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国民偶像在线阅读第2章

2021/6/10 23:44:15 作者:固天红 来源:晋江文学城
国民偶像
国民偶像
作者:固天红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次事故后,本以为自己已经死去的唐幼然却在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一本三观不正的男频小说中的路人甲。并且自己的大脑内存在着一个奇怪的系统。就像一个养成游戏般,只有完成最终“国民偶像”的任务,才能获得最终的“回程票”,回到自己原来的世界。虽然志不在此,但已经预见到“剧情”结果中的自己,就算是为了扭转这个悲惨的结局,这个任务也不得不接受……而在他面前的正是原著中亲手杀害了这位路人甲的男主——一个小心眼男人、对同深恶痛绝的直男癌重症患者!对于这个睚眦必报,注定黑化的男主,不如卖个人情,做一次投资……?但此时

叶孤城伫立许久,最终看着脚下干尸一叹,这碧血丹衍生出的天赋闻所未闻,竟可以吸收别人的能力和全身精气,也不知是好是坏。不论如何,经过今晚这件事,陈谷镇恐怕再也待不下去了,不如连夜离去。

叶孤城的目光转向墙角用帘子遮着的石洞。

背上一包干粮和一把火烛,腰间是一柄绣剑。

叶孤城在院外长跪许久,朝爷爷入土的方向深磕三个响头,再回到屋子,从石洞一跃而下。

当他进入石洞将洞口以青石挡住后,看着从石缝中隐隐透露的晦暗光线,心中默念,“爷爷,等我回来!”

石洞内幽长狭窄,叶孤城上路之后才明白,爷爷的信里为什么说要带足干粮,只因为石洞内坎坷奇多,平时半天就能赶到的路程,在这里需要一天。

他孤身一人风餐露宿,所幸石洞中有从上方落下的积水,口渴时不至于难以支撑。

一连走了数天,不知日月,包裹里带了的火烛越来越少时,前方终于出现隐隐亮光,叶孤城心中喜不自胜,原本疲惫不堪的身体忽然灌足了能量,大步奔跑。

洞口风声呼呼。

正值夜晚,圆月当空,叶孤城出了山洞躺在地上,鼻尖满是地面的潮气和野草味道,平生从未觉得如此芳香。

耳边听到有水流声,叶孤城心中一动走了过去,他借着月光朝河流看去,只见河流倒影里一个蓬头垢面,头发左右各自弯弯曲曲竖起几道,一时失笑出声。

明天要去凌云渡见爷爷的故人,那便是自己的长辈,这样的形象恐怕不太合适。

叶孤城洗过了脸浸湿了头发,再探着脑袋朝河里看去,只觉河里的人和之前的自己有大大不同,似乎要更好看一些,或许这也是碧血丹的功效。

他抬头看向西方,据信里说,再往西行就是凌云渡只是不知,那凌云渡要怎么样才能找到,信里语焉不详,恐怕要找人问问了,现在正值深夜,不如先睡一觉,养足精神后再去不迟。

第二天,当叶孤城站在凌云渡外才知道,昨晚的担心实在是杞人忧天。

凌云渡是一座山,山下有一青石,青石高达数十丈,在二三里之外便依稀可见,上书龙飞凤舞三个大字,“凌云渡!”

凌云渡三字意气锋锐,让人不可逼视。

叶孤城心生赞叹,这青石一看就是被人埋进了这里,否则不会这么整齐,不知道当初是怎么弄来的。

凌云渡山下跪着许多人,上山的路上左右各站着一名少年,穿着天蓝色的锦衣华服,看样子是凌云渡弟子,双手背在身后下巴微微抬起,带着凌人的傲气。

叶孤城从包裹中将瓷瓶攥在手里,上前走了几步,正欲开口,只听上方一阵怒喝,“大胆!”

一阵劲风忽过,叶孤城胸口遭受一击,一声闷哼后仰飞起,重重倒在山下,捂着胸口再起身时,一声咳嗽,嘴角溢出鲜血。

四周,是人们的异样目光,或惊诧,或嘲笑,或同情。

山上,一名锦衣华服的少年缓缓走下来,“我凌云渡山门,岂是他人能随便踏入的,刚才一掌只是让你吃个教训,倘若再有一次,必取你的性命。”

另一名华服少年也紧跟着走了下来,“如若想拜入我凌云渡,需先在山下跪满七天。”

“嘿!”旁边的少年一笑,“跪满七天又如何,看你刚才连我一掌都受不住,想来也是一个妄想一飞冲天的废物,不如趁早回去罢!”

叶孤城垂下眼睑,耳边是凌云渡门人盛气凌人的嘲笑,四周是人们的低低议论同情。

恍惚间,似乎又回到陈谷镇上。

叶孤城紧紧握着手中瓷瓶,咬着牙缓缓抬头,“我是带着信物来的!”

“信物?”少年一愣,接着又是冷笑,“我便是凌云渡的接引门人,还从未听说有什么接引信物!”

叶孤城露出手中瓷瓶,“此物,是贵派一位名为华真上人的信物。”

“华真?”两个少年同时变色,互相对视一眼,嘴唇微动,低低私语。

“师兄,你怎么看?”

“门里道号华真的便只有那一位了,那一位近年来多不出世,常人恐怕并不认识,这少年既然叫得出那位的道号,恐怕不是在信口胡诌。”

站在右侧的少年面色一变,“可是刚才你我对他动了手,待他见了那一位如果提上一句,你我恐怕&8226;&8226;&8226;”

左侧少年面露思索,“不妨这样,我上前去将他手中瓷瓶拿走,说呈上递给华真上人,到了山腰上将瓷瓶随意找个地方丢弃,下山后只对他说华真上人并不认识此物,凌云渡偌大的山上,又有谁会特意去找一个瓶子?没了瓶子,谅他也进不了凌云渡见不到那一位,由此你我便可神不知鬼不觉地撇清此事。你看如何?”

右侧少年面露笑意,“师兄,此计甚妙!”

两人一阵商量,站在右侧的少年上前一步,神色比之前缓和了许多,“将瓷瓶给我,待我将瓷瓶呈上,如若你说的句句属实,必定有人前来接引。”

叶孤城将两人的神色早已看在眼里,心中已经有了计较,说道:“我需亲手将信物交给真人才放心。”

少年面色一变。

在他身后,另一名少年忽然上前一步,“我带你上山!”

站在右侧的少年不禁道:“师兄!”

左侧的少年一拍他的肩膀,眼中厉色闪过,“师弟稍安勿躁,既然此人如此不知好歹,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右侧少年年纪稍小,没想到自家师兄如此心狠,一听师兄这么说有些呆了。

左侧少年上前一步道:“走,我带你上山!”

叶孤城自小在陈谷镇见惯了人情世故,虽然听不清两人在说什么,却看的清楚他们的神色,心里有了猜测,这趟恐怕凶多吉少,本不应该羊入虎口,只是想到爷爷穷尽一生只为自己搏了这么一个机会,这时候回头实在不甘,一念及此。

叶孤城紧紧攥着瓷瓶上前一步,“好!如此便谢谢阁下了!”

在众人艳羡的目光里,叶孤城跟着接引门人一步步上了山去。

凌云渡山道狭窄,山势陡峭,行路难,难于上青天!

一路上接引门人多有催促,极不满意叶孤城的速度。

叶孤城咬着牙一声不吭,跟在接引门人,到了山腰时已经步履蹒跚。

前方,接引门人左右看了看,忽然停下,回头道:“瓷瓶给我!”

叶孤城抬头见接引门人面色不善,心里咯噔一下,果然有诈。但他上山时已经存了生死勿论的心,一咬牙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接引门人不多言语,面露狰狞,手中忽起光芒,重重一掌打在叶孤城胸口。

叶孤城本早有防备,不想对方速度极快,他的手臂刚刚抬起,对方的手掌已经拍下。

叶孤城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浑身绵软无力无法站起,心中骇然,凌云渡上简单一个门人都有这样的实力,不知高人众多的山上又是什么样的风光。

他心中苦笑,可惜再没有机会上前了。

接引门人步步上前,微俯下身,“此处山腰僻静,我凌云渡的真正门人向来不会从这里上山,正适合做你的栖尸之所,一个废物能葬在凌云渡,也算是你的福分了!”

接引门人手臂高高挥起,这一次对准的正是叶孤城头顶。

绝境之下,叶孤城骤然听到接引门人口中的废物两个字,浑身不知哪来的力气,大吼一声抱住了接引门人的双腿。

接引门人没想到叶孤城还会枉做挣扎,猝不及防之下身体右倾,脚下又恰巧踩空,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两人滚作一团,由山腰直直向下滚去。

不知滚了多少节台阶,叶孤城只是紧紧抓着接引门人的肩膀,带着恨意,带着极深的执念。

许久之后。

两人停在山腰阶梯的一处空台上。

一声呻吟,叶孤城推开压在他身上的接引门人,浑身酸痛难当,最重要的是此刻丹田处胀痛欲裂,令他痛苦欲死。

他曲起身体跪在空台上,脑袋狠狠撞击空台,丹田处胀痛越来越强烈,直叫人生不如死,喉咙处压抑的叫声已然压抑不住,“呃啊!”

面目狰狞,有奇异的气流在面庞蹿动,由额头到脸颊到下巴最终蹿向喉咙。

痛苦直欲昏厥。

这种痛苦持续了不知多久才如潮水般褪去,浑身上下的气流全部归于丹田,叶孤城躺在地上大口喘息,再一回头去看接引门人,当时愣在了那里。

接引门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尸体一如当初的莫山,干瘪如死去多时的僵尸。

叶孤城将接引门人的尸体拖入山腰丛林,最终扔在一处杂草丛生的地界,心知此刻再从山道下去恐怕立即会被发现,正想办法从其他地方下山,耳边忽然听到一阵轻微的动静,“谁?”

“啧啧啧!”有人赞叹三声。

叶孤城抬头,原来这人在树上。

树上的人带着一副狼头面具看不清面容,他从树上一跃而下,“原想在这里好好睡一觉,没想到看到了一场杀人越货的好戏。”

叶孤城心里一惊,莫不是他看到了刚才的事?

那人这时问道:“你是不是凌云渡的弟子?”

叶孤城一瞬间心思急转,这人既然问了这个问题,那就说明并没有看到刚才的事情,那他现在能说的借口和理由便多了许多。亏他往日里自诩聪明,也的确有几分急智,脸上露出愤然和可怜的神色,“我本是来拜师的弟子,连跪七天有了资格,不曾想他这一路出言轻佻,我心里一时气愤便和他动了手。”

那人似笑非笑,瞧向叶孤城的眼神里多有调侃的意味,可见并不相信叶孤城的说辞。

他开口问道:“你如今杀了凌云渡的接引门人,接下来想怎么办?”

叶孤城垂下眼睑,面露悲色,此刻心情半真半假,“我实在不知。”

那人却说:“我倒有一个法子,能让你留在凌云渡。”

叶孤城抬头。

那人绕着叶孤城走了一圈,说道:“我帮你度过了这一番危机,你进入凌云渡后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

那人没有说什么事,反而上前一步。

这一步,便是千万步,身后带出道道残影。

叶孤城正欲反抗,下巴却以被人捏起,弹进了一颗微甜的丹药。

那人这才放手。

叶孤城捂着喉咙在一旁呕吐,这一颗丹药绝不是什么好东西,耳边只听那人淡淡地说:“这颗丹药名为幽花蛊,之所以称为蛊,乃是因为它世上无解,只能每半年之内服一次解药以此缓解药性,否则药效一旦发作,必死无疑。”

那人说了这句话,见叶孤城并不慌乱也不求饶,只是冷冷地看着他,心下反而称奇。

叶孤城干呕了半天无果,这类毒药通常入口即化,心下惨然,没想到刚出狼爪又如虎穴,只是以他的性格,宁肯心中痛苦千万倍,也绝不愿意让别人看出他的痛苦,只因他知道,他这时露出半分害怕的神情,最多只是让面前这人更加快意。

他的面容沉静冷漠。

那人说:“半年内,我只需你在凌云渡为我找一件名为遁行符的东西,找到之后交给我,我便给你第一颗解药。”

叶孤城已然明白,这个人,是希望自己成为他安插在凌云渡的傀儡。

叶孤城皱眉道:“找到之后,我怎么联系你?”

那人欣赏道:“没想到你到了此刻还能如此镇定,小小年纪心性倒不差。”

叶孤城没有说话,只当没有听到他的夸赞。

那人摆手:“这一点你不用担心,等你找到之后,我自然有我的办法知道,到时会来找你。”

叶孤城的目光转向脚下,“眼下的事情,你又打算怎么解决,怎么送我进入凌云渡?”

“哈哈哈!”那人狂笑,脚下忽然一转,来到叶孤城身后。

叶孤城来不及反应,后脑勺挨了重重一击,眼前渐渐模糊,只依稀听到一句,“凌云渡的人,我计明来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乱世公子世无双将是出山

    谁料九叔耳朵尖,听到这话后,却只是回头淡淡看了眼徐枫,就继续背着手走了。秋生临走时还冲着阿威恨恨的扬了扬拳头。“先不说这个,你今晚可有落脚地?”任星盈瞟了眼像条哈巴狗一样围着任婷婷打转的阿威,问向徐枫。“借我点钱。”徐枫一愣,反而索性向着任星盈伸手要钱。“空间没给你安排身份吗?!”“如你所见,无业游

  • 西方校园,东方法师第十章

    第10章这个世界,并不仅限于地球一个文明,宇宙之外还有更高的统治者。而统治者和文明之间最直接的联系,就是坐标。它会在某个时间或者空点段内,随机选择某一地点时间以及生命定位,以便有需要时,可以随时查阅。但即便是随机挑选的坐标,在其同类物种看来,也非常与众不同。他们通常会拥有最为精彩强势的人生和命运,就

  • 在春天种下一只迷妹(娱乐圈)公布恋情

    游蒿云在盛泽明的怀中,扭捏了一下,有些生气的冷哼一声:“老公你看看你家儿子,真是的,不就是谈恋爱了吗?这么拽,不过,老公啊!你说说,我们家傲儿第一次谈恋爱,会不会被欺负了啊!”游蒿云搂着盛泽明的脖颈,嘟着娇唇道盛泽明瞧着自己老婆的样子,不由的转了一下眼珠想了想:“那老婆,你的意思是,我们回去看看天傲

  • 赠我一枝春在线阅读第九节

    崚都市公安局。周五早晨,晴白明和刘宣从公安局里走了出来。两人面色都不太好,因为今天凌晨的时候,就在专案组重重的布局之下,第四个死者出现了。“我们这么大的布局,还让凶手得逞了,还是胁迫被害者自杀,还是口径不一。”刘宣无奈的说着,“我们不得被别人笑死。”白明想了想说:“你上次让我去恒川中学提取脚印的结果

  • 海贼:100倍修炼外挂在线阅读第七节

    周蜜一面吃着饭,一面在心里算账。眼下家里所剩的粮食不多,还有一部分是种粮。她来之前家里能赚钱的进项就是母亲帮人缝补和浆洗衣物,冬日里活计尚可,一个月能赚到十几二十文,如今开春回暖,来送衣服的人就少了,一个月有时还赚不上三五个铜钱。原主平日里去山上砍柴,拿到县里的市集去换钱。市集半月才有一次,每次赶集

  • 她是贵族学院的女配在线阅读觉醒吧!守护兽(上)

    夜幕古道此地不论何时都沉浸在一片黑暗中,遮天蔽日的巨树将天空遮挡的非常严实,没有星星没有月亮,仿佛回到了原始时代!只有没到脚踝的黑水缓缓的流动着!做为第5级别的异兽栖息地,除却落樱学院前来的学生,此地还有不少的自由修炼者,虽然他们实力不是很强,但猎杀一些较弱的异兽养家糊口倒是没问题!“到了!”“同学

  • B站之全能up主在线阅读第二节

    薛家大堂上,薛国舅看着脸色阴沉的李老侯爷,脸上生出些许尴尬表情。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儿,毫无顾忌的在大街上抛头露面不说,竟然还把李小侯爷游街一样的抬回来!简直是太大胆了!且不说他们薛家的名声,这次候府的名声也要跟着一起败了,他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和老侯爷交待!“真是家门不幸!咱们老薛

  • 苦涩的抉择第7章在线阅读

    第七章宁绍双拳倏地紧攥,手背上青筋暴起,面上却是神色淡淡,唇边笑意依旧,长睫微微低掩,看不清眼底情绪为何。俊美无俦的少年定定地盯着盛欢看,目光宛如野兽一般,凶猛且极富攻击性,仿佛只要她稍稍一动,便会猛扑过来,将她拆吃入腹。盛欢呼吸一窒,浑身僵硬,眼睫乱.颤,心脏怦怦直跳起来。她方才仔细观察过,打自凌

  • 网红圈学霸山兔

    问剑峰作为《江湖》里已知的为数不多用剑的门派,玩家不管是为了博得妹子亲徕——问剑峰门派专属服饰帅的一比,在论坛上荣获最美观门派校服第一名,还是本身向往剑客的潇洒豪情,都得去试试啊。在众玩家趋之若鹜希冀加入问剑峰的情况下,除了属性必须达标外,门派试炼成了第一道关卡。官方考虑到玩家肯定是没有武学基础的,

  • 系统有问题在线阅读第1章

    红粉白三色玫瑰花瓣洒满的红绸路尽头,鲜花簇拥的花台上,两个容貌绝顶的青年相对而立。左侧的青年,银灰短发,飞眉入鬓,丹凤眼,挺鼻,薄唇,着一身黑色高定礼服,挺直站立,他右手指尖捏起一枚钻戒,缓缓侧身看向他身侧如霜花绽放的白色西服青年。肤如凝脂白雪,无瑕无垢,唇色红而不艳,桃花眼,鹅蛋脸,微微低着头,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