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以身相许在线阅读母狼

2021/6/10 20:37:29 作者:梨酒儿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以身相许
以身相许
作者:梨酒儿来源:晋江文学城
隔壁《是小公主呀》已开,求支持!二十四岁那年,姜尧川执行任务,救了一个小姑娘。小姑娘无家可归,他把她寄养在他父母家里。之后姜尧川外出卧底,一去五年。回家后第一个晚上,房间里待着个鸠占鹊巢的小姑娘。小姑娘言之凿凿——“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姜家五年前养了个水灵灵的小女儿。模样,性格,和姜家那雷厉风行,霸道强势的儿子完全不同。姜母带她外出,人人见到,都夸她女儿如花似玉。姜母笑着解释:“这是我儿媳妇。”【刚毅果敢特种兵vs一心报恩小姑娘】姜尧川强势,霸道,一向以军规待人。可当霍冉那双清澈黑黝的眸子

那年冬天的时候,我师傅在雪地里捡到了我,没错,按照现在的话来说我是一个弃婴,被爸妈扔了。

照理说,我一个婴儿在大冬天的在雪地里呆那么久不是冻死就饿死了,但是我师傅捡到我的时候还算是活蹦乱跳的,我师傅仔细的看了一下附近的环境,才发现雪地里有很多杂乱的梅花脚印,好像是什么动物的脚印。

就是这动物用它的奶养了我几天,晚上围着我睡觉才让我在那么冷的天活了下来,我师傅捡起我的时候,这动物还出来了,听我师傅说是一只母狼。

这母狼出来后,只是看了我师傅一眼就转身走进了树林。

对于这只狼的来历我师傅一直没有告诉我,至于这头狼为什么不吃我,我更是摸不着头脑,我懂事后也上山找过几次,但是找不到这只狼。

可每次上山都挺奇怪的,别人家的孩子上山不是遇到蛇就是遇到野猪之类的动物,我七岁就上山了,但每次去上山都不会出任何事,反倒下山的时候,走在路上都可以捡回来一只刚死的野兔或是野鸡。

对于这事我还奇怪的,我提着这些野味回家的时候,我师傅只是摸摸我的头,就习以为常的提着野味去厨房里忙活,好像知道我上山不会空手下来一样。

以致每年都会上山好几次,直到过了十二岁之后,我师傅突然不准我上山了,因为我要接我师傅的衣钵了。

我师傅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算命师,算命很准,所以很多人慕名而来,但我师傅有个规矩,算命要看天。

阴天不算,下雨天不算,晚上不算,早上不算,每天只算三个,所以要我师傅算命只有晴天的白天,而且还得赶早。

我也按照这个规矩学了下来,即使我不知道为什么。

今天师傅被一个有钱人开车请去算命了,我则是守在店里面玩着手机看店。

这不,我正斗着地主,村里面的张叔就推门走了进来。

张叔是村里面的老光棍了,四十多了还没结婚,他一天到晚就问我师傅他什么时候可以结婚,我师傅每次都是敷衍他几句,因为他的面相来说,这一辈子不可能结婚的。

这种人叫“孤命。”

算命,算的就是一个命,而命代表人,人活下去了才能算是命,所以算命在我们眼里也叫算人。

而算人,则是要从他的面相上来分析他的气运走向,过去与未来,因为一个人的脸可以告诉我们很多的东西,而张叔的脸正好可以告诉我,他这辈子需要一直靠自己的左右手……

“小天啊,你师傅不在吗?”

张叔走过来问我,脸上有一抹难以掩盖的愁容,我心中疑惑,难道张叔遇到了什么事?

“我师傅出去给人算命了。”我直说。

“那遭了。”张叔叹了口气。

“怎么了张叔?”我好奇起来。

“你对那些懂多少?”张叔凑过来突然这么问我。

“懂一点。”我点头,张叔说的那些,就是一些玄乎的事,我师傅也懂。

“那好,你给我看看,我这手怎么了?”

张叔说着撩起自己的衣袖,我一看后立马吓了一跳,这张叔手臂上有一个很大的伤口,好像被什么野兽咬了一样,两排血淋淋的牙印显得有点慎人。

“张叔你这是怎么了?”我急忙问道。

“唉,真她妈倒霉,前天我不是上山去打猎吗?遇到了一头狼,还挺大的,我寻思着能卖个好价钱,所以我偷偷的一枪打死了它,准备把它背下山去卖钱的时候,这狼突然活过来咬了我一口……”

“什么?你打死了一头狼?”我心中一惊!

“没打死,这畜牲咬了我一口之后就跑了,可我这伤口已经两天了,就是不见好,连血也止不了,你说说那头狼是不是很邪乎啊?被打了一枪居然没事的跑了。”张叔说着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我一听这话立马火了,吼着张叔问,“快说,你在什么地方打的那头狼?”

“怎么,小天你也想打这头狼发点小财?”张叔露出一丝古怪。

“发你大爷,你不想死的话就快说。”

我直接对着张叔怒吼了,我并不是吓唬他,这伤口再怎么严重也死不人,但是要是他真的打了那头狼是小时候养我的那头,我真会整死他的。

张叔被我一吼直接吓懵了,他身体颤抖了几下,露出恐惧,“在山上呢,我现在带你去。”

我赶紧的去后院背了一个我师傅的医药箱,关门跟着张叔跑了出去。

我们村子本来就离那座山不远,而且小时候我不知道上去多少次了,也很熟,跟着张叔跑了大概一个小时,终于到了张叔说的地方。

是一颗大树下,那里还有一块清晰的血迹,而且流的血很多,我心中顿时疙瘩了一下,中枪了还流这么多的血,那头狼不会出什么事吧?

我心中忐忑不安了,跟着血迹赶紧的找了起来,大概一里后血迹就断了,我不断的叫唤着,找到了晚上依旧一无所获,我眼睛红了。

要不是那头狼,不,喂我喝她奶的就是我妈,没有她,我早就死了。

张叔怕我一个人在山上迷路了,就一直跟着我,到了六点的时候,我师傅给我打电话,我哭着将这事说了,然后我师傅就骑车过来找我。

师傅打着手电筒上山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张叔一看是我师傅看了,也是惊喜到不行,他立马迎了上去,将自己的手臂给我师傅看。

师傅只是看了一眼,就冷冷的说道,“自己回去用童子尿敷一个晚上,记住这山上不准再打猎!要是再因为打猎出什么事,别去找我!”

我师傅说的话还是很有威信的,张叔连连称是,然后谢了几句就下山了。

我师傅看着张叔下山,突然眉头一皱,我坐在那棵树下,隐隐听到了我师傅说了一句,‘因果循环,有命抵命,张小子恐怕今晚……’

我没有心思去想我师傅这话,过来几分钟我师傅才叹了口气的走过来,“放心吧,如果真的是她,以她的道行,不是特殊的子弹,她不会有事的。”

“真的?”

听了我师傅这话,我立马惊喜了,我师傅说过她有灵,也就是成精了,所以才会在大雪天的不吃我,而用她的奶水养了我几天。

我找了一个下午我都找不到她,有可能她的伤已经好了。

“当然。”我师傅点头,“小天啊,先回去吧。”

“嗯。”

我不放心的将医药箱放在这棵大树下,大声叫了一句,“妈,我把东西放这里了。”

我下山的时候,边走边回头,但没有看到任何身影,我不禁心中失望,小时候救了我的命,为什么我长大了,连见我一次都不愿意啊?

我心中叹气。

坐着师傅的电动车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我跟师傅都没有吃饭,师傅简单的炒了几个小菜,我俩吃了以后,就各自回房间的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晚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我总感觉自己脸上很痒,好像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摸我的脸一样,我想睁开眼睛,但怎么也睁不开,也就继续睡了过去。

一大早我打开店门的时候,发现门口放着一只死了没久的肥野兔,估计有个十多二十斤的,这谁放的啊?

我好奇的将这只野兔给提了起来,却发现野兔下放着一个医药箱,看到这医药箱,我眼睛瞬间红了,因为这医药箱正是我昨天晚上放在那棵大树下的那个。

我妈昨晚过来看我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家里真的没有矿第4章在线阅读

    “我是你的小狗儿?”女孩反问。怎么就听起来那么的不顺。“这孩子,脑袋摔坏了?等等,我让医生帮你检查下。”奶奶扶女孩坐下,然后出去叫医生。医生帮女孩左看右看后,得出结论,“可以出院了,已经没事了。”“没事了吗?她好像忘记了什么似的?”奶奶追问。“这可能是脑袋受了重击后留下的后遗症,没什么大碍,回去休息

  • 玉汝于成之苏醒(2)

    白意萱是被实实在在的饿醒的,意识还停留在被水草缠住脚的那一刻,她的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觉得自己真的是倒霉透顶。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哭声吵得白意萱心烦意乱,她就是身上没什么力气,眼皮还沉重的睁不开,还不等她有什么别的反应,脑海里突然涌现一大段陌生的记忆,被记忆冲击的鼻子一酸白意萱终于睁开了眼睛。入

  • 捡了个豪门老男人之后在线阅读第四章

    流言蜚语永远比名言真理传播的速度快第二天,程诗涵一走到班上,喧闹的人群立马安静了片刻,他们都齐刷刷盯着程诗涵,用着一种奇怪的眼神,她感觉自己像是脱光光的暴露在他们面前一样,很肉麻。她继续走到自己的座位,没有理会他们的眼光。“程诗涵,汪老师让你去办公室,马上”,王浩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就知道她

  • [蓝思追bg]地球少女在魔道之秋天的心情

    “顾西洲啊,顾西洲,顾西洲啊,顾西洲……合着多啦A梦的调子,这样高调且富有特色的morningcall只有一个人能搞得出来.眼睛还困得睁不开,迷迷糊糊抓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提示,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他省心.“莫小肥,你要死啊,今天是星期天知不知道,法定节假日,你这样打扰我是犯法的!“这

  • 寒江意醉,绮罗生香在线阅读第9节

    楚筱柔抱着一平,笹川京子抱着蓝波,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往厨房走去。楚筱柔说:“以后叫我楚楚或者筱柔都可以哦!”“叫我小希就好啦!”“嗯”笹川京子和三浦春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到了厨房,她们让蓝波和一平自己玩儿,毫不停歇的开始准备伙食。楚筱柔和林希相视一笑,也加入了她们的行列。“这个土豆要洗干净然后切块儿,

  • 我在远古创造文明之愿逐月华流照君(10)

    江舸看着照片里的他,目光温软,轻轻呢喃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题记江舸把书包往地上一丢,坐在椅子上歇了口气。一看时间,七点十五。她扫一圈教室,没看到他的影子。还真是,坚决贯彻落实“卡点到”的原则不放手啊。江舸的座位挨着后门,如果班主任查岗,肯定是最危险,却也最适合放哨的位置。陆延峰坐在她右

  • 娱乐之巨星帝国第3章在线阅读

    外面天空已经放晴,慕初然打车赶到医院,轻手轻脚开了爷爷重症病房的门。她刚打开门,却被里面的情形惊呆了!病房里坐满了人,除了病床上戴着呼吸机紧闭双眼的爷爷以外,父亲慕政峰,继母沈梅心,还有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慕诗诗,都到齐了。气氛严肃而沉重。见她回来了,慕诗诗站起身,抱着手臂讽刺的开口:“慕初然,爷爷做手

  • 大唐:绝世泼皮第2章在线阅读

    “你,你不要胡说……”初夏无力地道。“胡说?”男人嗤笑一声,“林初夏,我养了你22年,你好歹叫了我22年爸爸,虽然是便宜爸爸,可你心里清楚着呢,我到底有没有胡说!”他凑近了初夏,说话的音量却控制得刚好能让仲文他们听得清楚:“龙生龙,凤生凤,偷汉的女人生的孩子,你觉得能干净到哪里去?”他低头打量了一下

  • 永夜之主第三章在线阅读

    山崖间竟然有火光,楚阳以为自己被夕阳炫花了眼睛,立刻用力揉了揉双眼,再次向崖底看去。那团奇怪的山岚并没有消失,而且颜色变得更加妖冶。刚才只是淡黄色的雾气,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大片火烧的颜色,仿佛炎炎烈火从崖底烧上来一般,楚阳甚至感受到了那团火云的燎人温度。惊疑之下,楚阳极目远眺,山崖远处的云雾,虽然也被

  • 选择就变强第8章在线阅读

    八“庆功宴”我回头看了看水赖,华夜瞄了我一眼,“什么庆功宴?”“黑手党少主开的庆功宴。”水赖不慌不忙的解释,“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怎么没有关系,不是你帮他把东南亚抢过来的吗?”想起尼克那特大号的笑脸,我吞了吞口水,“那又怎么样?”“颜氏从不带女人出席任何场合,司徒你开先河了.”华夜似笑不笑,开先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