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综双穿梦含春

2021/6/10 20:19:25 作者:诡异的梦幻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双穿梦
综双穿梦
作者:诡异的梦幻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个在母亲肚子里就有意识的冷淡女大学生,一个见惯生死的年轻天才法医,每逢周四夜晚,他们各自穿越各个世界,综漫,综影,以及许许多多他们所不知的异世界……一人的旅行太过孤单,当有天他们的梦相交汇,又会产生什么新的故事?更新不定,绝对不坑。第二部已开《综伴生缘》请大家看文哦!!

秋鸢挑了挑燃了半截的灯芯,凑到正和兰心说话的温眉面前。

“大小姐,你说二少爷以后会不会入阁拜相,像大名鼎鼎的萧相和徐相一样。”她压低声音沉吟着,“嗯…听说徐丞相年纪不过二十出头,若是二少爷也做了丞相,那应该也是左相。”

她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自顾自的点了点头,这才抬头望着温眉,笑嘻嘻的问她“大小姐,您说若是二表少爷也做了丞相,咱们大周左相右相是不是郎才女貌……”

“你可别拿你那蹩脚的文绉绉话来说,什么郎才女貌,还比翼双飞呢,快,新上市的秋水梨,败败火。”凝花端着托盘,笑吟吟的走了过来。

秋鸢被她说了一嘴,不免悻悻然,温眉接过削好了的梨子,随手塞了个在秋鸢手里,白她一眼,“你以为谁都能年纪轻轻就当上宰相?那让那些满头白发还一心想着科考的人何言以对?”

兰心也跟着附和了两句,屋里气氛和睦。

夜风裹着土腥味儿涌进屋里,兰心放下啃了一半的秋水梨,起身去了窗户边,“看样子又要下雨了。”

二表哥如今在皇上面前颇得青眼,想必不出意外,会长留京都,不知道大舅母会不会来京呢?

温眉寻思着,心情复杂。

大舅母待她是真心的,若是能让大舅母替她相看一门合适的亲事,或许能躲过王氏的安排。

她是内宅深闺,想要自己左右婚事,那是不可能的,好在如今二表哥在京都,有他在,王氏想要再如从前那样把她挪东摆西,也就有了忌惮。

天边“哗啦”扯过一条闪电,温眉忘了一眼被映得刺眼的菱花窗,夏日多雷雨,也不知道二表哥落脚之地可还好。

雨顺势而下,房前屋后,风急雨骤。

四条胡同的一座三进小院儿正房里,细长的身影在门窗上被拉得老长。

小厮余锦一身湿漉漉的从外面跑进来,在檐下跺了跺脚,脱了斗篷拍掉肩头的水珠儿,这才进了屋。

沈玉楼站在榉木云纹大画案前,端视着画案上的画,想了想,又在裙边添了淡淡的一笔。

余锦上前,就看见宣纸上画着个明眸皓齿,笑容温婉的少女,鹅黄色的裙边迎春花肆意盛放,顿时让整张画都鲜活起来。

他知道,公子这是又在想表小姐了。

公子如今已经十七,早过了成亲的年纪,却迟迟未娶,就是想金榜题名,有了官身,再风风光光的把表小姐娶进门。

公子……当真是个痴情胚子啊!

“公子,糖水。”余锦撇开心里的嘀咕,笑着上前,把食盒里的藕香莲子羹端了出来。

沈玉楼喜欢甜食,来京之后,恰巧四条胡同口有个老婆子支了个糖水摊子,会一直摆到宵禁时分才收摊,余锦就负责每日去买,那老婆子都认得他了,每逢余锦去,她就笑眯眯的问他:“又来给你家公子买糖水了?”有时也会送些东西,“今儿有新鲜的莲子冰碗,左右也快收摊了,拿两碗去吃。”

沈玉楼看着面前多出的一碗新鲜莲子冰碗,不由笑道:“明儿去的时候,送些母亲寄来的桂花酥给那婆婆吧,也算是礼尚往来。”

余锦应,走到画案旁,“公子的画技可真是越来越精湛了,这幅可要收起来?”

沈玉楼的目光就落在那画中的纤细身影上,眼角眉梢都柔了几分,微微颔首。

余锦就小心翼翼的把画卷了起来,放在了东边梅花束腰花几旁的竹筐里,衣角却扯住了框沿,哗啦一声,满满一竹筐的画卷全部滚了出来。

“嗳!”沈玉楼低呼一声,急忙搁了碗,低身去拾。

而此时的右相府却灯火通明,徐时卿坐在书房里,外面雨势渐大,风急影晃,他却置若罔闻,视若无睹。

沈玉楼到底还是去了温府,看样子,这是贼心未死啊。

捏着白玉棋子的手微微紧了紧,落在紫檀木的棋盘里,清脆悦耳。

刚来回消息的探子畏畏缩缩的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是因为窗扇大开的缘故还是他穿的单薄,此刻后背一阵一阵的冷汗直冒。

“下去吧。”章成打发了探子,走到沈玉楼跟前,“相爷,明日就是夫人大忌了,您看是……”

徐时卿看了章成一眼,章成忙低了头,却还是大着胆子补充了句:“您看要不要把小少爷接去给夫人上一炷香,毕竟母子一场。”

“这些事就被别来问我了,你看着处理就行。”徐时卿眼皮儿都没有抬一下,拨了拨手心里的两颗棋子,“去打听一下这届状元郎的生辰八字,别的事先放一放。”

章成愣住,状元郎的八字是那么好打听的?谁会轻易透露自己的八字啊,万一被人扎了小人,或是拿去做法……章成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想说什么,可想到徐时卿的性子,还是什么也没有说,点头答应。

“纪兴就要从福建那边回来了,递了信说十二出发,十六能到。”

纪兴是徐时卿的心腹幕僚,这次去福建,就是为了打探荣国公府出海的事儿。

事情说来话长,徐时卿点头,丢了棋,下了榻,吩咐打水洗漱。

三更天的梆子声响起,温汝德这才酣畅淋漓的从王氏身上爬起来。

丫鬟早就准备好了洗澡水,温汝德拉过衣架子上搭着的睡袍,径直去了鸳鸯戏水屏风后,泡进了浴桶。

听着屏风后传来的舒服叹息声,王氏拧着手帕,只露在外面的脸上潮红未褪,却咬紧了唇。

晚上她本想说温眉如今守了望门寡,一时半会儿想必不会有人家来相看,不如就把沈氏的嫁妆找挪给云姐儿用,等到云姐儿嫁了人,她再给眉姐儿补上。

可还没等她开口,温汝德却道:“之前给眉姐儿准备嫁妆的继续准备。”

她当时还想多问两句,却被温汝德岔开了话,如他倒是只管他快活完事儿,丝毫不顾及自己的感受,王氏心里就生出种被轻待的不悦,连带着一张脸也沉了下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荒野侏罗纪之夜访

    是夜,夜笙坐在黑木椅上,斜斜的靠在椅背上,白玉似的手放在额前,似乎是为了什么在烦恼。银灰色的长发半束,还是今日宴席上那副懒散的样子。族中的事情在老狐王还没有先逝的时候就开始接触了,老狐王自王妃死去后终日沉迷酒色,族中大大小小的事都不关心,尚且年幼的夜笙就担起了大任。一开始谁都不认为这个似女子妖娆的散

  • 济炼在线阅读第四节

    简亦倒了两趟公交车回到医院,在楼下饭店叫了两道清淡的素菜当晚餐。放下菜单的一瞬间,她顿了一下,想了想,又叫住服务员,加了一道菜和一盒白饭。提着晚餐刚一到病房门口,人还没进去,就听见里边那似曾相识的叽叽喳喳声。可这次不太一样,这次,全都是灌了糖的嗲声嗲气。简母正坐在床边叠换洗的衣服,一抬眼便看见了门口

  • 六零俏媳妇在线阅读第八章

    在没看见被毒死的人之前,纳兰嫣若是没有害怕的东西的。可是,在考核过后的几个月后,她学习了研制毒药,杀人于无形之中,当她成功的把无色无味的毒丢进一户人家的食物里时,站在那家人的房檐上观看着。实战是恐怖的,但是她一点也不紧张。当他们吃完,开始吐白沫,开始腐烂时,嫣若恶心了。可上官输的话让她必须要看这恶心

  • 理性之声第七章在线阅读

    七叶黎的梦魇“不白的白天,暗涌的黑夜,恐惧化作孤独的兽,在暗夜里不断的咆哮,席卷而来的狂风是你宿命的劲敌,鬼都睡了,你却逃不了...”奔跑,奔跑,除了向前,已别无选择,可我已经精疲力竭了,后面那群面目狰狞的人却仍然穷追不舍,他们伸出干枯的双手,嘴里怒吼着:给我,给我!给什么,你们想要什么?我什么也

  • 从夺舍宇智波止水开始选择在线阅读分道扬飙

    夜静,星月浩瀚,巍峨峭壁下的一条狭小官道弯弯沿沿的延伸至树林里。马车的蹄鞑声在寂静的官道上格外的响亮,董清影撩开帘布望向层层叠叠的远山,天空一轮弯月正躲在几丝的黑云之后,这里很显然是个前不着边后不着店的鬼地方。望了望马车上熟睡的两个人,董清影东翻西翻,因为一天下来马车上没有水饮,喉咙异常的干燥“叶公

  • 漫威:我是一拳超人之说服(7)

    后座的蓝依雨紧紧抿着嘴,眼底满是受伤。“顺其自然吧。”班长安慰的拍拍蓝依雨的肩膀。“你懂P啊,搞的什么都知道一样。”蓝依雨很不客气的拍掉肩膀的手,把心里的闷气全撒在班长身上。“是,我自作多情了,我P都不懂,班长我大人有大量给你当下出气筒也无所谓。”果然是班长,心胸那个叫宽大啊。可是某人翩翩是不领情呐

  • 大秦:开局融合古之恶来之猖狂的贼猥琐的仙(1)

    “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转身寥寥笑脸,不甘的甘愿,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蓬蓬头下的白菜边洗边哼,最近自己特别迷恋这首歌,成功的被这首歌洗了脑。“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重复了N遍的白菜终于洗好了准备擦干身体,这时,“也许下个冬天,也许还十年,再回到你身边,为你撑雨伞”“啪嗒”毛巾掉

  • 大刀歌下地狱,就闭上嘴

    11999纪元年,7月。淼国,南临城潘安县。夏日的傍晚,填饱肚子的行人晚饭后,约上两三个亲朋好友,缓慢散步在潘安县晚上最热闹的江边公园。江边公园,是一座靠着江边,人工建造而成的公园。附近的人晚间散步,最爱选择这里,因为风景美,江的两岸种植了许多树木,空气清新入鼻。也因人多,所以傍晚太阳未落,摊贩们便

  • 枉生录之游玩‘事件’

    “怜月,我明天休息,我们明天出宫玩好吗?顺便可以去彻大帅哥那里蹭顿饭,你看如何?”一回到邀月宫雪儿便迫不及待的对怜月大声说道。“好啊,反正我也好长时间没出宫了,我也想出去逛逛,顺便‘敲敲竹杠’,看来我们英雄所见略同啊!”怜月也很赞同道。看来天时地利人和,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出发!咱老百姓啊,今个儿真高

  • 据说那个男主住在隔壁[网王]在线阅读第四章

    老伯早已经在桌上等着了,顾心薇不好意思的道:“老伯,不好意思,让您等那么久!”“没事没事,来,坐下来吃吧!这里也没什么好招待姑娘的,只有一些粥和一些咸菜,姑娘你就将就点吃吧。”老伯和蔼的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不不不,老伯说的哪里话,是您收留了我,还给我吃的,我感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这的饭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