔都可以哦!”“叫我小希就好啦!”“嗯”笹川京子和三浦春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到了厨房,她们让蓝波和一平自己玩儿,毫不停歇的开始准备伙食。楚筱柔和林希相视一笑,也加入了她们的行列。“这个土豆要洗干净然后切块儿,

  • 我在远古创造文明之愿逐月华流照君(10)

    江舸看着照片里的他,目光温软,轻轻呢喃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题记江舸把书包往地上一丢,坐在椅子上歇了口气。一看时间,七点十五。她扫一圈教室,没看到他的影子。还真是,坚决贯彻落实“卡点到”的原则不放手啊。江舸的座位挨着后门,如果班主任查岗,肯定是最危险,却也最适合放哨的位置。陆延峰坐在她右

  • 娱乐之巨星帝国第3章在线阅读

    外面天空已经放晴,慕初然打车赶到医院,轻手轻脚开了爷爷重症病房的门。她刚打开门,却被里面的情形惊呆了!病房里坐满了人,除了病床上戴着呼吸机紧闭双眼的爷爷以外,父亲慕政峰,继母沈梅心,还有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慕诗诗,都到齐了。气氛严肃而沉重。见她回来了,慕诗诗站起身,抱着手臂讽刺的开口:“慕初然,爷爷做手

  • 大唐:绝世泼皮第2章在线阅读

    “你,你不要胡说……”初夏无力地道。“胡说?”男人嗤笑一声,“林初夏,我养了你22年,你好歹叫了我22年爸爸,虽然是便宜爸爸,可你心里清楚着呢,我到底有没有胡说!”他凑近了初夏,说话的音量却控制得刚好能让仲文他们听得清楚:“龙生龙,凤生凤,偷汉的女人生的孩子,你觉得能干净到哪里去?”他低头打量了一下

  • 永夜之主第三章在线阅读

    山崖间竟然有火光,楚阳以为自己被夕阳炫花了眼睛,立刻用力揉了揉双眼,再次向崖底看去。那团奇怪的山岚并没有消失,而且颜色变得更加妖冶。刚才只是淡黄色的雾气,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大片火烧的颜色,仿佛炎炎烈火从崖底烧上来一般,楚阳甚至感受到了那团火云的燎人温度。惊疑之下,楚阳极目远眺,山崖远处的云雾,虽然也被

  • 选择就变强第8章在线阅读

    八“庆功宴”我回头看了看水赖,华夜瞄了我一眼,“什么庆功宴?”“黑手党少主开的庆功宴。”水赖不慌不忙的解释,“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怎么没有关系,不是你帮他把东南亚抢过来的吗?”想起尼克那特大号的笑脸,我吞了吞口水,“那又怎么样?”“颜氏从不带女人出席任何场合,司徒你开先河了.”华夜似笑不笑,开先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