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逆剑成天在线阅读第七节

2021/6/10 20:14:39 作者:彼时云下 来源:纵横中文网
逆剑成天
逆剑成天
作者:彼时云下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0日更六千,与HX共努力!】一座擎天大山,隔断两方天地。南去仙南,北望北荒。少年踏过仙南,穿越大山,北荒流浪。世事难料,一场谋杀却将他卷入了北荒风云,风云会、血寒阁、炽火殿、血衣众、镜尺堂……一个又一个势力在浮出水面,一个又一个隐秘渐渐被揭开,杀鬼、斩帝、屠神、邪珠……风云中,谁人剑出苍莽,伏尸万里,好似阎王……“天运子得天气运,承天地自然法力!”“大难将至,尔等十人中只有一人能得天庇佑,拯救苍生,永恒不朽!”这一场有关天地过往一切的角逐,注定杀局重重!而他,作为十大天运子之一的剑运子,

第七章 人若墨梅

奔驰数日,韵茵炎子熙已来到东南沿海,岘山脚下。这一日,彩云悠悠,黄昏已近,炎子熙看天色已晚,便和韵茵来到一处名叫‘福来’的客栈,要了两间天字号的上房。

话说炎子熙来到房间,看时间尚还充裕,想到自己几日来忙于奔波,很少习武,便坐在床上,专心的运起了皇家的基本大法‘天罡龙气功’。不久之后,整个房间内云气蒸绕,炎子熙体内的真气已自小周天而返大周天,变得充盈鼓荡起来。

‘叮叮叮???’一串清脆的敲门声响起,“请进。”炎子熙说道。

店小二推门而入,“公子门外的一位先生叫我把这封信交给你。”“那人呢?”“回禀公子,那人交给我信后就离开了。”

“好的,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炎子熙摆了摆手,待店小二走后,缓缓地拆开了这封信,一连串消瘦遒劲的字体印入眼帘。

炎氏子熙:

久慕英明,愿携山河剑,与之

一战,以雪先人之耻。

涅上涵奉上。

炎子熙拿着这信,暗暗思索着。“涅上涵,涅家,山河剑???莫非是??.”炎子熙不敢妄下结论,只好以不变应万变,等待这人的到来。

“叮当”两声金属相击的声音隐隐传来,炎子熙抬头张望,两道剑光隔着窗纸微微一闪,即刻消失。下一刻,炎子熙掌风过处,门窗自开,一个闪影,人已至窗外。远放三个人影竟是一高一低的掠出客栈外的高墙。

炎子熙微一转念,料想韵茵足以自保,身形也跟着纵出。

渐渐地,炎子熙发现,前方的三人,竟是在追逐一个黑衣女子。那女子身法极快,竟似比三人高出很多。

那黑衣女子说停便停,奔腾纵是迅捷无伦,止步也是说停就停。后边的三人不妨她忽然止步,均向前冲出数步方停。炎子熙这才发现,那女子身形曼妙,虽看不清脸面,但仿若美玉,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卓然的气质。与后面那三个精瘦的中年男子相比,气质更是天上地下,不可同日而语。

炎子熙忽然觉得,这女子,就像是一支傲然绽放的墨梅,虽在凛凛寒冬,仍气韵十足。

“臭丫头,你把我们引到这里来干什么?”三人中,一个头领模样的问道。

“引你们到此,自然是杀你们了。”黑衣女子声若银铃。

“哈哈哈,”“三人中,一个身材较高的人不禁大笑,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可笑之事,“我们幽州云兄弟横行江湖数十年,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大言不惭。”

幽州云兄弟,他们,居然也来到岘山了。炎子熙感到事态越来越复杂了。

“幽州云兄弟在燕赵为所欲为也就罢了,偏偏不自量力,要来岘山找死。”黑衣女子冷冷说道。

“那究竟你是何人?”

黑衣女子冷笑一声,没有回答,一把银鞭已鬼魅般的出手,银光一闪的瞬间,鞭稍已在最前边一人的喉咙处划过。鞭过无声,那人已颓然倒下。

“出手一击,毫不留情。”炎子熙暗想,“这女子下手好狠。”

幽州云兄弟三人中一人被瞬间击杀,余下两人勃然大怒,“杀了他。”两道人影纷纷抢上。

黑衣女子更不说话,一条银鞭如长蛇般趋退自如,一个个闪烁的劲圈化一环环催命套索,向余下两人脖颈罩来。

鲜血又溅,两人中,又有一人倒下。黑衣女子蓦然欺近,一掌向那个精瘦汉子百汇穴斩来,百汇乃人身百脉所聚,眼见这一掌下去,这人势必无幸。

三尺,两尺,一尺???这一掌转瞬而至。幽州云兄弟嘴唇微张,一道幽蓝的光芒自她口中向那黑衣女子激射而去。

这黑衣女子竟是临危不乱,在半空中身形急停,身子倏忽退去。散发着幽蓝光芒的细针始终和她保持三尺的距离,不再前进。

异变再起,散发着幽蓝光芒的细针突然一分为二,前半部针尖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高速度攒射而出,这细针的内部,竟然还安装了一个强力弹簧,黑衣女子闪躲过刚才一击已实属不易,眼见这一击已然无幸。

炎子熙看到这装置也是一惊,但他所惊奇的,却是另一个人,这装置的威力虽及不上‘幽兰操’,却明显如出一辙。炎子熙眼中闪过一丝恨意,他是想起了受伤卧病在床的四弟,只听得嗖嗖风起,炎子熙已闪电般出手,一阵掌风席卷过处,如气袭牛斗,暗器,黑银女子,精瘦汉子齐齐被震倒在一边。

“你这银针是哪里来的,天工匠人身在何处?”炎子熙一脸杀气的看着那仅存的幽州云兄弟。

“这???这??,”那精瘦的汉子明显被炎子熙的神功震住了,“这是一个金衣蒙面的人给我的,说让我拿着它到岘山,夺取太月剑。”

“他人的?”

“他,他???”那精瘦汉子突然双目一呆,便沉沉的倒下。

炎子熙一惊,俯身向前,翻过那精瘦汉子的尸身,一道幽蓝的异芒印入眼帘。

‘幽兰操。。’炎子熙全身的内息砰然爆开,向前冲去。

“别追了,幽兰操可百丈外取人性命,你纵然轻功高绝,只怕也是徒然。”黑衣女子依然冷若冰霜的说道。

朋友们,看一下吧,新人难混啊,根本没有人点,做人难,做写手更难,写手中的新手难上加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家里真的没有矿第4章在线阅读

    “我是你的小狗儿?”女孩反问。怎么就听起来那么的不顺。“这孩子,脑袋摔坏了?等等,我让医生帮你检查下。”奶奶扶女孩坐下,然后出去叫医生。医生帮女孩左看右看后,得出结论,“可以出院了,已经没事了。”“没事了吗?她好像忘记了什么似的?”奶奶追问。“这可能是脑袋受了重击后留下的后遗症,没什么大碍,回去休息

  • 玉汝于成之苏醒(2)

    白意萱是被实实在在的饿醒的,意识还停留在被水草缠住脚的那一刻,她的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觉得自己真的是倒霉透顶。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哭声吵得白意萱心烦意乱,她就是身上没什么力气,眼皮还沉重的睁不开,还不等她有什么别的反应,脑海里突然涌现一大段陌生的记忆,被记忆冲击的鼻子一酸白意萱终于睁开了眼睛。入

  • 捡了个豪门老男人之后在线阅读第四章

    流言蜚语永远比名言真理传播的速度快第二天,程诗涵一走到班上,喧闹的人群立马安静了片刻,他们都齐刷刷盯着程诗涵,用着一种奇怪的眼神,她感觉自己像是脱光光的暴露在他们面前一样,很肉麻。她继续走到自己的座位,没有理会他们的眼光。“程诗涵,汪老师让你去办公室,马上”,王浩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就知道她

  • [蓝思追bg]地球少女在魔道之秋天的心情

    “顾西洲啊,顾西洲,顾西洲啊,顾西洲……合着多啦A梦的调子,这样高调且富有特色的morningcall只有一个人能搞得出来.眼睛还困得睁不开,迷迷糊糊抓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提示,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他省心.“莫小肥,你要死啊,今天是星期天知不知道,法定节假日,你这样打扰我是犯法的!“这

  • 寒江意醉,绮罗生香在线阅读第9节

    楚筱柔抱着一平,笹川京子抱着蓝波,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往厨房走去。楚筱柔说:“以后叫我楚楚或者筱柔都可以哦!”“叫我小希就好啦!”“嗯”笹川京子和三浦春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到了厨房,她们让蓝波和一平自己玩儿,毫不停歇的开始准备伙食。楚筱柔和林希相视一笑,也加入了她们的行列。“这个土豆要洗干净然后切块儿,

  • 我在远古创造文明之愿逐月华流照君(10)

    江舸看着照片里的他,目光温软,轻轻呢喃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题记江舸把书包往地上一丢,坐在椅子上歇了口气。一看时间,七点十五。她扫一圈教室,没看到他的影子。还真是,坚决贯彻落实“卡点到”的原则不放手啊。江舸的座位挨着后门,如果班主任查岗,肯定是最危险,却也最适合放哨的位置。陆延峰坐在她右

  • 娱乐之巨星帝国第3章在线阅读

    外面天空已经放晴,慕初然打车赶到医院,轻手轻脚开了爷爷重症病房的门。她刚打开门,却被里面的情形惊呆了!病房里坐满了人,除了病床上戴着呼吸机紧闭双眼的爷爷以外,父亲慕政峰,继母沈梅心,还有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慕诗诗,都到齐了。气氛严肃而沉重。见她回来了,慕诗诗站起身,抱着手臂讽刺的开口:“慕初然,爷爷做手

  • 大唐:绝世泼皮第2章在线阅读

    “你,你不要胡说……”初夏无力地道。“胡说?”男人嗤笑一声,“林初夏,我养了你22年,你好歹叫了我22年爸爸,虽然是便宜爸爸,可你心里清楚着呢,我到底有没有胡说!”他凑近了初夏,说话的音量却控制得刚好能让仲文他们听得清楚:“龙生龙,凤生凤,偷汉的女人生的孩子,你觉得能干净到哪里去?”他低头打量了一下

  • 永夜之主第三章在线阅读

    山崖间竟然有火光,楚阳以为自己被夕阳炫花了眼睛,立刻用力揉了揉双眼,再次向崖底看去。那团奇怪的山岚并没有消失,而且颜色变得更加妖冶。刚才只是淡黄色的雾气,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大片火烧的颜色,仿佛炎炎烈火从崖底烧上来一般,楚阳甚至感受到了那团火云的燎人温度。惊疑之下,楚阳极目远眺,山崖远处的云雾,虽然也被

  • 选择就变强第8章在线阅读

    八“庆功宴”我回头看了看水赖,华夜瞄了我一眼,“什么庆功宴?”“黑手党少主开的庆功宴。”水赖不慌不忙的解释,“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怎么没有关系,不是你帮他把东南亚抢过来的吗?”想起尼克那特大号的笑脸,我吞了吞口水,“那又怎么样?”“颜氏从不带女人出席任何场合,司徒你开先河了.”华夜似笑不笑,开先河